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六章 紅燈籠

第六章 紅燈籠

然後,他一把提起被鐵鏈鎖著的惡鬼,一言不發的走了。
正在錯愕的時候,那水鬼咧了咧嘴,像是在冷笑一樣。
這種大聖廟我之前不是沒有見過,以前我們家附近就有一座。小學的時候我就知道,孫悟空不過是虛構出來的人物,所以看見大聖廟,就夥同一群小孩,向裏面扔石頭玩。結果幾天之後,我們個個生了一場大病。
這時候,天雖然還不熱,但是怎麼說,也算是春天了。河水開始一陣陣泛著惡臭,我在這裏走了一會,不由得有點頭暈眼花。
我心中一動:「難道高人來了?」
正在絕望的時候,忽然,前面出現了兩個人影。瘦道士大喜,喊道:「快來救救我,快點救命。」
第二天一早,和我李小星收拾了收拾,打算去找大聖廟。
和尚沖我揮揮手:「跟我來。」
這時候,瘦道士猛然想起一件事來:「水鬼找替身!」
這樣喊了一陣,不僅沒有半個人影,他的小腿也已經浸到水裡面去了。
但是這個人只是看了他一眼,隨即聲音低沉的說:「如果有緣的話,來大聖廟找我。」
說到這裏,有人覺得扯淡。因為人人都知道,孫悟空是文學人物,並不存在。實際上,一件事的發生,必然有它的道理,如果你不了解,就要批判,那隻能暴漏自己孤陋寡聞了。
我很有禮貌的問道:「大師,這廟裡面,只有您一位嗎?」
這幾個頭剛剛磕完,就聽見背後響起來一和-圖-書聲:「阿彌陀佛。」
這時候我有點懷疑了:「高人真的住在河邊?就這個味,他不怕熏死?」
水鬼像是動物一樣四腳著地,肚皮貼著河邊的淤泥,一張臉湊在蠟燭旁邊,使勁的嗅著。
瘦道士兩隻手肘撐著地,艱難的爬上岸來,連連道謝,並乘機對這人說,想學道術。
果然是一座廟。這廟並不熱鬧,但是也有上香的香客,稀稀落落,也就兩三個而已。人雖然少,但是我心裏踏實了。
沒想打那和尚擺擺手,止住我:「小兄弟,你先別說話,讓我看看……哎呀,你臉上的氣色可不大好,莫非,最近遇到什麼事了?」
但是水鬼的力量太大了,他根本不是對手。
正在這時候。目標出現了。遠遠地,我看見一幢高大的瓦房,紅牆灰瓦,在河邊樹木的掩映中露出一角來。
李小星苦笑一聲:「買保險嗎?」
從那時候我才知道,雖然孫悟空是虛構的,但是既然蓋了廟,肯定會有山精地怪附在廟裡面,享受香火。
瘦道士有點緊張,又有點興奮,嘗試著和他交流,盡量平和的說:「鬼兄,我們交個朋友怎麼樣?」
一夜無話。
我來到瘦道士招鬼的那條河,慢慢的向前走。
常言道,水火不相容,但是那天的景象卻絕對不是這樣。不僅這道符在燃燒,整條河都在燃燒。河裡的水鬼被燒得鬼哭狼嚎,終於恨恨的鬆了手,把瘦道士放開了。
方丈閉上雙眼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,搖頭晃腦的念叨:「嗯……許由。」
我連忙站起來,說道:「大師,我……」
在前面,在前面,在前面……我耷拉著腦袋走了很久。太陽已經升到頭頂上,曬得我全身冒汗,兩眼金星。我心裏暗暗揣測:「媽的,再走就出市區了吧。」
當時瘦道士並沒有說明這裡有水鬼,生怕把這兩個人嚇跑。他盤算的是,只要這兩個人一靠近,就將他們一把拉住,直到爬上岸才肯放手。
這時候,瘦道士有點熬不住了,本來他心高氣傲,覺得自己是個修道是人,被鬼給抓住,是一個很丟人的事,這時候生死關頭,也顧不得掩面了,他開始大聲的喊救命。
我興沖沖的向前跑了兩步,河上出現一座橋,我從橋上走過去,繞過那幾棵大樹。我面前猛地露出來一片瓦房。
剛剛出發,李小星接了個電話,掛了電話之後,他的臉色很不好,嘆了口氣說:「許由,我媽住院了,我得回去看著店。」
方丈睜開眼,點點頭,說道:「不錯,這廟裡只有我一位。咱們這廟小僧少,沒有世間的嘈雜,是個清修之所。但是,你可不要覺得咱們這裏香火不好,就沒有能人啊。」
之前瘦道士並沒有告訴我高人的模樣,因為他自己也沒有看清楚。這時候看見一個和尚,我自然而然就想到高人了。
這樣僵持了一段時候,瘦道士漸漸沒有力氣了。兩隻腳都被拖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到水裡。
這些香客結伴而行,個個用手捂著鼻子。河水實在太臭了。
我擺擺手:「好吧,我自己去。」
我連忙回頭,看見身後一個披著僧袍的和尚。這和尚並不老,也就是中年人的樣子,但是眉宇之間,隱隱約約透著一股神氣。
我心有餘悸的看著他:「你膽子夠大的啊?後來呢?你去大聖廟找高人沒?」
那些人無一例外,都是向前指了指,說道:「在前面。」
瘦道士心裏怕極了,使勁向前掙了掙,一股力量傳過來,一下將他拉倒了。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這條河的河水變得冰涼刺骨。瘦道士的腳伸到裏面去,馬上被凍得又麻又疼。
瘦道士馬上嚇得魂不附體,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,忽然,帶著鐵索的那隻鬼一下倒在地上,它的身後閃出一個人影來。倉促中還沒有看清楚他的容貌,只看見他從懷裡摸出一道符,然後拍向水面。
進了禪房之後,和尚坐下來了。對我說:「鄙人法號方丈,小夥子,你叫什麼名字?」
所以這時候我不敢怠慢,整了整衣冠,恭恭敬敬的走到廟裡去。對著大聖像磕了幾個頭。
這道符一接近河水,馬上劇烈的燃燒起來。
等這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到河邊的時候,藉著青幽幽的燭光,瘦道士忽然發現前面這人身上帶著鐵索。光著兩隻腳,一腦袋長頭髮亂糟糟的,粘的到處都是。
瘦道士心裏一激靈:「完了,這兩個也和_圖_書不像是活人。」
我興沖沖走過去,發現大門上掛著一塊匾,上面三個大字:「大聖廟。」果然是這裏。
想到這裏,瘦道士乾脆撲倒在地上,十個手指亂抓亂撓,使勁在地上爬,希望能從河裡爬出來。
於是我小雞啄米似得連連點頭。
臨走的時候,李小星從兜里掏出一疊錢,塞在我手裡:「你剛從醫院出來,用錢緊張,這個你先拿著吧。」
我心裏咯噔一下:「果然是高人。」
瘦道士搖搖頭,苦笑一聲:「我從河邊回來之後,一連發了幾天的燒,別說找人了,連床都下不了。這兩天剛剛好點,勉強著能走動了。」
瘦道士盯著水鬼的臉,感覺就像是另一個自己在笑。他心裏有些害怕,心想,這個鬼朋友不交也罷,我還是早點走吧。
我點了點頭,暗暗記下。到目前為止,事情尚有一線生機,無論如何,我必須去看看。
我也沒有推辭,這時候再推辭就有點裝逼了。我把錢接過來,說了聲:「以後有什麼事,儘管找我,只要我辦得了。」
我忐忑不安的跟著和尚進了其中一間。心裏一直盤算著,一會怎麼求他幫幫我。既然他主動找上我,這件事,十有八九要成了。
開始的時候,我還有心思東瞧西看,等到後來,我已經累得頭昏腦漲了。這過程中,我攔住了很多人,問他們:「大聖廟在哪?」
這大聖廟坐南朝北一間大殿,裏面供奉著斗戰勝佛金身。院子兩邊,靠牆各有一溜小屋子,一字排hetubook.com•com開,算是禪房了。
這時候瘦道士意識到,今天是遇見世外高人了,多年來拜師學藝的夢想馬上就要實現了。瘦道士激動地有點不知所措。
這時候也是急中生智,瘦道士一把抱住了河邊的大樹,藉著這棵樹的力量,使勁的向河岸上爬。
在我們北方,這種瓦房少之又少,更何況是城市裡面。我在一瞬間就確定了,這間瓦房,就是我要找的廟。
後來還是我媽親自去廟裡燒香上供,給大聖爺賠禮道歉,這件事才算過去了。
我心想,這和尚的名字果然古怪,哪有直接叫方丈的?但是這時候也沒心思研究別人的法號了,我老老實實回答說:「許由。」
這個鬼,恐怕是在河裡淹死的人,多少年了,沒有辦法投胎,好容易等到了瘦道士這麼個二愣子。居然在這裏點蠟燭招鬼。不把他拉下去,簡直天理難容了。
我們倆哈哈大笑,就此分別了。
瘦道士這幾天雖然沒有出門,但是一直在打聽大聖廟的方位,據他所說,整個市區只有一座大聖廟,就在河邊,只要沿著河走,很快就能找到。按照這個地理方位來看,高人也應該在那裡無疑。
想到這裏,瘦道士收拾東西站起來,想要邁步的時候,忽然,腳脖子一陣冰涼,一雙濕漉漉的手抓住了他。
瘦道士的經歷講完了,我和李小星還沉浸在他描述的場景中。黑夜,河邊,水鬼……
這時候瘦道士發現不對勁了,這傢伙如果是水鬼,為什麼會有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?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