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十一章 挖墳

第十一章 挖墳

方丈臉色也是一變,看了看坑底:「到了。」
方丈精明的很:「這畢竟是你們師徒之間的事,我一個外人攙和進去,不太好吧。」
陳婆顫顫巍巍站起來,忽然一把將我手裡的桃木劍奪走了,然後以一個老年人所能達到的最大速度奔了過去。
方丈理直氣壯:「我是假和尚沒錯,但是我這一趟出了多少力氣?沒有我,你自己能搬得動這屍體嗎?」
我虛踹一腳:「別鬧,讓他老人家聽見,能有咱們倆的好嗎?」
到了坑裡之後,我們發現這棺材蓋虛掩著,並沒有被釘上。這樣也好,開起棺來比較方便。
方丈點點頭,嬉皮笑臉的說:「挖,把你師父挖出來。」
我擺擺手:「你別跟我這裝傻。你一個假和尚,又是算卦又是抓鬼,騙我兩百多塊錢。快點還我。」
我指了指腳下:「我做夢的時候,夢見棺材就在這裏,大殿上。」
我氣急敗壞:「運你麻痹啊?你自己回頭看看,死屍活了,都是你攪合的。」
我呸了一聲,不再說話了,心裏卻在盤算著,怎麼把我的錢撈回來。
方丈跟我一提錢,我忽然響起來了,喘著粗氣說:「你不說我倒忘了,你坑我的錢什麼時候還?」
那些旋風已經把死屍完全裹在裏面了,可以想象,大部分的孤鬼已經鑽進了死屍的身體裏面。
我看了看方丈,方丈看了看我。
隨後,我聽見死屍憤怒的嚎叫了一聲,遠遠地,把陳婆扔了m.hetubook.com•com出去。那乾瘦的身子飛起來,撞在樹榦上,又掉在泥地里。
一切忽然變得風平浪靜,剛才一連串的驚險,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我們兩個站在坑邊,看著坑底的棺材,一時間都沒主意了。
我和方丈拿著鐵鍬,呆立在泥地里。
眼看這錢要不回來了,我乾脆退而求其次,語重心長的說道:「方丈啊,通過這件事,我就感覺到,人生無常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面臨著生與死。」
然後,我們兩個動作放緩,慢慢的,一口黑漆棺材露在我們面前。
方丈看看我:「許由,你說怎麼辦?」
然後,陳婆死了。
我們兩個已經一整天沒有吃飯了,精疲力竭,坐在大殿的蒲團上,一個勁的喘粗氣。
陳婆剛剛接近死屍,就被他一把卡住喉嚨,然後,整個的把她瘦弱的身子提了起來。
方丈本來累得攤在地上,一聽我推銷保險,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:「許由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我一個出家人,萬事隨緣,你讓我買保險,佛祖都不能答應。」
這時候,廟裡面忽然想起砰砰砰,三聲極輕的敲擊聲。
我們倆連連點頭:「能了,能投胎了。」
開始的時候,我們兩個還能勉強走兩步,隨著時間的推移,一陣陣的后怕湧上來,我們開始哆嗦,開始腿軟,開始結巴。到最後,我們不得不坐在路邊,一陣陣的喘氣。
等一切做好https://www•hetubook.com•com的時候,我們兩個推著三輪車向大聖廟的方向走。
幾分鐘之後,雨停了。周圍變得安安靜靜。
然後,我們兩個彼此心照不宣的拿起了鐵鍬。
這時候我已經是驚弓之鳥了,感覺到腳腕被抓,頓時嚇得一聲尖叫。
這麼新的棺材,如果告訴我昨天埋下去的,我信。如果告訴我五六年前埋下去的,我絕對不信。
陳婆沒有回答我,反而嘴裏一個勁的嘀咕:「是不是把那死人運到大聖廟,我兒子就能投胎了?」
方丈居然極虔誠地合十說道:「入了廟門,就是佛家弟子,怎麼能心口不一呢。」
這時候,方丈神色有點猶豫了:「許由,我總覺得你這個師父有點邪性,哪有託夢拜師的呢?只有鬼才託夢。而且,你在夢裡看見的又是一具棺材……我擔心啊,咱們兩個才脫狼群,又入虎口……」
我擺擺手:「你又不是真和尚。」
然後,按照陳婆的要求,把她埋在那坑裡面了。
等我們跑到半路的時候,聽見陳婆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:「兒子,我一定要讓你投胎。」
我咬咬牙:「開棺。」
最後,我們約好了,熟個一二三,齊刷刷跳進坑裡去了。
這白氣溫度很低,接觸到我們的身體的時候,我們全都打了個哆嗦。
陳婆被扔出去之前,已經把桃木劍插在了屍體胸口上,那屍體正在痛苦的扭曲,嚎叫。我和方丈看見,他的臉在m.hetubook.com.com幾秒鐘之內扭曲成了無數種樣子。緊接著,大團大團的白氣從他周身散了出來。
正說著,那砰砰砰的敲擊聲又響起來了。這一次,我們兩個聽清楚了,這聲音分明是從腳下發出來的。就在大殿上。
方丈一邊幹活一邊說:「我怎麼感覺咱們倆在毀屍滅跡?」
我吩咐方丈:「你在這一頭,我在另一頭,咱們兩個一塊用力,把棺材蓋抬起來。」
這聲音不大,但是我聽得清清楚楚。
我和方丈暗罵了一句,從地上撿起鐵鍬,打算去救陳婆。
等我們最後回到大聖廟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。
陳婆為人再爛,我和方丈這時候,也不得不肅然起敬。我們跑過去,把她從泥地里扶起來。
這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。外面黑乎乎的一片,只有大殿上點著兩盞長明燈。
方丈長嘆了一口氣:「總算把你救活了,你這錢花的真值。」
陳婆一張臉已經變紫了。她睜開眼睛,問我和方丈:「我兒子能投胎了嗎?」
正在想著,忽然一聲悶響,鐵鍬鏟在什麼東西上面了。
方丈點頭答應了。
我們兩個你來我往,揮汗如雨,兩柄鐵鍬上下翻飛,很快在屋子中央挖了一個大坑。這個坑越深,我的心情也就越忐忑,腦子裡思緒紛飛,不知道這個決定是福是禍。
陳婆笑了笑,說道:「我就這麼一個親人,兒子死了,我也沒有家了。麻煩你們兩個,把我埋在剛才那個坑裡就行。我這輩子,最不hetubook•com•com喜歡麻煩別人了。你們能省點事就省點事吧。」
棺材靜靜的躺著,沒有說話,也沒有任何移動的跡象。我甚至有點懷疑,這是我夢中的棺材師父嗎?
方丈一鏟子鏟在地上:「挖,當然要挖。不然你走了,我自己住在這裏,我晚上還睡不睡覺了。」
我看看方丈:「挖?」
按照方丈所說,他來這大聖廟怎麼也五六年了,從來沒有動過大殿,這也就是說,棺材至少埋了五六年了。
我站在大殿上,仔細想了想,然後對方丈說道:「既然咱們能找到鬼市下面的死屍,這就說明,棺材的話是真的。」
開棺就要跳到坑裡去,但是我們兩個誰也不肯下去。站在坑邊一個勁的推諉。
我們把死屍從坑裡面拖出來,抬到三輪車上,拿黑色的塑料布蓋好了。
然而,我看到的情況卻不是如此,這棺材很新,沒有任何腐爛的跡象,甚至我們把浮土鏟掉之後,上面的黑漆仍然在長明燈下泛著光,好像剛剛粉刷上去的一樣。
我和方丈的臉色瞬間都變得不太好看。
然後我接著說:「既然你能認可這個,那就太好了。你想不想買一份保險?未雨綢繆,臨時救急,萬一將來有什麼病有什麼災的……」
我們兩個都有點緊張:「廟裡來賊了?」
我看了看方丈,方丈兩手空空站在大殿上。不可能是他。
被方丈這麼一說,我也有點猶豫,問道:「那咱們不挖了?」
我和方丈互相攙扶著想要逃跑。但是剛剛伸開和圖書腿,有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腳脖子。
方丈表情很詫異,瞪著眼睛問:「我什麼時候坑你的錢了?」
方丈馬上會意,接話道:「這麼說,棺材也確實存在?棺材在哪?」
然後,屍體頹然倒了下去。再也不動彈了。
我向地上望了一眼,發現趴在那裡,伸手拽著我的腳腕的人,不是別人,正是之前暈倒在地的陳婆。
我把坑邊的土填上去:「咱們自己問心無愧就行了。」
然後,我們兩個一較勁,棺材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。我們兩個憋得滿臉通紅,棺材蓋居然始終打不開。
這幾天,我已經見過鬼了,確切的說,是見過不少鬼。但是現在我看到活過來的屍體,仍然嚇得心驚膽戰,這時候,只有一個念頭:「逃。」
方丈不知道我葫蘆里賣的什麼葯,只是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我苦笑一聲:「我才二十齣頭,至今沒有邁出校門。你問我怎麼辦?方丈,你都四十好幾了,你拿個主意唄。」
屍體站起來了,它站在坑裡面,揮舞著手臂,同時,又有無數的旋風在四周圍繞著它,像是要鑽到它身體裏面去似得。
我忽然間有點恐懼,我害怕真如夢中所看到的那樣,打開棺材之後,裏面躺著另一個我。
這時候我已經要氣得七竅生煙了,我喝道:「陳婆,你到底什麼意思?一定要害死我是不是?」
我咧了咧嘴,心情好得很:「老子活了,嘿嘿,老子活了。」
方丈微閉著眼睛:「事情搞定了,叫你師父出來接收吧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