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十七章 毀約

第二十七章 毀約

然後我們攔了一輛計程車,一路風馳電掣,向醫院駛去。
我點了點頭,想了想說:「那麼,他的神經病是裝的?」
老頭反問:「難道你不怕?」
張元點點頭:「這個瘤,應該已經長出了鼻子嘴巴。總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孩的頭。」
張元想了想,對老頭說:「紙紮店那家人是我徒弟的朋友,放了他們。」
老頭忽然激動起來了:「他們無辜,我就不無辜了嗎?我跟你說,我像你徒弟這麼大的時候,也是一腔熱血,降妖除魔,那善事做的,我覺得我都能成仙成佛了。可是現在呢。」
張元忽然笑了:「不敢?哈哈,咱們這一門裡邊,什麼時候出了懦夫?」
我想起一會要做的事,不由得有些心慌,匆匆忙忙穿上衣服,跟著張元走了出去。
我心裏有一連串的問號,但是不知道該問哪一個。
張元再點點頭:「然後你用一根針,找到小孩的眉心,一下刺進去,不要猶豫,也不要手軟。一針到底,把裏面的血放出來。這件事就算完成了。」
張元看了看我:「你現在二十齣頭,正是身強體壯,陽氣旺盛的時候。明天我們選一個陽氣最盛的時辰。保證沒有危險。」
老頭滿臉通紅:「十年前你找我,我可能跟著你大幹一場。可是你看看我現在。混成這幅樣子,以往的鬥志,報復,全都沒了。你就讓我這老骨頭,再苟延殘喘幾天吧。」
這時候,我有點疑www•hetubook.com.com惑了。看這倆人的意思,好像互相認識啊。可是,在這之前,他們有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一樣。
張元點了點頭:「差不多是這樣。」
我點了點頭,同意了,然後說:「之後呢?把香灰喝下去之後呢?」
張元把桃木劍抵在老頭胸口上:「你是生人,靈魂出竅騙別人訂血契,用普通人的壽數為自己延命,你配當修道之人嗎?我不管你是什麼輩分的,像你這樣的敗類,人人得而誅之。」
張元心不在焉的擺擺手:「沒什麼。老頭身上鬼氣比較重,而中指這個地方有比較敏感,老頭被扎之後,肯定會元氣大傷,萬一逼急了,靈魂出竅,可能會有點麻煩。不過你不要怕,咱們選的是午時三刻,除非老頭活膩歪了,敢在這時候靈魂出竅,我保證他幾分鐘之內魂飛魄散。」
我眨眨眼:「就這麼簡單?」
張元的手沒有再紮下去,他把劍撤了,然後看了看老頭:「你果然已經廢了。」
張元搖搖頭:「事關重大,如果你不跟著我做,那就只有……」
張元很有把握的說:「你放心,你身上陽氣旺盛,老頭現在嚇破了膽,不敢輕易動你。萬一他真的犯渾,你只要拿起桃木劍,隨便扎他一下就行。只要擋住他兩秒鐘,我就從門口衝過來幫你。」
我恍然大悟:「怪不得,原來李小星的媽摔傷了腦袋,沒辦法繼續供和*圖*書奉他,所以這老頭才到李曉星家搗亂。」
我想了想:「好像也不是特別危險,行,師父,我聽你的。」
我心裏暗暗想到:「這師父身上,不知道藏著多少秘密。」
我眨眨眼:「讓他們倆幹嘛?」
我有點擔心:「師父,今天陽氣可不太旺盛啊。」
我和張元走了兩步,冷風嗖嗖的吹過來。
張元點點頭:「就在門口,我跟你攔著那些醫生護士。」
張元嘆了口氣:「許由啊,咱們換個地方吧。」
張元看了我一眼:「不是讓他們倆幹嘛,而是讓你幹嘛。你把老頭的右手中指刺破,取出血來。然後滴在那香爐裏面。隨後,把香灰取出一點來,放到一碗溫水裡面,讓李小星的母親喝下去。」
我吃了一驚,下意識推辭道:「我哪會幹這個?我一點道術都沒有學。」
他們兩個的行為讓我有點心驚,難道,他們說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?
我有點著急的問:「師父,這事可馬虎不得。萬一老頭急了眼,這要和我拼個你死我活,我怎麼辦?」
只見張元嘆了口氣坐下來,問那老頭:「你怎麼搞成這副樣子了?」
說到這裏,我忍不住試探著問道:「師父,你能不能告訴我,你們剛才在小聲的商量什麼?為什麼那老頭特別害怕?」
老頭冷下來了一聲,說道:「小子,不是我危言聳聽,你等我這麼大歲數的時候,能比我體面就不錯了。」
在樓道裏面,張元沉默和圖書不語,一直踱著方步。
張元說:「明天午時三刻。你跟著我來醫院。我幫你守著病房門。任何人不得出入,然後,你把李小星的母親,和老頭放到同一個病房。」
我驚嘆:「這麼噁心?」
張元一邊穿衣服一邊催我:「咱們倆都睡過了,現在快要中午了,快走快走,不然來不及了。」
我想了想,問道:「師父,那個老頭,你認識?」
我想象了一下當時的場面:「你就在門口?不到別處去?」
過了幾秒鐘,張元說:「想要救你的同學,就只能讓血契作廢。我的身體還沒複原,所以,明天你來做這件事。」
他卻嘆了口氣,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來:「這老頭本來早就應該死了,他正在用靈魂出竅的辦法,偽裝成孤鬼,並且和活人訂血契。這樣的話,陰司查不到他的壽數,他得以躲在這裏多活幾年。這種辦法,只有修道的人會,其餘的人肯定不成。」
張元把頭低下去,在老頭耳邊說了一句話。這話聲音極小,我再也聽不到了。然而,張元一邊說,一邊那眼睛偷偷瞄了瞄我。很快,老頭也艱難的側了側頭,看了我一眼。
老頭驚恐的看來張元兩眼:「小子,你要殺我?」
我正這樣想著,忽然老頭驚恐的在床上晃動起來:「不行,不行,絕對不行。」
我又驚嘆:「這麼噁心?」
我問張元:「怎麼了?」
老頭面露驚恐:「那還不如殺了我。」
張元站m.hetubook.com.com起身來,冷冷道:「為什麼不行?」
我正要問他怎麼知道。
張元搖搖頭:「不認識,不過,他肯定也是修道的人。」
老頭兩手捶床:「當然不甘心了。」
老頭沒有說話。
張元沖我招了招手,轉身走了出去,臨出門的時候,他說道:「你自己準備準備,明天我來找你。」
那天晚上,我們本來打算在醫院的長椅上睡覺。但是剛剛躺下,就來了一群鬧事的,吵吵嚷嚷,又是罵人又是砸東西。
張元沉默了一會,說道:「但是你這種方式,傷天害理。這些人都是無辜的。」
張元擺擺手:「別擔心,只是陰天而已。有我呢,怕什麼。」
老頭垂下頭去,神情沮喪:「我不敢。」
一句話把我擋了回來,我只好閉上了嘴。
張元這番話說得義正言辭,老頭竟然啞口無言。
既然張元不轟我走,我就在這靜靜的聽著。能聽多少算多少吧。
我跟著張元走到外面。
過了一會,張元聲音有點低沉的對老頭說道:「你就甘心這樣嗎?」
這一覺睡得很踏實。根本沒有做夢。然後,我就被張元叫醒了。
我打斷張元:「有什麼異常情況啊?師父,你最好現在說清楚。」
張元的桃木劍就要紮下去的時候。老頭忽然哭了,大顆大顆的眼淚滾滾流下來:「小子,咱們這些人已經夠慘了,還要自相殘殺嗎?」
老頭面色猶豫:「我也想啊,可是已經訂了血契,我也是身不由己。」
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張元說:「如果這一步沒什麼問題,後面就簡單了。你仔細看一下,在李小星母親的後背上,應該會有一個黑色的瘤……」
這一出門,我忽然感覺到不對了。今天這天,實在是太陰了。陰沉沉的,沒有太陽,如果不是時鐘顯示現在是十一點多。我肯定以為是早上。
我只好揉揉睡眼,跟著張元走出來,隨便找了一輛車,來到李曉星家。也來不及收拾,倒頭就睡著了。
張元面不改色:「我知道你怕死。」
後面的話,張元沒有再說,但是他抽出懷裡的桃木劍來,那意思,再明顯不過了。
張元搖搖頭:「不是裝的。他功力未到,貿然的靈魂出竅,訂血契。所以每天都會有幾個時辰神志不清,這大概是傷天害理的代價吧。你同學的母親和他訂了血契,一旦有供養不周的時候,不僅那女人會有厄運,就連這老頭也受不了。」
張元回答的很乾脆:「不能。」
我看了看病床上的李小星,只好點了點頭。
張元搖搖頭:「這隻是開始。你做完這件事之後,你要看著他們兩個。如果有什麼異常情況,你不要害怕。拿著桃木劍……」
張元冷笑一聲:「血契又不是不能廢除?」
老頭嘆了口氣:「那不就行了?小子,好死不如賴活著,就算我現在瘋瘋癲癲,至少還活著啊。」
我醒來之後,發現張元很焦急,在屋子裡面來回踱步。
張元很誠實的點點頭:「我也怕,晚上睡覺,經常半夜從夢裡醒過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