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十章 勾魂

第三十章 勾魂

我們兩個不知道他要幹什麼。遠遠地藏在牆角。
我把壽衣接過來,三下五除二穿上了。然後催促方丈:「快穿上。」
我擺擺手:「但是我又聽到另一件事。這次我去李小星家的時候,遇見一個司機,這司機告訴我,曾經看見師父半夜勾魂。」
方丈將信將疑的跟著我套上壽衣,手裡拿了香。
方丈沖我擠眉弄眼,神情看起來很是緊張。
第二天,第三天,依然如此。第四天傍晚的時候,方丈有點不樂意了:「許由,你們師徒倆整天屁事沒有,一個白天折騰人,一個晚上折騰人,你們是不是玩我呢?今天晚上你自己去,我可不去了。」
張元看了看我,忽然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:「許由,你小子有點不對勁啊。」
我頭皮有些發麻,稍微偏了偏頭,用餘光向後掃了掃。
方丈一把拽住我:「許由,你開什麼玩笑?你大半夜跟我說這麼一堆神神鬼鬼的,我還敢睡嗎?」
方丈摸摸光頭:「記得啊,怎麼了?」
一個老太太,趴在我的背上,一張臉上滿是皺紋,身子已經縮成了一團。她等著好奇的眼睛看著我。我瞪著緊張的眼睛看著她。
方丈長舒了一口氣,對我說:「太可怕了。咱們快走吧。」
等了大約半小時之後,他終於走進這戶人家。
我拉住他:「別啊,這事和我師父有關,你這一點燈,他看見這屋亮著燈,他不就懷疑了嗎?」
方丈臉色煞白:「許由和*圖*書,你別嚇我,這就要準備後事了嗎?」
我們兩個一直守到了後半夜,一無所獲。
然後,我聽見院子裏面張元在喊:「許由,雞叫了。你跑哪去了?」
方丈點點頭:「沒問題了。」然後把布包打開,裏面放著兩件壽衣。
方丈點上燈之後,四處看了看,確定一切安全,然後問我:「到底怎麼回事?」
當天晚上,我又摸到方丈的屋子裡面。我問方丈:「怎麼樣了?」
我看了看窗外,窗外一片漆黑,沒有任何異常,然後我輕聲說道:「當時瘦道士說,看見師父押著一個鬼走過來。而那隻鬼身上捆著鐵鏈。」
我咧咧嘴:「跟你一張床啊?」
原本昏昏沉沉的女人像是被驚醒了一樣。忽然狂性大發,向張元衝過去,和他廝打起來。
我無奈道:「你還想怎麼辦?」
我點點頭:「看起來像。」
他們兩個剛剛走到街心。忽然,不知道誰家的狗汪汪汪的叫了起來。狗這種東西,一呼百應,很快,整條街都是狗叫聲了。
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,張元拍了拍我的肩膀,抬了抬下巴,淫笑著看了看方丈的房間:「你們倆昨晚幹嘛了?怎麼從他房間里出來?是不是想學學那個馬總,嘗試一下新鮮的?」
我忽然明白過來,他看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背後。
然後,老太太沖我咧嘴一笑。露出殘缺不全的牙齒。
我回頭看了他一看,方丈肩膀上,赫然有一m•hetubook•com.com個小嬰兒,我心裏一涼,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。
方丈兩眼茫然:「這怎麼了?哎?你師父是道士,抓鬼挺正常啊。」
方丈瞭然,抱著被子從床上走下來:「我睡地上,睡地上行嗎?」
我們兩個繼續端著香向前走。
我心裏有點惴惴不安,怯怯的叫了一聲:「師父。」
張元兩手空空,並沒有拿著桃木劍,和那女的撕扯了一會,那女的居然越戰越勇,一邊罵一邊撓,張元居然漸漸落了下風。
方丈指著那人影說:「那不是你師父嗎?」
我撓撓頭,覺得這件事越來越亂。我想了想,對方丈說:「這件事沒有確切的證據,咱們不能亂來。張元畢竟救過我的命。不能傷了他的心。這樣,方丈明天你找去買一身壽衣。」
方丈面如死灰:「許由,你趕快把你師父從這弄走吧,整天跟這麼個傢伙在一塊,還活不活了?」
方丈膽戰心驚:「咱們要去幹什麼?」
我連忙穿上衣服跑出來。發現張元一身僧袍站在院子里,正在四處張望。
我點點頭:「那個人叫麻子,本來好好地,師父半夜把他的魂魄勾走了,第二天,麻子死了。」
我頓時錯愕了:「啊?」
我擺擺手,從拿出來兩隻香,點燃了,一人一支。然後領著方丈走到院子裏面去了。
我的兩條腿開始打哆嗦,根本走不了路。於是我站在地上,慢慢的回頭,向後看。
我苦笑一聲:「方丈真和-圖-書是心寬體胖。就這樣,還用我在這陪著?」
五分鐘之後,他出來了,身後跟著一個女人。這女人像是夢遊一樣跟在他身後,晃晃悠悠的走出來。
方丈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
我嚇了一跳,正要叫出來。但是理智讓我閉上了嘴。這時候,我要忍。
方丈很不情願的套上了:「許由,你到底想幹嘛啊?」
實際上,不僅僅是張元沒有。我和方丈也沒有。夜半時分,陰氣瀰漫,身上穿著壽衣,手裡捻著香,這就表示你是陰間鬼,而不是世間人。
我小聲對方丈說:「這次出去跟張元學的。穿上壽衣,手裡拿一支香,能夠看見鬼。」
在天亮之前,我們倆灰溜溜的回去了。
方丈向旁邊讓了讓:「你別走了,就在我這屋睡,怎麼樣?」
我心中大喜,連忙捅了一把方丈:「估計就是今天了。你忘了?前兩天他去勾魂的時候,都是這幅樣子。」
我的腦子裡一遍一遍的閃過以前的事,怎麼認識的張元,他都說過什麼話,做過什麼事。越想心裏越不踏實。
我們兩個端著香,躡手躡腳的向前走。
那些小鬼,是不是爬到我們兩個肩膀上來,又時不時的溜下去。到最後的時候,我們終於見怪不怪,能夠坦然面對了。
我嘆了口氣:「好吧。」我一頭倒在方丈的床上,閉上了眼睛。
我擺擺手:「哪能呢。在堅持一天,一天行不行?」
這期間,方丈曾經偷偷摸摸出去了一趟,中午的時和*圖*書候他回來了,帶回來一個布包,鬼鬼祟祟的。
我嘆了一口氣,聽著方丈的鼾聲,一整夜沒有睡。眼睜睜直到外面泛白。
我擺擺手:「沒事,沒事。」
我點點頭,低聲說了句:「跟上,跟上。」
方丈似乎明白我是什麼意思了,開始有點哆嗦:「黑白無常,牛頭馬面?」
我心中咯噔一下,難道被看出來了?我腦門上開始冒汗,心想:張元該不會殺人滅口,把我的魂魄也勾走吧。
我翻身坐起來,想找方丈商量商量,然而,方丈已經睡著了,躺在地上鼾聲四起。
我擺擺手:「這次出去,我跟張元學了一樣本事。你明天準備兩套壽衣,然後回來咱們再說。好了,你睡覺吧,我也回去了。」
方丈把壽衣遞給我說:「賣衣服的太不地道了,我告訴他我的尺碼,他居然連量都沒有量,隨手拿了兩件遞給我。還說一個壽衣,能套上就行了。」
過了幾秒鐘,老太太可能覺得我沒什麼意思。居然放開了我,飄到別處去了。
方丈瞪大了眼睛:「勾魂?」
我全身一陣發麻,整個人差點摔倒。
我們兩個走了一段,忽然,方丈喉嚨里發出輕輕地咳嗽聲,像是提醒我注意一樣。
我瞪瞪眼:「給咱倆買啊。」
這時候,天已經黑了。我和方丈向院子里看了看。只見一個人影,正好走到廟門口。
我指了指師父的房間:「如果師父要勾魂,就一定會靈魂出竅,到時候,咱們倆跟上。」
這一掃www.hetubook.com.com,我就發現,一張臉正在我的腦袋後面。
果然,走出第一步是最重要的。我覺得接下來,我可以學習怎麼捉鬼了。
我抹了抹頭上的虛汗:「幸好幸好,幸好是誤會了,總比懷疑我要好點。」
張元像是深夜散步一樣,一晃一晃的在路上走。經過路燈的時候,我和方丈都清清楚楚的看見,他沒有影子。
我坐在地上,又開始按照張元教的,在那引到陰陽二氣。修鍊道術。實際上,我腦子裡面亂紛紛的,根本什麼都做不了。
我看了看方丈,用眼神問道:「怎麼了?」
方丈全身打哆嗦:「幹嘛啊,給誰買啊?」
方丈小聲問我:「怎麼了?」
我想了想問他:「你還記不記得,瘦道士給咱們講的,他在河邊遇見水鬼那次。」
我連忙拍拍腦袋:「沒錯,沒錯。我糊塗了。」
方丈划著了一根火柴,把蠟燭點上了:「許由,你糊塗了,咱們要是不點燈,你師父來了咱都不知道。」
張元哈哈大笑,沖我虛踹一腳:「去練功。」
方丈聽我的聲音有點緊張,連忙說:「你別著急,我點上燈,我有點害怕。」
遠遠地,張元站在一戶人家的門口,低著頭在這裏徘徊,並且時不時抬頭望望天上。
我們兩個正站在牆角商量,忽然看見張元扶著門框喊:「今天的晚飯我不吃了啊,有點困。」然後,我看見他以一個暈倒的姿勢倒在了床上。
我有點詫異,看了看張元,很正常,依然在沿著那條河慢慢的走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