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六十六章 溫玉

第六十六章 溫玉

我撓撓頭:「這個不難啊,你告訴我,你的身體在哪?」
然後,我聽見女鬼的聲音說道:「我以前也曾修習過道術,知道怎麼把魂魄附在其他的東西上面。希望你不要丟了這件衣服,也別忘了答應我的事。」
那女鬼像是知道我在疑惑什麼一樣。慢慢的說:「我不是你們口中的小玉。我是被妖道拘來的魂魄,強行放在這具身體裏面,然後幫他攝人魂魄的。」
我一邊搭話,一邊觀察周圍的環境。
說完這些話之後,那女鬼仍然不走。
我捏著衣服,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。然後吹熄了蠟燭,手腳麻利的逃回卧室。
這話說的我尷尬不已,剛才還自吹自擂說把妖道打跑了,哪知道人家早就看出來了我連半吊子都不算。真是丟人啊。
女鬼看見我一直在折騰自己,微微嘆了口氣:「你這又是何必呢,放心吧,我不害你。」
我心裏暗暗納悶:「不對勁啊,我之前睡的時候,屋子裡雖然很黑,但是有一點亮光,絕對不像現在這樣。」
然而,我始終做不到。
我的眼睛根本適應不了這麼強的光線,馬上就給晃得什麼也看不到了。
然而,那女鬼卻沒有放我走的意思,看了看我,低著頭小聲說道:「我一個人孤零零的,不知道過了多久,你能留下來我和聊聊天嗎?」
我戰戰兢兢的問:「現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嗎?」
我馬上就想逃。然而,這時候我才發現,這間屋子m.hetubook.com.com根本沒有門,只有四面牆。
我盯著這圖案看了一會。忽然想起一件事來,心裏一哆嗦,甩手把它扔到了地上。
然後,我盡量沉著的問:「你是誰?」
我長嘆一口氣,擦了一汗,把身上的壽衣一下拽了下來。
女鬼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,而我則嗯嗯啊啊的應付。
女鬼說道:「我是想讓你答應我,幫我一把。」
女鬼說:「在一座山裡面。」
我暗道一聲:「不好。」連忙舉著桃木劍扎過去。
我正打算把它團成一團扔掉的時候,忽然發現,壽衣上面有一片紅色。
女鬼見我一直東張西望,有些不滿的說:「你不想和我說話嗎?」
我欲哭無淚:「誰說做夢就不用害怕了?」
這話說完,她就再也沒有聲音了。而我眼前的蠟燭,也漸漸明亮起來。
我這麼說,意思自然是妖道都不是我的對手,你最好給我識相點。
那女鬼居然很客氣,朝我盈盈一拜:「有勞了。」
一聽這個名字,我第一反應是小玉,可是我想了想,不對啊,我記得小玉一家姓李,怎麼她姓溫呢?
那個人慢慢的坐了起來,然後沖我微微一笑。
女鬼看著我問道:「真的沒有?」
我連連擺手:「沒有啊。」
我心裏亂得要命,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,忽然,頭頂上傳來轟然一聲巨響。那些泥土撲簌撲簌的掉下來。這座墳,從上面開始,塌www.hetubook.com•com下來了。
女鬼直截了當:「把我的身體找回來。」
我放下心來,不是在妖道手裡就好。我沖她擺擺手:「既然如此,你就放心吧,過兩天我就幫你去找。」
這張臉,分明和壽衣上的美人圖一模一樣。
想到這裏,我把衣服展開了。然後,我驚訝的發現,在壽衣的背上,畫著一副美人圖。
女鬼笑了笑:「那就好,那就好。」
小王睡得像個死豬一樣,而我心驚膽戰,聽著外面夜風吹大樹,嗚嗚得響。
趁我說話的工夫,那女鬼居然飄飄然想走過來,幸好我及時發現,馬上把桃木劍從懷裡抽出來,指著她:「看見沒有?桃木劍,專門對付妖魔鬼怪。每天我都用血養,法力無邊。」
我開始掐大腿,拽頭髮,努力的想從夢裡醒過來。
那種紅色,和今天在壽衣上的紅色簡直一模一樣。看來,那女鬼的魂魄附在這件壽衣上面了。
我一眼又瞥見了女鬼的床。窄窄的,分明是棺材的大小。
我剛問完這句話,女鬼的笑臉馬上變成了哭臉,蹙著眉頭,一臉失望的說:「你還是害怕我。」
完了,是女鬼。
難道,這美人圖,是那個女鬼不成?
我輕輕地叫了一聲:「你是誰啊?」
於是我聲音低沉的嗯了一聲,然後大言不慚的說:「原來是那個妖道搞的鬼,不過,你也不用害怕,昨天晚上我不是已經把他打跑了嗎?」
那女鬼答應了一聲,然後說道https://www.hetubook•com•com:「所以我才求你幫我。」
我鄭重的點點頭:「真的沒有。」
女鬼想了想:「那我的事,就託付給你了。」
本來我們剛剛進門的時候,是有一點霉味。但是現在,像是變成了泥土味。
正在疑惑的時候,忽然砰地一聲,一道火光閃了出來。
我使勁的抓了抓頭髮:「好,我相信你,你不害我。那麼你告訴我,你想要幹什麼?」
女鬼躊躇了一會,說道:「還有,我不想再呆在這具身體裏面了,我擔心妖道找到我,把我抓回去。」
也不知道躺了多久,我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,小王家的味道變了。
女鬼說:「那個姓吳的老頭,還有那個無雙,我已經見過了,但是我有點害怕他們,所以才找你。雖然你本事不怎麼樣,但是為人應該很厚道。」
我拿手捂著眼睛,適應了好一會。這才發現,我在一個房間裏面。而這房間里點著很多火把。
我站在屋子中間想了一會,嘆了口氣,彎腰把衣服撿起來了。這時候,我恰好看見衣服上的人,慢慢張開嘴,說了一句:「謝謝。」
我點了點頭,心裏的恐懼漸漸減緩了幾分,我心裏想,既然這個女鬼這麼害怕妖道,那倒不如我嚇嚇她,免得一會她起什麼歹心。
我向後退了一步,盡量離她遠點:「我不是已經答應你了嗎?幫你把身體找回來?這件事很簡單,舉手之勞,扛著鐵鍬挖個坑而已。」
我兩隻手背在身後,https://m.hetubook•com•com劇烈的打著哆嗦:「誰說我是因為害怕幫你的啊?我人稱許大胆。膽大妄為,色膽包天……」
而且,這人畫的也太逼真了。甚至不像是畫上去的,而像是照片。
我剛起剛才那陣陰風來了,以及女鬼說的最後一句話:「希望你不要丟了這件衣服,也別忘了答應我的事。」
我度日如年,連連答應,只求早點從這個鬼地方出去。
那女鬼果然站在那裡,不再向前一步。過了一會,她悠悠的說道:「我不想做紙人。」
在我著急的時候,那女鬼已經走到我身邊,然後含笑說道:「不用怕,你現在只是在做夢。」
我不知道怎麼回答。而女鬼看著我,忽然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下來。
這一句話,差點把我的魂都嚇飛了。
我心裏已經隱隱約約猜到這裡是哪了。這是一座墳墓。
我鬆了一口氣:「這個好辦,我認識一個老頭,人稱紙紮吳,手藝沒的說,他可以幫你做一個紙人,到時候你先附在紙人上面,等我們幫你找到身體之後,你再……哎,你要幹什麼,卧槽,別再往前走了啊。」
然而,已經晚了。
那個人人影幽幽的說:「我叫溫玉。」
我長嘆了一口氣:「說吧,你想怎麼樣?」
想到這裏,我握緊了藏在懷裡的桃木劍,警惕的看著那道人影,防備著她,以免著了道。
我心裏暗暗打鼓,越想這種可能性越大。我想起來之前在小玉家。紙紮吳曾經指著床板上的紅色人形跟我說,那是小和*圖*書玉的魂魄穿過床板的時候留下的印記。
我猶豫不決的四處張望,這一望,就發現前面放著一張床,而床上躺著一個人。
我長吁了一口氣,在心裏暗暗地想:「我就把我自己當成張元好了,他遇到這種事怎麼做,我就怎麼做。」
我心裏頓時疑惑起來了。這壽衣應該是白色的啊。怎麼會有紅色?而且,這顏色也太像是血了。
我看了看身前的兩支蠟燭。試探著說:「你還有什麼事嗎?」
地面沒有鋪磚,直接是泥土,四面牆沒有門,也同樣是泥土砌成。而房頂是半圓,倒扣下來。
我不想點頭,但是又不敢不點頭。如果我不同意,她讓我永遠留在這裏都有可能。
我睜開眼四處看,卻發現周圍漆黑一片,根本就是伸手不見五指,什麼都看不到。
女鬼猶豫了一會,說道:「剛才我求你的時候,我覺得你有點害怕。我不想你是因為恐懼才幫我。不然的話,等你有一天不再害怕我的時候,就不會做這件事了。」
我心裏煩得要命,心想,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,要不是老子怕鬼,肯定一劍把你劈了。
看來,那個鬼已經走了。
我點點頭:「你想讓我怎麼幫你?」
這股陰風已經貼近了我的身子。凍得我打了個機靈。
這美人穿著宮裝,長袖飄飄,一雙美目,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。我心裏又是好奇又是驚訝:「這是怎麼回事?這麼大一張圖,我買壽衣的時候不可能沒發現。」
我正在這懊惱,忽然感覺一陣陰風吹過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