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八十五章 襲擊

第八十五章 襲擊

井底點著油燈,勉強能把這裏照亮。巴掌大的地方放著兩套鋪蓋。其中一個上面坐著無雙,另一個,坐著瘦子。
無雙忍不住了:「這瘦子是不是忘了打暗號了?」
我剛剛落地,忽然,看見樹下有一直貓飛快的跑到綠化帶裏面去了。
我和無雙藏在了樹上,而瘦子從兜裏面掏出來一張報紙,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裝模作樣的看了起來。
五分鐘過去了,瘦子始終沒有打暗號。
瘦子頓了頓,接著說:「我們兩個除了冥界派給的鬼差任務以外,又接了不少私活。這樣勾來勾去,就養成了一個毛病。每當我們看見一個人的時候,就會不由自主的觀察他,從哪個地方勾魂比較容易下手。然後就一直手癢……」
那些人聽了我這驚心動魄的故事之後,非但沒有大驚失色,嚇得屁滾尿流,反而釋然了,呵呵的笑了兩聲,開始繼續趕路。
然後那人又把頭縮了回去,隨後,傳來沉悶的一聲:「下來吧。」
如前文所說,這個公園很破,在晚上的時候根本沒有人。
我嘆了一口氣:「所長這人,看起來還行,沒想到這麼壞啊。」
隨後,井蓋被推開了,裏面露出一張臉來,謹慎的問:「許由?」
看見他這麼積極,我和無雙也就不忍心再抱怨井底氣悶了。
瘦子很仗義,拍著胸脯說:「這件事沒問題,只要說一聲,他必然赴湯蹈火,再所不辭。」
一,二,三。我開始一個一個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的數井蓋。等數到第五個的時候,我敲了敲。
我點了點頭。
然後,我看見瘦子站了起來,把報紙踹在懷裡,站起來和那個人說話。
瘦子關掉了收音機,看了看表,對我們說:「再有半小時,就是我們約定的時間了。現在咱們三個出去,埋伏在周圍。過一會看我的手勢,如果這個人能抓,我就給你們打暗號。如果動不得,你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。」
公園和馬路交接的地方有一圈綠化帶。我沿著綠化帶一步步的走著。
瘦子一直在擺弄他的收音機,可是在井底,根本沒有信號,收音機一直發出刺啦刺啦的噪音。
我點點頭:「沒什麼事。」
墓地附近有個小公園。我在確定沒有人跟著我之後,閃身走了進去。
我伸手摸了摸,井裡面有一圈鋼筋擰成的把手,在井壁上釘了一溜,權當是梯子了。
瘦子嘆了口氣:「我都解釋了多少遍了,你現在不能出去,不然就等於我們兩個任務失敗,事情全都露餡了。我兄弟是不大聰明,可是人家點名讓他去,我有什麼辦法?」
我答應了一聲。
被這個工人這麼一說,我忽然覺得我有點自作多情了,不由得臉上發燒。等我再問他們,這個女鬼是什麼來歷的時候,這些熱卻搖搖頭,都說不知道。
然而,半小時后,遠遠地,我看見一個人影在附近逡巡。這人轉了幾www.hetubook.com.com圈之後,慢慢的接近了瘦子。
我踩著這梯子慢慢的下到井裡面去了。
我和無雙都點了點頭。
我有點奇怪的問:「哎?那個胖子呢?他去哪了?」
只知道這個女鬼在這裏很久了,即使他們爺爺輩的都知道這麼回事。
第三天晚上,終於來了。
我把剛才的事向他們幾個人說了。
瘦子點點頭:「許由,你現在還不是鬼差,等你變成鬼差的時候就明白了。人的魂魄,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勾出來的。必須要從他身體上面找一個脆弱的地方,然後以這裏為切入點,把魂魄勾出來。比如你吧,我能看出來,你的頭頂受過傷,我如果勾魂,就從這裏下手。」
瘦子冷笑一聲:「屎不臭攪起來臭,反正所長也倒台了,大家都來攪上他一棍子,自然臭不可聞了。」
我們兩個正在樹上商量,忽然,寂靜的夜裡傳來了一聲貓叫。
其中一個人輕描淡寫的說:「老闆,這就是你少見多怪了。我們在這生活了有些年了,那條巷子里的女鬼時不時就有人見到,大家都習以為常了。」
說到這裏的時候,瘦子手裡的收音機終於發出了聲音,是本地的廣播台,正播著關於所長的新聞。
抬轎子的人看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,關心的問:「老闆,你這是怎麼了?」
瘦子苦笑一聲,別過頭去,慢慢的說:「本來只是想想也就算了。但是你們也知道,胖子這人神經有點錯hetubook•com.com路。有一天在街上走,他情不自禁把手伸出去了,如果不是我及時制止,那個人恐怕已經完蛋了。後來我們兩個商量了一番,每天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手癢實在是太難熬了干錯,找個地方躲起來好了。開始的時候,我們倆也想隨便租個房子。但是後來,也不知道是每天都靈魂出竅還是怎麼回事,我們倆越來越喜歡陰暗的地方,最後,乾脆就搬到這裏來了。」
新聞裏面說,所長已經因為劣跡斑斑,已經被抓起來了。
瘦子回過頭來,沖我「喵」的一聲,學了一聲貓叫。然後點點頭:「就是這個。」
我撓撓頭,看了看他們兩個:「一切都還好吧?」
我和四個工人結伴走出墓地,然後,全都情不自禁的長舒了一口氣。畢竟,墳地這地方很邪門,剛才在裏面的時候,我們個個都覺得壓抑。
我和無雙大喜,猛地喝了一聲:「小子,不要跑。」然後,雙雙舉著桃木劍直接從樹上竄出去了。
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,小聲的喊他:「瘦子,你還沒有告訴我,暗號是什麼。」
我和四個工人在路上走了一會,就分開了,他們去要賬,我則去找人。
瘦子從枕頭下面取出來一個收音機,一邊調台一邊說:「我們打聽到了一點關於奇才的事,胖子去那邊看情況了。」
瘦子點了點頭:「胖子的師父在很多年前失蹤了,他一直託人在找,今天有人給他傳話,說他師父的失蹤,可能和奇才有關和圖書。至於再具體的,那個人也不太清楚,只是說,在等胖子過去。」
我不由得愕然:「這樣也能習以為常?」然後,我又很不安的說:「但是我逃出來的時候,這女鬼說,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她也要找到我。」
我心裏覺得奇怪:「你們怎麼回事?不覺得害怕嗎?」
其實這地方連個燈都沒有,他這樣看報紙明顯的不正常。
上面羅列了一大串的罪名。從嫖娼到貪污,從打群架到瀆職。我數了數,凡是我們聽說過的罪名,所長都已經犯過了。
瘦子漫不經心的問我:「你那邊沒什麼事吧?」
井底還算乾燥,裏面有幾根粗大的管子從裏面穿過,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。這個井,似乎是控制用來控制這幾根管子的,因為我在上面看到了幾個巨大的螺旋開關。
這期間的,紙紮吳出來過兩次。和瘦子敘了敘舊,並把我們打算攻打棺材鋪,營救張元的計劃說了一遍。
然後,我們三個慢慢的從井裡面向外爬。
我好奇的問:「這還有職業病?」
我也有點懷疑:「這瘦子看起來挺靠譜的,難道,對方有危險,瘦子不讓我們過去?」
我們一路說著,已經漸漸的到了墓地。
一晚上,我們三個人都坐在井底,迷迷糊糊的聽著收音機裏面的故事。我感覺在這井底很壓抑,有很多次都想爬出去,好好地吼上兩嗓子。
我有點奇怪:「胖子這麼厲害?對方點名讓他去?」
無雙環顧了一圈:「在這種地方,你能和-圖-書說出『好』字來?」
緊接著,後面還有觀眾來電環節,有鼻子有眼的講述所長的劣跡,不由得人不信。這些人中,甚至有所長的親朋好友,老熟人小熟人。
我有點不耐煩,勸他說:「這裏邊根本沒有信號。我說瘦子,你們幹嘛非要住這種地方啊,當真窮的連房子都租不起了嗎?」
那瘦子苦笑一聲:「沒什麼大事,一切順利。」
然後,我聽到下面傳來一聲貓叫。我無奈的苦笑了一聲,然後學了一聲狗叫。
我和無雙對視了一眼,不由得,都很緊張。
瘦子的話聽得我毛骨悚然,我連連擺手:「麻痹的,你別盯著我的頭看。」
那幾個工人不以為然的說:「老闆,你不用擔心,這話她對很多人都說過,大家都聽得耳朵長繭子啦。」
瘦子身後在身後摸出一根細線來,纏在收音機的天線上。嘴裏悠悠的說:「我們兩個三天兩頭的勾魂,開始的時候還好,等到後來的時候,就有職業病了。」
瘦子說道這裏。無雙站起來,氣呼呼的說:「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,死活不讓我去,那個胖子明擺著缺根弦,他能把事情辦清楚嗎?」
我心裏一涼:「完了,剛才不是暗號。」
我點點頭,坐在無雙旁邊。
我跟在那四個人身後,一直有點心神不寧。腦子裡總是想著剛才的女人,心裏很擔心她會追過來找我。
小王已經提前打好了招呼,我們走到指定的一塊地方,然後開始刨墳。放棺材,立墓碑。整個過程都很順利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