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八十七章 拘魂

第八十七章 拘魂

瘦子又說:「你別拿劍頂著我的胸口,我心臟不好,你這樣我難受。」
一句話,妖道的臉上居然閃出一絲慌亂的神色。
這時候,不遠處傳來了無雙的一聲大笑:「終於清理乾淨了。」
我低頭看了一眼,發現身上有一片血紅色,正在慢慢的消退。
我爬起來,遠遠地看了一眼瘦道士的脖子,這時候才發現,他的那道符咒半點損壞了沒有,仍然好端端的印在脖子上。
我見機行事,一下把他的腳抱住了,然後拉著他就要往地上倒。
瘦子似乎已經猜到我在幹什麼了,他悠悠的說道:「沒用的,那道符不是畫上去的,是紋身刺上去的。」
這東西雖然噁心了點,但是為了救命,也顧不得了。
我睜開眼,向頭頂上一看,恍惚間,我好像看到了兩個瘦道士。
我嚇了一跳,使勁揉了揉眼睛。
無雙抹了一把眼睛,握了握桃木劍:「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。」
瘦子開始和瘦道士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:「小道士,我聽見許由叫你瘦道士?咱們兩個都姓瘦,五百年前是一家啊。」
我心中一動:「胸口?」
剛剛說到這裏,紙紮吳忽然臉色大變,指著我喝道:「小心。」
我挨了揍,心情卻好得很。慢慢的爬起來,坐在地上,心想:「過一會,等我的血把你的符咒破了,咱們倆還是好兄弟。」
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。瘦子的勾魂技術果然不是蓋的,瘦道士幾hetubook.com.com乎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,真箇魂魄已經被拉出來了大半。
這一下,我用盡了全力,根本沒有手下留情,一劍下去,把瘦道士的脖子砍掉都有可能。
然而,瘦子始終沒有放棄,仍然一句句的說著這句話。
我心裏暗暗地想:「驕兵必敗,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。」
我盯著瘦道士的脖子,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。看的時間越長,我越覺得他脖子上的花紋像是個符咒。
瘦子站立的時候,身子是側著的,並沒有正對著瘦道士。然而,他的兩隻腳,卻以一個彆扭的姿勢擺放著,兩個腳尖努力的對準了瘦道士。
瘦道士自然不會上當,只是眼神錯愕了一下而已。他的那把短劍依然頂在瘦子身上。
然而,勾魂進行到最後的時候,終於還是出問題了。瘦道士脖子上的符咒像是一個封印一樣,把他的一部分魂魄牢牢地卡在了身上。
然後,她提著劍向妖道奔了過來。
然而,桃木劍斬在那道符咒上的時候,猛然一道金光迸發出來。
千鈞一髮之際,瘦子沖我大喊:「把符咒砍掉。」
可能我的天資不怎麼樣,但是至少是二十齣頭的小夥子,舌尖上的鮮血應該能有點作用。
瘦道士的魂魄嚎叫著,被從瘦道士的身體裏面拉了出來。不僅僅是他的魂魄,甚至是他的身體,都已經變形了。
我不由自主的向他仔細看了兩眼。這一看,馬上發現問和_圖_書題了。
然而,這錯愕的一瞬間已經足夠了。我悶哼一聲,以最快的速度撲了上去。
我忽然想起之前無雙曾經用舌尖血把小玉身上的符咒給破掉了。
想到這裏,我心裏暗暗有了主意。
我想那邊瞟了一眼,妖道控制的那些死屍全都躺在地上了。而無雙全身血污,面色猙獰,提著一把桃木劍,像是一尊殺神。
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,只感覺一陣風向我後腦勺掃了過來。那速度實在太快了,我根本連躲避的時間都沒有。
我兩眼看的親切,心一橫,上下牙一使勁,忍著疼把舌尖咬破了。瞬間,一股血腥味充滿口腔。
剛才的異相,顯然連瘦子也沒有預料到。他驚慌失措的看了我一眼,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公園裡面黑乎乎的,但是遠處的路燈透過光來。紙紮吳身上血跡斑斑,樣子看起來很是狼狽。
那口血沿著瘦道士的脖子流了下去。瘦道士勃然大怒,回過頭來,一腳把我踹到一邊去了。
於是,我開始一步步的在地上挪。
我根本動彈不得,完全是任人宰割的局面。只能死死地抱著他的腿,閉著眼睛等死。
這一部分魂魄和他的身子皮肉相連,任憑瘦子怎麼努力,始終沒有辦法拽住來。
我詫異的問:「紙紮吳,你怎麼弄成這個樣子?」
本來,我沒有完全的把握能夠撲住瘦道士。千不該,萬不該,他抬起腳開踢我。
我想到這裏,就眼巴巴的看著瘦道士。和-圖-書
然後,她猛地回過頭來,看著妖道,冷冷的說:「你要殺我?」
隨後,我感覺一隻手按在了我的腦袋上。
紙紮吳一邊咳嗽,一邊神色痛苦地說:「還不是你害的?那個符咒是隨便砍的嗎?如果不是我在桃木劍裏面護著你,現在你的一隻胳膊已經被震掉了。」
我心裏奇怪:「怎麼我的血不管用?難道是那口痰把血弄壞了?」
我距離瘦子有五步遠。這五步當中,我跑了兩步,踉蹌了一步,剩下的兩步搖搖欲墜,然後,在倒地之前,我想瘦道士撲了過去。
我心裏盤算著,應該怎麼把這道符卻抹去呢?
瘦道士一言不發。
與此同時,瘦子也抓住機會,打算從瘦道士手上逃開。
然而,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。瘦道士仍然攥著短劍,半點沒有把那瘦子放開的意思。
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瘦道士,被他從裏面拽了出來。
忽然,我發覺瘦子好像話裡有話。他這句話,可能不光是說給瘦道士聽得,更像是說給我聽的。
我呸了一口:「妖道可真夠狠的,這是打算一輩子控制瘦道士啊。」
我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量,把我彈了出去。
然而,預想中的事情卻沒有發生,我感覺身後的力量很柔和,我的身子被輕飄飄的推了出去,然後,摔在了地上。
瘦道士被我抓住了一隻腳,整個人已經站立不穩了。他當機立斷,隨手在瘦子身上捅了一劍。
這時候我發現,瘦子正伸hetubook.com.com著兩隻手,在瘦道士的後背上摸索著什麼。而瘦道士的後背,也隨著他的摸索發生了一些變故。
我們兩個在這肆無忌憚的交談,而瘦道士則靜靜的聽著,沒有任何反應。只是手裡的那把短劍,始終毫不放鬆的頂著瘦子的胸口。
我忽然恍然大悟:「是勾魂。瘦子在勾魂。」
瘦道士的嘶吼顯然已經驚動了不遠處的妖道。妖道怒喝一聲,似乎打算趕過來。
然後,他冷冷的看著我:「許由,你小子不錯,居然一連有兩個後手。真是讓我始料不及,之前是我低估你了。」
難道瘦子在暗示我,想辦法把瘦道士的短劍移開嗎?
也就是在這時候,紙紮吳出現了。
我的胳膊一陣酸麻,右手雖然緊緊地捏著桃木劍,但是已經再也舉不起來了。
剛才吐了瘦道士一口,他肯定已經在防備我了。現在如果再晃晃悠悠的湊過去,瘦道士肯定會一腳把我踹回來,而且,一旦把他惹惱了,很可能直接把我給捅了。
妖道口中所說的兩個後手,自然是指紙紮吳和溫玉無疑了。
我爬起來,一睜眼,看見了一臉詫異的妖道,和紙紮吳。他們全都愣在那裡,死死地盯著我。
正在這時候,瘦子忽然沖瘦道士身後喊了一聲:「兄弟,你怎麼回來了?」
這一劍朝著心口扎過去的。幸好,千鈞一髮之際,瘦子向旁邊躲了躲,這一劍扎在了他的肩膀上。鮮血馬上冒了出來。瘦子的一隻手耷拉下來,很顯然和-圖-書,剛才那一劍,已經讓他的一條胳膊失去行動能力了。
妖道看了看身後的瘦道士:「不錯,我要殺你。」
然後,我猛地向前踉蹌了兩步,在摔倒之前,一點沒浪費,把一口血痰吐在了瘦道士脖子裏面了。
我大吃了一驚:「這道符這麼厲害?」
然而,我卻沒有死。反而聽到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。
妖道冷笑一聲:「沒想到啊,原來溫玉藏在你小子身上。」
我剛剛發現這個問題,就聽見瘦子又重複了一句:「別用劍頂著我的胸口。」
我憑藉著剛才的那陣風,我估計我的腦袋要被打爆了。
紙紮吳看著妖道,忽然詫異的說道:「你只有一半魂魄?怪不得,道術精深,力量卻不夠。」
我搖搖頭。掙扎著站起來,打算換另一隻手砍過去。
瘦道士一擊得手,沒有遲疑,把短劍拔出來,向我頭頂上削過去。
瘦道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仍然沒有任何動作。
那邊瘦子仍然在和瘦道士的魂魄糾纏著。瘦子不敢放手,不然瘦道士緩過來肯定一劍捅死他。同時,瘦道士的魂魄被拉出來一大半,也沒辦法將瘦子怎麼樣,兩人已經是僵持的局面了。
開始的時候,瘦道士還稍微看了我兩眼。然後,他就不再搭理我了。可能是看我晃晃悠悠,走兩步退三步。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吧。
我佝僂著背站在地上,猶猶豫豫不敢過去。
我會意,忍著疼從地上爬起來,舉起手裡的桃木劍向瘦道士的脖子上砍過去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