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八十九章 一根筋

第八十九章 一根筋

最先發聲的是胖子,他嘿嘿的笑了一聲,說道:「許由。我師父給我介紹個對象。可溫柔了,比無雙好,不發瘋。」
聽聲音,像是那個瘦子。
瘦子點點頭,又搖搖頭說:「是有點傻,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傻啊,他以前也就是的反應慢,現在簡直是弱智啊。」
我擺擺手:「我可沒那本事,是無雙自己把妖道和瘦道士打跑了。」
這時候我想起來,胖子是去找師父,順便幫我們打聽奇才的事。
瘦子不樂意了:「我師弟智商是差點,可你們也不能歧視他呀。可能是這兩天累壞了,讓他緩緩。」
我說完之後,包括無雙在內,都沉默了。
胖子眼神有渙散了,茫然的點點頭:「見到了。師父給我介紹了個對象。」
胖子的神色更加茫然了:「我見到師父,說了幾句話,然後有個人就領著我走。走了一會,我就見到對象了。」
我撓撓頭:「看他這個樣子,可不單單是缺一根弦啊。」
瘦子忽然咦了一聲,湊過來,仔仔細細的看著胖子。
無雙搖搖頭:「也不一定啊,像他這種一根筋的人,看見漂亮女生很容易被迷住魂的。」
我們正說著,胖子忽然念念叨叨:「媳婦,媳婦,媳婦。」
胖子身上肉多,力氣也大,我和無雙兩個人掛在他的身上,他也只是晃了一晃,然後就繼續向前走。
胖子嘿嘿的笑著:「我師父給介紹的。」
胖子撓撓頭:「我在哪看見的和_圖_書?我對象呢?哎?」
胖子看見瘦子,喜滋滋的叫了一聲:「哥,師父說給我介紹個對象。」
瘦子很珍惜的把蠟燭白紙收在布包裏面,一面收拾一邊說:「這一套辦法是我師父教的。在陰氣重的地方,能把人的魂魄照出來。剛才我躲在後面看師弟的魂魄,看見……哎。」
過了一會,瘦子長嘆一口氣:「還好,沒什麼大事。靜養兩天就好了。」
我和無雙看見胖子,心裏一陣喜悅,畢竟,這胖子是我們的人。尤其是在這種時候,簡直是雪中送炭。
我苦笑一聲,伸了伸胳膊腿:「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能幫到你的話,那我自然沒有二話。」
說到這裏,瘦子柔聲問道:「師弟,我問你,你見到師父沒?」
我擺擺手:「別鬧了。」然後,我對瘦子說:「我看著他也像是遇見東西了。咱們怎麼辦?」
瘦子狐疑的看著胖子:「我師弟好像有點不對勁啊,怎麼有點傻?」
等我們三個人一步一挪的走了很久。隱隱約約聽見前面有人叫我們:「許由,無雙,你們在哪?」
瘦子憂心忡忡的說:「我師弟怕是出事了,我總覺得他是遇見什麼東西了。」
我和無雙吸溜著冷氣坐在公園的椅子上,東倒西歪的互相倚靠著。
瘦子皺著眉頭問:「然後呢?」
我和無雙答應了一聲。喊道:「在這呢。」
我嘆了口氣:「你可真夠無賴的,後來呢?老闆和圖書給你了沒?」
然後,我把剛才的事講了一遍。
然後,他向墳地外面走去。
我伸手把他拽到一邊,虛踹一腳:「你給我獃著去。」
瘦子嘆了口氣,說:「我看見他的身子基本上已經空了。裏面的魂魄只剩下一個虛影。這代表,他的魂魄基本上全都丟了。只剩下僅存的一點意識,怪不得,他看起來像是一個傻子一樣。」
我們把白紙收起來,疊好了,重新交給瘦子。
我問他:「怎麼了?出什麼事了?」
胖子嘿嘿傻笑了一陣:「後來我就見到我媳婦了。長得真漂亮。她說是我師父介紹我們倆認識的。」
瘦子四處看了看,說道:「這裏陰氣夠了,咱們開始吧。」
胖子慢慢的轉過頭來,沖我嘿嘿一樂:「我師父說,給我介紹個對象。」
瘦子嘆了口氣:「把紙收起來吧。」
瘦子想了想說:「許由,等晚上的時候,我得看看我師弟到底是怎麼回事。如果真的有什麼髒東西,你和無雙可得幫幫我。」
無雙不耐煩的說:「我早就說了吧,這麼重要的事不能讓缺根弦的人去。」
瘦道士搖搖頭:「後來買飯的顧客看不下去了,給我買了點。」
無雙被我們的眼神看的有點不自然,她指著瘦子說:「你別看我啊,你是不是又想勾魂?」
整個下午,我們都在胖子絮絮叨叨的訴說中度過。瘦子不厭其煩的問胖子,那個女的在哪。
我有點奇怪:「什麼hetubook.com.com給的?會有人白給你東西嗎?該不會是偷的吧。」
我連忙問他:「怎麼了?」
無雙咬著筷子說:「看見沒?三句不離他對象。」然後,她又很老成的搖搖頭:「情竇初開的少年吶。」
我伸手想拉住他。但是瘦子攔住我了,他小聲地說:「咱們悄悄的跟著他,看看他去哪。」
兩分鐘之後,瘦子跑過來了,遠遠地問:「你們兩個沒事吧?」
胖子樂呵呵的說:「在家裡等著我呢,長得可漂亮了。」
瘦子不自然的笑了笑:「沒,哪能呢。」
胖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,兩眼直愣愣的看著前面:「可漂亮了。」
我和無雙都搖了搖頭:「還死不了。」
等到了晚上的時候。瘦子終於領著我們出發了。
瘦子頭也不抬的說:「哪能啊,我跟老闆說,我窮的沒飯吃了,讓他給我點。他如果不給我我就一直呆在那裡,嘴裏嘀嘀咕咕就是不走。」
我驚得目瞪口呆:「瘦子,我看你為人也挺正派的,怎麼能幹出來這種事呢?」
我們四個人慢慢的走了一會,然後來到了一片墓地。
我擺擺手:「還是算了吧。」
瘦子擺擺手:「別打岔。」然後他又問:「師父是怎麼給你介紹對象的?」
好巧不巧,這墓地正是給無雙做假墳的哪一處。
我點點頭:「看來,他果然遇見髒東西了。」
我們四個人互相攙扶著回去了。
不知道什麼時候,瘦子出去了,幾分鐘和_圖_書之後,他領回來幾個盒飯。然後分給我們了。
瘦子也滿臉詫異:「你又犯什麼傻呢?你師父到底怎麼回事?在哪呢?這麼多年?」
瘦子問我:「你是怎麼把無雙救出來的?看不出來啊,你小子本事還挺高。」
然後,他從兜里掏出一隻只蠟燭,點著了,擺在地上。
瘦子點點頭:「那下面是有點擠。這樣吧,咱們在公園裡面隨便找個地方歇會吧。來,讓我先看看你們身上的傷。」
無雙問胖子:「你師兄說,你去打聽奇才的事了?怎麼樣了?有眉目了嗎?」
瘦子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:「遊戲人間啦,咱們學道術的不要有那麼多羈絆,不然的話,哪天能夠白日飛升,成仙得道。吃飯吃飯,這家的飯特別好吃。」
無雙把最後一口飯填到嘴裏說:「你師弟本來就挺傻。」
這時候已經快要天亮了。我遠遠的看著那口井,不由得發愁,我對瘦子說:「咱們別去井裡面了行嗎?我是不了。」
但是胖子始終翻來覆去就是那一句話:「我媳婦呢?」
瘦子眼睛也不抬:「你有病啊,你哪來的媳婦。」
「啥?」,我和無雙異口同聲的問道:「什麼亂七八糟的?」
胖子的聲音木愣愣的:「嘿嘿,我找到師父了。」
我嘆了口氣,在這破公園裡面環視了一圈,說道:「就這麼個破地方,能靜養的好嗎?」
說道這裏,我們幾個人紛紛向無雙的脖子看過去。
旁邊的胖子接話了,和*圖*書他先是憨厚的一笑,然後說道:「哥,我媳婦做的飯更好吃。」
瘦子一臉擔憂:「你還記得在哪看見你對象的嗎?」
無雙不耐煩的說了聲:「我就說吧,這小子缺根弦,就不應該派他去。」
隨後,我和無雙幫他抻開一張巨大的白紙,像電影的幕布一樣,罩在了瘦子身前。
然後我問他:「你師父怎麼說?說關於奇才的事了嗎?」
瘦子指了指那口井:「要不然我和師弟在外面睡,你們去裏面靜養。」
瘦子思索了一會,說道:「你們記不記得,妖道抓無雙的時候,曾經說她身上有很重要的東西。你們說,剛才無雙忽然力大無窮,是不是和妖道扎傷了她的脖子有關?」
我催促他:「你看見什麼了?怎麼一到關鍵的地方倒不說話了?」
瘦子在我們身上捏了捏,疼得我們兩個殺豬一樣的慘叫起來。
我吃著盒飯問他:「你每天到點就出去拿飯,是從哪買的?」
這一問就是一上午。把我們幾個煩的要命。
瘦子一邊狼吞虎咽的吃飯,一邊說:「不是買的。是別人給的。」
然後,我們兩個一人一邊,掛在他身上,催促道:「胖子,快點帶我們回去。這一趟,差點丟了半條命。」
我們就這樣在椅子上坐了一上午,半睡半醒,很是難受。
在瘦子的一番逼問之下,胖子總算精神崩潰了。開始抓耳撓腮的問我們:「我對象呢?」
瘦子躲在白紙後面,忽然發出了一聲驚呼:「壞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