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一十五章 李三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李三

瘦子點點頭:「你們那裡關於棺材鋪的傳聞,我也聽說過。不過,我們這倒沒有棺材鋪。我們直接把魂魄交到真正的鬼差手裡。等我們死了之後,也是這些真正的鬼差來捉我們。」
胖子低著頭不說話,百無聊賴的坐在李三旁邊。忽然,他驚叫了一聲:「哥,不好了。」
我照著瘦子的話做了。果然,身上也發出了青光。
這道符在李三家的院子裏面轉了一圈。然後,忽然散掉了。
瘦子擺擺手:「隨便弄死算了,給地府勾魂又掙不到錢。」然後,這兩個人開始商量著怎麼勾魂。
無雙接著說:「咱們至少問問李三的老婆。看看他今天晚上有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。」
安逸的生活過久了,會喪失鬥志。
瘦子搖搖頭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「咱們只是鬼奴而已。在人家冥界人的眼裡,咱們這身份,根本不配去地獄。」
胖子問:「哥,咱們這次怎麼勾魂?」
一路說著,我們已經來到李三家。
瘦子說:「這些鬼都是橫死的,陽壽未到,在人間飄蕩。開始的時候他們怨氣衝天,整天哭哭啼啼,或者破口大罵,現在已經能接受現實了。他們最怕的,就是哪天鬼差來捉他們,送他們去地府。」
我們正在研究的時候,忽然,瘦子倒在地上,兩眼上翻,四肢開始抽搐,嘴裏吐著白沫。我們都嚇了一跳:「什麼情況,羊角風?」
瘦子和胖子像是導遊一hetubook.com.com樣,指指點點。教我們分清,哪一個是人,哪一個是鬼。那些鬼被瘦子指指點點的說,看起來很是不爽。然而,在看到瘦子鬼差的身份后,又都不吱聲了。
瘦子的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我們在李三家坐下來,肆無忌憚的交談。我問他:「你去過地獄嗎?奈何橋,孟婆湯什麼的,都是真的嗎?」
我們四個人回到屋子裡面。盯著床上的兩個人,一死一活,有點猶豫,該怎麼問話。
瘦子嘆了口氣,身上開始散出青幽幽的光芒。然後,他看著我們說:「你們把身上的陰氣發出來。這樣,人就能看見我們了。」
勾魂的時間是第二天中午,但是我們在晚上就已經出發了。用瘦子的話說,晚上趕路比較舒服。
但是我也知道,這隻是想想罷了。鬼奴的身份像是一把劍,始終懸在我的頭上。只要張元陽壽一盡,我就得頂替上去。
胖子一臉習以為常的養子:「別擔心,他去領任務了。」
我見瘦子一副心灰意冷的樣子,拍拍他的肩膀:「瘦子,你什麼時候也這麼不經嚇了?跟著你師父學的?」
瘦子臉色慘白:「他已經死了,而且,魂魄丟了。」
瘦子嘆了口氣:「試試吧,死馬當活馬醫。」
瘦子喝了一聲:「去!」
瘦子連連點頭:「沒錯,沒錯,正是這樣。肯定在什麼地方飄著。」
隨即,她微微的睜了睜眼。這一和_圖_書睜眼,正好看見我們四個。直接嚇得她尖叫一聲,猛地向後躲去。
我有點奇怪:「明天正午?那不是陽氣最盛的時候嗎?鬼差那時候也能出來?」
瘦子搖搖頭:「尋鬼符都找不到的話,說明這個魂魄真的不在了,很有可能已經魂飛魄散了。」
我疑惑了一下,然後試探著說:「陽壽未到,提前死了?這算是橫死的範疇吧,可能他的魂魄在什麼地方飄著呢。」
旁邊無雙說:「你忘了?這不是在巷子口賣羊肉泡饃的那個傢伙嗎?」
胖子說:「好像又要去勾魂了。哎,鬼差的任務唄。整天殺人放火的,師父都說了,讓我們日行一善……」
瘦子左看右看,總算確定了,然後對我們說:「就是這裏了,我們進去吧。」
我們對著那張圖仔細研究,把想到的可能都列了一個遍,同樣想的頭疼了。對於這一次遠行,不可謂不重視。
果然,瘦子在幾分鐘之後醒過來了。然後擦了擦嘴,從地上爬起來。坐在沙發上緩了一緩,說:「西郊,羊肉李三。」然後他嘀咕了一句:「這個有點難度,明天正午。」
我和無雙咧咧嘴:「好像誰喜歡去地獄似得。」
四個青幽幽的魂魄繞在李三老婆床前。即使不用喚醒她,她也感覺到不對勁了。先是裹了裹被子,然後嘀咕了一聲:「怎麼這麼冷呢?」
我有點奇怪:「什麼任務?」
瘦子點點頭:「沒錯。和圖書
然後我們四個人推門進去了。
瘦子低聲問:「怎麼找原因?」
我和無雙道術並沒有練到太高的境界。還不能靈魂出竅。所以,瘦子順手把我們兩個的魂魄勾了出來。
我走到床邊,仔細看了看床上的男子,不由得有點奇怪:「這小子,怎麼看起來有點面熟?好像是在哪見過似得。」
瘦子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然後又長嘆了一口氣:「如果找不到這小子的魂魄,我們兩個就慘了,懲罰是跑不了的。」
我一拍腦門:「沒錯,沒錯。沒想到今天勾的是他的魂魄。」
我又問瘦子:「你們把魂魄勾走之後,交給誰?我曾經見我師父,把魂魄放到棺材鋪裏面。」
我們四個人結伴走出所長家,在街上穿行。
胖子在一旁撓著頭說:「哥,犯罪分子越來越狡猾了。」
屋子裡面的燈已經黑了。但是我們可以看清楚裏面的人。李三和他老婆躺在床上,看起來已經睡著了。
我和無雙在旁邊聽得有些好奇,忍不住問:「反正這兩天沒有什麼事,能不能帶我們去見識見識?」
瘦子在旁邊提醒我們:「就算是熟人,也不能徇私枉法,我們這一行,容不得半點偏袒,不然的話,萬一讓冥界的人查出來,嘖嘖,那事情可就大了。」
我和無雙雖然不太懂這裏面的門道,但是起碼能看出來。瘦子好像失敗了。
然後,我見他伸出手來,在空中一筆一劃的描畫hetubook•com.com著什麼。很快,有一道符在半空中形成了,閃著青幽幽的藍光。
然後,他沖我苦笑:「許由,你不是問我,徇私枉法被發現之後有什麼後果嗎?看來我馬上就要知道了。」
瘦子嚇了一跳:「怎麼了?別一驚一乍的,到底怎麼回事?」
我回頭看見自己端坐在沙發上,像是入定的老僧,不由得覺得很好玩。
郝老頭想的頭疼。某天在地圖上把路線圖標出來之後,終於爆發了,他咆哮道:「你們別問我了,我什麼都不知道了。」然後他鑽到桃木劍裏面,說什麼也不肯出來了。
無雙刨根問底:「查出來會怎麼樣?」
瘦子撓撓頭:「我也不太清楚。估計會扔到十八層地獄,受盡折磨之類的。」
無雙看了看李三的屋子說:「瘦子,如果我是你,我就想辦法找出原因,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。就算是受罰,也得罰個明白。」
無雙指著屋子說:「李三死了。但是他老婆還活著。而且,他們兩個照常關燈睡覺,這說明,至少睡覺的時候,李三還是活著的。」
胖子心有餘悸的擺擺手:「哥,咱們別說這個了,太嚇人了。」
按照小王的囑咐,我們沒有跑出去亂竄。而是好好地呆在所長家。即使偶爾下樓去菜市場轉轉,也是遮遮掩掩的。
這幾天我一直在想,我為什麼要上躥下跳的折騰?我就呆在所長家,沒事下樓買買菜,回來吃飯睡覺看電視,和胖子瘦子無雙聊聊和圖書天,這日子多好?
瘦子湊過去看了看,也是一臉的大驚失色。我和無雙緊張地問:「怎麼回事?魂魄怎麼會沒了?」
郝老頭每天晚上都被我們請出來,講述那片山裡面的情況。開始的時候這老頭很享受大家認真聽講的感覺,分成三章二十回,講的吐沫飛濺。然而,漸漸地他開始有點煩了。因為我們聽他講完之後,開始刨根問底。沒一點細節,每一個人物。甚至他們在路上說了什麼話,做了什麼事,都要問個清楚。
瘦子無奈的說:「兄弟,你好歹也是個勾魂的,膽子這麼小怎麼成?」
那道符慢慢的向前飄了過去。瘦子沖我們招呼了一聲:「跟上。」
瘦子撓撓頭:「實際上,鬼在白天也不是不可以出現。只是雞叫之後,陽盛陰衰,此消彼長,鬼的力量要比人弱罷了。所以白天的時候,很少有鬧鬼的。不過,下雨天,再或者是某個陰氣極重的地方。也有鬼審時度勢,趁著陰氣旺盛出來把人禍害一把。所以,正午勾魂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過有點難做罷了。」
胖子指著李三說:「哥,他的魂魄呢?魂魄沒了。」
溫玉走了,計劃中三天之後回來。而我們這些人,傷的傷,累的累,正好趁這段時間休養一會。
瘦子想了想,點點頭說:「反正你們早晚也得幹這一行,跟著我們來一趟也好。」
果然,瘦子用極度驚慌的語氣說:「完了。他的魂魄找不到了。剛才的尋鬼符也失效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