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二十章 留下身體

第一百二十章 留下身體

胖子兩隻手卡著我的脖子,根本不理我這句話。
我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,不知道是因為失血過多,還是因為冤魂太強大。我的劍舉不起來了。算了,死就死吧。算了,身體被奪走就奪走吧。
無雙就趁著這個機會,桃木劍猛地刺過去。
很快,我就被這小子給撞得倒在地上。胖子壓在我身上,滿臉猙獰:「讓你小子管閑事,今天我就送你上路。」
右手中指上的傷口並沒有愈合,血跡仍然一點點的滲出來。這根手指不偏不倚,正好按在了他的太陽穴上。緊接著,胖子一聲慘叫。
瘦子仰天大笑,那些冤鬼也跟著大笑,一時間笑聲連成一片,把我們包裹在這中間,聽得人毛骨悚然。
郝老頭再也沒有聲音了。
這時候,我聽見有兩個凄慘的聲音:「許由,快救我們。」
說完這話,我實在沒有力氣了。一仰身倒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氣。
這兩個人絲毫不為所動,冷笑一聲:「咱們這些冤魂,難兄難弟的,不能只為自己著想,也得替其他人想想不是?先富帶動后富,把你們這些人全都留下來再走吧。」
我們幾個人圍成一圈,又陷入漫無目的的殺戮中。這一次砍殺變得很絕望,這些冤魂的實力我們已經領教過了。失敗,只是時間問題,被他們奪走身體,也是時間問題。
我只感覺全身脫力,張張嘴,卻什麼也喊不出來。我倒在地上,使勁卡著自己的脖子。
hetubook.com.com隨手抓起掉在地上的桃木劍,遞了過去。
瘦子步步緊逼:「論人多勢眾,你們比得了嗎?」
這身子仍然坐在我身上。而那道黑色的魂魄像是很畏懼一樣,居然從身體裏面偏離出來,似乎躲著我指尖的鮮血。
我正在這說廢話。我忽然聽見遠處傳來一陣呼喝聲。
紙紮吳殺了一陣,忽然指著兩個人喝道:「你們兩個已經得到身體了,還不快走?趟這一趟渾水幹什麼?」
這樣打上之後才發現。胖子根本不是什麼善茬,他赤手空拳不假,但是二百多斤在那放著,時不時他就要用龐大的身子向我撞過來。對於我的桃木劍刺在他的身上,他也根本不在乎。
郝老頭和這些冤魂是朋友。吳老頭又說得入情入理。我心中一陣喜悅,看來,今天這事,能和平解決了。
紙紮吳和郝老頭一個只有半片魂魄,一個本來就虛弱,很快就頂不住了。而我和無雙大汗淋漓,手腳發軟,握在手裡的桃木劍簡直重逾千斤,即使提起來都感覺精疲力竭。
我見他動了殺機,心中駭然,不由自主說道:「咱們可是同門,都是修鍊道術的。」
忽然,我聽到一陣腳步聲,然後,是一個人影,慢慢的向我們走了過來。
紙紮吳還沒有說話。不知道誰發了個暗號,那些冤魂像是潮水一樣涌了過來。
這時候,我聽見胖子的聲音:「不好,到時間了,陣法要啟動了。和圖書
郝老頭聽得呆了,看樣子,是回憶起來在這裏的那恐怖的幾夜。
紙紮吳和我訂了血契,倒很容易的回到桃木劍裏面了。而郝老頭就沒有那麼幸運了。他掙扎著,兩手揮舞:「許由,符,用招鬼符。」
那些冤鬼的聲音變得整整齊齊,紛紛說道:「留下身體,留下身體,留下身體。」然後黑壓壓的一片,沖了過來。
我的桃木劍砍在自己身上,唯恐力度不夠,不能震懾住這些冤魂。
無雙坐在我身邊,頭髮散亂,面色蒼白,嘴唇上都是血跡,她咧著嘴沖我笑,滿臉的得意:「許由啊,我又救了你一次。」
然後,他提著瘦子的桃木劍,在身前砍殺起來。
我艱難的舉起桃木劍,費力的砍下去。我的臉火辣辣的,而那魂魄的力量也減弱了一份。
我滿臉漲紅,兩隻腳亂蹬。忽然,聽見瘦子一聲慘叫,看樣子,已經被無雙給殺了。
瘦子點了點頭:「這陣法很強大,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催動起來。陣法一旦開動,我們的世界就紊亂了,我們什麼也察覺不到,只能被人家牽著鼻子走。不僅僅有陣法中的怨魂出來殺人,還有我們自己,自相殘殺。」
我回頭,看見紙紮吳和郝老頭像是陷在沼澤裏面一樣。地面上只剩下一半身子。他們兩個互相攙扶者,一臉急切的望著我。
我們幾個人臉色大變,聚攏在一處,手裡拿著桃木劍向四面八方看著。
無雙坐在地上,有和_圖_書氣無力地喊:「許由,你快點拿劍,站起來,又來人了。」
我躺在地上,無聲的揮劍自殘,而那魂魄終於被我消滅了。只不過,冤魂太多了,我殺了一個,有另一個攻過來。
我掙扎了兩下,手腳都軟了,哪裡還站得起來。
有著以前的經驗,我專門挑上了胖子,和他一對一單挑。
只聽那些冤鬼忽然三言兩語的說起來:「反正你們到了地方也是個死。與其便宜了別人,不如把身體留下來,讓我們有所依憑,早日脫離這裏……」
說完這話,他們又發動了一輪更加猛烈地攻擊。
我睜開眼,勉強的坐起來,發現周圍一片鬼哭狼嚎的聲音。那些魂魄貼在地上,使勁的掙扎。但是有一股力量,把他們生拉硬拽得拉了下去。
他所指的兩個人,正是奪得瘦子和胖子身體的那兩位。
吳老頭步步退讓:「比不了。」
紙紮吳咬了咬牙:「還能怎麼辦?殺。對準心臟。」
我欲哭無淚:「郝師叔,我不會畫啊。」
我回頭,看見瘦子和胖子正打算逃跑,而滿身是血的無雙舉劍擋在他們面前。
極度的疲憊與恐懼,讓我陷入絕望中。然後,我感覺身前幾道黑影一閃。緊接著,像是有人在向我身體裏面鑽一樣。
我從地上坐起來,一瘸一拐的向這兩個人走過去。
郝老頭最後的表情簡直要失望死了。他咧了咧嘴:「你師父是哪個混小子?」
我怔怔的坐在地上。徒勞的喊www.hetubook.com•com著:「師叔,師叔?」
瘦子又問:「論找到奇才的決心,你們比得了嗎?」
吳老頭又搖搖頭:「比不了。」
吳老頭指了指郝老頭,對著那些冤魂說:「我和郝老頭的輩分差不多。各位聽我良言相勸,給我們點面子。讓我們過去。大家都是為了找到奇才,解除千年的詛咒。沒有必要起內訌吧。」
沒想到,瘦子冷笑一聲:「吳老頭,當初我們一百多人,有一大半都是活了快一百歲的老妖怪,論道術精深,你們比得了嗎?」
我被砸的七葷八素,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總算將他推到一旁。然後,鑽了出來。
郝老頭問瘦子:「當初,就是這陣法把咱們殺死的?」
我只能自欺欺人的衝著地下喊:「師叔,等我們找到幕後主使,把陣法破了,就放你出來啊。」
吳老頭搖搖頭:「比不了。」
忽然,我腦子裡一驚。我想起郝老頭的話來。他的那些道友,個個身上帶著劍傷,死於非命。難道,他們都是像我這樣,把自己砍死了嗎?
我這樣想著,癱倒在地上,一動不動了。
我看著越來越近的冤魂,焦急的問紙紮吳:「怎麼辦啊?」
我還沒說話,郝老頭就消失在地面上了。
我和無雙第一次見到胖子和瘦子的時候,就曾經和他們打過一架。我記得瘦子武藝精湛,而胖子比我還差勁。
胖子和瘦子冷冷的看著我們兩個:「這兩具身體我們只是用一下,只要出了陣法的範圍,和圖書馬上還你們。」
緊接著,無雙的桃木劍遞了過來,向胖子刺去。胖子不得不騰出一隻手來,去擋住無雙的劍。
這些冤魂的話把我們說的一愣。之前聽郝老頭講他們那批人無緣無故一點點的死掉,我們以為有什麼實力強大的妖物。但是真沒想到,居然是一個陣法,而且這陣法是人為設置的。
一瞬間,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命運。但是沒辦法。我這把劍,沒有辦法停下來,一旦停下來,身體就不是我的了。
無雙根本不跟他們兩個商量,手裡的桃木劍使勁一揮,刺了過去。瘦子的和胖子無奈,只得和無雙打了起來。
紙紮吳和郝老頭聲嘶力竭的勸說,然而,他們兩個的話在幾百個冤魂的聲音中很快就湮沒了。
我全身都是自己割出來的傷口,每走一步都疼得吸冷氣。但是仍然舉著桃木劍沖了上去。
我能感覺到,一個魂魄,正沿著我的耳朵,鼻孔,眼睛,慢慢的侵蝕到我的身體裏面。
然後是瘦子的聲音:「快走。」
這兩個人說了兩句話之後,我忽然感覺身上一輕,那些冤魂好像不見了。
我眼冒金星,喘了一口氣:「我從棺材鋪把你偷出來,你就開始欠我了。這幾次,就當是利息吧。」
我趁著這個空當,伸出右手,使勁的按在胖子的臉上,打算把他推開。
那道魂魄慘叫了兩聲,然後,化作無數碎片,消散在空中了。而胖子的身體,像是失去了支撐一樣,如同一座肉山,猛地拍下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