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打牆

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打牆

他這句話剛剛說完,忽然,我聽到我們周圍傳來了一陣沙沙的腳步聲,和我在夢裡聽到的一模一樣。
我擺擺手:「害怕倒不至於。不過,你們想過沒有?這女人的慘叫聲,會不會是一個圈套?有人在吸引我們過去,然後對付我們。」
我們正在疑惑,另一個胖子從他旁邊走出來了。胖子驚呼:「還有。」
我和無雙向那邊一看,可不是嗎?火堆還沒有完全熄滅,在手電筒的亮光下仍然冒著青煙。
對面的瘦子和胖子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我。
今天晚上,我們遇到了另一種情況。那女人的慘叫聲聽起來很近,但是我們一路趕過去,始終在我們前面。彷彿再走幾步就到了。可是幾步又幾步,始終差那麼一點距離。
無雙一臉不屑的坐回去,陰陽怪氣的說:「看你那點膽子。行啦,講講你的破夢吧,讓我聽聽,嚇不嚇人。」
我心裏砰砰的亂跳。抻著脖子,慢慢的探出頭去,然後向那裡看了看。還好,那裡並沒有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。
顯然,其他人也聽到這個聲音了,大家臉色驟然一變。
瘦子不滿的看著胖子:「兄弟,你怎麼說也是個修道的人。一個鬼打牆就把你嚇成這樣?我看啊,咱們也別走了,在這歇一會吧。等天亮了再走。」
我們四個人圍在火堆外圍,一手抓著石頭,一手舉著桃木劍,嚴陣以待。
我詫異的看了胖子一眼。胖子很得意的揚hetubook.com.com了揚頭,看來,這主意當真是他想出來的。
瘦子站起來,急匆匆的說道:「這裏不能呆了,快走。」
我和瘦子正在商量,忽然無雙身手把我的石頭奪走了,我嚇了一跳,連忙搶回來:「你幹嘛?一會對方衝過來,沒有石頭,我們就分不清誰是誰了。」
那些黑影在我們周圍猶豫,逡巡。像是在威脅我們,又像是在試探。
不過,在我和瘦子的勸說下,他們倆也終於同意留下來,無視那一聲聲的慘叫,明天再出發了。
胖子剛要說話,忽然大叫一聲:「哥,他真的和我長得一樣。」
瘦子吩咐胖子:「兄弟,把手電筒拿出來,照照這個地方,最好能有個山洞什麼的,讓咱們幾個睡一覺。」
胖子的聲音都有點發抖了:「哥,是不是鬼打牆?咱們怎麼辦?」
瘦子幾個人停下來,有些不解的看著我:「商量什麼?難道你害怕了?」
很意外的,這一次無雙沒有火冒三丈,反而一臉恐懼的回過頭來,死死地盯著我。
假胖子又死了,而胖子自己頭上也血流如注。不過,他自己渾然不覺,仍然樂呵呵的笑著。
無雙被我這一聲嚇得一哆嗦,連忙坐了起來。慌亂的問我:「怎麼了?出什麼事了?」
瘦子一時間躊躇不定,問我們:「你們打算怎麼辦?天亮再去?」
我坐在火堆旁邊,不由得有些心慌,我感覺,今天的鬼打牆沒有那www•hetubook.com•com麼簡單。好像是有人故意把我們留在這裏似得。
我心中有些忐忑,對其餘的三個人說:「咱們是不是商量一下再走啊?」
然後不由分說,舉起手裡的石頭拍了下去。
胖子大喝一聲,不由分說,一劍扎向對方的心口。
胖子有些擔心地說:「哥,他們那麼多人,咱們根本沒辦法接近,怎麼在他們身上畫符啊。」
胖子樂呵呵的說:「哥,他死了。」
我一時語塞,說道:「我忽然想起我的夢來了。」
無雙指著我們手裡的石頭,淡淡的說:「你們看石頭上的符咒,有點特殊。」
我看著那些人,問瘦子:「有沒有什麼道術,可以像現在這樣,砍在別人身上,受傷的卻是自己?」
我們向胖子的方向看過去,只見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從黑暗中走出來,一臉獰笑的靠近。
於是,我們一行人重新坐下來,把那堆火重新生起來。
我正一邊回頭一邊向前走。忽然撞上了前面的無雙。
瘦子舉手在胖子後腦勺拍了一巴掌:「舉火把走夜路,不就讓人發現了嗎?讓你拿手電筒你就拿,哪那麼多廢話?」
無雙說:「這一路上,符咒都很普通。招鬼符,鎮屍符……只有這裏的,與眾不同,所以,我懷疑……」
然後我們幾個人站起來,向遠處跑過去,連篝火都沒有來得及熄滅。
我們戰戰兢兢的走到火堆旁邊。那陣腳步聲又出現了。然後m.hetubook.com.com,周圍出現了一些淡淡的影子。他們隱藏在黑暗中,像是隨時打算衝出來,以假亂真,打我們個措手不及。
我低頭一看,果然,這些符咒和我們學過的很像,但是又不一樣。
這時候,胖子用胳膊捅了捅我。然後亮了亮手裡的石頭,小聲說道:「一會萬一真有一模一樣的人衝出來。記住,手裡拿著石頭的是真的。這話傳給下一個人。」
無雙把玩著手裡的石頭:「試試看,也說不定。」
頓時,我的后心一陣陣發涼:「這是什麼情況?我們怎麼又走回來了?」
瘦子擺擺手:「兄弟,你別害怕。許由的夢的確恐怖,但是咱們不一定真的見到和自己長得一樣的人。這些黑影,充其量是些冤魂罷了。咱們這一路歷練過來,難道還怕他們嗎?」
無雙指了指前面:「你看。」
等我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,周圍鴉雀無聲。無雙瞪大了眼,一動不動,像是一座泥塑一樣。
胖子舉著手電筒照了照,然後說:「哥,我發現這裏的山都差不多,好像哪都一樣,你看看這裏,多像咱們剛才生火的地方。」
胖子還想出手,瘦子一臉凝重的把他攔住了:「兄弟,別再殺了,不然你這條命保不住。」
我從地上抓起來兩塊石頭,一塊給了無雙,一塊自己抓在手裡面了。
瘦子淡淡的說:「兄弟,這就是剛才生火的地方。」
這時候我才發現,我們一行人前方出現了一堆火,m•hetubook.com.com而這些火,分明是剛才生起來的篝火。
我點了點頭:「天亮再去也不遲。別管這個慘叫的女人是誰,總之和我們關係不大。我們犯不著為了一時好奇,壞了大事。」
我被她的眼神嚇得很害怕,問道:「無雙,你想幹嘛啊?」
瘦子心思極快,斬釘截鐵的說道:「既然桃木劍斬在他們身上,能夠讓我們受傷,那麼,這符咒不用畫在他們身上,畫在咱自己身上就好了。」
我想是被蝎子蟄住了一樣,尖著嗓子叫了一聲:「別睡。」
胖子嘀嘀咕咕把手電筒掏出來,一邊摁亮一邊說:「哥,我剛才要從火堆裏面拿根柴火當火把,你又不讓,現在又讓我開手電筒……」
瘦子一直在把玩著一塊石頭,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。不過,他正在劇烈顫抖的右手出賣了他。
胖子不會掩飾自己,一臉蒼白,嘴裏念叨著:「太嚇人了。怎麼會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我?」
在夜裡趕路的人都有一個經驗。在黑暗中行走的久了,會對光明極度的渴望,你看見前面有一豆燈火,會急匆匆的走過去,但是越走就會發現,這燈火看起來近,實際上距離你很遠。
漸漸地,黑暗中走出來很多人,這些人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,將我們圍住了。
胖子和無雙卻不同意我的看法。他們兩個人,一個太天真,一個太衝動。
我忽然想起之前的夢來了。那個恐怖的夢,會不會是一個預兆?這一切,難道都要眼睜睜在我面www•hetubook•com.com前發生嗎?
瘦子點點頭:「有。不過,在這裏不可能實現。我倒覺得,今天這情況,十有八九是陣法造成的。」
我正在胡思亂想,我身邊的無雙忽然輕輕嘆了一句:「好睏啊。然後她向後坐了下去,就要躺下睡覺。」
瘦子神色大喜:「難道說,這石頭上的符咒能夠破解前面這些人?」
不錯,假胖子死了。可是我們的目光都在緊緊地盯著真胖子。他的胸口上,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個傷口,很像是剛才刺出來的。
我們沿著山谷跑了一陣,在幾塊巨石中間拐了幾個彎。我回頭,看見後面是一片黑暗,什麼都看不到了。
我擺擺手,盡量裝作大度的樣子,對無雙說道:「我不跟你一般計較,你喊吧,一會把遠處慘叫的那位喊過來,咱們就不用跑過去看她了。」
瘦子一臉苦笑的回過頭來:「各位,咱們恐怕真的著了道了。這堆火,跟咱們較上勁了。」
我這話一出口,其他幾個人也謹慎起來了。畢竟按照我們之前的分析,布下這些陣法的人,有他自己的目的在裏面,如果他想給我們下套,很正常。
無雙錯愕的看著我,緊接著,錯愕變成了憤怒。她沖我喊道:「你剛才差點嚇死我。你到底做了什麼破夢了?絮絮叨叨一晚上了。」
我嘆了口氣,然後一五一十把夢到的東西講了一遍。
那人一聲悶哼,倒在地上了。
胖子舉著桃木劍說:「哥,要是真有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,你的下得去手不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