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三十二章 養屍

第一百三十二章 養屍

無雙沒有和章信爭辯,反而看著我:「許由,給他點顏色瞧瞧。」我嘆了口氣,慢慢的舉起桃木劍。
我和胖子的都扶到棺材蓋上,只要一聲令下,就要把棺材掀起來了。
這座墳很小,十五分鐘不到,我們就挖到了一具棺材。這棺材用上好的木頭釘成,描龍畫風,極其奢華。
章信一臉滿不在乎的笑容:「如果你想練秘術,我就傳給你好了。」
我點了點頭:「開。」
章信在一旁冷笑:「老夫想要保住一個人的身體,這點本事還是有的。」
映入眼帘的,是棺材裏面的血,灌了半棺材。而有一個男人,就雙目緊閉,安安靜靜的躺在這棺材裏面,全身浸在血里。
章信斷然拒絕,一臉嚴肅:「不行,奇才可以說是我們修道之人的始祖,不能輕易褻瀆。」
萬隻具備,只欠開棺。
章信對胖子還當真是不待見,他雖然身受重傷,但是聽見胖子呵斥他,仍然沉下臉來,一臉不屑的看著胖子:「這幾位向我問話,要麼是有勇武過人,要麼是有智慧。你呢?你有什麼?你這種歪瓜裂棗,有什麼資格跟老夫大喊大叫?」
章信有些於心不忍:「可惜了,可惜了,兩個多好的孩子。」
章信一邊走,一邊好心提醒我們:「各位道友,要不要吃午飯?」
無雙說:「我要看奇才的身體。」
對於章信的提議,無雙斷然拒絕了,她說道:「章信,你當我們傻嗎?www.hetubook.com.com剛才聽你和溫玉的對話,我們就知道這秘術不是什麼好東西了。有什麼好練的?練成了被你控制,幫忙守死人嗎?」
我們全都漫不經心的答應了,心想,這小子也太羅嗦了。既然是一具屍體,沒有魂魄,那敬畏不敬畏的,又有什麼關係?
無雙搖搖頭:「你撒謊。照你剛才的表現看,你很敬重奇才,就算給他挖墳,也不可能是這麼小的一座墳。況且,連塊石碑都沒有。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土疙瘩呢。誰能看得出來這裡有座墳?」
這時候,已經是中午了。
棺材蓋猛地被我們兩個掀開了。然後,一股血腥味傳到我們鼻子里來。
我們幾個正對著奇才品頭論足。忽然,溫玉喝道:「不對,這棺材是一個血池,章信是在養屍。」
對面的胖子一臉不耐煩的看著我:「許由,你想什麼呢?到底開不開棺?」
我們正要找他,忽然聽見身後嘩啦一聲。
章信慢慢的點了點頭:「倒也不是泄憤,這個陣法,必須要有冤魂來催動,好在不斷地,有零星的修道之人打聽到這裏。其中,實力強大的,做了我的徒弟,不堪一擊的,則被放到了陣法中。溫玉,你可能覺得為師太殘忍了。但是為師也是逼不得已,畢竟,奇才的身體,事關重大……」
半路上,我們經過剛才的戰場,看見兩隻山魈,一公一母,已經死了。而那隻小和_圖_書的,蹲在兩隻山魈身旁,一動不動。當真是凄慘無比。
棺材用釘子釘著。不過,這難不倒我們,我撿了塊石頭,在釘子周圍敲打了兩下,就把釘子取了出來。
無雙擺擺手:「許由,胖子,你們倆把墳挖開。讓咱們看看奇才到底長什麼樣。」
章信一邊哀嘆,一邊帶著我們走。我們走到一處山腳下。然後,他指著一座沒有碑文的土包說:「這裏就是奇才的墳墓。」
無雙被我攙扶著,沒好氣的說:「看完再吃。」
我點點頭:「開棺,開棺。」
無雙也在一旁說:「解鈴還需系鈴人,這一切都是奇才搞出來的。我們得弄清楚,他到底想幹什麼。他跟冥界有什麼恩怨。章信,你修鍊的秘術,可以活這麼多年,我們可沒有練。」
我和胖子把棺材蓋扔在地上。然後好奇的向棺材裏面看過去。
我們問章信:「那個道士到底是誰?你知道嗎?沒準他有奇才的消息。」
章信說道:「奇才還沒有死,我怎麼會給他挖墳呢?所以,這裏不立碑。我之所以把這墳挖的很不起眼,是因為這麼多年來,我一直在擔心,害怕有一天冥界的人終於下定決心要攻進來。讓他們找到奇才的屍體,毀掉了怎麼辦。」
在我們的逼迫下,章信終於屈服了。答應帶我們去看奇才的身體,不過,他有一個條件,我們必須帶著敬畏之心去看。
胖子嘀嘀咕咕:「老頭你還真是不露hetubook•com•com富啊。這麼好的棺材隨便用土埋上了。」然後他把手放在棺材上,回頭問我和無雙:「要不要開棺?」
這時候,搖搖晃晃坐在洞里的無雙說話了:「帶我去看看奇才的身體。」
溫玉點點頭:「所以你就惱羞成怒,為了泄憤,順勢把這些冤魂放到陣法裏面,萬一哪天冥界的人來抓你,你好用陣法把他們擋下來?」
瘦子是我們當中受傷最重的,他剩下一口氣在。但是什麼時候醒,真的沒有人可以保證,甚至,他是不是會醒,也沒有人能保證的了。
章信見我們不聽勸說,始終要見奇才的身體,也有些著急了,他像是哀求似得說:「幾位小道友,就算解鈴還須繫鈴人,你們看見奇才的身體也沒有用啊,沒有魂魄,一切都不管用。」
不知道為什麼,我心裏隱隱約約有些緊張。不知道這棺材裏面的奇才到底是什麼模樣。
溫玉說道:「可惜?我倒覺得他們兩個人解脫了。總好過被你控制,生不如死。」
我回頭,看見奇才雙目圓睜,從棺材裏面直挺挺的站了起來。
章信說:「開始的時候,我也這麼想,只可惜,當時沒能留住他,後來再想找他,也找不到了。至於他的身份,我就不知道了。」
我和胖子蹲下來,開始徒手挖墳。
章信卻不以為然的繼續講:「等我把所有的人都殺了,才發現他們全都是進山來找奇才的,這裏邊,根本沒有什麼和-圖-書重要人物。當時,我沒有料到那個道士會騙我,我甚至關閉陣法,靜靜的等了兩天。然而,再也沒有人來了。哎,直到現在,我都不知道那個道士有什麼目的。說起來,我也是活了一千多年的老怪物了,沒想到,一涉及到奇才的消息,就方寸大亂,被人騙的團團轉。」
章信愣了:「什麼?」
胖子嘟嘟囔囔的說:「這麼多年了,早就成了骨頭了吧。」
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,我不由得有些失望。因為他長得實在太普通了。全身上下沒有一點絕世奇才的樣子,根本就是扔到大街上找不到人的那種。
凶神惡煞?還是仙風道骨?一代梟雄?還是混世魔王?無數人苦苦的尋找他,今天,終於被我們發現了。
這時候,就連一向憨厚的胖子都怒了,沖章信吼道:「你這不是濫殺無辜嗎?」
章信轉而又開始哀嘆:「奇才啊,奇才。快兩千年了,這件事該怎麼了結?」
瘦子還沒有醒,於是我們把他留在這裏。其餘的人跟著章信走了出來。
章信這話一出口,旁邊的溫玉馬上向前走了一步,她欲言又止,但是終於沒有說話。
章信說,為了查看這些人裏面有沒有奇才,他居然將所有的人都殺了,然後一個個的驗魂。
我用桃木劍抵著章信的胸口:「別廢話,我們得想辦法破解那個詛咒,什麼恭敬不恭敬的,顧不得了。」
無雙抓著棺材板,蹲在地上仔仔細細的看著,一臉的m.hetubook.com.com失望:「這奇才,長得也太無聊了。」
我在心裏暗暗地想:「看來,一個人能做出多大的事來,真的和長相關係不大啊。什麼骨骼驚奇,大富大貴之像,都是在扯。」
一句話把我們嚇了一跳。我們連忙向周圍看過去,根本沒有章信的影子了,這老傢伙,趁我們的注意力都在奇才身上,早就已經溜走了。
所以,我們聽到胖子這樣說,不由得一陣沉默。
無雙擺擺手:「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。一來,姑娘我想看看這位傳奇人物長什麼模樣。二來,萬一奇才屍體上面留下來與魂魄相關的信息呢。」
章信在旁邊一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,一把鼻涕一把淚,說自己怎麼對不住奇才的恩情。沒有把他的身體照看好。他這種態度,簡直像是個怨婦,和之前的仙風道骨,簡直天壤之別。
胖子被章信說的啞口無言,居然沒有爭辯,轉而沖身邊躺著的瘦子說:「哥,你怎麼還不醒啊。」
然後,我和胖子一塊數道:「一,二,三。起。」
大寶躺在地上,身上的傷比瘦子還要嚴重,恐怕即使好了,也是廢人一個了。而二寶,身上符咒被毀,一直呆呆傻傻的坐在地上。
章信只好點點頭,帶著我們慢慢的在山路上走。
章信一臉苦笑:「幾位小道友,你們可要懂得,士可殺不可辱。我看守奇才的身體幾千年了,一直恭恭敬敬,不容外人打擾。你們這樣咄咄逼人,實在難以讓人心服口服啊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