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三十四章 棺陣

第一百三十四章 棺陣

顯然,妖道也覺得奇怪,他看著章信:「章老頭,這個陣,你也會擺?」
無雙臉色蒼白,咧嘴笑了一下:「裝的還挺像,也不知道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。」
走在前面的,是妖道,跟在後面的是瘦道士。看見他們兩個,我忽然明白了,剛才瘦子根本就沒有醒過來,而是被他們當過兵器,直接扔過來,砸在章信身上的。
然後,妖道慢慢的走到章信面前。語氣是在和瘦道士說話,眼睛卻盯著章信。他慢慢地說:「更何況,反正咱們也知道奇才在哪。」
忽然,章信憤怒的喊了一聲:「是你?又是你?」
然後,瘦道士惡狠狠地把桃木劍放倒了章信脖頸上。
我答應了一聲:「怎麼了?哦,我現在就扶你起來。」
然而,妖道話音未落,他面前的一具棺材,劇烈的響了起來。
這句話一出口,章信的臉色為止一變。不過,他緊接著又恢復了正常,而且,眼睛里透著不相信,很顯然,他能肯定妖道這是在詐他。
我握著桃木劍站在地上,雖然被妖道誇為「青年才俊」,但是我一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。
我們慢慢的走下去。當腦袋要消失在地面上的時候,胖子抱著瘦子也走過來了。
然後他抬起腳來,向那棺材重重的踏了一腳。
妖道看了看章信:「章老頭,你怎麼放了這麼多棺材?到底哪一具是奇才的?」
我根本不相信這話,仍然記得團團轉。
妖道一臉不屑:「你沒有徒和_圖_書弟了,還想詐我?」
瘦道士連連點頭。
章信瞪著眼問道:「你到底是誰?」
妖道連連搖頭:「既然他不說,咱們就別勉強人家了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打打殺殺的算是怎麼回事?」
一群人遠遠地站在前面,似乎在看著什麼。
瘦子根本就沒有醒過來的跡象。軟軟的在地上躺著。
妖道揮揮手:「徒弟,幫幫他們。」
不得不說,妖道可真夠陰損的。這一番話,把章信氣得兩眼上翻。他的嘴裏只是喃喃自語:「你一直都計劃好了?從你那次給我報信就計劃好了?」
然後他做了個請的手勢,對我們說:「誰也別擠,一個一個來。」
章信的臉色很難看。機關被人看穿了,恐怕也不能有什麼作為了。他只好嘆了口氣,慢慢的向那口棺材走過去。然後,一步步的,身子慢慢向下,過了一會,再也看不到了。
妖道臉上的笑容更邪性了:「不然呢?難道是衝著你來的嗎?」
我快步走到溫玉身邊。探了探她的鼻子,還好,還有氣。
妖道一番話,說的章信臉色一變,顯然,妖道又說對了。
然後,我看了看溫玉身上的劍傷。這麼多傷口,看起來觸目驚心。我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。溫玉忽然睜開眼了。她沖我淡淡的笑了笑:「別擔心。我死不了,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。」
溫玉顯然也看見我了,沖我一笑:「你們先去,我對奇才倒不感興趣,讓我和*圖*書在這歇會。」
章信臉色一變:「你是衝著奇才來的?」
無雙的記性很好,她對我說:「許由,你看這幾口棺材,像不像妖道畫的那些八卦?」
我慢慢的走過去。看見那裡擺著十幾具棺材。每一口棺材都散發著青幽幽的光芒,看起來很是詭異。
妖道邪笑著看了看瘦道士:「徒弟,這小子不說奇才在哪,怎麼辦?」
這個陣勢上空飄蕩著很多虛影。看起來,像是魂魄的樣子。他們周而復始,在陣中穿梭。卻始終逃不出去。
他一臉奸笑的看著章信:「章老頭,聽說你也打算控制這幾個人做徒弟。只可惜,現在我來了,你還是讓給我吧。我拿走奇才的屍體,又奪走你的徒弟。你可別怪我。哎,如果你不反對的話,我可動手了。」
這些棺材擺放的位置很奇特。我好像在哪見過。
無雙低聲對我說道:「許由,扶我下去。」
她嘴裏說著要殺我,臉上卻掛著笑容。我也沒有當真。我站起來向章信看去。
當初妖道在小玉家曾經畫過這種八卦,用來聚攏魂魄。我們曾經見過。
我答應了一聲,正要下去,一轉眼,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溫玉。
妖道臉上永遠帶著詭異的笑容,一副奸計得逞,你能奈我何的樣子:「章老頭。最近,我有個難題啊,我是日思夜想,沒有答案,特地來請教你。」
妖道自顧的說道:「我這個難題就是。我們師徒倆,在你們這看了好幾天的https://m.hetubook•com•com戲。你們這兩撥人可當真是上躥下跳,奸計百出啊,最後事情落了這麼個結局。你跟我說說。我是用『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』比較貼切呢?還是『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』比較好呢?」
妖道看了看我們幾個:「剛才你們不是吵吵著要看奇才嗎?現在奇才就在下面,別客氣了,去吧。」
妖道不耐煩的揮揮手:「真是啰嗦。」然後,他粗暴的把溫玉提了起來,然後拉著她,踉踉蹌蹌,走到棺材裏面去了。
妖道嘿嘿冷笑一聲:「這個陣勢我研究了不知道多少年。你還想唬我?奇才不就在那白棺之中嗎?這些棺材的作用只是聚攏陰氣,保全他的屍體而已。如果外圍這些棺材裝上屍體,就會多了屍氣。到時候,就算是這口玉棺也沒辦法把冤魂隔開,奇才非得詐屍不可。憑你的能力,你能制得住他?」
我正想提著桃木劍上前去看看,無雙坐在地上,有氣無力的喊我:「許由。」
妖道指了指我:「我和這位小兄弟有緣,想在關鍵時刻幫他一把,所以,章信,麻煩你帶我們去看看奇才的身體。我警告你啊,這次可別耍花招。」
血水飛濺。沾了妖道一身。緊接著,一聲脆響,像是棺材底漏了。那些血水迅速的滲下去了。
我們站在原地,誰也不敢動彈。
這時候,胖子已經趕過去了。正抱著瘦子,一聲聲的喊他。
千算萬算,我都沒有想到,關鍵時刻出手的會是瘦子和*圖*書。這小子不是已經傷的快要死了嗎?怎麼?難道他一直都是裝的?
妖道得意的笑了一聲:「你別管我是誰。總之,今天我要取走奇才的身體。聽說他可是古往今來第一道士,如果我的魂魄用了他的身體,恐怕實力會增長不少啊。」然後,他又看了看我們幾個:「至於剩下的這些人,勉為其難,就當我的徒弟吧。」
瘦道士手裡的桃木劍始終抵著他的后心,估計是怕他在耍什麼花招。
妖道得意的點點頭:「如果我不告訴你那些人知道奇才的消息,你會放他們進來?不過真是可惜,那幫廢物居然一個不剩,全都被你殺了,而且,到死都沒有傷你分毫。我本以為我這計劃失敗了。沒想到啊,沒想到。居然有個漏網之魚,把消息傳了出去。更沒想到的事,這四位青年才俊,把我們不可一世的章信傷成這樣。哈哈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。」
我扶著無雙向前走了兩步。這時候才發現。這是十幾具棺材中央,還有一隻白棺,看起來,像是玉石雕成的。
我扶著無雙,慢慢的走到棺材口。這時候發現,棺材底已經掉了。下面露出一級一級的台階。這裏果然是個入口。
溫玉推了推我:「你別管我了,我活了這麼多年,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?這幾劍,實在太平常不過了。何況,我練了章信的秘術,本來就不怕這個。你去給我把章信抓過來,千萬別讓他跑了。不然的話,我殺不了他,就殺了你湊數。」
和*圖*書這時候,從拐角處閃出來了兩個人。
下面很寬敞,而且泛著青幽幽的亮光。一點都不覺得黑暗。
章信看著妖道:「你到底有什麼目的?你不是冥界的人,為什麼要趟這趟渾水?」
妖道嘿嘿冷笑了兩聲,沒有再說話。
我一看這兩位,心裏面頓時五味雜陳。
妖道輕輕地笑了一聲,然後慢慢的向剛才的墳包走過去。他一邊走,一邊慢慢地說:「兵法有雲,出其不意,攻其不備,虛虛實實,實實虛虛。假的奇才在這口棺材裏面。那麼真的奇才,會不會也在呢?」
忽然,章信大喊了一聲:「四寶,動手。」
我一拍腦門:「對對對,溫玉還不知道死活呢。我怎麼給忘了?」
我馬上想起來了,連連點頭。沒錯,沒錯。
無雙卻搖了搖頭,把我的手推開。她指了指溫玉:「去看看她。」
瘦道士不苟言笑:「我替師父殺了他。」
章信一臉傲然:「這有什麼?我這些道術可是奇才教的。不過,你能認得這個陣,倒是不簡單啊。」
章信一臉傲然:「有本事你就自己把他找出來,不過我可提醒你,如果開錯了棺,有你的好果子吃。」
章信把心一橫:「我也活夠了,你想殺的話,就把我殺了吧。至於奇才的身體,你是別想拿到了。」
妖道探了探頭,向下面看了看,然後一臉無辜的說:「章大爺。不好意思,讓我猜中了。」
章信捂著胸口上的傷口,慢慢的站了起來,沒有答話,只是死死地盯著妖道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