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三十八章 請大聖

第一百三十八章 請大聖

溫玉說:「如果只有一個鬼差的話,能拖住半個時辰。胖子,你看見了幾個?」
胖子哆嗦嗦嗦的指著牆上:「但是我看見他們警告我們了。你看,牆上一個大紅字,寫著『斬』,這不是要殺我們嗎?天吶,他們早就料到我們要來大聖廟了。」
她們個個穿著老式的扣瓣衣服,這種衣服已經根本沒有人穿了。所以,這些老太太給人一種從棺材板裏面跳出來的感覺。
老太太一臉不爽:「你當我老糊塗了?講故事和真事分不清?我告訴你,我說的都是真的。」
他這一嗓子嚇得我心裏咯噔一聲,我捂著胸口轉身,嘴裏忙不迭的說道:「他們在哪?看見我們了嗎?快躲起來。」
我搖搖頭:「現在還不知道,咱們小心點。進去看看再說。這些老太太有點問題,最好不要驚動他們。」
無雙答應了,不過她說道:「我沒感覺到這些人身上有鬼氣。頂多就是精神不正常,不用擔心。」
無雙也有點疑惑了,不由得問我:「許由,你知道這些人在幹什麼嗎?」
這時候,有一個老太太忽然脫離了轉圈隊伍,聲音嘶啞的對我說:「不許進去。」
我和無雙遠遠地站定腳步,看著這些老太太,她們雙手伸在胸前,像是上朝的大臣拿笏板一樣,捧著一支香。然後,她們神態極其恭敬,一顛一顛的,慢慢繞著大聖廟轉圈。
這裏已經算是郊區了。老太太顛著小腳走的很快,走到一個院子https://m•hetubook•com•com里,一直走到正屋,然後把香插到一個香爐裏面。
從西安到太原。需要十幾個小時。一路上我們很平安,很順利。但是我心裏卻很不喜歡這種順利。
我希望出點什麼狀況,火車晚點,汽車沒油,打不到計程車,迷路,甚至遇見鬼打牆也好啊。我在太原上了四年學,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畏懼過這座城市。我希望晚一點回去。就像當年考試,明知道這道題做不出來,還想著多給五分鐘時間,不是為了解題,是想在死亡的交卷鈴聲響起來之前,再苟延殘喘一會。
我疑惑的回頭,果然看見大聖廟的牆上有一個大紅字被圈起來。但是我看了兩眼,猛地回頭,一腳踹在胖子身上:「麻痹的,你把老子嚇死了。那是斬嗎?那是拆。」
胖子哆哆嗦嗦的說:「我沒看見人。」
我心懷警惕的跟在無雙身後,慢慢的向大聖廟走去。隨著距離的接近,我也看清楚了,前面那一群人果然是老太太。然而,我心中的恐懼感卻沒有消失,因為這些老太太有點不太正常。
老太太說:「大聖村就在我們村以南二十里的地方。這村子不算小。和普通的村子沒有什麼區別。不過有一樣很特別,那就是,天底下所有大聖廟的主持,都是從大聖村出來的。」
無雙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噗嗤一聲,笑了:「許由,你是不是上學上傻了?」
說了這句話https://www.hetubook.com•com,她就再也不理我。重新加入到隊伍中去,一圈一圈的轉了起來。
瘦子勃然大怒,一腳踹過去,罵道:「咱倆好歹是鬼差,專門捉鬼勾魂的。你告訴我你怕鬼?以後還怎麼干買賣?」
然而,我所有的期盼都落空了。命運躲過了我想象出來的所有意外。我們順利到了太原,順利到了大聖廟。
等做完這一切,她把燈打開了。屋子裡面一片光明。
我點點頭:「那些黑影有可能是冤魂。這大聖廟不太平啊。」
我不明所以的看了她兩眼,然後疑惑的跟了上去。
我一時間有些失落。然後我撓了撓頭,說:「他告訴你,有一天我會來找他。那他還有沒有說別的?」
老太太的神色變得恭敬又神秘:「我們在請大聖。如果你壞了規矩,神仙怪罪下來,你可有罪受了。」
這座廟只有我和無雙來過。胖子,瘦子,溫玉像是遊客一樣跟著我們,左看右看。
老太太點點頭:「是啊,大聖廟要拆了。說是要蓋什麼小區。哎,我們這些老人在大聖廟上香幾十年了,可是人老啦,說話也沒人聽了,攔了幾次,始終沒有攔下來。方丈大師沒有了棲身之所,只好走了。」
我們穿過了那條臭河,已經接近大聖廟的時候。胖子忽然緊張的說了一句:「哥,我有點害怕。」
我心裏有點惱火。眾所周知,我們大學生不容易找工作。最恨得就是別人說我們上學上和*圖*書傻了,還不如輟學打工的。
我忍不住糾正老太太:「你說的那是西遊記吧,神話故事怎麼能當真?」
我更奇怪了:「這是為什麼?」
我沒有理會無雙的玩笑,我問老太太:「你剛才說,方丈臨走的時候?他已經走了嗎?」
無雙根本沒在意我語氣的變化,指了指前面的人影說:「那是一群老太太,活生生的人,哪有什麼冤魂。」
瘦子漫不經心的問:「你怕什麼?」
我問老太太:「你知道他去哪了嗎?」
瘦子大怒:「屁話,通緝犯就不能幹買賣了嗎?」
我連忙恭恭敬敬的問:「您說。大聖村是怎麼回事?」
老太太搖搖頭:「不知道。」
一個月不見,大聖廟前面的河還是那麼臭。我們一行五人,個個捂著鼻子,慢慢的走了過去。
我咧咧嘴:「大聖廟?大聖村?怎麼都叫大聖?這裏邊是不是有什麼淵源?」
老太太說:「因為這個村子里的老祖宗,曾經跟著唐僧去西天取經。給他老人家牽過馬。所以他是……」
我心中大為奇怪,問道:「你認識我?」
老太太像是糊塗了一樣:「別的?好像說了,但是我記不清楚了,你讓我想想……哦,我想起來了,他說你想找他的話,就去大聖村等他。」
她們大多數頭髮花白,遠遠的被路燈一照,面色蠟黃。
我回過頭來,正好看見瘦子面色蒼白,手腳都在發抖,看來,也是恐懼到極點了。
我們兩個正商量著,忽然聽見身後胖子和圖書驚慌失措的叫了一聲:「哎呦,媽呀,不得了了,哥,咱們趕快逃吧,冥界的人追過來了。」
無雙回頭看了我一眼,然後指了指前面的那些人影:「你是說那些?」
打完胖子,我忽然意識到一件事。大聖廟要被拆了。
無雙隨手抽出桃木劍,問胖子:「他們人呢?在哪?溫玉,你能頂多久?」
我有點生氣:「你沒看見人你在這瞎咋呼什麼?」
老太太說:「我不認識你,但是大聖廟的方丈大師認識你。他臨走的時候告訴我說,有一天你可能會回來找他。還說你長得獃頭獃腦的,但是和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在一塊。剛才我在請大聖,沒有把你認出來,等請完了我忽然想起來,你有可能是許由,所以請你來家裡坐坐。」
老太太把香插上之後,整個人忽然變正常了,慈眉善目的看著我問道:「你是不是叫許由?」
我們五個人平靜下來,慢慢的向廟門口走過去。
胖子一臉委屈:「哥,咱倆都成通緝犯了,還怎麼干買賣?」
過了兩三分鐘,原本整整齊齊的隊伍忽然四散開來。這些老太太捧著香,向四面八方走過去。
我嚇了一跳,問她:「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啊?」
無雙驚訝的看了我一眼:「你是說大聖廟有人死了?該不會是方丈吧。」
我小聲的說:「無雙,你在棺材鋪躺的時間久了,可能有點不了解農村的習俗。我記得小時候看熱鬧,跟在出殯隊伍後面看人哭喪。等最後棺材放到地下,墳和*圖*書頭壘起來之後。女人們要繞著墳頭轉圈。叫做圓墳。和今天這些老太太的行為差不多。」
瘦子和胖子在一旁糾纏不清。而我向剛才胖子指的方向看了看。那裡果然有點不對勁。
我們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。完全理解不了這些怪異的行為。
於是我惡狠狠地問:「你這話怎麼說?」
剛才和我說話的那個老太太走到半路上,忽然回過頭來,沖我招了招手。
我拉住仍然在向前走的無雙:「別走了,你沒看見,前面不對勁嗎?」
我聽了這話,使勁向前邊看了看,還是看不太清楚。我嘆了口氣:「可能是因為上了十幾年學,眼睛有點不好了吧。」
老太太得意的一笑:「這話你要是問年輕的人,他們肯定不知道,你也就是遇上我了,能給你說出個一二三來。」
胖子指著前面說:「有鬼。」
我看見很多小紅點,隱隱約約,還有一道道黑色的影子。它們聚攏在大聖廟周圍。正在緩緩地移動,看起來,像是繞著它轉圈。
這時候距離這些老太太近了。等她們走過我身邊的時候,我能聽見她們正在用極快的語速吟唱著一些音節。
無雙聽了這話哈哈大笑,拍著我的肩膀說:「方丈這人,哈哈,說話真是有水平。」
我看了一眼,發現剛才的香爐面前還有一個泥塑的佛像。說實話,這佛像做工很是不怎麼樣。我辨認了好久,才發現它是仿照大聖廟裡的大聖像做的。只不過小了幾號而已。
我很不爭氣的也有點害怕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