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四十章 哭喪

第一百四十章 哭喪

然而,偏偏就有一位,搖搖擺擺沖我們藏身之處走過來了,看樣子,他是打算守住十字街。
我悄悄指了指正在各個路口站崗的鬼:「他們呢?」
沒想到,我剛剛說完這句話。那隻出殯的隊伍忽然動了。他們紛紛散了開來,把守住個個路口,似乎不允許人進出似得。
無雙慢慢的把桃木劍抽出來:「如果它不長眼,非要來這裏,咱們就殺了他,然後趕快逃走。」
我搖搖頭:「你問我,我問誰去?我也沒見過這種情況。要不然咱們找個人問問?」
方丈低聲嘆了口氣:「可不是嗎?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認出來。等後來在路燈底下照了照,差點把我的魂都嚇飛了。這時候,我才知道見了鬼了。不過害怕歸害怕,我知道這時候不能跑,一跑就全露餡了。反正他們也沒發現我是人。我就先把戲演下去,見機行事。」
我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切,緊張的手腳都發麻了。
我點點頭:「走,咱們馬上走。」
方丈嘿嘿奸笑了一聲:「這事你都知道了?看來你去過大聖廟了。」
緊接著,那口棺材裏面慢慢的坐起來一個人。
方丈有些不爽:「我的豐功偉績還沒說盡興呢。好吧,說重點。這不是想多掙點錢,早日租塊地方,把咱們大聖廟趕快蓋起來嗎?所以這兩天接活比較多,基本上一天哭六場。這不是今天下午哭完最後一場,其他人都散了,我又累又困,打和圖書算歇一會。於是就坐到墳頭旁邊了。結果這一坐下不要緊。居然給睡著了。」
方丈愁眉苦臉的說:「這事還得從大聖廟說起。你們走了沒多久,拆遷辦就來了,說要把大聖廟拆了,蓋居民小區,然後我就沒有地方去了。窮啊,整天飢一頓飽一頓……」
我擺擺手:「你不是還從村民那裡騙了一萬塊錢嗎?」
說到這裏,方丈奸笑一聲:「兄弟,騙人是咱們的老本行啊。於是我馬上就應聘了。試用了一段時間,嘿嘿,咱現在也算是一個角了。哭一次一百。」
方丈點點頭:「當時我也是睡迷糊了,一看這支隊伍,以為又來活了。於是隨口問了一句:『還招人嗎?』那邊也沒有多說,隨手扔過來一件孝服。我也沒多想,隨手就套上了。我問那人:『哭一次給多少錢啊?我可是一百的。』那人奇怪的看了我兩眼,隨手在懷裡掏了掏,掏出一沓錢來,目測有一兩萬,直接塞到我手裡面了。然後他沖我擺擺手:『跟上。』我答應了一聲,就跟上去了。」
這時候。棺材鋪的大門打開了。啞巴從裏面走了出來。
方丈擺擺手:「你以為我想啊?我這一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,天就已經黑了。我睜開眼看見一片墳地,當真也是嚇了一跳。你知道,我這膽子也不大。我急匆匆要走的時候。忽然發現在距離我十幾步遠地方,有一hetubook.com.com隻出殯隊伍。」
溫玉點點頭:「沒問題,不過,我擔心驚動其他的鬼。」
我問他:「你現在還是人?」
我摸了摸他的脖子,還有溫度。
溫玉點點頭:「也只有這樣了。」
方丈很是慌亂的朝遠處看了一眼,然後伸手從懷裡掏出來一疊皺皺巴巴的白衣服:「快穿上,快把衣服穿上。」
無雙指了指方丈身上的孝服:「他們沒有發現你是人,完全是因為這件衣服。不過話又說回來,你怎麼有這麼多衣服?」
方丈見我們都穿上了衣服,長舒了一口氣:「沒事了,沒事了,穿上這衣服就安全了。他們應該認不出來了。」
我點點頭:「是啊。和冥界有關係。鬼差勾了魂都送到這裏來。」
這句話剛剛說完,那個鬼漫不經心的朝牆角看了一眼。
我擺擺手,皺著眉頭沒有說話。這時候,瘦子低呼一聲:「壞了,那些人發現你了。」
方丈關切的問:「怎麼?沒找到奇才?」
我問方丈:「你知不知道剛才棺材裏面躺著的是什麼人?」
其餘的人紛紛疑惑的問:「那這棺材鋪也不是土地廟啊,怎麼出殯的跑到這來了?」
我不耐煩的說:「別廢話,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我指了指遠處那些站崗的小鬼:「就是這支隊伍?」
然後,我們兩個同時說了一句:「你怎麼在這?」
方丈大驚失色:「你怎麼了?」
我也長嘆了和-圖-書一口氣:「方丈啊,我這才是真的一言難盡。」
套上衣服之後,無雙眼睛里露出驚奇的神色來:「哎?你這衣服哪來的?穿上之後,居然有一身鬼氣?」
我問他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
我們幾個人連大氣都不敢喘,直勾勾的盯著這一切。
我嚇了一跳:「不是人?全是鬼?」
我正要說話,忽然感覺一陣氣血翻湧。心臟砰砰的跳了起來,像是要把胸腔撞破一樣。
過了一會,那出殯的隊伍慢慢的走近了。這時候無雙臉色變了一變:「不好,這些人身上鬼氣很重。恐怕不是人。」
方丈搖了搖頭:「別管那麼多了,一會你們跟著我。咱們找機會就跑了。」然後,他看了看我和無雙:「你們兩個不是去西安了嗎?怎麼又回來了?哎?這三位是?」
啞巴恭恭敬敬的跟在這人身後,像是一個小跟班一樣。
方丈見我不說話,一臉疑惑的問:「你怎麼了?倒是說話啊?」
眾人紛紛小聲的問我:「你不是說,這棺材鋪和冥界有關係嗎?」
無雙閉著眼睛感覺了一下:「嗯,全都是鬼。一個活人也沒有。」
然而,我剛說了這一個字。就再也忍不住了,一口鮮血從嘴裏噴了出來,把那件孝服的前襟都染紅了。
我把腦袋從牆角後面探出去,果然,有兩個小鬼結伴向這裏走過來了。
這送喪隊伍晃晃悠悠向棺材鋪走過來,把我們幾個人看的有點發愣。
方丈點點和圖書頭:「當然是人。」
我們幾個緊張的很。眼睜睜看著那支隊伍在棺材鋪門口停下來了。
我一聽這話,連忙把無雙攔住了。
胖子見我看他,一臉緊張,哆哆嗦嗦的對我說:「許由,咱們還是走吧,這裏太可怕了。我腿都軟了。」
這一眼,自然就發現我們了。顯然他也很詫異,甚至有點慌亂。
我看著方丈:「給你的那些錢,是冥幣吧?」
然而,讓我吃驚的還在後面。啞巴走到棺材面前,忽然,撲通一聲,跪倒在地。隨後梆梆梆開始叩頭。
這時候,那個鬼咬著牙從喉嚨里擠出來一句話:「別動手,是我,方丈。」
十秒鐘之後,這個鬼果然向我們藏身的牆角走過來了。
我指著心口,咬著牙說道:「我……」
我們見他說得著急,連忙把衣服穿上了。
方丈說:「我這大聖廟不是沒了嗎?本來拆遷都是有補償款的,可是人家問我要房產證,我沒有。我說我是孫大聖的後人,人家也不信。就直接把我趕出來了。我左思右想啊,總不能就這個坐吃山空,落個餓死吧。我就在街上瞎逛,這樣逛來逛去,我看見有一個小夥子,正在發傳單招聘。我看了看內容,上面寫著哭喪中介。哭的越逼真,價錢越高。按次數算,一次二十,五十,一百不等。」
瘦子搖搖頭:「還是先看看情況再說。這隻隊伍有點問題。」
方丈嘆了口氣:「一言難盡啊。」
方丈一臉緊張的說:和*圖*書「他們不是人,我是人。」
我回頭,發現胖子的腦袋就在我旁邊,他正在不由自主的哆嗦,上下牙一直劇烈的打顫。
方丈點了點頭:「當時我也猜到了,是這衣服救了我。所以啊,當時那個領頭的讓我端著一個大盤子,上面一件一件放了不少衣服。我順手牽羊,塞到懷裡了。也真是巧了,碰見你們,這就用上了。」
忽然,我聽見耳邊一陣輕微的聲音,像是有什麼小蟲子在叫一樣,頻率極快。
無雙眼疾手快,一手提著桃木劍,一手揪住他的衣領,一下將他拽了過來。然後死死地箍住他的脖子,桃木劍向他的心口紮下去。
然後,那些穿著白衣的鬼四散開來。把那口棺材放到棺材鋪的門口。
我心裏一驚,默默地想:「可千萬別有人來這裏啊,不然的話,我們幾個全都跑不了了。」
然後我藉著遠處燈籠的火光一看,可不是嗎,這個人正是方丈。
無雙低聲說了句:「準備。」
我聽了不由得瞪眼:「方丈,你這心是有多寬啊?居然在墳地裏面睡覺?」
棺材鋪門口的燈籠很昏暗,照不亮這個人的臉,但是他的動作很是趾高氣揚,他傲慢的從棺材裏面走出來,然後徑直向棺材鋪走去了。
無雙看了看溫玉:「解決掉這個鬼,沒問題吧。」
我擺擺手:「直接說重點行不行?」
我心裏直打鼓:「平時送魂,啞巴從來都不露面啊,今天是什麼情況?棺材里的人得多大面子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