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四十七章 吸血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吸血

我點點頭,然後指了指她手裡的桃木劍:「我附到你的劍上。」
這時候天已經亮了。我們幫著方丈把靈幡靈棚都拆了。然後吃飯聊天,整個白天都很平靜。
我忽然發現門口悄悄地探進來一個腦袋。顯然是我的肉身。
我剛問完這句話,就聽見身後有人說:「許由,算你小子有良心。」
我嚇了一跳,連忙穩住身形。
幾分鐘之後,他一聲清嘯,像是取得了什麼成就似得。從石頭上走下來了。
這時候街上空無一人,而我的肉身則在街上慢慢的走著,是不是回頭看上一眼。
我心裏面感覺很激動,有一種一塊打群架的感覺。
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。忽然,那肉身從石頭上跳了下來去,然後一把揪住一隻野狗的脖子。
我心中駭然,駭然之餘又想到:「這小子什麼意思?他發現我在無雙的桃木劍裏面了嗎?」
我驚慌失措的看著這一切。周圍的幾個人全都是面色凝重,誰也沒有動彈,也不知道是因為時機不到,還是沒有必勝的把握。
我心中有點不快,問道:「你們笑什麼?」
無雙揮了揮手裡的桃木劍,很有派頭的說了一聲:「咱們走。」
這下我更迷惑了。怎麼出現了三個我?到底哪個是哪個?
這時候,我們看見他忽然四腳著地。開始在路上爬行。在月光下,像是野獸一樣慢慢地爬到那塊神石上面。然後,仰天長嘯了一聲。
我急得賭和*圖*書咒發誓:「我是真的啊。我叫許由,我師父叫張元,你是無雙。我從棺材鋪把你……」
我的肉身在屋子裡站了一會之後,居然轉身出去了。他的腳步很輕,沒有發出任何聲音。
我擔心的問:「紙紮吳呢?萬一這小子知道紙紮吳在桃木劍裏面,為了保密把吳老頭殺了怎麼辦?」
我從桃木劍裏面鑽出來,一臉緊張的看著他們:「這都是怎麼回事啊?我剛才不僅看見我的身體了,我還看見一個魂魄。這是怎麼回事?我的魂魄明明在這裏啊。」
不過,他並沒有回到方丈家。反而一步步的朝村外走過去了。
然後,另一個我從方丈家走出來了。他走出來之後,開始在外面東張西望,顯然是在找我。
無雙大為緊張:「我該怎麼辦?繼續瞞著嗎?」
這時候再看的時候,發現月光下這人好像很熟悉,每一個動作都似曾相識。忽然他沖我笑了笑,我馬上嚇了一跳:「這人是我啊。」
這種感覺很奇妙。我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然而,周圍的一草一木,風吹草動。無論是聲音還是氣味。都清清楚楚。像是換了一套感官系統一樣。
我心裏暗暗僥倖,幸好有瘦子通知我,不然露餡了。
然後,他沖無雙一笑:「你們倆說什麼呢?」
我不明所以,連忙回到桃木劍裏面去。還沒等我想明白怎麼回事。
我摸索著試探了一下。漸漸地,我感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覺自己的魂魄也變成了一把劍,然後和劍身合二為一了。
我呆在桃木劍裏面,翻來覆去,始終無法入眠。
我的心裏面波瀾起伏,到底是什麼東西上了我的身?看起來不像是人類啊?
胖子嘿嘿笑了兩聲:「你看見的那個魂魄是我和我哥做的。」
等一切安靜下來之後,肉身並沒有躺下。反而站在地上默默地聽了一會。
我們等他走的很遠了,然後慢慢地走過去了。
肉身把野狗的血吸盡之後,又把野雞的血喝了。趴在他面前的動物全都沒有反抗,任由他挨個喝乾凈了血液。然後死掉了。
而我的肉身喝飽了血液,肚皮都鼓起來了。他好像並不滿意一樣,一直在神石周圍瞎轉。過了一會之後,他在石頭上盤腿坐了下來,似乎是在用功。
然後,我看見他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怎麼回事?肉身可以作假,魂魄怎麼可能作假?這是誰的魂魄?
我扭頭一看,瘦子正一臉焦急的沖我擺手。
我連忙從桃木劍裏面飄出來,打算把熟睡的無雙弄醒。
然而,這時候黑暗中一個聲音低呼:「快回去。」
無雙一臉凝重的看著我。忽然把桃木劍舉了起來,指著我的喉嚨:「到底哪個魂魄是真的?你是誰?」
野狗連反抗都沒有,就被肉身一口咬住了脖子。
我心裏樂開了花,小子,你以為大家都睡了,沒人知道你幹什麼了是吧?嘿hetubook.com.com嘿,我可是醒著呢。等你不在的時候我就把你的事全部抖出來。
我的魂魄想溜出來看看情況,然而,我剛要動彈的時候,忽然感覺門口進來一個人。
相比于肉身的強大,那道魂魄就遜色的多了。
我輕輕地問其他幾個人:「這傢伙,他想幹什麼?」
我回頭,果然是紙紮吳。
我點點頭:「不錯啊,有兩下子,不過,你們折騰這一大通要幹什麼?」
而我躲在桃木劍裏面不錯眼珠的觀察了另一個我一整天。這小子沒有任何異常。不過,他一直在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,偷偷地東張西望。估計是在找我。
這一笑頓時讓我吃了一驚。說實話,這笑容和我一模一樣,根本沒有讓我產生任何陌生感。
肉身手裡的桃木劍一招接連一招,連綿不絕的殺過去,把我都看的呆了。如果我有這樣的好身手,還有什麼事做不成的?從這幾招劍法就看得出來,對方的能力比我大多了。
以前只是見過紙紮吳和溫玉附在別人的劍上。我自己附上來還當真是第一次。
那魂魄也不是善茬,靈動的向後一飄,躲開了這道攻擊。
然而,我卻想不明白了,對方既然這麼厲害,他有必要奪走我的身體嗎?他到底想幹嘛?
我的肉身慢慢的走著。一直走到了村子外面。
我剛要想辦法禦敵,忽然又發現,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人,是一個魂魄。
那肉身在屋子裡面看了兩眼,發現一切https://m•hetubook•com.com正常,所有的人果然都在沉睡,這才放心的走了。
那魂魄勉強支撐了幾個回合之後,再也招架不住,被一劍刺在胸口上。然後,這魂魄轟然一聲,整個的著了起來。隨後,化作黑色的小碎片,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。
然後,不等無雙搭話,我的魂魄向她的桃木劍附了過去。
整個過程實在詭異無比。
所有人的呼吸聲都很悠長,很均勻,顯然是熟睡了的。
等我們走出方丈的大門之後,開始注意隱蔽行蹤了。
幾秒鐘之後,無雙身手抓起桃木劍,從床鋪上跳了起來。
瘦子點點頭:「扎了個紙人,寫著你的生辰八字。又跟我師父要了點血。做的還比較像哈哈,最後那魂魄著了,大火把那張紙燒的乾乾淨淨,什麼也沒有發現。」
我看看胖子:「你們哥倆做的?」
我正在亂紛紛的思考。忽然,旁邊一個人站起來了。而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肉身。
我們躲在村口,探出頭來看他。
其餘的人全都搖了搖頭。
頓時,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了出去。
不僅僅是她,溫玉,瘦子,胖子。全都站了起來。
然後,我感覺無雙握劍的手用了用力,像是隨時準備著一劍砍上去一樣。溫玉快步走過去,拍了拍她的肩膀,然後無雙說道:「沒說什麼,隨便聊聊。」
不僅無雙笑了。胖子,瘦子幾個人也都眉開眼笑,圍著我看,像是看一個傻子一樣。
我正在急匆匆的自證和_圖_書清白。忽然無雙噗嗤一聲笑了。手裡的桃木劍抵在地上,她扶著那把劍笑的前仰後合。
然後他們三個人慢慢的走了回去。
然後,我看見我的肉身迅速的抽出了桃木劍,向那道魂魄斬了過去。
瘦子幾個人也曾經試探過老黑兩次。這小子滴水不漏,表示對於昨晚上陰差帶著鬼奴捉我們的事一概不知,至於我們幾個為什麼魂魄出竅,他也不知道。只是一直強調神石的神秘之處,並且催促我們早日離開。而他吃飯喝水之類的,一切正常。並沒有半點不妥之處。
整個打鬥的過程都是在悄然無聲中進行的。這期間誰也沒有說話。從那個魂魄進來,到被紙人斬殺。周圍全都靜悄悄的。
隨著這一聲吼叫。從遠處的田野里,荒地里。慢慢的跑過來很多動物,野貓野狗,野雞野兔。全都像是朝拜一樣伏在地上。靜靜的等待著肉身的指令。
然後,我聽見咕嘟咕嘟的聲音。我的肉身正在喝血。
一個白天風平浪靜的過去了。我們在方丈家的地上鋪了幾張褥子,然後和衣而卧,安安靜靜的睡著了。
無雙急得直跺腳:「你怎麼這麼笨呢?他把你的身體佔了,當然害怕被我們發現了,只要你的魂魄一出現,這事不就露餡了嗎?他肯定會想啊,如果把你殺死了,你的身體不就完完全全是他的了嗎?於是咱們正好配合他,讓他殺一個假的。他以為高枕無憂了,放心的去辦事了,咱們不就可以知道他的行蹤了嗎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