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五十五章 相似

第一百五十五章 相似

我嚇了一跳,身手向這臉上推過去。
無雙冷笑一聲:「許由,這話你信?」
溫玉點點頭:「有。」
這時候,我感覺一道灼熱的目光正盯著我,看得我很是不自在。
正在僵持的時候,紙紮吳擺了擺手:「許由,你別激動,她說的是真的。」
我仔細想著邋遢道士的話:「你師父知道他要出事了?還讓你到處雲遊?呆在道觀裏面有什麼後果嗎?」
表舅氣呼呼的坐起來,歪著脖子在屋子裡面巡視,然後他指著邋遢道士的方向,氣呼呼的說:「有這麼個臭蛋在屋子裡,我睡得著嗎?」
眾人都點了點頭,紛紛站了起來,這時候,表舅來了句:「明天別忘了幫我找方丈。」
邋遢道士眨眨眼睛,目光閃爍的看著我們。我忽然有一種感覺,這道士邋遢的外表下,似乎藏著點什麼秘密。
我們幾個困得要命,甚至沒有心思問他的來歷。紛紛躺在席子上睡著了。
這時候已經快要中午了,其餘的人也睡得差不多了。我這麼一折騰,把大家都折騰醒了。
瘦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:「這也倒是。」
溫玉說到這裏,忽然不說了。
我皺了皺眉頭,然後睜開眼睛。
我們全都擺擺手:「你這麼喜歡大自然,那你去院子裏面睡好了。」
瘦子幽幽的說:「你打的好算盤啊。你魂魄上的獸血是乾淨了,許由呢?許由怎麼辦?難道他也每個月吸一次血嗎?」
瘦子呸了一聲:「www.hetubook.com.com倆男的……」
邋遢道士連忙把頭低下去,說道:「沒什麼沒什麼。」
事情到了這一步,我的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。我甚至開始懷疑有誰盜取了我的基因,然後克隆出來無數個替身。
我擺擺手:「我管你是男的女的,你說說,你到底怎麼回事?」
我擺擺手:「別騙我了。我算是怕了你了。」
我問邋遢道士:「你師父呢?我要見他一面。」
我有點奇怪的向邋遢道士看過去:「哎?你小子什麼意思?」
我心想,你還是算了吧。咱們兩個加一塊也不是溫玉的對手,真要是動起手來,誰揍誰還不一定呢。
溫玉有點著急了:「這個血契對你真的沒有害處。只會讓你的能力更強大。」
我算了算日子:「兩個月,差不多正好是我吃鬼飯的日子啊。」
我大吃一驚:「你說什麼?」我心裏面馬上飄出來一個念頭:「溫玉肯定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。所以不肯幫我解除血契。」
這一幕把我噁心的腸胃痙攣,我趕快轉身,退避三舍逃開了。
我連忙拉了她一把:「冷靜。」
邋遢道士說:「兩個月前,他去見了一個人,然後就失蹤了,這兩個月,我一直在找他。」
我們幾個點了點頭: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邋遢道士說:「就在太原郊外。我師父失蹤之前,有兩天心神不寧,他告訴我說,這兩天要出事了。如果他死了,或和-圖-書者失蹤了。讓我別呆在道觀里。一定要到處雲遊。」
溫玉說:「後來我靠著和你的血契,壓制著體內的獸血,一直倒也相安無事。今天就是一個月的期限的,我心中一直氣血翻湧。本來我能把它壓下來的。可惜,你的身體裏面有一顆狐狸的內丹。狐狸也是野獸,等到晚上的時候,我實在受不了了,滿腦子都是喝血。我怕一會控制不住傷害你們,所以趁著天黑,悄悄地溜出去了。」
無雙馬上明白過來了,連忙掩口:「把我氣糊塗了。」
我扭頭向旁邊看了兩眼。發現是邋遢道士。他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我,眼睛裏面放著光。
可是按照溫玉的判斷,那幾個坑裡面的死屍,有的甚至是幾百年前死的,幾百年前肯定沒有克隆人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眾人問清楚了事情原委,全都奇怪的看著邋遢道士:「哎,我們還沒問你呢,你是哪來的?大早晨的,沒事盯著許由看什麼看?」
我頓時火冒三丈,指著溫玉說:「你別騙我啊,我告訴你,惹毛了我,我可是六親不認。」
紙紮吳又搖了搖頭:「應該不會。」
胖子搖搖頭:「哥,他身上臟成這樣,你能分得清男女嗎?」
這一覺我睡得很不踏實,總覺得周圍有人要害我。是不是就要驚醒一次。這樣風聲鶴唳了一會之後,終於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溫玉接著說:「我出了村之後,就在外面的野地里走。我不知道應和-圖-書該去哪。我想著找個沒人的地方熬一夜,等到天亮了,陽氣充足,沒準能壓下來。但是我走到那片荒地的時候,實在忍不住了。我知道那下面埋著幾具屍體。我心裏癢得要命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了。我就想著,要不然我先把屍體挖出來,咬兩口先解解饞再說。」
無雙躥騰我:「要不然咱們倆合夥揍她一頓。揍完她就說實話了。」
溫玉的眼神有些慌亂,但是幾秒鐘之後,她咬著嘴唇搖了搖頭:「我真的沒有辦法。不過你也不用擔心,等你的血把我的魂魄清理乾淨之後,咱們兩個人的血契自動就解除了。」
這一睜眼不要緊,我看見一張臟污不堪的臉正懸在我的頭頂上,目不轉睛的看著我。
邋遢道士看了看我,然後說:「我今天早上看你,因為你長得很像我師父。」
紙紮吳看了看天:「一天也快亮了,都休息一會吧。明天的事,咱們明天再想辦法。」
溫玉嘆了口氣:「當時我在屍體上面咬了兩口,根本一點用也沒有,那些屍體已經沒有血了。我只想喝血。然後應該是你們來了。我感覺我的意識已經模糊了,後面發生的事就像是做夢一樣了。」
我睡得很沉,外面的一切都聽不到了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總算睡飽了。這時候,我問道身邊有一陣臭味。
邋遢道士一臉委屈的說:「我這是大自然的味,師父說了,道法自然,不能迷戀華服美食……」
邋遢道士倒和-圖-書也不以為意,估計是在野外睡慣了。然後走了出去。
邋遢道士什麼話都沒有說,直接把手指伸到鼻孔裏面去,一邊摳一邊抬頭看著我:「有嗎?」
我有點詫異:「表舅,你還沒睡啊,都這個點了,你不困嗎?」
這小子不知道打什麼主意呢,不好好睡覺,卻彎著腰在我的臉上看來看去。
無雙果然是氣糊塗了。去冥界救張元的事很重大,不能輕易說出來,不然的話,走漏了風聲,不僅僅張元救不了,我們幾個也得搭進去。
溫玉愣了一會,然後很乾脆的說道:「這個血契,我解不了。」
溫玉終於鬆了一口氣,微笑的看著我:「現在你相信我的話了吧。」
我們恍然大悟:「怪不得我們喂你雞血,結果把情況弄得更糟。怪不得瘦子給你照魂,結果我們看見一個野獸。原來你的魂魄已經被獸血遮蔽了。」
邋遢道士像是受了什麼奇恥大辱一樣,把脖子一梗,說道:「我是男的,當然是男的。」
我重新坐到意思上,看著溫玉說:「你接著說,後來怎麼樣了?」
邋遢道士搖搖頭:「這個我就不知道了。既然你和我師父長得這麼像,估計有緣,我看你們幾個也無所事事,不如幫著我找人怎麼樣?」
我一聽這話,頓時明白過勁來了:「邋遢道士的師父,恐怕又是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吧。」
我搖搖頭:「不太信。」
我只好點了點頭。
我著急的問:「剩下的呢?這血契和*圖*書會不會傷害我?」
實際上,接下來的事我們也知道了。溫玉從坑裡面把屍體拖了上來,正好被我們撞見。
溫玉搖搖頭:「這些獸血經我煉化一遍,獸性已經減弱很多了。許由吸收之後不會失去理智,反而能變得更強。」
我撓撓頭:「你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?你們師徒倆在哪住著?」
紙紮吳點了點頭:「嗯。她有沒有什麼后招我不知道。但是她說的都是真的。她吸收太多獸血,以她的能力不足以完全煉化。所以,她的魂魄已經不純了。確實沒辦法解除血契。」
然後我連滾帶爬的站起來。發現站在我身邊的正是邋遢道士。
我瞪大眼睛:「是真的?」
邋遢道士還沒有說話,胖子先嘿嘿笑了一聲:「沒準他看上許由了。」
我嘆了口氣:「失蹤了?什麼時候失蹤的?」
事情弄清楚了,我們對溫玉也漸漸地放心了。
可是他這種表情根本就是有問題。我走過去,捂著鼻子問:「你剛才看我幹嘛?我總覺得你這個眼神不對勁。」
我看看溫玉,又看看紙紮吳:「有這種好事?」
邋遢道士點點頭:「如果我師父看到你的話,肯定也會想見你的。不過很可惜,他失蹤了。」
無雙勃然大怒:「你放屁。你哪隻眼看見我們無所事事了?我們得去找方丈,得去找老黑,得去冥……」
邋遢道士接著說:「開始的時候,我還以為你就是我師父。不過很快我就知道你不是,因為他沒這麼乾淨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