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六十六章 審問

第一百六十六章 審問

紙紮吳點點頭:「十幾年前,曾經出現一種鎖魂的神兵利器,叫做鎖魂環,一旦鎖上之後,即便是魂魄也逃不掉。我猜,咱們身上的這些銅環,極有可能是鎖魂環。」
其餘的幾個人懶洋洋地說:「我們已經知道了,大驚小怪的。」
胖子感興趣的問:「他都傷在哪了?」
邋遢道士想了想:「全身都是傷,而且,右腳還被人給砍掉了。」
無雙連連說這地方她很熟悉。但是又說不出來熟悉在哪。一時間,我感覺她有點溫玉附體的感覺。
我一聽這話,心裏面又燃起了一絲希望:「那你們兩位快破解吧。」
這時候,她的目光落到了無雙臉上。然後她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你很面熟。」
紙紮吳笑了笑:「當初我年輕的時候,也很是爭搶了一陣子這個東西。所以現在乍一看到,有點激動了。」
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,紙紮吳忽然輕輕說了一聲:「雞叫了。哎,可惜,今天無法回到桃木劍裏面去了。」
邋遢道士說:「吳爺爺,你知道鎖魂環是怎麼製成的嗎?」
以往只要一提到溫玉就要火冒三丈的無雙一直沉默不語,她仍然在絞盡腦汁的思考。但是怎麼也想不出來,什麼時候來過這裏。
我一聽這話,一顆心頓時涼了。
我緊張的盯著她,不知道她想幹什麼。
提到溫玉,我們幾個人又交談起來。紙紮吳堅信他看人這麼多年不會看錯,溫玉不是那種和*圖*書忘恩負義的人。瘦子半睡半醒之間仍然不忘了插一嘴,認為放人之心不可無,理智的分析一下,所有的證據都表明溫玉已經站在我們的對裏面了。
我心裏面五味雜陳,高聲叫道:「等等。」
那女人臉色一變,微微有些動怒的說:「我只不過看你這丫頭比較投緣,所以放你一馬而已,你以為你有資格跟我提要求嗎?既然你想死,我就成全你。」然後,她拂袖而去,轉身就要回到宮殿裏面,再也不管我們了。
邋遢道士點點頭,指著墓碑上的斷口:「你看,這些痕迹,像不像?」
中午的時候,大家都不說話了。頭頂上大太陽照著,我們全都感覺越來越虛弱了。
這兩個人像是猜啞謎一樣說了這麼兩句話,忽然陷入了沉默。
墳墓固然比平常的墳頭大了不少。這墓碑也很高大。更奇異的是,上面雕刻著很多石環,而我們的手腕或者腳腕就被鎖在石環裏面。
我看著這個女魔頭一樣的女人,說道:「我只想知道,你為什麼要殺我。我想在死之前做一個明白鬼。」
無雙伸手指了指我:「這個人,你也不能殺。」
那個女人根本沒有搭理胖子。她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無雙:「我覺得和你很有緣,一會我可以保你一命。」
我一個機靈,喊道:「這裏不是村子,是墳。」
我看了看被銅環鎖著的右手,不由得想到:「難道我只有放棄右手才www•hetubook.com.com能逃掉嗎?」
那女人又說道:「我應該見過你,但是我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。」
我有氣無力地說了一聲:「你們兩個省省吧,行不行?我已經快被這太陽曬死了,你們還研究什麼鎖魂環,有個屁的用。」
我們當中最慘的,莫過於紙紮吳了。他只有半片魂魄,幾乎要被太陽蒸的魂飛魄散了。
紙紮吳聲音很微弱的說:「今天還死不了。明天再來一次我就真的不行了。這裏的人到底想幹什麼?無冤無仇把我們捉來折磨我們。哎,還倒不如給來個痛快的。」
那女停住腳步,回過頭來,滿眼都是嘲諷:「怎麼?難道你要向我求饒嗎?雖然我肯定不會饒你,不過,我倒是很好奇,看看你打算說什麼。」
這時候,那些小鬼三五成群的走出來了。我以為他們要把我們幾個轉移到陰涼的地方去了。然而,事實證明我錯了。
而邋遢道士卻理直氣壯的說:「許由,如果能找出來鎖魂環為什麼能鎖住人的魂魄,沒準就有相應的破解之法,到時候,咱們就可以逃出去了。」
胖子和紙紮吳在一旁亂紛紛的嚷道:「無雙,還有我呢,我也不能死。」
胖子有點著急了,說道:「你們是不是認識?有熟人就好辦了,先把我們幾個給放了吧。」
那女人笑的更開心了:「你錯,不錯。伶牙俐齒。」
邋遢道士不滿地說:「我叫小貝。我現在hetubook•com.com也不邋遢啊。」
然後她咬牙切齒的對那個女人說:「要麼放了許由,要麼,把我們都殺了。」
天地像是一隻鐵鍋,裏面的水終於燒開了,開始正騰出大量的熱氣。而我們就被這熱氣包圍著。蒸的頭昏腦漲,七葷八素。
那女人本來冷冰冰的,這時候忽然笑了,她衝著無雙點點頭:「果然異於常人,我要留你一命,你居然不感恩戴德的謝謝我?」
胖子嘿嘿笑了一聲:「我管你叫小寶還是叫小貝的。我問你啊你知不知道當初你師父是怎麼逃出去的?」
那女人搖搖頭:「不是我要害他,我只是幫別人一個忙罷了。這個人你救不了。不過,其他的人,我倒可以考慮考慮。」
無雙在一旁聽得很惱火,怒道:「現在她要殺許由了,你們謝什麼謝?」
這時候我才發現,我們身後的宮殿也變成了一座墳墓。而我們,則被鎖在墳墓前的墓碑上。
無雙臉色也是一變,問道:「為什麼?你是誰?你為什麼要害他?」
這小鬼把瘦子從銅柱上解了下來,然後押走了。至於我們幾個,則被繼續扔在這裏,沒有人搭理。
這樣昏昏沉沉過了半夜之後,胖子忽然悠悠來了一句:「邋遢道士,我問你點事。」
無雙只是看著她,沒有說話。
那女人淡淡的說:「一個年輕人,他現在還沒有辦法出手。」
我們幾個人虛弱的掛在銅柱上。這時候只要隨便來一個小鬼,和*圖*書都能把我們給殺了。
胖子倒吸了一口涼氣:「哎呦,這也太狠了。」
我問她:「你要幫誰的忙?」
無雙冷笑了一聲:「是你抓我在先。我為什麼要謝你?謝你忽然改變主意,不殺我了嗎?」
東方漸漸泛白,我頭昏眼花的盯著外面那些平房。漸漸地,我發現那些平房發生了變化,他們不再是房子。反而變成了一個個矮小的墳頭。
然後邋遢道士和紙紮吳一直從早上研究到中午,仍然一籌莫展。
那女人看了我一眼,搖了搖頭:「這個人,我保不住,他必須死。」
無雙也說道:「我也想不起來。」
紙紮吳苦笑一聲:「當年鎖魂環流傳於世的時候,修道之人都當做寶貝一樣,誰不想給自己也弄一副?沒想到這個墓的主人這麼奢侈,直接把鎖魂環雕在了墓碑上。」
邋遢道士想了想說:「我猜,這個墓的主人,並沒有把鎖魂環鑲在墓碑上。反而,那些鎖魂環是從墓碑上雕出來的。」
邋遢道士逃了搖頭:「不知道。他從來沒有說過,不過他回去的時候受傷很嚴重,肯定是掙扎了一番。」
紙紮吳搖了搖頭:「如果知道方法的話,修道之人早就開始自己做了,還怎麼會當寶貝一樣你爭我奪呢?」
那女人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搖搖頭:「如果我知道的話,肯定會告訴你的,不過,我不知道。之前已經告訴你了,我只是幫別人一個忙。」
紙紮吳說完之後,我也感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覺到了。周圍的陰氣正在慢慢的減弱,而陽氣正在慢慢的增強。
晚上終於來了。周圍的景色又變了一變。那些平房和宮殿重新出現了。
開始的時候我們還在亂紛紛的說話,等到後來的時候,大家都沉默了。對於未來的恐懼讓我們提不起興緻來。
紙紮吳,胖子,邋遢道士。他們幾個人開始亂紛紛的感謝那女人,各種恭維讚美的話說了一個遍。簡直肉麻之極,無恥之極。
我有些慌亂的說:「你的意思是說,他為了逃跑,把自己的腳砍斷了?」
紙紮吳聽得一愣:「你什麼意思?有人以這墓碑為原料,雕出來鎖魂環?」
這時候,紙紮吳悠悠的說道:「那隻腳,也許是他自己砍掉的。」說著這話,他伸了伸腿,讓我們看了看他的腳。那隻腳正好被銅環鎖在柱子上。
我們從早上熬到中午,又從中午熬到晚上。這裏很荒蕪,一個行人也沒有。期間紙紮吳難受的幾次想要把自己的腳斬斷,然後逃走。不過,都沒有下得去手。這個老傢伙不僅怕死,而且還怕疼。不到臨死的時候,他肯定不會砍自己的腳的。
她冷若冰霜的走到我們面前,在我們幾個人臉上一一看過去。
我們幾個人正你一言我一語的抱怨著,忽然,昨晚上的那個女人又從宮殿裏面走出來了。
到半夜的時候,我們慢慢的緩了過來。我問紙紮吳:「吳老頭,你還行嗎?」
無雙也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我看你也很面熟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