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七十一章 合謀

第一百七十一章 合謀

其餘的人一聲驚呼,紛紛走了過來。
我指了指那石像:「這個就是老黑的真身,我們在大聖村看到的,只是他弄出來的一道幻象。」
鬼王站在我們身邊,淡淡的說:「你們歇一會吧,那些樹枝本來是要把你們的身體做成乾屍的。」
那些傀儡仍然恭恭敬敬站在旁邊。鬼王沖他們揮揮手:「回去吧。」然後,我們慢慢的走回去了。
我心裏暗暗的想:「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你這個老東西別落在我手裡,不然我十倍奉還。」
老黑冷笑了兩聲,沒有搭理方丈,反而說道:「溫玉就留在這裏吧,等她的傷好了,把我放出來,咱們就去冥界殺人。」
我對老黑說:「你果然把方丈弄到這裏來了?你想對他做什麼?」
這時候,我們卻猶豫了。
鬼王不耐煩的催促道:「等雞叫了之後,外面陽盛陰衰,宮殿變成墳墓,你們想進來也不能了。」
我剛想攔住他。方丈有搖搖頭:「不行,這老傢伙壞的冒煙了,我幹嘛要救你啊。該,你就在石頭裡面獃著吧。」
瘦子搖搖頭:「不用問了,我已經看到他了。」然後,他伸手向石像後面指了指。
鬼王勃然大怒:「這麼多年,你都在玩我不成?」
方丈擼起袖子:「這還不容易?把石頭砸了人不就出來了嗎?」
我心裏震驚不已:「那麼章信呢?你知不知道章信?你們什麼關係?」
老黑說道:「她的魂魄在哪和-圖-書,我不知道。」
老黑卻也沒有強求,爽快的答應我們了:「那你們帶她走吧。不過,別走太遠。」
鬼王有些詫異:「你不殺他了?你不是夢寐以求的要他死嗎?」
這句話把方丈嚇得一哆嗦:「乾屍?」
我們只要點點頭,結伴走進去了。
老黑輕蔑的說道:「幾幅臭皮囊而已,也值得這麼緊張?」然後我聽見樹林裏面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。隨後,我們的身體以一個奇迹怪異的姿勢走了過來。
方丈居然馬上醒了過來,然後睡眼惺忪的看著我們:「你們都在啊。許由,我剛才做了一個夢,你不知道,做夢娶媳婦,哎呦,你們叫醒我幹什麼?你們不知道,我馬上就要……」
老黑氣定神閑的說:「別著急,我雖然不知道在哪,但是我知道她的魂魄被誰帶走了。」
方丈氣呼呼的站起來,扯著嗓子開罵:「我就知道那個老傢伙沒安什麼好心。這個老騙子整天裝神弄鬼。老黑呢?叫他出來。」
這時候,鬼王看著老黑:「我把他殺了,你就告訴我張夫人在哪?」
我閉著眼睛想:「身體回來了就好,其餘的我就不計較了。」
鬼王顯然也聽過奇才的名字,她恨恨的盯著老黑:「你還在騙我?奇才早就失蹤了,再說了,他那麼大的本事,犯得著和張夫人較勁嗎?」
我正在疑惑,無雙走了過來,然後她看著鬼王:「既然許由不hetubook.com•com用死了,把身體還給我們吧。」
我指著那樹枝:「這些都是老黑弄出來的。他控制著這些樹,專門吸別人身上的精氣,剛才要不是我們救你,你恐怕已經死了。」
方丈肥大的身軀撲通一聲掉下來。
我看見一根樹枝從我身體裏面慢慢的抽了出來。它細小的枝葉和根須顯然已經蔓延到我筋脈中去了。
但是所有人都怕惹惱了鬼王,誰也不敢靠近。
我轉身想走,一扭頭看見鬼王站在我身後。對於這個幾小時前想要殺我的人,我心裏面還是很畏懼的。我看著她:「你想幹什麼?」
老黑笑了一聲:「現在還不能殺,我還等著他進入地府殺冥王呢。這個熱鬧不能不湊。」
老黑慢慢的說:「被奇才那個小畜生帶走了。」
我苦笑著指指老黑:「好像他是被人困在石頭裡面了。」
十幾分鐘之後,我們回到了地面上。這時候再回頭看那地面。只剩下一個圓形的洞穴。而裏面正不斷的生長出來樹枝,很快,聚攏成一棵大樹,再也看不出來半點異樣了。
我也奇怪了,章信明明跟在奇才身邊。老黑把奇才罵的一文不值,一副老相識的意思,可是問他章信他又不知道。難道這老東西在騙人?
無雙走到她身邊,輕輕說了句:「謝謝你。」
我從地上爬起來問老黑:「你認識奇才?」
我們在地上躺了很久,身體才慢慢的緩過來。雖然仍然有些無和-圖-書力,不過,已經能站起來行走了。
我們答應了一聲,互相攙扶者向外走。
我們幾個圍過去,拍拍方丈的臉:「你怎麼樣了?沒事吧?」
出乎我們的意料,鬼王聽了這話,神色卻遲疑起來了。
鬼王急切的問道:「被誰帶走了?快告訴我。」
鬼王站在宮殿裏面,把讓我們把溫玉放在地上了。她幽幽的說:「算起來,這宮殿實際上是張夫人的墳墓,我在這裏,也只不過是暫住罷了。我養那麼多傀儡,總算用陰氣保得她肉身不壞,只不過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她的魂魄了。」
老黑淡淡的說:「你先把他放下。」
如果我的肉身還在,憑藉著道術沒準能和鬼王斗個不相上下。只可惜,我的肉身沒了。只剩下一縷魂魄,被人捏住喉嚨之後根本動彈不得。
我看見那樹枝以極快的速度縮回到樹上了。周圍的那些樹枝繁葉茂,再也看不到它的蹤跡。
鬼王指著她的宮殿說:「都進來吧。」
方丈撓撓頭:「石頭人?」然後他回頭看看我:「許由,現在你們這些道士修鍊這麼容易了嗎?連石頭都能得道成仙了?」
隨著樹枝的離開,那具身體沖我做出古怪的笑容,然後他慢慢閉上眼,撲通一聲,倒在地上了。
鬼王點了點頭,向老黑說道:「把身體還給他們,怎麼樣?」
這時候天還沒有亮。那幾座墳仍然是一個村子的模樣。
老黑說:「我不知道。」
鬼王古怪www.hetubook•com•com的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老黑,然後說道:「既然這樣,告訴我,張夫人的魂魄在哪。」
老黑冷笑一聲:「這麼多年,有無數人在找他。這小子一直當縮頭烏龜不肯出來。我如果知道他在哪,早就說出來了。」
我抬頭望了望,發現頭頂上不再是天空,反而黑乎乎的一片。我忽然想起來,這個地方在人看起來是平整的地面,在鬼看起來則是一個陷坑。現在我們已經拿回了身體,難道,我們正在地下嗎?
鬼王鬆了鬆手,把我放在地上了。然後她問老黑:「奇才在哪?」
鬼王冷若冰霜的臉露出一絲笑意:「算起來我也是你的長輩,不用這麼客氣。」
我拍拍他的臉:「別做夢了,再不叫醒你,你就要變成乾屍了。」
我聽老黑這意思,好像和奇才也有點仇啊。
胖子走到瘦子身邊,捅了捅他,小聲的問:「哥,咱們是不是問問方丈的消息?」
無雙看著她的眼睛說:「我們打算去地府救我爸,既然你和他們有交情,願不願意幫我們的忙?」
老黑冷笑一聲:「奇才那點門道算什麼本事?我怎麼知道他哪根筋搭錯了要和張夫人較勁。我沒有必要騙你,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反正我就是這幾句話。」
我看見一個人形被樹枝包裹著,就像是蠶裹在繭里一樣。那個人露著一個光頭,上面已經長出了頭髮茬,像是剛從局子裏面放出來的勞改犯。這個人分明是方丈。
老黑和*圖*書淡淡的說:「溫玉有溫玉的宿命,方丈有方丈的宿命,你有你的宿命。這種東西看不見,摸不著,也說不清楚……」
鬼王有點氣結:「你不知道?那我到哪去找他?」
石像的語氣忽然變得高傲起來,他淡淡的說:「這是我和溫玉的事,犯不著告訴你。」
我被這話氣得火冒三丈,又不知道怎麼發泄。這老黑不知道怎麼搞的,平白無故對我意見這麼大?莫名其妙被人夾槍夾棒的說一頓,實在是一件很惱火的事。
我們幾個全都不約而同的搖搖頭:「不行,我們還沒有弄清楚溫玉為什麼傷成這樣,不能把她留在這裏。」
整個過程,老黑並沒有出言阻止,任由我們把方丈給弄下來了。
我睜開眼,忽然感覺一陣無力和虛脫。我用力掙扎了一下,想從地上坐起來,但是失敗了。
老黑點點頭:「算是一個故人吧。」
這時候,那些樹枝像是活了一樣,紛紛聚攏過來,在我們面前形成一條通道。我們沿著這條路,慢慢的向上走去。
我聽著這一番對話,腦子裡已經有點轉不過彎來了。
無雙哼了一聲:「裝神弄鬼。」然後她虛弱的跑過去,揮舞著手裡的桃木劍,把那些枝葉砍斷了。
我們幾個慢慢的回到自己的身體裏面,包括瘦子,他的身體也被那些樹枝纏裹著送下來了。
這次老黑卻疑惑了:「章信?章信是誰?」
鬼王淡淡的說:「不做什麼。」然後她忽然伸出手來,一下捏住了我的脖子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