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七十九章 陸海波

第一百七十九章 陸海波

那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:「你算什麼?為什麼要聽你說兩句?」他們兩個吵了幾句,忽然住嘴了,然後看著我們幾個,說道:「你們,該不是美蔣派來的特務吧。」
我連忙擺擺手:「你們先別吵,聽我說兩句。」
我看見無雙在我身前大聲的叫我,但是我反應不過來,等我的思維終於跟上的時候。無雙已經抽出桃木劍來,要找陸海波拚命了。
我擺擺手:「行了行了,快點的吧,一會天亮了。」
我和無雙倒在地上,連滾帶爬的向後逃。
我們靠著那些符咒,擋著厲鬼緩了一緩,然後互相攙扶著,卯足了勁向遠處逃。
我正在盯著他的手槍,旁邊陸江波也走過來了。他的鳥槍倒是穩穩地對著我們,喝道:「你們是那一派的,說!」
陸海濤激動地抓著老陳的衣領:「我不信。誰告訴你的?我把他碎屍萬段。」
我嚇了一跳:「他們是親戚?」
實際上無雙根本沒有聽明白我們說的領袖是誰。但是這不影響她聲色俱厲的大喝一聲,把老陳從激動中驚醒了。
我們幾個修道之人把桃木劍都藏在了懷裡,絕對不能讓那些厲鬼感受到我們的敵意。然後每個人身上都揣了一沓鎮鬼符,萬一有什麼不對勁,至少有能夠自保的能力。
老陳的臉上換做了悲傷,他連連嘆氣:「哎,死了,哎,都死了。」
我艱難的伸出一隻手,感覺空氣像是水一樣,阻力很大。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但是我終於抓住了她,使勁的拽了她一把。
然後,老陳又指著對面的一個人說:「那個是陸江波。是另一派的頭頭。」
與此同時,我聽見砰地一聲槍響,有一顆子彈,帶著厲鬼才有的陰氣,貼著我的頭皮飛出去了。
我們東倒西歪的倒在門外,伸著舌頭,個個喘的像是夏天的狗。
老陳滿臉熱淚:「是真的,幾十年前就不在了。」
我嘆了口氣:「等我們歇歇,然後商量商量吧。哎?邋遢道士呢?他怎麼樣了?」
我們一行人看著這兩撥人進行火併,一時間甚至忘了我們是幹嘛來了。
無雙用桃木劍指了指老陳:「你激動個什麼勁?你們的領袖早就死了。」
我看了看老陳,老陳會意,慢慢的走上前去,然後痛心疾首的說:「領袖不在了。」
我們接近那塊荒地的時候,聽見那裡不僅有喊殺聲,而且有了槍聲。從那個方向飄散出來的殺意,也更加濃重了。
身後傳來幾百個厲鬼的呼聲:「你們這些反動派,連領袖的謠都敢造?今天我們就要把你們打倒,踏上一萬隻腳,讓你們永世不得翻身。」
這兩人爭鋒相對的吵了兩句,眼看就要重新打起來。
劉二爺問我:「許由,你打算怎麼和陸海波談判?」
這一嗓子喊出來,有不少厲鬼把目光轉移到我們身上。
陸江波和陸海波看著老陳說hetubook.com.com:「怎麼?你叛變了嗎?」
然後他們決定先對付我們。先解決敵我矛盾,再解決人民內部矛盾。
老陳哼了一聲:「親戚又怎麼樣?陸江波想要反對領袖,反對黨,我們就要堅決把他消滅。」
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。陸海濤的槍已經開始指著我了。
我看著那兩撥人從左右兩個方向漸漸靠攏過來,忍不住沖老陳說道:「快點想個辦法啊。」
我點了點頭。那陸海波手裡舉著手槍,很不熟練的射擊著。說實話,槍法差得要命,手也生的要命,估計是第一次拿槍。
瘦子和胖子兩隻手飛快的把鎮鬼符扔出去了。一時間鬼哭狼嚎,符咒紛飛。場面亂作了一團。
我想了想:「他們兩伙人一旦打起來,恐怕就得打到天亮。咱們恐怕得先讓他們住手。」
老陳指著站在遠處,拿著手槍射擊的一個人說:「這個就是陸海波,我們的頭。」
放羊的撓撓頭,回頭看了一眼:「好像還在睡覺。」
其中最倒霉的當屬方丈了,他本來身上肉就多,剛才一陣急行軍,還要背著溫玉,真是雪上加霜。
還沒等我把話說完,陸海濤手裡的槍砰地一聲,射出一發子彈,正中我的眉心。
站在最後面的溫玉虛弱的說了一聲:「不行,太危險了。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厲鬼,萬一有點什麼閃失,你恐怕得送命。」
我看見這些人正在拳拳著肉,刀刀見血的打著。他們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打架的方式殺傷力並不很大,但是衝擊力不小,每個人像是被打了興奮劑一樣,滿臉鮮血,吼叫著向對方衝過去,好像只有一口氣在,就不會罷休一樣。
然後,我們慢慢地餓走過去,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我的腦袋嗡的一下,思維瞬間停滯了。我感覺有一股陰氣,幾乎把我的腦子都凍住了。
這時候,不僅僅是胖子,瘦子幾個修道之人感受到那股濃濃的殺意了。即使劉二爺也開始顫抖起來。他像是想起來什麼陳年往事似得,不由自主的彎下腰去,嘴裏念叨:「別打了,我認罪,別打了,我檢討。」
我搖搖頭:「我來,是想告訴你們一個消息。」
這時候我的腦子也清醒了不少。我晃了兩晃,勉強能站穩了。可是我剛剛站穩,無雙卻使勁推了我一把,把我壓倒在地上。
我還能思考,但是速度很慢,我還能聽到聲音,但是很遙遠。
然後我們回頭看了看身後的人,提醒道:「做好準備,要到了。」
陸海波若有所思的看著我:「那你是幹什麼來的?來支持我嗎?」
說實話,我知道他不會開槍,但是我依然怕了,因為這小子玩槍的水平太差了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走火。
無雙腳下踉蹌,一下撲倒在我的懷裡。
我心中惴惴:「領袖死了,好像也不用遷怒於我吧。」
我看著一臉茫然,完全不知道我們在激動什麼的方丈不由得嘆道:「果然https://m•hetubook•com.com是心寬體胖啊。」
這聲音驚天動地,帶著濃濃的殺氣。我和無雙一邊逃,一邊喊道:「鎮鬼符,快!」
這一逃就是大半夜。一直跑到遠遠看到放羊人的木屋,那些厲鬼才退去了。
我們讓方丈和溫玉留下了,他們兩個一個不會道術,一個身受重傷,即使跟著我們過去,也起不了什麼作用,反而還要我們分心照顧。
老陳像是這時候才明白過來一樣。連忙說道:「你們先別衝動,聽我說。」
我們幾個人,或者害怕,或者悲傷,情緒波動都不小。然而,這其中有個人始終安如泰山,面不改色。這個人就是方丈。
我們幾個人在外面歇了一會,忽然屋門開了。放羊人揉著眼睛,迷迷糊糊走出來,一眼看見我們幾個,詫異的說道:「你們回來了?怎麼樣?事情辦成沒?那幾個厲鬼捉住了嗎?」
陸江波也冷笑一聲:「破槍?新中國就是領袖帶領我們用小米加步槍打下來的。現在你誣衊步槍,就是誣衊新中國的勝利果實,就是誣衊領袖。你還說你不是反動派?」
老陳說:「成與不成,看你們的造化了,我也不敢保證。畢竟大家都是毛主席最忠誠的戰士……」
我指了指老陳:「有他呢,應該沒事。」
老陳連連擺手:「這幾位不是反動派,他們是人民群眾。」
而老陳則一臉興奮之色,如果不是瘦子在旁邊攔著,他恐怕要跟著遠處的那些厲鬼叫喊起來了。
我在心裏暗罵一https://www.hetubook•com•com聲:「這個沒義氣的。」
我詫異了一聲:「他們兩個的名字好像有點像啊。」
我們幾個人從地上站起來,喘著氣說道:「走,走,進屋,先進屋。歇一會再說。」
陸海波奇怪的看著我:「什麼消息?」
陸海波像是不經意的玩著手裡的手槍,眼睛斜著看我們,像是在威脅我們。
老陳被陸海濤揪住之後,也害怕了,然後戰戰兢兢指了指我。
放羊人著急的問:「那怎麼辦啊?」
過了一會,那些厲鬼中的一個率先發現我們了。他指著我們大聲喝道:「你們是幹嘛的?」
我驚詫莫名的看著陸江波,他手裡也拿著一把槍,不過,這槍很古老了,估計可以追溯到鴉片戰爭,甚至比鴉片戰爭還要早。陸江波每發一次子彈,都要停下來,往槍管裏面塞火藥。然而,他滑稽的動作並不影響他的兇狠。再老的槍也是槍,也能在人臉上打一個血窟窿。
我們還沒有說話,陸海波先陰陽怪氣的說道:「你拿著個破槍嚇唬誰呢?你們這種反動派、紙老虎,除了會嚇唬人,還會幹什麼?」
我連連擺手,一步步後退:「別這樣啊,我就是個報信的,我……」
我和無雙走在最前面,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哆嗦。
原本打鬥的正激烈的兩派人,攻勢也漸漸延緩下來。
陸海波嚇了一跳,說道:「你說什麼?」
我擺擺手:「別提了。捉什麼捉啊。差點讓他們給捉走。」
老陳點點頭:「可不是嗎?他們兩個是叔伯兄弟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