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亂

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亂

我也著急的說:「瘦子不是號稱就在我們後面嗎?現在咱們倆都陷入人家的包圍圈裡面了,他們怎麼還不來?」
「反動派」三個字像是什麼魔咒一樣。這些小鬼一聽,馬上來了精神,不要命的衝過來。
我看著地面上不斷涌動著的怨氣。咬了咬牙,甩手把桃木劍扔出去了。
這一手我練了很久,一把劍又快又狠。劉二爺躲閃不及,一下被我扎中了肩膀。
他的右肩一下碎了。變成一塊塊碎片,落在了地上。
鬼王搖搖頭:「我沒有推脫,如果我想推脫的話,現在就不會過來了。」
我和無雙走了一會,忽然聽見砰地一聲巨響。緊接著,一股氣浪從身後涌了上來。我們兩個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,被這氣浪高高的衝擊起來,又重重的摔了下去。
有鬼王在這裏坐鎮,那些厲鬼一時半會沒有辦法衝過來。
這些厲鬼人數眾多,殺氣騰騰。讓我和無雙心驚膽戰,不過,心驚歸心驚。有桃木劍在手,一時半會,我們並不會有什麼危險。
劉二爺早就帶著老陳退到一旁,儼然一副總司令的樣子,指揮著眾小鬼進攻我們。
我們兩個的目的早就被劉二爺看在眼裡。這小子高聲叫道:「快點攔住他們。攔住這兩個反動派。」
厲鬼們紛紛回頭,個個義憤填膺,叫嚷道:「居然敢冒充領袖,真是膽大包天。」
無雙也有樣學樣,扔了孝服,護住我的後背。
鬼王這麼一說,和圖書我恍然大悟,連忙說道:「你怎麼不早說呢。快告訴我,應該怎麼煉魂?」
眼看我們已經跑到劉二爺的身前,陸海波忽然抱著炮彈擋在我們身前。
無雙點點頭,喊了一聲:「擒賊先擒王。」然後桃木劍一揮,將身前一個厲鬼一揮兩段。隨後腳下不停,飛快的奔過去。
無雙捂著鼻子說:「當年那些死人的怨氣,全都從地下泛上來了,咱們怎麼辦?」
我問她:「現在我們該怎麼辦?」
我有點茫然的看著它:「我應該怎麼做,才能不斷聯繫?」
但是鬼王說:「我可以在這裏來去自如,也可以把你們帶走。但是你們今天失敗了,把他們激怒了,恐怕過了今晚之後,四里八鄉都要倒霉了。」
手槍的威力我們已經見識過了,雖然不可能真的打死人,但是那種陰氣,卻讓我足足難受了一晚上。現在這顆鬼炸彈如果當真炸了,恐怕我和無雙得身受重傷,到時候這些冤鬼萬一一擁而上,我們肯定就完蛋了。
老陳有些猶豫得說道:「他是假的?額,我知道啊……」
我問他們:「救兵呢?」
那些厲鬼猛地被陽氣一衝,瞬間向後退了兩步。
我一隻手攥著無雙,一隻手緊握著桃木劍。我徒勞的把劍揮了起來,又無力的垂了下去。
我扭頭,看見陸海波帶領著一眾小鬼,懷裡抱著那些炮彈,正從不遠處衝過來,一副要和我們同歸於盡和_圖_書的樣子。
劉二爺冷哼一聲:「要肉身做什麼?現在我能掌握千萬人的生死。你們兩個最好留下來,當我的衛兵。日後我也好提拔提拔你們。」
無雙同情心泛濫:「咱們是不是應該救他們?」
我掉在地上,卻還在緊緊地握著無雙的手。
我用桃木劍指了指劉二爺;「向這小子靠攏,只要距離他近一點,這些冤魂肯定不敢怎麼樣。」
地面上那些黃土開始翻騰,像是一鍋燒開了的水一樣。
我大怒:「劉二,你不想要你的肉身了嗎?」
我回頭,看見鬼王正盤腿坐在無雙身邊。她的一隻手掌放在無雙的額頭上。過了片刻,無雙慢慢的從地上坐了起來。
劉二爺倒下了,老陳也沒能幸免於難,這兩個鬼被眾厲鬼捉住,不知道將要受到什麼樣的處罰。
老陳有些猶豫:「他剛才許諾讓我當接班人。你知道,我這一輩子都在爭取加入組織,不過一直沒實現,現在好容易有個機會,這個……」
鬼王淡淡的說:「用你的陰陽二氣,包裹著內丹離開你的身體。但是你要注意,內丹可以脫離身體,但是絕對不能斷了和身體的聯繫,不然的話,它就不再屬於你了。」
紙紮吳拚命地擋住了厲鬼,拳打腳踢,對他們造成了重創。然後他問我:「許由,你還行不行?」
我感覺整個後背都在發麻。又冷又麻。一股陰氣正在慢慢的侵蝕過來。看來,陸海波把炮彈弄炸了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
無雙有些不快:「辦法是你提出來的,現在出了事,你就推個乾淨?」
我和無雙剛要叫瘦子。忽然,我感覺一股濃烈的煞氣從地下涌動上來。
無雙急道:「不能再拖下去了,快點叫瘦子來吧。」
冤魂鬼哭狼嚎,桃木劍上下翻飛。我們兩個互相倚靠,那些厲鬼始終沒有辦法靠近我們。
我和無雙縱然勇猛,但是畢竟寡不敵眾。向前衝擊的勢頭很快停滯不前了。
劉二爺疼的呲牙咧嘴,慢慢的蹲了下來。
我的鼻子里聞見這股煞氣,頓時頭暈眼花起來。
一隻厲鬼伸著爪子朝我的脖子按了過來。我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我又向老陳怒喝:「老陳,他是假的,你不可能不知道,怎麼好跟著他胡鬧?」
那意思很明顯,只要我再向前沖,他肯定和我同歸於盡。
我和無雙無奈,只能下了殺手。桃木劍專門對準了這些冤鬼的心臟,務必要他們魂飛魄散。
這時候,無雙也急了:「怎麼辦?許由,快拿個主意。」
我點了點頭,盤腿坐在地上。慢慢的調動身上的陰陽二氣,漸漸地,我感覺有一顆珠圓玉潤的內丹,正在從丹田之處,慢慢的升上來。
這時候,桃木劍中一道白光閃過。是紙紮吳。
但是我根本站都站不起來了。我看見那些厲鬼慢慢的聚攏過來,他們的嘴裏無一例外發出憤怒的吼叫。
但是那些厲鬼根本不聽我們兩個的,仍然在一波一m•hetubook.com•com波的衝上來,個別的甚至叫囂:「哼哼,你們這些反動派,還想破壞我們的團結?領袖的模樣早就深深地烙印在我們的腦子裡了。紅色的記憶要傳個千萬代。」
我們兩個如同行走在雲里霧裡,看不見前面的道路,也分辨不出方向。只是憑著感覺一個勁的亂撞。而那些冤鬼,則時不時在霧氣中閃現。
無雙暗罵了一聲:「這都什麼人啊。」
我眼前一亮,看見是瘦子和胖子。這兩位救我們來了。
這時候,我身後有個聲音淡淡的說:「在這裏。」
我護在無雙身後,幫著她打掩護。
那些厲鬼個個憤怒不已,鬚髮皆張,嚎叫著向我們衝過來。
我就趁著這個機會,猛地向前跑過去。桃木劍像是閃電一樣不斷地出擊。
無雙顯然也緩過來了,雖然身子動彈不得,但是這不妨礙她嘴裏朝胖子和瘦子吼道:「你們兩個剛才死到哪去了?」
我有點驚訝:「辦法在我身上?這是什麼意思?」
不知道是誰先發現的,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:「他不是領袖,是那個臭老九,不知道挨過多殺次批鬥的劉二。」
我和無雙齊聲喊:「你們都住手,這兩個人是假的,不是真的領袖。」
鬼王看著我說:「你身上有一顆內丹。這內丹最善於煉魂。現在有這麼重的鬼氣,這麼多的冤魂,正是煉魂的好時機,你還在等什麼呢?」
我踉蹌了兩步,看見劉二爺正站在前面不遠處,而那些氣息在他身子周圍來m.hetubook.com.com回盤繞。
鬼王指了指我:「辦法在你身上。」
我虛弱地說:「死是死不了,不過打架可能不成了。」
就在以為必死的時候,我忽然聽見砰地一聲,我睜開眼,看見我面前的一隻厲鬼被人一劍扎穿,化作碎片,魂飛魄散了。
我大喝:「還不快拆穿他?你的忠誠呢?就讓他這樣褻瀆領袖嗎?」
我偷偷撿起地上的桃木劍,拽了她一把:「今天咱們恐怕救不了了,先和瘦子匯合,咱們幾個人一塊上,沒準還有一線機會。」
鬼王搖搖頭:「這個,就要靠你自己去感覺了。」
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劉二爺身上砰地一聲,激起一層血霧。隨後,他倒在了地上。不再是領袖的模樣了。反而變成平日的樣子。
紙紮吳著急的說:「我只有半片魂魄,這些厲鬼又怨氣特別重,他們在這裏打打殺殺幾十年,絕非一般的厲鬼可比,你還是趕快想辦法,逃走吧。」
瘦子解釋道:「這些厲鬼勢頭太大了,我們兩個不敢過來,去搬救兵了。」
無雙躺在我旁邊,虛弱的說著:「逃,快逃。」
我閉上眼睛,小聲的說:「如果能逃,你當我願意留在這裏嗎?」
正在這時候,無雙忽然驚呼一聲:「不好,你看陸海波。」
我們兩個剛要趁亂溜掉。忽然發現這裏愁雲慘淡,一股鋪天蓋地的怨氣,已經把方圓幾百米之內籠罩住了。
然後我一把扯下身上的孝服,把全身的陽氣都逼了出來。
我吐了一口氣,喝道:「拼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