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一百九十四章 復讎

第一百九十四章 復讎

說到這裏,那女孩回頭望了望,指著那座廟說:「大雄寶殿,就是在那時候被拆掉的。」
張元心裏一沉,居然停住腳步,站在女孩身前,說道:「給我一個理由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張元忽然反應過來:「怪不得東西廂房以那種樣子排成兩列,原來是兩排禪房。可是,正北應該是大雄寶殿,怎麼變成三間瓦房了?」
張元點點頭:「你也是。除了太殘忍。」
女孩說道:「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是什麼,但是他們應該和冥界有一些關係。那兩個人到了村子裏面之後,凶神惡煞的轉了一圈。然後,我就被出賣了。」
那女孩倒也沒動,只是意味深長的看著他:「我勸你別管閑事。」
女孩倒沒有生氣,只是扭過頭來,冷靜的看著張元:「理由?」
女孩站在西面,一輪紅日在她身後慢慢地墜下。那女孩看著張元,淡淡的說道:「你是個很有意思的人。」
女孩點點頭:「走了。這凶神走了之後。我開始復讎了。」說道這裏,她兇狠的盯著那些村民。
張元點點頭:「原來是這樣。」然後他回憶了一下那天看到的女子,雖然看不清楚容貌,但是絕對和現在的女孩大不相同。他又想起來,這農婦曾將叫女孩:「女兒。」於是心中瞭然,問女孩:「這具軀體,是你鬼上身?」
張元似乎已經猜到結果了,但是他仍然問道:「然後呢?」
那女孩居然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笑了,她說道:「這麼多年了,我還真沒見過像你這麼楞的愣頭青。倒是挺有意思。」
張元勸道:「能不能給我個面子,放他們一馬?」
說完這話,女孩手裡的鞭子噼里啪啦的重新打了下去。半小時之後。那些村民倒下了一半,不知道是生是死。剩下的勉強跪著,也已經搖搖欲墜,支撐不住了。
張元沒有再出手阻止,實際上,他也阻攔不住。
鞭梢速度很快,張元的臉馬上裂開了一道血口子。火辣辣的疼。張元的脾氣有多暴躁,直接看無雙就知道了。他怒喝一聲,向女孩沖了過去。
女孩說:「你這種清高的修道之人都不能免俗,更何況我這種世俗中人呢。」
這時候張元才發現,女孩把村民全都打傷了,但是沒有一個人被打死。他們吃盡了苦頭,卻保住了一條命。
那女孩點點頭:「不然呢?按照我原來的計劃,這些人已經是死屍了。在這個面厚心黑的地方,很難看見一個好人,我就給你這個好人點面子吧。」
張元想起晚上看見的那個非人非鬼的影子,錯愕的問:「那個女子是你?」
那女孩也不客氣。手裡的鞭子劈頭蓋臉的打下去。很快,這些村民身上舊傷未愈,又添新傷。只是一會的工夫,個個背上血肉模糊了。
那女孩倒沒有嘲笑張元,只是淡淡的說道:「只差一點。大雄和-圖-書寶殿被拆除的時候,我心急如焚,知道這一次是萬萬逃不掉了。悲憤之餘,我想起來小時候曾經學過的秘術。所以,咬破中指,在牆上畫滿了佛像。」
女孩自然知道張元指的是誰,點點頭說道:「你看見的,應該是我的怨念。當時我用指尖鮮血畫神佛,這種行為邪惡至極,也詭秘之極,算得上是利用神佛,褻瀆神佛了。當時我只想不顧一切的留下一縷怨念,讓後人知道這裏發生了多麼慘無人道的事。等我畫完的時候,大雄寶殿也被拆除了。原本受村民供奉的神像被推倒了。因為現在他們想要討好另外兩個凶神。這凶神實實在在,看得見,摸得著,比飄渺無極的佛像可靠多了。
張元淡淡的問:「你打算打到什麼時候?」
張元感興趣的問道:「然後你就被揪出來了?」
女孩點點頭:「不錯,是廟。」
張元馬上想到了什麼:「追你的人,是鬼?」
女孩搖搖頭:「準確的說,是借屍還魂。她的女兒早就死了,白白浪費一具軀體,我拿來用用罷了。」
張元忍不住出口問道:「然後你被抓住了嗎?」張元問出這一句話來,馬上就後悔了。因為這是一句廢話,如果這女孩被抓住了,張元現在怎麼可能見到她?張元暗暗懊悔:我一向精明,怎麼這兩天接連失誤。
在佛像被推倒的那一刻,我上吊自殺了。我知道,那兩個追我的人很有手段,即使和圖書我變成魂魄也逃不掉。所以我自殺,只是表示一種寧死不屈的態度罷了。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,我在牆上畫的那些血佛,居然泛出一點點神光來,這神光很弱,但是足以逼迫的那兩個人不敢靠近,他們也就始終捉不到我了。無奈之下,只好指揮那些村民把我的身體毀去了,藉以泄憤。」
女孩見張元不說話,冷笑道:「剛才這村民權衡再三,下決心點火燒掉你的時候,你還記得你說什麼了嗎?」
那女孩忽然一甩手,鞭子猛地朝張元飛了過來,張元猝不及防,臉上登時被鞭梢帶了一下。
女孩搖搖頭:「沒有那麼簡單。廟裡面供著神佛,他們兩個不能輕易進來。這兩位眼高於頂,不屑尋求幫助。他們打算憑藉自己的身手,強行闖進來。據我估計,就算他們兩個能進來,到時候也得精疲力竭,我以逸待勞,迎戰他們兩個,未必會落下風,即使不能殺了他們,也絕對可以從容逃跑。結果,這些憨厚的村民又把我給賣了。他們自告奮勇,殷勤的幫著兩個凶神拆廟。」
女孩對於張元掙脫束縛沒有任何意外。她一臉平靜的問張元:「以德報怨,何以報德?」
那女孩手裡的鞭子重新揮起來了,這一場鞭刑一直進行到日落時分。那些村民再也沒有一個站著的。
張元有些詫異:「廟?」
張元被反綁著雙手,他站在地上,冷靜的看著女孩:「你對付他們?和那座廟有www.hetubook.com.com關?」
張元喜道:「你是為了我放過這些人的?」
女孩點點頭:「沒有威逼,沒有利誘,僅僅是凶神惡煞的轉了一圈。這些村民覺得有利可圖,想從兩個凶神手裡討些賞錢。」
張元有些啞然,對啊,什麼理由?罪不至死?這女孩顯然是被村民逼死的。法不責眾?這是混蛋邏輯。照顧一下老弱婦孺?女孩就不是婦孺了嗎?
於是出言勸道:「差不多就算啦。」
女孩點了點頭,輕描淡寫的說:「十幾年前,我被兩個人追殺,一路逃過來,逃到這個村子的時候,已經精疲力竭,又累又餓,實在走不下去了。於是,躲到了那座廟裡面,並且央求那些村民,千萬不要說出去。」
女孩看著那些村民說:「可憐他們幫著凶神拆了神廟,卻什麼好處也沒有得到,反而白白得罪了我。所以我請他們嘗嘗鞭刑。這對夫妻的女兒死了,正好借我還魂。神廟拆了不要緊,我就是新的神。我命他們在大雄寶殿的位置蓋了瓦房,然後住了進去。以一個月為期限,挨家挨戶的住進來,被我鞭打。」
那些村民誰也不敢反抗,任由這個看起來很柔弱的女孩一鞭鞭的打下去,甚至沒有人敢喊疼。
女孩說道:「沒有幾天了。我打的一次比一次中,上個月已經開始死人了。」
張元嘆了口氣:「這些村民做的確實有點不地道,為了點蠅頭小利……」
女孩凄慘的一笑:「那座廟供著神佛。那和-圖-書兩個人一時半會找不過來。」
張元在這半個小時之內,已經悄悄地把身上的繩子給解開了。他向前竄了一步,抓住女孩的鞭子:「別跟他們計較了,以德報怨怎麼樣?」
張元身上綁著繩子,雖然全力的向女孩跑過去,速度也快不了多少。就算他能衝到女孩面前,又能怎麼樣呢?女孩的身手比她不弱,何況他身上還有繩子。幾乎是任人宰割的份。
張元一愣:「我說什麼了?」然後,他很快想起來了,當時他喊道:如果能脫身,一劍一個把你們全都殺了。即使變成鬼,也絕對不放過你們。
女孩淡淡的說:「大雄寶殿毀了,所以村民蓋了幾間瓦房。」
張元又說不出話來了。他本來是個聰明絕頂的人。但是今天面對這個女孩,卻像個白痴。
女孩忽然笑起來了:「心直口快。哈哈,我就給你個面子,從此放過這些人好了。不過,這具身體從此歸我了,這是他們欠我的。」
張元仍然憤怒的盯著女孩。那女孩說:「這些年,也曾經有外鄉人來過村子裏面。不過,他們頂多耽擱一晚上,就被廟裡面的畫像嚇跑了。」
張元詫異了一下:「馬上就出賣了?」
張元起初的時候冷眼旁觀。倒也沒感覺到什麼。但是漸漸地,隨著時間的延長,他的氣也消了,更何況看到兩個歲數大的老人,終於熬不住鞭刑,倒在地上,他有點忍不住了。
張元笑笑:「隨你怎麼說。那兩個凶神後來走了嗎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