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一十三章 閉關

第二百一十三章 閉關

我奇怪的問他:「你怎麼了?」
說完這番話,仙人金光收斂,看樣子,似乎想要離去。
騾子點點頭,接著說道:「不過沒關係。我把他們全都殺了,沒有人知道是誰乾的。」
我眨了眨眼,看見遠處的兩個人不是別人。正是溫玉和無雙。
我向張夫人的方向看過去。果然,騾子已經回來了。他正和張夫人說著什麼。
溫玉上前一步,問道:「仙人。世上真的還有仙人存在嗎?每過一百年助我投胎的仙人是你嗎?」
我點點頭說道:「這是個好消息啊。畢竟對付判官比對付冥王容易多了。」
打鬥中的兩個人齊聲說道:「不行。」
騾子嘆了口氣:「我被人發現了,差點被抓住。」
然後一道金光照下來,溫玉身上散發出熠熠光輝,她從從容容的向外走去,那些餓鬼無法傷害她分毫。
我心中一動,說道:「他們發現你了?」
那仙人的表情更驚異了,不由自主的說道:「你也在這裏?」然後他點點頭:「看來,幾千年的糊塗賬,終於要有個了結了。」
我心裏一驚,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仙人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,他仔細看了看我們,忽然面樓笑容,點點頭道:「原來是你們幾個。」然後他長嘆一聲:「何謂成功?何謂不成功?萬事皆有因果。昨日之因,生成今日之果。今日之因,又生成明日之果。你們好自為之。」
我躊躇了一會,猶豫的說道: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「大家以和為貴,和氣生財。我不選行不行?」
張夫人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兩個人,對我的問題似乎並不在意,她淡淡的說道:「無雙的身手還是不夠好啊。哎,這也不怪她,我們這一脈人,從來沒有修鍊道術的。無雙能夠達到這個高度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」
無雙手裡的桃木劍暴風驟雨一般的猛攻一陣,然後回頭向我說:「許由,她罵我。」
我見這兩個人沒有什麼正形,恨恨的走開了。然後,我蹲在張夫人身邊,著急的問:「到底怎麼回事?他們為什麼打起來了?」
無雙指了指張夫人:「已經回來了。」
溫玉點點頭:「他自稱老衲,又讓我們誦經,可能確實是僧人。只可惜,不知道他的真身在哪裡,不然的話,有些問題可以向他討教一下。」
我心中怒火中燒。猛地把桃木劍抽了出來,然後,一劍刺穿了溫玉的身體。
說完這話,仙人就消失在半空中了。對於溫玉的問題,他一個字都沒有回答。
我為難的說:「你們倆一定要這樣嗎?」
無雙確實夠招人恨的,連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剛想說兩句話,替無雙解釋一下。
然後,我感覺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。腦子漸漸地發沉。然後我躺在地上,一歪脖子,睡著了。
這一聲帶著極大地怒氣。我雙眼圓整,惡狠狠的盯著溫玉。溫玉神色中露出一絲和-圖-書恐懼之色。
我們剩下的人有樣學樣,把手裡的食物全都餵了餓鬼。然後,我們也很輕鬆地從餓鬼地獄走出來了。
溫玉搖搖頭:「不是,那個人的感覺我很清楚。和這個仙人完全不同。」
瘦子一直冷眼觀察,這時候忍不住問道:「溫玉,這個仙人好像是僧人。」
瘦子問道:「他是幫你輪迴的人嗎?」
我拍拍腦袋:「俗話說,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。難道說,最近無雙總和溫玉拌嘴,所以我才做了一個這樣的夢嗎?」
我們在餓鬼地獄折騰了幾天。已經精疲力盡了。雖然作為魂魄,不需要像肉身一樣按時休息、進食。但是,精力的消耗是很明顯的。
然後她把桃木劍抽了出來,無雙的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。
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。但是我聽到一陣打鬥聲、喝罵聲。
我驚呆在地上了。無雙也滿臉詫異的看著溫玉。張夫人驚呼一聲,快步的搶上來。
我點點頭:「這樣也好。」
胖子撓撓頭,一臉懊悔的說:「我還沒有拜師呢。」然後他憤憤不平的看著張夫人和溫玉:「你們兩個啰啰嗦嗦的亂問,把仙人給氣跑了。不然的話,我已經拜師修仙了。」
胖子撓撓頭:「哥,我剛才好像聽見說要念經啊。」然後他嘀嘀咕咕的想:「念經啊,我只會一句『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』……」
溫玉在旁邊說道:「不用念經,我知道怎麼做了。」
我們終於有m.hetubook.com.com時間好好看看這裏了。我發現這裏很寬廣,也很荒涼。基本上是不毛之地。遍地黃土,一點植物都沒有。
張夫人向前一步,說道:「仙人,請恕我等無禮,不能聰明。我斗膽問一句,我們所圖謀的事,能不能成功?」
無雙向後跳了一步,仰天大笑:「哈哈,溫玉你真可憐。誰也不幫你,連個朋友都沒有。」
然後,她把手裡的饅頭隨手拋給在一邊虎視眈眈的餓鬼。那餓鬼滿心歡喜,借住饅頭,狼吞虎咽的吃下去了。
那仙人並沒有離去。而是一臉微笑的看著我們,和藹的說道:「你們想要投胎轉世為人?還是跟著老衲修行?」
我擺擺手:「我也不知道。哎?騾子回來了嗎?我睡了多久?」
我回頭看了看,身後的大坑已經被塵土重新填滿了。那些餓鬼也被深埋在地下,暫時不會再被發現了。
溫玉空手入白刃,輕輕鬆鬆把無雙凌厲的劍招全部化解,然後不滿的反駁道:「是你先說話刺我的。」
張夫人淡淡的說:「騾子就要回來了。到時候咱們問問這裏的情況,看看張元到底關押在哪裡。再詳細計劃一番。」
我嘆了口氣,向溫玉和無雙走過去,一邊走一邊大聲的問她們兩個:「到底怎麼回事?你們為什麼打架。先停一停。」
我看看溫玉,她正含笑低著頭,似乎沒有聽見我們的對話。
我著急的拍拍胖子的肩膀:「怎麼回事?她們怎麼和*圖*書打起來了?」
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「我選無雙行不行?」
無雙拍拍胖子的肩膀,憐憫的看著他,學著那仙人的口氣說道:「你好自為之。」
溫玉沒有半點反抗,臉上先是恐懼,然後是痛苦,然後是失望,然後是苦笑……
無雙點點頭:「我也聽到要念經了。哎,要是大聖廟的方丈在這裏就好了。這小子雖然是假和尚,但是念經念得倒挺熟的。」
胖子嘿嘿一笑,一臉的幸災樂禍:「許由,你見過女人打架嗎?趕快看看吧,可好玩了。」
張夫人對騾子說道:「你把你看到的情況和許由說說吧。」
我一咕嚕身坐起來。揉揉眼睛,看見胖子,瘦子,張夫人。他們三個盤著腿坐在地上。而不遠處,有兩個人影正在拚鬥。
我們紛紛坐下來。在地上休息。
而溫玉臉上沒有半分的悔意,那張臉和平時溫婉的樣子頗有不同。她惡狠狠地說道:「沒有人幫我,我就自己幫我自己。我武藝高強,道術精深,我誰也用不著。」
我本以為溫玉穩重一點,沒想到,這次她也真的急了,沖我吼道:「必須選一個,你幫誰?」
我問張夫人:「咱們接下來去哪?有什麼主意嗎?」
我正在思索,無雙一臉不會好意的湊過來,瞪著我說:「剛才我聽見你叫溫玉的名字了。你到底怎麼回事?」
張夫人所謂的「所圖謀的事」自然指的是救出張元了。
我躺在地上,看著灰濛濛的天空,心裏和-圖-書暗暗地想到:「這種天氣,也實在夠讓人壓抑的,怪不得大家都不喜歡呆在地獄,千方百計要回到人間。」然而,我轉念一想,沒想到冥界之中也有這麼安靜的所在,能讓人見縫插針休息一會,我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呢?
我走過去,看見騾子正半躺在地上,那樣子虛弱的要命。
騾子點點頭,然後說道:「我出去打探了一圈,最後發現,冥王已經幾百年沒有露面了,據說是在閉關參悟。一切事務,基本上都交給判官打理。如果遇見極大的事,判官會稟報冥王。除此之外,一般由判官定奪。這次把張元從人間抓回來,大概是判官的意思。冥王還不知道。而判官一直在等著冥王出關。所以,張元就由判官做主,關起來了。」
原來,我仍然在地上躺著。剛才的一切,只是一場夢而已。
莫名的,我心中一痛。我忍不住仰天吼了一聲:「溫玉!」
轉世為人對我們沒有什麼誘惑力。但是跟著仙人修行,這就意味著,我們也有成為仙人的機會。不過,很可惜,我們有要事在身,恐怕不能答應了。
瘦子托著腮幫子,興味索然的說道:「這算什麼?一點都不好看。幾年前我見過真正的潑婦打架。揪頭髮,擰胸口,精彩極了。」
半空中的仙人合十念道:「善哉,善哉。」
沒想到,溫玉大喝一聲,手裡的桃木劍遞出去,一劍刺進無雙的胸口裡面了。
無雙大聲的喊道:「許由,你幫我還是幫她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