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一十六章 問路

第二百一十六章 問路

張夫人失望的點了點頭:「既然如此。也就不必冒險了。只是不是道,這樣挨個找下去,要多久才能找到張元。」
紙紮吳言辭閃爍,隨手指了一個方向:「在這裏?不對,好像不是在這裏。在那裡?好像也不是。」
無雙喊了這一嗓子之後,前面仍然空空蕩蕩的,沒有半點聲音。
然而,張夫人喝道:「等等。」
騾子點點頭:「千真萬確。這個我絕對不會弄錯。」
這個小鬼死了之後,其餘的惡鬼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。他們重新尋找其他的對手,打算重新殺人。
我扭頭看了看騾子:「你確定張元和紙紮吳的魂魄被關在這裏了嗎?」
我不由得有些氣結,問他:「你真的是陰差嗎?怎麼什麼都不知道?」
然而,剩下的兩個陰差出現后,都對無間地獄的事連連搖頭。他們對這裏的了解很少,只知道這地方很恐怖,很墮落,很邪惡,即使陰差也不敢輕易踏足。
騾子有些尷尬:「你知道,我原本是驢,雖然當上了陰差,自然也比其他人低一等。雖然判官不說什麼,但是我自己還是有點自卑的,所以一直埋頭做事,老老實實的幹活。這麼多年了,唯一一件還算出格的事就是認了馬三那個馬屁精當乾兒子。」
無雙點了點頭,一劍削掉了光頭大漢的胳膊,問道:「張元在哪?」
他剛剛出現,就被周圍的惡鬼捉住,又拉又拽,眼看就要被殺死。
隨後,她深和*圖*書吸了一口氣,大聲的喊道:「爸……你在哪……」
紙紮吳看了看,然後撓撓頭說道:「就在這裏啊。我感覺已經很近了。」
無雙一臉不爽的看著我:「你不幫我找人也就算了。你還攔著我?你還是不是我爸的徒弟了?」
無雙大怒,拔出手裡的桃木劍來,一劍把小鬼的腦袋削掉了。
無雙不滿的看著張夫人:「怎麼了?」
我們正在發愁的時候。忽然,腳下傳來一陣顫動。緊接著,一個小鬼滿身塵土的從地下鑽了出來。
這一嗓子引來五六個小鬼。無雙挨個的問了一句:「你們見過張元嗎?」見幾個小鬼沒什麼反應,又把他們一劍一個殺掉了。
張夫人點頭同意了。
張夫人無奈的揮揮手:「走,咱們一路找過去。只要張元還在這裏,咱們就一定能有辦法找到。」
我死死地盯著小鬼死掉的地方,片刻之後,他重新活了過來。然後扯著脖子重新喊道:「地道挖……」
騾子搖搖頭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胖子飛起一腳,促狹的把小鬼的頭踢飛了。
無雙氣憤不已的看著這些小鬼,正要再喊,我把她攔下來了。
我連忙解釋道:「別這麼看著我,我是為了你好。」
我大喝一聲,手裡的桃木劍遞出去。想把無雙救下來。
我看她越說越生氣,揮舞著手臂,大有把桃木劍拔出來的架勢。我連忙伸手握住他的手腕,說道:「你hetubook.com.com看看你這脾氣,還讓不讓人說話了?我剛才攔著你,不是想阻攔你找師父。不過你得想想,張元認識你的聲音嗎?」
我點點頭:「這不就結了?你在這喊『爸,你在哪啊。』張元就算聽見了,也不知道是在叫他啊。」
那小鬼哀嚎一聲,剩下的身子撲通一聲,倒在地上。然後兩隻手不斷地向前摸索。想要把自己的頭安回去。
我有點懷疑了。看著紙紮吳:「吳老頭,到底怎麼回事?你跟我說清楚。」
這小鬼剛喊完,就死掉了。
張夫人說道:「別殺他。問問他,有沒有張元的消息。」
紙紮吳面色蒼白,神情尷尬,終於說了實話:「許由啊,我和張元的魂魄被判官押到冥界之後,基本上就斷了聯繫了。我能感覺到我還活著,也沒有受到什麼酷刑,到底它到底在哪。我真的不知道了。哎,我真是老了,不中用了,想到年我……」
無雙走到小鬼堆裏面,拍了拍推磨小鬼的肩膀,大大剌剌的問道:「小哥,你知不知道張元在哪?」
這世上,有兩個地方,生命是廉價的。一個是這裏,因為每個魂魄都有無數次死的機會,又有無數次活的機會,對他們來說,活著簡直是一種折磨。另一個地方,這裏不讓說,手中掌握的人命多了,無論定價多少,都顯得有些廉價了。
說完這話,她握了握手裡的桃木劍。我猜,只要這大漢再敢說些不三不四和-圖-書的話,無雙肯定會一劍把他的頭顱砍下來。
光頭大漢嘟囔了一聲:「那倒不是……」他說話的聲音很小,無雙沒有聽清楚,忍不住湊了過去:「你說什麼?」
張夫人嘆了口氣:「事到如今,只好提前把老鬼做成傀儡。只可惜,這裏環境不好,勉力為之,恐怕會驚動外面的人啊。」
那顆頭哀呼一聲,撞到了一個光頭大漢。那大漢勃然大怒,一腳把那顆頭踩碎了,然後大踏步的走了過來。
這時候,那光頭大漢也已經趕到了。他憤怒地吼了一聲,伸手提起那小鬼,塞到磨盤裡面,推著石磨轉了起來。
我擺擺手,向張夫人說:「要不然把其餘的兩個陰差放出來,問問他們?」
原本在摸索頭顱的小鬼停了下來,他捂著自己的脖子不住的顫抖。過了片刻,上面慢慢的長出來一顆新的頭顱。
不過,無雙顯然不是任人宰割的人。她已經迅速的踢了幾腳,把大漢逼退,然後從石碾上站了起來。
然而,這光頭大漢似乎絲毫不知道憐香惜玉,他回頭惡狠狠地盯著無雙。隨即,一伸手,把無雙揪了起來,順手塞到石碾裏面了。緊接著他的另一隻手開始迅速的推動石碾,無雙眼看著就要被碾碎了。
這小鬼臨死之前,又是痛苦,又是歡喜的叫了一聲:「地道挖通啦,老子要逃出去了。」
面對小鬼們的自相殘殺,無雙毫不為意,她又拍了拍這光頭大漢的肩膀:「大哥,你有沒m.hetubook.com.com有見過張元?」
無雙眼睛一瞪,看著我說:「許由,你想幹嘛?」
張夫人揚揚手,一掌打在大漢胸口上,把他打飛了。光頭大漢跌落到小鬼最密集的地方,很快被人五馬分屍了。
這一嗓子突如其來,沒有半分預兆。我被嚇得一激靈,差點倒在地上。
我看著他:「說具體點。大概在哪個方向。」
無雙皺皺眉頭:「還是個狠角色?」然後,她的桃木劍重新揮了下去。
張夫人嘆了口氣,把兩個陰差收進去了。
劍尖劃到大漢皮膚上面的時候。那大漢忽然開口說道:「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。」
他的話沒有說完,腳下的地道裏面湧出一股水流,馬上把他淹沒了。
光頭大漢被我們幾個抓著,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。胳膊被人砍斷,疼得他哀呼起來。然而,對於無雙的問題,他卻沒有回答,只是惡狠狠地盯著無雙。
無雙冷笑一聲:「我還以為你們這些小鬼只知道殺人,都不會說話呢。」
我們驚呼一聲,連拉帶拽,總算把大漢給拽開了。饒是如此,無雙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微微變色。
我臉上露出笑意,正要自誇幾句。忽然無雙喊了一嗓子:「張元,你在哪啊。」
無雙沒好氣的說:「不認識,怎麼了?我都沒跟他見過面。」
聲音飄出去,但是很快被小鬼們的喊殺聲和哀嚎聲蓋住了。
騾子說道:「其實,老鬼應該不知道。這種和-圖-書地方,判官進來都很勉強。陰差肯定是不會來的。更何況,老鬼在判官那裡並不受寵。這麼內幕的消息,應該不會讓他知道。」
無雙又悲憤的喊了一聲:「張元,你在哪?」
那小鬼本來一臉兇狠的看著石磨下面的兩個鬼。聽見無雙叫他,猛地抬起頭來。瞬間,臉上的兇狠之色不見了。變成了淫笑:「哎呦,小妞長得不錯。你要是陪陪我,我就告訴你。」
這時候,那大漢忽然張開嘴,猛地向無雙脖子上咬過去。
隨即,手裡的桃木劍揮出,向光頭大漢的腦袋上削過去、氣勢凌厲,大漢的腦袋很快就要搬家了。
無雙踮起腳來,使勁的向小鬼中間張望。可是這裏的鬼太多了,而且個個忙的要命。忙著殺人和被殺。無雙根本看不了多遠。
眼看著這小鬼的身子一點一點的被碾成了粉末。
我不理會紙紮吳自吹自擂,絮絮叨叨說他的往事,我躊躇得看著這裏的小鬼,有些煩惱的說:「難道這無間地獄,還能割斷你兩半魂魄之間的聯繫不成?」
無雙歪著頭想了想,然後說道:「有道理。」
我有些無奈的看著騾子。這個陰差跟了我們這麼久,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騾子居然從來沒有見到過仙人的幻象,這讓我有點驚奇:「難道說,那道幻象只有受苦的鬼魂才能看到嗎?」
我看了看手裡的桃木劍,把紙紮吳找出來了。我問紙紮吳:「吳老頭,你知不知道你的另一半魂魄在哪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