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三十一章 地藏

第二百三十一章 地藏

地藏呵呵一笑:「張施主,小僧是出家人。從來沒有逼迫過別人。無論是度人還是被度,都恪守一個你情我願的原則。我今天來找張施主,只不過想當個中間人,說和一下罷了。」
張元雄姿英發,很霸氣的回過頭來。不懷好意的問:「你們要攔著我?」
我聽到無雙這麼說,也不由得一怔。這才想起來,幾個小時之前還活生生跟著我們一塊闖冥界的溫玉已經死了。
無雙捅捅我,向我問話,可我已經完全沒有反應了。
我不由得重複了一遍:「諦聽神獸?他真的存在?」
地藏點點頭:「當時的事,我還是知道一點的。奇才攻打冥界,本來就是為了救他的母親。不過很可惜,他來遲了幾百年。他的母親已經不在這裏了。奇才不相信,將整個冥界攪得天翻地覆,掘地三尺,找了個遍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有希望就好,有希望就好。」
我們也很驚訝:「你們不知道?」
顯然,我們的話把張元幾個人也驚動了。張夫人小聲嘆道:「原來,世上真的有仙人存在。」
那些判官走過來,也是一臉的震驚:「原來傳說中的地藏王菩薩,真的在我們冥界。」
我幽幽說道:「可以預見未來。」
正如判官所說,冥界幽晦。整天在這種地方與孤魂野鬼相伴,恐怕即使許諾封王封侯,也不一定有人願意吧。
僧人一臉和藹,沒有任何架子,親切的答道:「和-圖-書正是小僧。」
無雙捅捅我:「許由,你看這個和尚是不是有點面熟?」
不過想想也是,地藏王幾千年前就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菩薩,可以稱得上是法力無邊。輕易打敗奇才,似乎也合情合理。
無雙問僧人:「那你知道去哪裡找她嗎?」
地藏回頭望了望她,很親切的說:「別來無恙?」
無雙撓撓頭,嘀咕了一聲:「地藏?這名字有點熟啊。哎?許由,西天取經的那個叫什麼來著?」
我看著和尚,小聲的說:「這次是幻象還是真身?趕快讓溫玉鑒別一下,溫玉,哎?」
我掂量了一下雙方的實力。我們遠遠不是對手。別說現在我們個個帶傷,就算是在巔峰時候,這麼多陰差,車輪戰也得把我們磨死。
我問道:「怎麼說?」
無雙心直口快,問明了溫玉的事情之後,好奇的看著僧人:「哎,老和尚,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事?你什麼來頭?」
地藏呵呵一笑,搖頭道:「當時小僧並未還手,站在地上受了他三掌。然而,奇才不依不饒,似乎要將小僧趕盡殺絕。小僧不得已,只好拍出一掌,將奇才鎮住了。」
奇才的手段我們見過。一旦發起怒來,簡直能毀天滅地,不由得為面前這個面相平庸的和尚擔心起來,問道:「後來呢?他有沒有傷到你?」
僧人搖搖頭:「她的魂魄受傷頗重,即使投胎,也活不下來。最有和-圖-書可能,是作為孤魂野鬼,行走在世上吧。」
我感覺耳朵生疼,腦子被震得嗡嗡響。等這聲音停歇下來的時候,我居然有點提不上氣來。
我的心中激動不已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無雙在世上行走的時間少,不知道地藏這兩個字代表著什麼。可是我卻知道。我抑制住心中的激動:「難道是地藏王菩薩?」
正在雙方都互不相讓的時候。一個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:「各位施主,不要再造殺戮了。」這聲音氣促的時候不大,但是隨著距離越來越近,聲音也越來越大,漸漸地,像是要匯聚到一點上。
然後,我發現我們中間多了一個人。一個穿著灰袍的僧人。
地藏答道:「諦聽只看到了一瞬間的事。便收了神通,然後向奇才說道:『千百年後,你的母親會來冥界』,然後,就不再開口了。從此之後,奇才便呆在這裏做了冥王,不肯離開一步。」
但是地藏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慢慢走到張元身前,雙掌合十道:「張施主,我聽聞這些判官想邀請你當冥王?」
空氣中充滿了火藥味,我感覺大戰一觸即發。
我們感興趣的問:「後來呢?奇才說了什麼嗎?」
地藏一臉和藹的看著我們:「奇才見我躲在這麼隱蔽的地方苦苦修鍊,自然覺得我有些問題。於是逼問我,看看是不是把他的母親給藏起來了,我當時百般解釋,無奈奇和-圖-書才並不肯聽。他先是逼問,然後想要動手……」
判官也是一臉茫然:「不知道啊。」
說道這裏,地藏露出一絲苦笑:「那時候,連小僧閉關的地方都被他找到了。不得不說,這奇才當真是曠世奇才啊。」
我心中隱隱約約燃起一絲希望,問僧人:「溫玉還有救嗎?」
張元問道:「當時菩薩鎮住奇才,沒有順手將他除去嗎?」
我心裏暗暗地想:「有緣就能見到?我和溫玉算不算有緣呢?我們兩個的血契還沒有解除……」
僧人搖搖頭:「六道輪迴,千變萬化,即使到了我這種修為,仍然無法參透。她的去向,恐怕世上沒有人知道了。不過,兩位小施主不要著急。如果你們和她有緣,那一定會再見到的。」
張元不想與判官過多糾纏,帶著我們想走。然而,判官輕輕說了句:「你走不了。」這話堅定不移,又像是在威脅我們。
我問道:「什麼神通?」
地藏點點頭:「諦聽神獸,坐聽八百,卧聽三千,曉佛理,通人性,辟邪惡。可是,他還有一項神通,恐怕為世人所不知。」
地藏呵呵一笑:「小僧上一次出現,大概是兩千年之前了。當時只有我和奇才兩個人,你們不知道,並不奇怪。」
地藏說的輕描淡寫,但是我們卻聽得心驚膽戰「只好拍出一掌,將奇才鎮住了」這麼說來,地藏的力量,比奇才不知道高了多少倍。
地藏搖了搖頭:www•hetubook•com.com「小僧念他謀划百年,苦心孤詣,只為找到生身之母,其心感天動地,不忍加害。更何況,由他做冥王,也是冥冥之中的天意,小僧不願妄加干預。」
張元問道:「菩薩見過奇才?」
無雙輕輕嘆了口氣:「溫玉已經魂飛魄散了。別再找了。」她雖然整天找茬和溫玉拌嘴,可是畢竟一塊同甘苦,共患難,如果說沒有一點感情,那是不可能的。
這僧人光著頭,約莫三四十歲的樣子。長得說不上太丑,然而絕對不算是英俊。總之,是那種扔到人堆裏面就找不出來的樣子。
無雙插嘴道:「那她是不是要重新投胎了?變成一個小嬰兒?」
無雙點了點頭:「應該是那個仙人。」
一切風平浪靜的時候,我看了看眾人,都有點面色蒼白。實際上,不用看也知道,我比他們好不到哪去。
僧人沒有點頭,也沒有搖頭,只是模稜兩可的說道:「那要看她的造化了。她的魂魄已經被重傷成碎片,按道理說,沒有復生的可能。然而,世上之事無絕對。奇才臨死的時候將她的魂魄聚攏在一塊。再經過六道輪迴,或許能活下來也未可知。」
地藏答道:「知前後。」
我詫異:「她去哪了?」
張元皺皺眉頭,說道:「大師,你已經位列仙班,神佛一般的人,不會插手冥界的事吧?難道要像這些不懂事的判官一樣,逼迫別人當這個冥王嗎?」
說道這裏,地藏頓了頓,和-圖-書然後說道:「奇才被我鎮住之後,有感於我的威能,拜服倒地,希望借我無量佛法,查出他母親的下落。本來我不想插手這件事,但是見他苦苦哀求,不得已,動了惻隱之心。於是叫來了諦聽神獸。」
那僧人微微一笑,一臉和藹的看著無雙:「貧僧法號地藏。」
地藏慢慢說道:「只有一個可能,她被人藏起來了。無奈之下,諦聽只好為奇才看未來事。這項神通之所以不為人所知,原因就在於折損壽數,諦聽從不輕易使用。當日在奇才的哀求之下,諦聽為之勉力一試。果然,有了奇才母親的消息。」
地藏說道:「當日諦聽伏於我經案之下。卧聽山川社稷,洞天福地,凡世間蠃蟲、麟蟲、毛蟲、羽蟲、昆蟲、天仙、地仙、神仙、人仙、鬼仙,皆在其耳內。然而,唯獨少了奇才的母親。」
但是張元倔脾氣上來了,很可能和盤關門不死不休。
我仔細看了看:「確實有點面熟。好像在哪見過。哎?你看他像不像是那個仙人?」
那名僧然顯然聽到我們的談話了,他一臉淡然的轉過身來,對我說:「那位女施主不是已經進了六道輪迴了么?」
張夫人有些錯愕:「別來無恙?這話什麼意思?」
無雙眨眨眼:「什麼叫知前後?」
一句話提醒了我。我記得奇才臨死的時候喊道:「六道輪迴。」然後,十八判官合力,在半空中出現一朵旋轉的雲彩。溫玉的魂魄就掉落到裏面去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