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三十九章 出竅

第二百三十九章 出竅

我指了指一直在旁邊傻笑的胖子:「這裏不是有一個嗎?」
警察著急的問:「這可怎麼辦?」
警察嚇了一跳:「有?」
我盡量鄭重其事的說:「這可不是封建迷信。」我本來打算講講靈魂出竅的事。但是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的樣子來。這個人正是大聖廟的方丈。
胖子再傻也知道我想幹什麼了。連連擺手:「我?我可不行啊,你們別算計老實人啊。萬一我的魂丟了怎麼辦?」
我點點頭,安慰他們:「放心,有我們在,他們這次跑不了。」
我瞬間如同方丈附體。把之前的一臉坦誠全都抹去了。反而換成一片高深莫測,半遮半掩的樣子來:「兩位警察同志,這種事,我本來不想說的。不過,今天也不得不說了。」
無雙分析道:「不像是對付我們,像是專門對付道士。」
瘦子點點頭:「所以兄弟有難,哥絕對不能見死不救。」
我和無雙勸道:「你放心吧,我們這麼多人看著呢,肯定沒事。」
警察一見我這幅樣子,居然有些認真起來了。只是嘴巴上不肯服輸,說道:「你說說看,到底是什麼事?」
說道這裏,警察有點不信了:「真的假的啊,怎麼跟拍電影似得?」
我神秘兮兮的說:「你們不知道,我可是救了你們一命啊。」
我繼續煽風點火:「這些事,你們兩位聽到了就算了,咱們哪說哪了,出了這個門我也不認。你們能答應我嗎?千萬不www.hetubook•com•com要外傳。如果不能保證,那我也就不講了。」
警察瞪著眼問我:「真的?」
我一聽這個,不由得懷疑起來:「之前咱們找馬三。結果他靈魂出竅了,現在找邋遢道士,他也靈魂出竅了?不能這麼巧吧。」
瘦子嘆了口氣,拍拍胖子的肩膀:「兄弟。你覺得哥是重義氣的人不?」
我點點頭:「這個當然,我明白。」
我說道:「因為這惡鬼太強大了。我們不得不全神貫注的用功。後來和惡鬼鬥了個兩敗俱傷,我們幾個看起來像是死了一樣,所以才會被關到太平間。不然的話,你見過死人復活的嗎?」
兩個警察裹了裹衣服,異口同聲的說道:「怎麼忽然這麼冷?」忽然,他們像是意識到什麼一樣,試探著問:「大師,難道?」
上面有我剛剛編輯出來的一行字:「別說話,這房間裏面有鬼。」
我拍拍他的肩膀,一臉小心的指了指手機。
我指著躺在床邊的那兩具腐屍說道:「你們就沒有想過,為什麼死了很久的屍體,會保存的那麼好?而且在短短的一天之內,就爛成這樣?」
那個法醫也點點頭說:「以前我也見過道士捉鬼。都是拿著黃符亂晃。這種能動的紙人還是第一次見。真是太可怕了。」
我淡淡的看著他:「現在,能把貝大師放出來了嗎?」
我神秘兮兮的問警察:「你們相信鬼嗎?」本以為這話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能把兩個警察鎮住。誰知道半點作用沒有。
然後我和無雙的桃木劍紛紛伸出去。不偏不倚,正好扎在紙人正中央,將他們扎在劍尖上。
我和無雙胡亂念了兩句咒。然後砰地一聲。紙人劇烈的燃燒起來。一直等他們燒的只剩下灰燼。那慘烈的嚎叫才停了下來。
我看看瘦子幾個人:「你們看看,他這是什麼情況?」
無雙一個人一臉笑意的圍了上來。被我瞪了一眼之後,又換做了一臉嚴肅。
我大叫了一聲:「妖孽,還不束手就擒?」
我點點頭:「千真萬確。」我把桃木劍掏出來:「你看看,這把桃木劍。」
警察狐疑的看著我:「你要手機幹什麼?」
我看見他盤著腿坐在地上,一副老僧入定的樣子。不由得感嘆道:「這小子也太用功了。」
警察滿眼含笑的看著我們:「怎麼?在這裏宣揚封建迷信?」
警察點點頭:「確實啊,你們送到醫院的時候醫生都說死了。」然後,他一臉惴惴不安的看著我:「那怎麼又說,你救了我們一命呢?」
瘦子點點頭,然後指了指邋遢道士:「既然你知道哥的為人,這件事就好辦了。你看邋遢道士跟著咱們出生入死,也算是兄弟了,現在他有難,你就跟著哥幫幫他。」
我摸摸邋遢道士:「這溫度不對,好像比正常人要低。」
瘦子檢查了一番,一臉凝重的說道:「他靈魂出竅了。」
和-圖-書個紙人嚎叫著聲音凄慘無比。
事情觸及到了警察的切身利益,他的眼神果然不同了。不過,仍有一絲懷疑:「這話怎麼講?」
我心裏忽然有了個主意,然後我看著無雙和瘦子說:「你們想不想把邋遢道士救出來?順便知道那個幕後主使是誰?」
警察不情願的拿出來了。
我嘆了口氣:「該不是睡著了吧。」然後我看看警察:「能不能把他放出來?」
我連忙打斷他,然後手指在手機上飛速的摁著。
我走過去,拍拍邋遢道士的肩膀:「哎,走吧,別在這裝了。」
警察嚇得屁滾尿流:「我不看,我不看。大師,快把他們滅了吧。」
警察點點頭。把門打開了。
這房間裏面陰氣本來就被我加重了。再加上瘦子已經悄悄畫上了符咒。這兩個紙人被他操控著。紛紛嚎叫起來,向警察撲過去。
警察慌了:「什麼過來了?是不是?」
我擺擺手:「這事不能說太細。簡單的說,這兩隻惡鬼兇悍異常。我們四個人堪堪和他打了個平手。你們關起來的那個小貝,是我們約得幫手。加上他,我們五個人勉強把惡鬼逼出了身體。」
法醫疑惑的說:「應該是那個山洞有什麼特殊,所以能比較好的保存屍體。等我們把它抬出來之後,一旦接觸空氣,就會腐爛。」
這時候,瘦子很配合的來了一句:「許由,他們過來了。」
這時候越神秘越好,我催促道:「過一會你就知道了,快點拿出來www.hetubook.com.com。」
胖子大失所望:「哥,原來你的兄弟是在說他啊?」
警察接過來,沉甸甸的。然後他點了點頭:「像是一件古物。」
瘦子點點頭:「是有點巧。」然後他輕輕的說:「我懷疑,這根本不是靈魂出竅,而是有人把他的魂魄勾走了。」
胖子像是找到大救星一樣,連連點頭,力度之大,讓人擔心他會把腦袋晃下來。胖子說道:「講義氣,哥,你是我見過最講義氣的爺們了。」
胖子連連搖頭,只是不同意。
我把劍尖遞到警察面前:「同志,你看看,這個……」
我搖搖頭:「那山洞沒有任何問題。更何況,我們幾個都曾經去過山洞,怎麼我們就沒有問題?實話跟你們說吧。他們兩個早就死了。屍體保存這麼多年不壞,是因為有兩隻惡鬼附在他們身上。我們幾個人當時正在和這兩隻惡鬼鬥法……」
胖子感動的熱淚盈眶:「哥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。我就知道,我有難你肯定幫我。」
兩個警察緊張的問:「什麼東西?什麼靠近?」
本來沒什麼興趣聽的兩個人忽然變得感興趣起來了。然後他們急切的說:「好,我可以保證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當然知道。」
警察點點頭:「還真是。」
兩個警察看見這種景象,還有什麼說的。紛紛大叫著:「大師,快出手啊。」
其餘的幾個人都點點頭,不過,他們為難的說:「身手最差的道士?咱們去哪找?」
我嘿嘿笑了一聲:「既然和圖書他想對付修道之人,那咱們就找一個身手最差的道士,然後引他上鉤,怎麼樣?」
邋遢道士被我拍了兩拍。居然仍然紋絲不動。而我,也覺得這手感有些不對勁。
警察連連點頭:「可以,可以。不過,口供不能這麼寫,咱們得變通一下。」
我回頭像瘦子使了個眼色。然後,我的身體開始聚攏陰氣,然後有意識的把兩個警察包裹起來。
我把手機握在手裡,然後開始編輯簡訊。忽然,我回頭招呼了無雙幾個一聲:「你們圍過來,別讓那些東西靠近。」
我左右看了看,小聲說:「你有沒有手機?」
然後我熟絡的叫道:「邋遢道士,我們來找你了。」
邋遢道士閉著眼,一言不發。
警察看著手機上的一行字,已經瞪大了眼睛。那上面寫著:那兩隻惡鬼被我們逼出身體之後,並沒有離開,他們正在伺機侵佔另外兩個身體。你們警察在搬運屍體的時候,被他們給盯上了。
我又說道:「你們發現我們幾個的時候,是不是正在盤著腿打坐?」
警察帶著我們走了兩圈。就來到關押邋遢道士的號子了。
警察臉色蒼白的說:「原來你們真的是道士。這次我才算信了。」
這種事我經歷過很多次。明明是真事說出來卻沒有人信。可是騙子撒謊,卻能騙到一大片。
我一愣,眼睛不由自主的眯起來了:「有人在暗中對付我們啊。」
這時候,瘦子從懷裡掏出來兩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撕好的紙人。隨手仍然半空中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