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四十七章 奇怪的夜行

第二百四十七章 奇怪的夜行

我們一堆人亂鬨哄的從表舅家跑出來。
表舅嘿嘿的笑:「那可不,你們幫著我幹活,我能不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嗎?」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被人搖醒了。
我點點頭:「胖子,你什麼時候變聰明了。」
我心裏一激靈,腦子馬上清醒過來了。只見方丈肥大的身軀從床上爬了起來,然後躡手躡腳的向前走。
我的瞬間覺得天旋地轉,一聲未發,就那樣睡過去了。
表舅把我們叫醒了之後,向院子裏面指了指:「去吃晚飯吧,吃了晚飯才有力氣幹活。」
胖子一臉擔心的說:「我怕我一會真的睡著了,這可怎麼辦?」
我揉揉太陽穴:「一直喊熱?還有別的嗎?」
我正在犯困的時候,忽然聽見執拗一聲。是床板發出來的。
胖子點點頭:「是啊,你們都被打暈了。我身上肉比較厚,還醒著。」
我連忙閉上眼睛。一動不動躺在床上。
我點點頭:「應該沒有瘋,或者說,被人控制了。總之,不像是咱們表面上看到的這樣。」
無雙懷疑的看著我們幾個:「照你們這麼說,方丈沒有瘋啊。」
我們剛剛從火車上下來,又困又累。但是這時候卻不好把他自己留下。只能耐著性子坐下來。對錶舅說:「您老人家別著急。把方丈的情況仔仔細細說說,看看我們能不能幫到他。」
胖子問我們:「咱們一會是不是還要裝睡?」
我有些抑鬱的說道:「內丹被白狐弄走和*圖*書了。一身本事十成剩下了不到三成,也就和你打個平手吧。不過,我學會了運用陰陽二氣,這項本事,已經遠遠勝過你們了。即使沒有內丹,想把實力恢復起來,應該也不算困難。」
邋遢道士問我們:「人呢?」
我看著半人高的玉米苗,不由得發愁:「如果他真的想要藏起來,往這玉米地里一躺,咱們可不容易找到他啊。」
我坐在院子里,一邊聞著炒菜的香味,一邊流著口水說道:「咱們天天看著他,他總有忍不住的時候。反正賴在表舅家樂。不得不說,歪脖子表舅做飯很好吃啊。」
方丈走到表舅床前了。表舅睡得正香。這時候,我看見方丈伸出手來,在表舅後腦勺上重重打了一下。
我看見表舅正在挨個叫我們,不由得奇怪:「村子里又不是不通電。你點個油燈幹什麼?」
誠如胖子所言,吃飽了之後躺在床上,真的很容易睡著。雖然之前我們睡了整個白天,但是一路火車坐過來,那種疲憊的感覺還沒有完全消除。
大家都沒有說話,三口兩口吃完了飯,拉著胖子回去睡了。
無雙懷疑的說道:「你們覺不覺得,咱們這一路有點太順利了?」
胖子好奇的問:「那你不起夜,你不覺得憋得慌嗎?」
表舅疑惑的問我:「醫生告訴我精神病人一般小時候都有陰影。怎麼,你們不用聽聽他小時候的事嗎?」
我們吃過飯之後https://www.hetubook.com•com,也沒有客氣,就在表舅家裡面東倒西歪的睡著了。
忽然,我被人推醒了。我揉著眼睛爬起來。看見天剛剛黑,屋子裡面點著油燈,黑乎乎的。
表舅身子馬上癱軟在床上了。
邋遢道士不滿的嘀咕了一句:「歪脖子都老成精了,咱們不說能治好方丈,他是不是就不讓咱們吃飯?」
表舅說:「我這毛病幾十年了。每天到半夜的時候,就得起來起夜一次。但是自從大外甥回來之後,我一直是一覺睡到天亮。」然後他掰著手指頭開始算:「一天,兩天,三天……可不是嗎?已經三天了。每天晚上雷打不動。」
無雙一邊走一邊感嘆:「方丈不一般啊,心思縝密,出手果斷。」
我聽見方丈慢慢的靠近我們。然後不知道在我身邊摸索什麼。
這時候已經快要半夜了,夜色朦朧,月色朦朧。這種光線下,我們一眼就發現方丈了。
我連忙輕輕推了推身邊的無雙,無雙沖我眨了眨眼。
表舅嘆了口氣,目光深邃,像是在回憶:「這孩子啊,從小命就苦,他小時候……」
我睜開眼,看見屋子裡面黑乎乎的,胖子正坐在我面前,拍著我的臉問我:「怎麼樣?醒了沒?」
我和瘦子對視一眼:「事情有點眉目了。」
這一覺睡得昏昏沉沉,我做了很多光怪陸離的夢。
我們依言蹲了下來。
我從床上爬起來。看見無雙幾個人也神m.hetubook.com.com色痛苦的醒過來了。
我們跟著方丈走了一段,忽然一錯神。方丈不見了。這裡是一片農田,長著半人高的玉米苗。我們就站在這玉米地中間,一臉茫然的四處望著。
我也嘆息:「有什麼事可以跟我們說嘛,大家都是朋友。這樣直接把我們打暈可有點不厚道了。」
方丈在屋子裡面轉了一圈,忽然扭頭向我們看我來。
我聽他腳步聲漸漸遠了。然後悄悄睜開眼。
然而,方丈摸索了一會,並沒有對我下手。他似乎相信我們已經睡著了,然後轉身走了。
表舅點了點頭,說道:「那天你給我打來電話,我氣得火冒三丈。你們答應的好好地,幫著我找人。結果一走幾個月,始終沒有人影了,還好意思打電話,問問人回來了沒。鬧了半天,你們根本就沒找。
胖子謹慎的看了門口一眼:「不遠,剛剛出門。」
表舅見我們神色有異,問道:「怎麼樣?我大外甥還能治好嗎?」
本來他回來了,我挺高興的。可是把他領到家去。他怎麼也不肯穿衣服。一直喊熱,到處瘋跑。我也沒了主意,就給你打了個電話。」
我緊張的閉上眼睛。還沒想明白怎麼回事。忽然一陣陰風灌到后脖頸裏面。我是側著身子躺的。馬上感覺後腦勺被人砸了一記。
瘦子一臉神秘:「過了今晚就差不多了。」
邋遢道士在門口催促道:「趕快走吧。再不走方丈跑遠了。你們叫那個歪脖子幹嘛hetubook•com•com啊,回頭再把他傷著了。」
無雙搖了搖表舅,想把他叫醒。不過,表舅歲數大了。我們叫了一會,他始終沒有醒過來。
無雙看看我:「許由,你的實力恢復的怎麼樣了?我總覺得方丈要去的地方挺危險的。萬一咱們幾個被發現,總得有保命的實力。」
我若有所思的地點了點頭。
我的手緊攥著桃木劍,心想,一會如果有什麼不對勁,我就先把方丈給砍翻。
無雙問我:「你們打算怎麼給方丈治病?」
我們幾個人走到院子裏面。一通狼吞虎咽。
我看了看蹲在牆角扔石子的方丈,小聲的說:「很明顯,表舅晚上一覺睡到天亮,全是方丈搞的鬼。他讓表就睡著,肯定是要做什麼事,咱們只要悄悄地觀察,他肯定會露出馬腳。」
我搖搖頭:「沒時間了。你從他回來那天開始講吧。」
我的眼睛睜開一條縫,看見他正是朝著我們走過來的。
這時候我才明白,怪不得表舅能一覺睡到天亮。方丈這下手可夠重的。他天亮能醒過來已經夠不錯的了。
表舅指了指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方丈:「太陽一落山,他倒頭就睡,而且不讓開燈,開了燈就鬧。」
瘦子擺擺手:「蹲下,蹲下。」
做完了這件事之後,方丈轉身要出門。但是他走到門口的時候,似乎想起來一件什麼事,又轉身回來了。
無雙說道:「既然方丈沒有瘋,咱們幾個住在他的家裡面,他肯定得有點防備啊。今晚上還和*圖*書會有所行動嗎?」
他仍然沒有穿衣服,一身白肉在月光下放著光。我甚至能看見隨著他邁步子,那些肉一顫一顫的,上下顛簸。
表舅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,很是高興地說道:「好孩子,好孩子們。你們歇一會,我去給你們做飯。」
瘦子問胖子:「怎麼樣?方丈出去多久了?」
我發完火,掛了電話。然後村子里來了兩個人,點名要找我。原來人家撿了一個人,這人可不就是我大外甥嗎?人家告訴我說,看見他的時候,他正光著身子在街上瘋跑。有些人去過大聖廟,認識他,知道他是大聖村的。好心把他給送回來了。
表舅想了想:「別的……還有一點,不過,不是大外甥,是我。」
我撓撓頭:「表舅服務挺周到的啊。」
我揉著后脖頸,怔怔的說:「醒了。剛才好像被打暈了。」
瘦子揉著脖子說:「走,跟上,看看他要去哪。」
瘦子緊張的說:「你們說,是不是方丈發現我們了。所以藏起來了?」
我擺擺手:「把這兩天的情況說說就行。」
我們都搖搖頭:「一路上都很順利的跟過來了。沒想到他突然不見了啊。」
我看看表舅,和一個月前沒有什麼區別。我問他:「你怎麼了?」
我們回來之後,表舅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樣。一直拉著我們不放。
表舅面樓尷尬之色:「憋得慌,哪能不憋得慌呢。每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都是一陣疼。昨天我還買了個鬧鐘,結果也沒能把我叫醒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