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四十九章 怪物

第二百四十九章 怪物

然後,他把蠟燭伸進去,想試探試探。然而,蠟燭忽然熄滅了。我們陷入一臉黑暗中。
我們三三兩兩的結伴找了一圈。終於發現。剛才那小院圍牆上,還有一個門。
忽然眼前一花,無雙一手端著蠟燭,另一隻手提著桃木劍沖了進來。
我倒在地上,感覺這裏很空曠,而且有一陣血腥味。
我定了定神,想了一會,說道:「我猜,這是一個村子。然後被埋在地下了。」
我伸手按在泥牆上,用力的推了推。我感覺這泥牆不是太厚。我一使勁,甚至能讓它晃上兩晃。
劍影散亂,人影散亂。無雙根本不是這些怪物的對手。馬上連連遇險。
邋遢道士說道:「胖子一貫膽小。這次估計又是虛張聲勢。咱們接著向前走吧。」
瘦子點點頭:「很可能有什麼重要的東西。所以才會有人在這秘密挖掘。」
這樣砍了兩砍,一不留神,我被他的手給抓住了。長長的指甲伸到我的胸口裡面去了。
邋遢道士死不認賬:「誰知道你有沒有出力?八成下了冥界之後找了個角落躲起來了。等別人大功告成,你就開始竊取革命果實。」
瘦子說道這裏,我忽然想到了什麼,然後脫口而出:「村子裏面有寶貝?」
那種疼,好像是有千百個小蟲子鑽進來一樣。緊接著,我感覺全身脫力。軟綿綿的,根本連桃木劍都舉不起來了。
而那陣說話的聲音,則在牆的後面。
鮮血肆意的流出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來,我感覺到有點反胃。
我向後看了兩眼,並沒有發現胖子所說的有人在盯著他云云。
幸好胖子和邋遢道士沖了進來。這兩個人像是下山的猛虎,劍法不見得有多麼高明,但是東劈西砍,把那些怪物的手掌。脖子,砍斷不少。
然後我看見小門裡面伸出來一隻手。蠟燭的火光下,這隻手很白,很軟,榮潤潤的,看起來很健康。唯一詭異的是,五個手指上都留著長長的指甲,長出來,又倒鉤回去,像是鷹爪一樣。每一個指甲都是通紅通紅的,看在眼裡,讓人不寒而慄。
我百忙之中回了一句:「不怎麼樣。」然後我伸手拽住瘦子的衣領,使勁的向後拽。
瘦子端著蠟燭,向裏面張望了兩眼,疑惑的說道:「好像什麼也沒有啊。」
瘦子手裡的蠟燭掉在地上,火苗一暗,又重新燃燒起來。只不過火光在下,人在上。我們的影子更加的散亂了。
也恰巧在這時候,瘦子的打火機終於點著了。
瘦子舉著蠟燭說:「看來,方丈八成是從這裏進去的。」
這時候情況危急,也顧不上害怕了。我舉著桃木劍沖了上去,左手揪住瘦子的衣領,使勁的把他拉出來。右手握著桃木劍,用力的向那隻手削過去。
過了一會,也不知道裏面的東西終於放棄了還是怎麼回事。他慢慢地退了回去。周圍重新恢復了平靜。
無雙顯https://www•hetubook.com.com然注意到我們兩個的不對勁了。身手揪住我們兩個的衣服,用力的向後拉。
那兩個怪物對視了一眼,陰慘慘的笑了:「還有?」
瘦子手忙腳亂的拿出打火機。噼里啪啦一陣亂摁,只見火星向外冒,就是打不著火。
我側著耳朵聽了聽。說話的聲音的的確確的泥牆後面。如果這個聲音屬於方丈的話,他是怎麼到牆後去的?
那隻手顯然很害怕我的桃木劍,他猛地向後縮了回去。這時候,小門裡面閃過來一張臉。
本來抓著我和瘦子的兩個怪物鬆了手。他們也去圍攻無雙了。
無雙脫口而出:「小院埋在泥土裡面?」
我不敢怠慢,看準了那人的手心,提著桃木劍刺了過去。
瘦子本來端著蠟燭向裏面張望,這一下根本防不勝防。他慘叫一聲,向前一踉蹌,上半截身子都要撲到小門裡面了。
瘦子指揮者眾人:「都去找找,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洞穴之類的,能通到牆後面去。」
這人的模樣和剛才那個一模一樣。他們兩個像是門神一樣,一邊一個,站在小門兩邊。然後雙雙伸出手來。一個抓著瘦子。另一個來抓我。
我和瘦子說道的熱鬧,但是胖子卻沒有心思聽。他不住的催促道:「人家挖村子不管咱們的事啊,方丈在哪?把他弄出來,咱們趕快走吧。」
這時候,我忽然感覺一陣陰風從小門裡面衝出來。多年的經驗告訴我,裏面和*圖*書有東西,而且他要衝出來。
無雙忽然大喝了一聲:「胖子,邋遢道士,你們兩個快點救人。」
這時候,我們聽到裏面一個陰慘慘的聲音:「道士。」然後是一陣冷笑。這笑聲陰冷陰冷的,聽得我們直起雞皮疙瘩。
我心中一動,伸手去摳了摳泥牆上的泥土。那些泥塊紛紛脫落,露出一溜青磚來。這些磚已經將要腐朽了。但是很明顯,是這小院的一部分。
然後他們一用力。我們兩個人被迅速的拖到小門裡面去了。
我們舉起手,把刺眼的火光擋住。然後問瘦子:「怎麼回事?裏面到底有什麼?」
胖子湊過來:「埋一半留一半?」
胖子不滿的說道:「我膽子小?我膽子小也去過冥界了。你幹嘛?」然後,他又洋洋得意起來:「破解掉詛咒,我可是有一大部分功勞。說起來,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呢。」
我猛地看見這樣一隻怪物,頓時嚇得頭皮發麻。
幸好,這些怪物裸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,桃木劍輕輕一刺就能對他們造成重傷,不然的話,今天我們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。
藉著火光,我忽然看見了方丈。他靠牆坐在地上。像是失去意識了。而在他的身上,像是覆蓋著一層什麼東西。
小門很窄,只能容許兩個人走進去。瘦子被拖進去了一半,我又把另一半擋住了。無雙在後面大呼小叫:「許由,前面的情況怎麼樣了?」
這時候,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:「還有道士?和-圖-書不錯,不錯。」然後,我看見另外一隻手向我抓了過來。
我揉揉太陽穴,有些頭痛的說:「可能是這個村子的後人,想要認祖歸宗。」
這張臉有些虛胖,額頭,鼻子等等地方蒼白無比。看不到一點血色。可是嘴唇和兩頰又一片鮮紅。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。
我的桃木劍使勁向他們削去,他們的手來回的躲閃,更多的時候,是用身體擋住我的劍。
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不對了,紛紛舉著桃木劍沖了上來。除了瘦子還在鼓搗他的打火機,我們剩下的人齊心協力,被小門死死地封住了。
瘦子也點了點頭:「怪不得井底有香燭,有紙錢,看來有人時不時來這裏。然後慢慢地向前挖掘。不過,他們好端端的,挖這些東西幹什麼?」
瘦子搖搖頭:「這村子很貧困,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。認祖歸宗只是一句漂亮話而已,沒有人會為了這麼一句話,大費周章的在下面挖這些東西。更何況,如果想要表現孝心,應該大張旗鼓的挖。但是看他們這架勢,很明顯是秘密進行的。」
邋遢道士和胖子的聲音很小。但是我們仍然讓他們悄聲。因為,那陣若有若如的呢喃已經近在咫尺了。
如果這裡是一個小村子的話。我們已經走到村頭了。因為前面沒有路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堵泥牆。
我發現他們身上穿著盔甲一樣的東西,堅硬無比。桃木劍砍在上面,出現一溜火花。根本就是刀槍不入。
我忽然一歪脖子,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看見軟綿綿掛在那隻手上的瘦子。他已經陷入昏迷中了。
瘦子攔住我:「別推。方丈是人。如果牆後面是他,肯定有通道。如果沒有通道,說明後面是鬼怪。咱們今天就不去湊熱鬧了。」
追逐光明是人的本性。猛地掉進黑暗裡面,我們全都慌了。
我看見這隻手之後,剛要出言提醒瘦子。但是這時候它已經動了。那隻手飛快的伸出來,一下扎進瘦子的胸口裡面。
隨後,一聲輕響,桃木劍像是刺在了什麼金屬上面。震得我右手發麻。不過,裏面的東西也被我擋住了。
我點點頭:「有道理。」
我想呼救,然而,只是發出一兩聲嘶啞的慘叫,根本沒有力氣說出完整的話。
他發出一聲不甘的嘶吼,繼續向外面衝過來。
我先也不想,憑著感覺,把桃木劍伸了過去。
然後,我感覺有人拽住了我的胳膊,把我死命向外拖。
無雙指著旁邊的一個小院說:「你們看這裏。這個院子只修了一半。」
我搖搖頭:「很明顯,咱們走的這一半,是有人挖出來的。」我指了指泥牆:「剩下的這一半,還在土裡面埋著。」
然後我感覺旁邊十幾道影子朝她撲了過去,乒乒乓乓,桃木劍站在那些怪物身上的聲音響成了一片。
這樣一拽,拖出來了另外一個人。
話音未落,我忽然感覺一陣極大的力道撞在我的桃木劍上。我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。
我走過去看了看,這小院緊挨著泥牆,確實只露出來了一半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