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五十三章 祖母

第二百五十三章 祖母

我嚇了一跳,連忙收斂了臉上奸詐的表情。
我聽得連連咋舌,不由得問道:「那你打算把我們幾個怎麼樣?」
沒想到,這傢伙倒也坦誠。他說道:「咱們明人不說暗話。這幾百年來,我們也曾經抓到過不少道士。以往我們的做法是把它們扔到井底。然後任由其自生自滅。結果他們全都不是我們要找的人。所以都中了毒,變成了怪物。久而久之,井底裏面的怪物越來越多。也就越來越危險了。」
我著急的問:「表舅呢?表舅在哪?」
有無數的怪物從下面躥了上來。擠擠挨挨站了一排一排。
這時候瘦子在我耳邊小聲的說:「你覺得我們兩個偷襲他,有勝算嗎?」
我們幾個人不敢怠慢,連忙搶過去。拽著胳膊,提著頭髮,總算把他搶出來了。
神秘人把老陳拉上來之手,時間他腿上還掛著另一隻手。這時候那口井已經要完全的塌了,大量的泥土填過去。
瘦子一臉詭異的笑容:「別擔心,咱們還有一個人呢。」然後他悄悄指了指無雙。
緊接著,我感覺整個玉米地像是開了鍋的水。正在翻滾。
我回過神來,點點頭:「一會見機行事。如果這小子一定要我們死,那我們就給他來個魚死網破。」
神秘人搖搖頭:「關鍵就在於此。一般來說,中毒之後,身上會極熱,根本穿不得衣服,而且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毒發,變成怪物。無論是普通人還是道士,都逃不m•hetubook.com•com過去。只有我們陳家人,可能代代中毒,上天眷顧,讓我們每代中有一兩個體質特殊的人,藉著烈酒,勉強保持人形。可是再看看你們兩位,既不屬於我們陳家人,又能保持人形,豈不是很特殊嗎?所以我猜想,或許你們就是我們要找的修道之人,能夠救我們陳家人的人。」
說到後面,他已經泣不成聲了。
無雙冷笑一聲,嘲笑他說道:「如果許由是你們的救命恩人。那你們這麼對他,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?」
無雙點了點頭,算是同意了。不過看她一臉好奇,很是不甘心的樣子。
無雙還在和胖子討論成語。這兩個人都是白字先生,是個成語有九個是錯的。居然還能聊起來。
胖子中毒不深,這個時候已經醒過來了,得意洋洋的提醒無雙:「口蜜腹劍。」
這時候,神秘人忽然轉過身來,看著我和瘦子。
我和瘦子苦笑一聲:「咱們好像沒有機會了。」
而神秘人並不知道我和瘦子的打算,他指了指那井口:「幾位,請吧。」然後他特別看了看無雙:「這位姑娘就不必下去了。」
無雙一臉茫然:「什麼口令?」
我緊張的問神秘人:「你打算怎麼讓我就你們?該不會是把我們幾個道士塞在地洞裏面活埋了吧。犧牲我們幾個,然後把你們給救了。」
老陳仍然罵罵咧咧:「娘的,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跟我計較和圖書這個。」
無雙怒道:「說的好聽,一套一套的。還不是要活埋我們?那個成語怎麼說來著?口什麼蜜。」
神秘人回頭看了我一眼,然後微笑道:「我之前說過了,這種控制力很弱。我可以完全控制住普通人。比如你們的那個朋友,叫什麼方丈。但是這些普通人身手很差,我控制他們起不到什麼作用。但是對你們修道之人,我的控制力有很微弱,時不時就會被你們衝破,所以不會成功。」然後他看了看我們兩個,又看了看他自己:「何況,我還想靠著你們二位,把我們家族身上的毒也解掉。」
說話的工夫。我們已經走到那塊玉米地了。
我和瘦子對視了一眼,互相遞了個暗號。然後我拉了無雙一把:「一會聽我口令。」
神秘人尷尬的笑了一聲,虛晃一槍說道:「許由如果當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。那麼他這份大功德,簡直和普度眾生的菩薩一樣了。今天他老人家受的委屈,就當是佛祖當年割肉喂鷹,捨身飼虎了吧。」
神秘人說的如此坦蕩。我不由得對他有了那麼一絲改觀。然後我問道:「你有了這個能力。可以控制著我們做不少大事。為什麼心甘情願的告訴我們解毒的辦法呢?」
老陳急匆匆走過來,把中指彎曲,從手背上突出來。然後噹噹當開始在我腦袋上鑿:「你這腦子是榆木的還是石頭的?怎麼這麼不開竅呢?」
老陳不耐煩的說道:「這不https://m.hetubook.com•com是廢話嗎?大哥,你這兩年怎麼越來越傻X了呢?不是祖奶奶,誰能弄出這麼大動靜來?」
神秘人沒有理會老陳的無禮。他忽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狂喜道:「祖奶奶有動靜啦,看來我們找對人啦。我們都有救啊。我們陳家人。幾百年啊,終於……」
我會意的點點頭,也握緊了桃木劍。
神秘人見我們不說話,自顧的說道:「這種毒,在我們陳家人中代代相傳。我們生下來就帶著毒。大多數都會變成你們在井底看見的那種怪物。每一代中,又極少的人能夠勉強維持人形。這一代中,就只剩下我和我兄弟了。」然後他擼起袖子,很坦誠的讓我看了看:「看見沒有,這些魚鱗?」
我們好奇的問道:「祖奶奶是誰?」
我氣得火冒三丈,正要把他的手打開。忽然,從腳下傳來一聲怒吼。這吼聲像是波紋一樣,以一個中心,慢慢的向周圍擴散開來。
陰謀被拆穿,我有些惶恐。然而神秘然好不以為意,他淡淡的說道:「我既然能夠控制你,那麼你盤算著想要控制我,也是天經地義,人之長情。只不過成王敗寇,你要倒霉一些罷了。」
邋遢道士一邊呸呸呸的把嘴裏的土吐出來,一邊指了一個方向:「表舅沒事,被他們打暈了,在那邊睡覺呢。」
我本以為神秘人會信誓旦旦的說:「不會,不會,肯定不會。」
無雙揮揮桃木劍,氣呼呼的說:「我早hetubook.com.com就說過了,你不用管。」
這聲音不是別人的,正是邋遢道士的。
這話聽得我眼皮一跳。又是割肉喂鷹,捨身飼虎。上次聽這兩句話的時候還是在冥界。
神秘人大喊一聲:「怎麼回事?」
神秘人一邊伸手拽老陳,一邊說道:「兄弟,以後你再這麼口角不幹凈,我就不認你了。」
緊接著,傳來老陳的聲音:「大哥,不好了。快他娘的拉我一把。」然後,我看見井口伸出來一隻手。
神秘人抓扎老陳的肩膀,一臉焦急的問:「怎麼回事?怎麼全塌了?其餘的人呢?」
這時候,已經走到井口了。瘦子悄悄地把桃木劍拽出來半截,沖我亮了亮。
雖然早就已經猜到了。之前方丈的行為是被神秘人控制了。但是我們絕對沒有想到。神秘人會坦坦蕩蕩的回應。而且會直接告訴我們,不僅他可以控制我們,我們也可以控制他。
老陳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:「可不是嗎?全他娘的塌了。祖奶奶有動靜。其餘的人全埋在裏面了。」
我忍不住心癢難耐,想試探著控制神秘人。然而,半點作用也沒有,反而被他感覺到了:「你是不是想控制我?你現在還不行,對這種控制力鑽研的還不夠。再過上十年八年,或許能夠控制得了我。」
我苦笑一聲,敞開衣服指著胸口:「我不也是嗎?有什麼好奇怪的。」
神秘人聲音有些異樣:「祖奶奶有動靜?你確定?」
我沒有仔細聽他們兩個討論成語,和-圖-書因為我滿腦子都是我們被強塞到井底,面對著大批的怪物。然後一陣砍殺,終於寡不敵眾,敗下陣來。最後和他們稱兄道弟。光著身子,撓著魚鱗,等待著下一批道士到來的情形。
神秘人說到這裏,情緒很激動。簡直要欣喜若狂了。
我打了個哆嗦,暗暗地想:「太可怕了。」
我又好奇的問:「為什麼你們的老祖宗有動靜,你們就有救了?她還活著嗎?」
神秘人為難的說道:「幾位,咱們一路走過來,你們是我見過的最大力凜然的修道之人。真真有點不懼生死,超然物外的感覺。我對你們也是佩服的緊。不過,形勢所逼,還請你們見諒,如果你們有更好的辦法,我自然洗耳恭聽,如果沒有的話,還是請你們下去走一趟。」
老陳不耐煩的餓看著我:「你們幾個腦子靈光點行不行?是個人就能猜到啊。我們的老祖宗啊。」
他的身體回到地面的那一刻。那口井已經完全塌了。裏面的人,也都被活埋了。
我們趁著神秘人和無雙說話的工夫,一把將桃木劍拽出來了。正要動手。忽然腳下一陣顫動。
然後我看見一個腦袋使勁從浮土中掙扎出來,大聲叫道:「救我。」
我歪著頭想了一會:「有是有,畢竟他只是個普通人。再怎麼鍛煉,身手也不如我們好。不過,他能控制我們。一旦被他躲過去,哪怕是重傷,我們都沒辦法再殺他了。」
我低聲說:「現在沒時間解釋了。總之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做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