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五十五章 金珠

第二百五十五章 金珠

這話說完,他們賊眼光光的盯著我。說實話,我並不胖,可是在這個小群體裏面。我就逃不掉了。
表舅拽住我:「許由,我大外甥沒死吧。」
神秘人一言不發:「祖奶奶肯定有什麼想不開的事情。」
她指的「你們」自然是玉米地里的所有人了。
我點點頭:「您老人家也看見了,他大展神威,差點把人家祖奶奶給殺了。誰死了他也死不了。」
我嘀咕道:「可能她不想告訴你們,有冤不說,她好矜持啊。剛才她說要殺盡姓楊的……」
我們全都一臉蒼白的盯著他們兩個。可恨胖子半點骨氣也沒有,捂著臉說道:「別殺我,我什麼也沒看到……」
沒有人回答我。只有那些怪物,他們拖著同伴的屍體,飛速的逃走了。
我們站在黑暗中目瞪口呆了很久。過了一會,我終於緩過神來了,嘀咕了一句:「金珠?金珠是什麼?」
她痛苦地仰天嘶吼:「我不服,我不服,我不服。天地之間,難道沒有公道了嗎?」
那些怪物紛紛抬頭,亂鬨哄的說:「果然是祖奶奶。」然後他們拜倒在地。山呼海嘯的叫了起來。
我無可奈何的走過去,站在那串珠子前面不遠的地方。一手緊張的握著桃木劍,另一隻手在身前揮舞著,嘴裏還發著古怪的叫聲。
瘦子尷尬的看著他,撓撓頭:「你小子,這是青春期到了嗎?怎麼還有點叛逆呢?」
隨後,不知道是誰最先驚呼了和_圖_書一聲:「是祖奶奶。」
我一遲疑,馬上想到了,然後一臉期待的問:「兄弟,你祖奶奶叫什麼?」
與此同時,在他的身體附近還有另外一個人。這人也是活人,她也在劇烈的掙扎著。這個人我們不認識,無法像方丈一樣,從她的身形和動作判斷出來她是誰。但是從衣服看,她應該是一個女人。
胖子在前面吸引那串珠子的注意力。而我們剩下的人,則悄悄靠近,用桃木劍那那串珠子上的死人砍個稀爛。
瘦子見胖子死活不肯去。只好說道:「那咱們選第二胖好了。」
過了一會,我聽見一個虛弱的聲音:「大哥,你他娘的別哭了。我還沒死呢,你哭喪啊你。」
這計劃提出來之後,大家都同意了。不過,無雙有些擔憂的而看著那些死人:「我剛才好像在這些死人的嘴裏看見金光了,咱們得小心點。」
神秘人搖搖頭:「我們根本不知道祖奶奶有冤。」
表舅笑了,一臉滿足的點頭:「那就好,那就好。」
方丈沒有答話。只是指揮者那些死人,慢慢彎成一個環形,把祖奶奶包圍在正中央。
我扭頭看了神秘人一眼。他正跪在地上,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,看起來怕極了。
神秘人仍然跪在地上,喃喃自語:「祖奶奶,祖奶奶,你出現了,為什麼還不救我們?為什麼還不救我們?」
然後瘦子拍了拍胖子的肩膀:「兄弟,去吧。www.hetubook.com.com
他們的吼聲連成一片,鋪天蓋地的涌過來。把我們壓得不得不趴在地上。
這些人中,叫的最賣力的當屬神秘人,他瘋狂地嚎叫著:「祖奶奶,救救我們吧。」
胖子這時候已經清醒了,腰間圍著破衣服,一遍抓撓胸口,一邊說道:「哥,我大病初愈,就不用去了吧。」
神秘人猛地點頭:「我兄弟,我兄弟。兄弟……」後面這一聲他是聲嘶力竭的喊出來的。
歪脖子表舅年紀已經大了。目力絕對比不上我們年輕人。但是他一眼發現了方丈,不由得讓人唏噓不已。
隨著她一聲聲的嘶吼。她的身上散發出大團大團的黑氣,這些黑氣帶著怨念,像是一片烏雲一樣,竟然慢慢的將那些金光遮住了。
瘦子看了他一看:「你還知道大病初愈了?去,你能不去嗎?你目標大,全指望著你吸引那串珠子的注意力呢。」
不過,這時候形勢好像有一些不同了。
瘦子憐憫的看著他,然後語重心長的說:「兄弟。」
邋遢道士對於自己莫名其妙中毒一直耿耿於懷,他說道:「表舅,你開什麼玩笑?這一場大戰驚天動地,我們幾個上去根本不夠看的。人家想要弄死我們,跟弄死一隻螞蟻似得,咱們就老老實實獃著,能活幾個人就活幾個人,萬一……」
這一番搔首弄姿沒有帶來任何效果。方丈和祖奶奶都沒有理我,他們兩個繼續劇www.hetubook.com•com烈的撕巴著。
我驚訝的看著方丈,高聲問道:「方丈,你還好嗎?」
方丈的身影已經不見了。而祖奶奶在這黑雲中時隱時現,像是蓋世魔王一樣,瘋狂的笑著:「金珠認主又怎麼樣?它們失蹤了這麼久,早就不復當年的神威了。我以經怨了百年,恨了百年。除非殺盡天下楊姓人,不然的話,你們都得給我陪葬。」
我們這樣說了之後,表舅的情緒終於漸漸穩定了下來。
胖子愁眉苦臉的撓撓頭:「你們也太不厚道了。我怎麼說也算是個病人,坐公交車還給老弱病殘孕讓座呢。」
祖奶奶和方丈都被一條無形的繩子串著。她撕打了一會,然後張了張嘴。
我們根本沒有搭理胖子的胡攪蠻纏。很快,我們制定了一個計劃。
在這些吼聲中,首當其衝的就是方丈,只見他痛苦地哼了一聲,然後整個身子搖搖欲墜,像是要掉下來。可是他像是被什麼繩索困住了一樣,只能在半空中掙扎,始終無法掙脫那那一串死人珠子。
祖奶奶本來控制著所有的死人,整齊劃一,向方丈怒吼。但是現在,她的控制能力好像在大大減弱。反倒是方丈,居然隱隱有調動那些死人的意思。
我們幾個圍在一處,開始商量著怎麼救人。
我點點頭:「我好像也看到了。一會都機靈點,看見不對趕快跑。保住命最要緊。」
瘦子一瞪眼:「我什麼時候害你了?」
無雙忽然拽了拽我m.hetubook.com.com:「你還記得我爸讓你找的人嗎?」
表舅歲數大了,腿腳不靈便。這一衝根本跑不了多遠。我們七手八腳的將他攔了下來。然後賭咒發誓的說道:「方丈是我們的好朋友。我們行走江湖最重義氣,怎麼可能不救他呢?表舅你別著急,等我們商量商量,再想辦法救人。」
我們走到神秘人身前,問道:「兄弟。你祖奶奶說要我們陪葬。」
那團黑氣和金光又在半空中纏鬥了很久,終於他們像是雙雙精疲力盡了一樣。慢慢的收斂了。然後,這一串死人珠子猛地鑽到地下去了。
周圍除了死掉的怪物,和完全翻了一遍的玉米地之外,再也沒有什麼異樣了。
然後,那些死人個個張開了嘴。裏面果然有金光射出。全都打在祖奶奶身上。
胖子氣呼呼的說:「哥,你當我是兄弟嗎?我是你兄弟你怎麼還老害我?」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。我看見這些死人嘴裏發出一道道金光來。
這些死人不是很多,絕對不到二十個。我們一擁而上,肯定能解決大半。到時候,這個什麼祖奶奶只剩下光桿司令,我們就不用害怕了。
緊接著,我看見所有蜷縮著的死人都把頭伸了出來。他們整齊劃一,緊跟著祖奶奶的動作,猛地大吼了一聲。
表舅在下面看的痛心不已,央求我們:「許由,你們幾個幫幫我大外甥啊。他好容易從地底下鑽出來,沒有死了,可千萬不能讓妖怪給殺了啊……」
與方丈的喝聲相和_圖_書呼應,祖奶奶呼喊著:「我沉冤未雪,怎麼能輕易放棄?」
幾分鐘后,我聽見方丈聲如雷鳴:「金珠已然認主,你放棄吧。」這聲音無比的威嚴,全然不是方丈平時的聲音。我不由得奇道:「難道方丈鬼上身了?還是神秘人在控制他?」
無雙不用說了,一個女生,怎麼也比我們輕。瘦子也不用說了,乾瘦乾瘦,估計和無雙不相上下。至於邋遢道士,當年髒兮兮的時候,身上一寸厚的老泥,看著還可以,現在把身上洗乾淨了,也是一個瘦子無疑。
方丈掛在那一串人體珠子上面,很明顯,他還沒有死,因為我看到他一直在掙扎。
邋遢道士還在滔滔不絕,表舅忽然大哭起來。我們正要安慰他。忽然,他一把將我手裡的桃木劍搶了。然後哭喊著朝那串珠子沖了過去。
下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。胖子就氣呼呼的一揮手:「別叫我兄弟。哥,我算是看出來了。邋遢道士、方丈,都是你的兄弟,就我不是……」
胖子掰著手指頭數:「上次邋遢道士的魂魄被許由的內丹偷了,你們派我當魚餌。這次方丈讓人抓起來了,你們又派我當魚餌。我是長得胖,長得胖也有錯嗎?我這肉一斤一斤吃起來也不容易……」
我拍拍他的肩膀:「別在這念經了,快點去看看你兄弟死了沒有?」
方丈根本就沒有搭理我。
我們蹲下來:「是啊,她說沉冤未雪。你們這些當子孫的也太差勁了。讓老祖宗蒙冤這麼長時間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