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五十七章 暗示

第二百五十七章 暗示

城隍換了一副嘴臉,再也沒有之前的威嚴了。變得小心翼翼,滿臉諂笑:「我說的沒錯啊,冥界有冥界的規矩,冥王不可能讓你們隨便見到,不過……冥王夫人就不一樣了,哈哈……」
張夫人面如止水,一揮手,啪的一個大耳光,直接把他扇飛了。
無雙愣了一下,緊接著一聲歡呼:「媽?你怎麼來了?」
無雙氣呼呼的看著城隍:「剛才你不是信誓旦旦跟我講規矩嗎?怎麼把我媽找來了?」
我不由得嘆道,短短的幾天,張夫人還當真有一些冥界之主的感覺了。
那串死人珠子在空中來回的扭曲著。陳小酒仍然在和方丈糾纏。她身體散發出來的大量黑氣正在和死人嘴裏的金光相抗衡,看起來,打得難解難分。
神秘人驚呼一聲:「兄弟,你沒事吧?」
我問張夫人:「師娘,要不然我們找些人,把她挖出來?」
然而,我們剛剛踏進門檻,就聽見一個和藹的聲音說道:「無雙,你已經不小了,怎麼還是這麼衝動,始終學不會收斂自己的脾氣呢?」
果然,幾秒鐘之後,一陣高亢的吼聲傳來。那串死人組成的珠子從地下躥了上來。
我們來到玉米地的時候,看見那些怪物又來了。他們安安靜靜的站在周圍,一言不發。他們的數量比昨天少了很多,而且又有不少受傷的。看來,昨天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,對他傷害不小。
張夫人點點頭:「帶我去和圖書看看。」
神秘人、老陳、表舅,他們三個已經在村口等著我們了。
無雙已經被這油鹽不進的城隍折磨的沒了脾氣,她問道:「好,你告訴我,按照規矩,我怎麼樣才可以見到冥王?」
無雙怒火衝天的說道:「我是冥王的女兒,我要見他。」
張夫人百無聊賴的看了城隍一眼,然後拉起無雙的手說:「咱們走吧。」
張夫人看看無雙,說道:「這鎖魂環已經出現裂紋了,不知道還能再用幾次。無雙,你可要趕快學會製作鎖魂環的方法啊。」
我緊握了桃木劍,盡量威嚴的喝道:「你們要幹什麼?想造反嗎?我們是修道之人,提著桃木劍專門懲治惡鬼。你們可想清楚了。」
這時候我也感覺到了。張夫人這次來,和以往的神態有了很大不同。
我心中好笑,想著過兩天這裏肯定傳言四起。我們得趕快把這裏的事弄完了。
城隍一臉凜然的說道:「冥界有冥界的規矩,即使冥王都不能隨意打破。且不論你的身份是真是假,即便是真的,也不能隨便逾越。」
其餘的人還沒有說話,老陳這個臭嘴巴已經罵上了:「他娘的怎麼這麼慢?你們陰間的人都是拄著拐棍走路的嗎?」然後他湊到張夫人身前,大大剌剌的問:「你就是陰間來的?」
張夫人說道:「因為冥界已經通知了所有的城隍、陰差,一旦有陳小酒的消息馬上去報告。和-圖-書所以,那城隍不敢怠慢,剛才去冥界通知我了。」
這次我們都學乖了,紛紛向後退去。只有張夫人巋然不動,頗有任憑風浪起,穩坐釣魚船的氣勢。
城隍微微一笑,忽然身形一閃,不見了蹤影。
我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,她冷若冰霜,臉上幾乎沒有表情。後來她見到張元,滿心歡喜,時時掛著笑臉。但是這一次,她雖然極力保持著淡然,但是眉宇間仍然隱隱露出一絲愁容來。
我們是修道之人,這些野鬼暫時不能把我們怎麼樣。不過看他們的數量太多了,我不由得也有些緊張。
我們興沖沖的跑到城隍廟裡面,像是狂歡一樣吶喊著:「砸城隍,砸城隍。」
張夫人微笑道:「剛才城隍大概是在虛張聲勢,他這個職位是虛銜,了解內情的人誰也不尊重他,所以他只好騙騙你們這些初來乍到的人,找找自信罷了。我猜,他聽到第一句話的時候估計就想回去報告了。」
我們定睛一看,城隍廟裡面站著兩個人。一個是城隍,另一個是張夫人。
無雙說道:「張元就是當今冥王。」
無雙看了看城隍廟裡面的神像、供台,怒喝了一聲:「砸。把他砸出來。狗眼看人低,看我怎麼收拾她。」
我們很想幫她,但是她堅持著不肯說,我們也沒有辦法。
我們臉色變了變,轉身出門。看見城隍廟周圍聚攏了不知道多少孤魂野鬼。
張夫人沒有再理和-圖-書會老陳,她問我:「陳小酒在哪?」
城隍送出門來,恭恭敬敬的說道:「恭送夫人……」
張夫人神色平靜:「沒有事啊。」
張夫人嘆了一口氣。抬了抬手,把手腕上的鎖魂環亮了出來。
胖子坐在地上:「這可完嘍。這小子不知道躲到哪去了。」
張夫人連喊了三聲,周圍仍然是靜悄悄的一片。
這兩個人身上帶著鐵鏈,披頭散髮跪在地上。正是陳小菜和楊公子。
城隍冷笑一聲:「那又如何。」
無雙得意的一笑:「既然這樣,那麼咱們就把這裏砸了。」
張夫人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只是惆悵的說道:「無雙,我和你爸剛剛進入冥界,有很多事要做。奇才在那裡經營了幾千年,殘存著很多勢力。我們不敢掉以輕心,你們也不要輕易放鬆。」
我搖搖頭:「這些小鬼來城隍廟,只是報個到而已。城隍廟被砸,只不過城隍失去了棲身之所,跟這些小鬼有什麼關係?」
無雙剛才的火氣已經消散了大半,她看著我,猶豫著說道:「這個?他們說的是真的?」
張夫人沒有理他,只是看著我說:「你中毒了?」
張夫人指了指半空中的陳小酒:「把她叫下來。」
無雙噼里啪啦把剛才城隍的所作所為說了一遍。
城隍皺了皺眉頭:「我不知道誰是張元。我念你們是修道之人,才現身出來。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,你們回去吧。」
我指了指大聖村外:和*圖*書「在一片玉米地裏面。」
我們很快來到大聖村。村子里仍然家家戶戶閉門不出。不過,我看見有的人把房門開了一條縫,探頭探腦的向外張望,看見我們幾個大馬金刀的在街上走,走咣當一聲,把門關上了。
無雙勃然大怒,桃木劍用力的向城隍刺了過去。
瘦子也贊同道:「我聽說城隍名義上是一城之主,實際上,不夠算是個書記員,記記名字,跑跑腿而已。這城隍廟的作用,頂多算是個小鬼集散地。現在這些孤鬼八成是城隍找來演一場戲的。看來,他真的怕我們把城隍廟給砸了。」
張夫人擺擺手:「不用,她很快就出來了。」
我嘆了口氣:「是啊,就等著把陳小酒送走,然後解毒呢。哎,師娘,我有點不明白,為什麼你這麼快就來了。」
所謂母女連心,她們之間的微妙感覺,外人是體會不到的。無雙好奇的看著張夫人:「媽,你最近沒什麼事吧?」
張夫人站在玉米地裏面,皺著眉頭,看著一道道的壕溝。然後喝了一聲:「陳小酒,我來自冥界,當年害你的人已經被我們抓到了。你快跟我回去吧。」
張夫人點了點頭,沒有再說什麼。
她像是心事重重,以至於對我們說的事都不太關心。即使我們告訴她,她的身體已經徹底的腐爛,被我們火化了。暫時寄放在表舅家中。她也只是略微點了點頭。
老陳說話上氣不接下氣:「沒,沒事……一個娘,和*圖*書娘們能有多大勁?」
我點了點頭:「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的。我們殺了奇才,棺材鋪的啞巴已經被我們踩在腳下了,這時候當然有仇報仇,有怨抱怨。」
那些孤魂野鬼哭道:「我們哪裡是惡鬼。我們是可憐的孤鬼。方圓幾十里,只有這一位城隍。我們算著日子,等著城皇大人接我們進地府,六道輪迴,轉世投胎為人……你們把城隍廟砸了,我們眼看要做一輩子孤鬼,不由得悲從中來,所以聚在這裏哭泣,並不敢造反。」
城隍一本正經的說道:「犯下十惡不赦,滔天大罪。死後入冥界,冥王親自審理你的案子。到時候,自然可以見到冥王了。」
張夫人走過來,摸摸無雙的腦袋:「聽說你找到了陳小酒,我來看看啊。陳小菜和楊公子兩個人在地府裏面整天告狀,早點把他們的案子了解了,我也可以耳根清凈。」
然後張夫人看著我說:「許由,你曾經在棺材鋪裏面把無雙救出來。現在大勢已定,你有時間幫我們調查一下那個啞巴是誰。」
無雙答應了。
無雙一臉猶豫地看著她:「我總感覺你不太高興。我爸不好嗎?還是在冥界不習慣?」
這時候,城隍廟周圍傳來一陣陣的哭聲。這哭聲像是貓叫一樣,聲音尖細,又哀傷不已。
有無雙這個挑事的。又有張元這個後台。我們自然熱情高漲,紛紛捲起袖子就要動手。
然後,她晃了晃手腕,兩道人影出現在玉米地里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