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七十四章 忌日

第二百七十四章 忌日

養父搖搖頭:「那也不是。當初我們有了孩子之後,當成寶貝一樣。走到哪都要帶著他去。遊山玩水,天下奇觀,都玩了個遍。然而,這樣一來倒出事了。在我們鄭州火車站,人來人往。我以為你養母在抱著許由,而你養母以為我在抱著許由。最後我們兩個才發現,孩子丟了。」
這個景象,讓我氣悶不已。捂著胸口就要倒在地上。
我點點頭:「不行,我阻止他們。」
養父看著我說:「因為,今天是許由的忌日。」然後,他晃了晃手裡的香燭紙錢。
我心中惴惴:「他們要告訴我什麼?難道要告訴我,我就是這些小孩中的一個,然後把其餘的人都殺了,最後活下來的嗎?」
養父在門口呼喊她:「快回來快回來。」
養母坐在地上,怔怔的望著周圍:「沒了,我的許由沒了。」
我們夜探孤兒院。看見十幾個和我小時候長得一樣的小孩,出現在一間屋子裡面。他們互相仇恨的盯著對方,似乎隨時會爆發一場大戰。
我看見養母跪趴在地上。悲傷的叫著:「許由,是你嗎?許由,是不是你回來了?」
死去的小孩半點沒有浪費,都被分而食之了。
然後我hetubook•com.com想把窗戶踢爛衝進去。
我看見他嘴唇哆哆嗦嗦,表情有些激動。
養父忽然一把拽住我的胳膊:「許由,別去,跟我回家。」
無雙恍然大悟:「所以這個許由,是你們領養回來作紀念的?」
正這樣說著,那些小孩忽然紛紛撲了上來。他們把養母圍在中央,眼看就要咬下去。
她蹲在地上,慢慢的接近那些小孩:「許由,你們哪一個是許由。」
我看著裏面的小孩說:「那些小孩是我小時候的樣子。」
我搖搖頭:「我也不知道。應該其中一個是我。」
這一切都被無雙幾個人看在眼裡。他們擔心地說:「這幾個小孩這樣自相殘殺下去。用不了多久就會同歸於盡啊。」
養父扭頭看了一眼,大急道:「她來這裏幹什麼?」
周圍圍觀的小孩馬上沖了過去,將他咬死了。然後分而食之。
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怔了幾秒鐘才問道:「你怎麼來了?」
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:「為什麼啊?」
養父說道:「當初我們也以為許由是被拐賣了。所以像是瘋了一樣的找他。尋人啟事,貼告示,能想到的辦法都做了。可是杳無音訊。然而hetubook.com.com,幾個月之後,卻傳來了消息,據說,定西孤兒院來了一個孩子。和許由長得很像,讓我們去看看。
然而,也不知道是流血太多,還是力氣不夠。他始終甩不開然後,他哀呼一聲,倒在地上。
剛才咬人的小孩解決了這一個之後,迅速的退到後面去了。像是擔心被圍觀的那些小孩攻擊一樣。
忽然,其中一個孩子動了。他張嘴咬在旁邊一個孩子的脖子上。那孩子被咬了一口,頓時鮮血直流。他慘叫一聲,用力的打在對方的身上。
養母搖搖頭:「每年到這個時候,許由都會來,我要找他。我要再見他一面。」
忽然,她低呼了一聲,指著窗戶裏面說:「這是怎麼回事?怎麼這些小孩長得一模一樣?」
我感覺他厭惡,疲倦,憤恨,又恐懼。被他的情緒帶動,我的心裏面也煩躁起來。
養父搖搖頭:「或許你是,或許你不是,我也搞不清楚了。」他說這話的時候,一直在長長的嘆息,似乎有滿腹的心事。
我莫名其妙的看著他:「你到底怎麼了?」
這場面實在太血腥了。我看的想吐。
養父慘笑了一聲:「我說今天是許由的忌日,沒有www•hetubook.com.com說是你的忌日。」
無雙問我:「那裡邊哪一個是你?還是所有的小孩都是你?」
本來爭鬥的正激烈的孩子們忽然齊刷刷的回過頭來,他們呲牙咧嘴的望著養母,似乎要咬她兩口。
我疑惑的看著養父的身影:「好像是我養母。」
屋子裡面一片黑暗,我摸索著打開燈。養母面色蒼白,看起來有點失神。
無雙好奇的問他:「為什麼?為什麼每年都要來?」
養父只是往回拽我:「你跟我走,跟我走。回家我跟你說。」
這聲音讓我全身一震。我回頭,看見是養父。
我一愣:「邋遢道士的師父?是啊,我體內的內丹不是把他的魂魄殺死了嗎?和這些小孩何其相似。我們長得一模一樣,卻要自相殘殺。」
我似乎已經猜到什麼了。但是我仍然不甘心的問了一聲:「我不就是許由嗎?」
無雙點點頭:「原來是被拐賣了。」
我看的滿頭大汗,嘀咕了一聲:「我受不了了,這些小孩是真的也罷,假的也罷,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自相殘殺。」
養母回頭看了我一眼,悲傷地搖頭:「不是你,你不是我們家許由。」
我站在窗外,慢慢騰騰的爬上去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。說道:「我在這裏啊。」
我們五個人跟著他,一臉疑惑的往回走。
養父嘆了口氣:「每年這個時候,我們都會來這裏。確切的說,是她要來。」
無雙搖搖頭:「許由,你不用去救他們。這些小孩都是無聊的孤鬼變成的。你就算把他們給救了。也不是當年的那些人了。他們好像要告訴我們什麼。」
我看著那些小孩,他們當中的某一個給我的感覺很奇異,我能感知到,他就在屋子裡面。甚至我能感覺到他的情緒。
然後他放開我,急匆匆的向屋子裡面跑過去了。
誠如無雙所說,這些小孩是其他的孤鬼變化成的,他們變成了本來面目。然後消失不見了。
我們幾個修道之人自然不能坐視不理,驚呼一聲,趕快跑過去,將那些小孩趕開了。
這時候,忽然有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然後在我耳邊輕輕的說:「別去。」
我答應了一聲,木愣愣的跟著眾人跑過去。
我問他:「到底怎麼回事?難道世上還有第二個許由不成?」
我和你養母喜出望外,連忙去孤兒院認領。你們知道,小孩的模樣長得都很像,輕易分辨不出來。但是許由是我們自己的兒子。我們一眼就認定了。和*圖*書就在我們要把他領走的時候。忽然孤兒院的院長過來了。告訴我們說,十分鐘之前,孤兒院又來了一個新的孩子。這孩子和我們的許由長得一模一樣。」
無雙在我身後扶住我,緊張的問:「你怎麼了?」
邋遢道士忽然悠悠的來了一句:「看見這些小孩,我就想起我師父來了。」
我問養父:「這是怎麼回事?她怎麼了?」
方丈低呼一聲:「我的媽啊,我跟一個死人當了這麼長時間的哥們?」
無雙問我:「是誰?」
幾分鐘之後,屋子裡的小孩卻又分成兩大陣營。他們互相捉對廝殺。斗得慘烈無比。轉眼之間,已經死了一小半。
我搖搖頭:「不可能。我已經死了嗎?不對啊,我明明是活人啊。」
養父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養母。他也在滿是灰塵的地板上坐下來了。他看著我說:「許由啊,我就暫且叫你許由吧。之前我和你養母,也是有一個孩子的。我們給這孩子起名叫許由。」
忽然,身後玻璃嘩啦一聲碎了。我回頭,看見一個人影鑽了進去。
我驚恐地看著她:「我剛才,看見我自己了。」
無雙拉了我一把:「還愣著幹什麼?趕快過去啊。」
無雙向窗戶裏面張望:「看見你自己了?哪一個是你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