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鳳的憤怒

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鳳的憤怒

那條蛇的蛇頭剛剛接近地洞。血鳳就及時趕到了。然後沒有任何猶豫。利嘴在蛇頭上猛地一啄……
忽然,邋遢道士拽了拽我的衣服,指著不遠處的啞巴說:「那小子,咱們是救還是不救?」
我想也沒想,提起手裡的桃木劍,使勁的向它的嘴裏捅了進去。
無雙就在那裡。看了看那地洞:「你們說,這裏面會不會藏著寶貝?」
血鳳雖然勇武,但是畢竟蛇尾也不是吃素的。就算血鳳能解決掉蛇尾,也得花費一番功夫。到時候,蛇頭恐怕早就已經逃了。
血鳳的目光變得凌厲起來,它看我們的時候。我們感覺它的眼睛裏面能射出刀來,已經把我們扎的千瘡百孔。
大蛇痛苦的在地上扭曲。但是根本無濟於事。那道紅光越來越大。大蛇身上的傷口也就越來越大。
方丈識時務為俊傑,也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假意。總之他贊道:「這是血鳳吧,好厲害。」
幾秒鐘之後,啞巴從喉嚨裏面發出一聲悶哼。他把蛇皮撐破了,從裏面鑽了出來。
無雙歡呼一聲,提著桃木劍跳下坑,嘴裏喊道:「跟著我,痛打落水狗啊。」
忽然,老鴇子驚呼一聲:「不好,它要逃了。」
https://m•hetubook.com.com老鴇子說到這裏,忽然猛地向後退了一步。他臉色蒼白,又有些虛弱無力的說道:「逃,快逃吧。」
這時候我們才明白過來。恐怕我們看到的九顆蛇頭,只是大蛇的尾巴而已。他不是長了九顆頭,而是長了九條尾巴。它真正的頭,一直在地下。
我和養父一塊經歷了這樣一場生死大戰,我們之間的關係,不知不覺的變得近了一點。我站在他身邊,跟著他長吁短嘆。
於是,我們又開始新一輪的奔逃。
他的話還沒有說完。那條大蛇忽然一躍而起。跳到半空中,然後又重重的摔下來。
忽然,老鴇子大喊一聲:「快跳進去。」
我們就站在它的旁邊,馬上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。
但是那條蛇卻沒有死掉。它的蛇尾仍然在劇烈的扭動著,激起大量的灰塵。
老鴇子似乎也感覺很有面子,他點頭答道:「不錯,正是血鳳。」
老鴇子已經走到坑底來了。他提醒無雙:「這是血鳳。是神物。你不要這隻鳥這隻鳥的說,免得它聽了生氣。」
然而,血鳳似乎沒有打算放過我們。它開始挨個的啄過來。
瘦子一邊慢慢hetubook.com.com地走過來,一邊說道:「我聽說,但凡有寶貝的餓地方,都有凶獸看守。這條蛇這麼厲害,這寶貝肯定不一般。」
邋遢道士對啞巴還當真是看不上,他冷笑一聲說道:「不是啞巴嗎?怎麼剛才還說人話求救了?現在又裝清高。喜歡在地上躺著?好,那你就躺著吧。」
我們說話的時候,血鳳已經將大蛇的內丹吞了下去。它微閉著眼睛站在地上,一動不動,似乎在消化這內丹的力量。
血鳳高亢的鳴叫了一聲,向下俯衝下來。然而,蛇尾像是有意識一樣。竭盡全力的將它擋住了。
果然,幾秒鐘之後,他的身子越收越緊。隨後,一道紅光從它的身子裏面沖了出來。
養父一直被我們保護著,這時候風平浪靜。他被方丈攙扶著走過來,嘴裏吶吶自語:「這樣也算是報仇了。我的孩子總算沒有白死。」
我閉著眼在塵土中摸索。這時候只有一個念頭,趕快離開這裏。
然而,啞巴並沒有搭理邋遢道士。他從邋遢道士身邊輕輕地走過去,站在幾米開外,遠遠的望那個地洞。
血鳳從斷口處飛了出來,耀武揚威的在半空中盤旋。
忽然,他發現我們正在看他https://m•hetubook.com.com。馬上聽住手了。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,目光中都透著清冷。
大蛇在地上扭曲了一會,忽然,我們看見他的尾巴猛地從地下拔了出來。然後那條尾巴忽然裂開一個口子,朝天吼叫了一聲。
啞巴的眼睛里冒出一點怒火來。我敢肯定,他是生氣了。
啞巴躺在地上,半截身子仍然在蛇腔裏面。他兩隻手不斷地抓撓,正在努力的從裏面鑽出來。
她還沒來得及回頭,老鴇子已經一腳將她踹到地洞裏面去了。無雙發出一聲驚呼,身子沒入井底的黑暗中。
當時我下意識的歪了歪頭。然後肩膀上傳來一陣鑽心的刺痛。像是有一大塊皮肉被撕走了。
邋遢道士不依不饒:「蛇已經死了,鑽出來算什麼本事?有本事它活著的時候你鑽出來?那樣我才服你。」
那條蛇慘呼一聲,然後在地上翻滾了兩下。就不再動彈了。似乎是死了。
大蛇像是沒有料到我會捅它一樣。結結實實挨了我這一下。然後它在地上滾了一滾,牙關緊咬,帶著我的劍向一個地洞裏面鑽去了。
巨大的身軀就在我們面前。死死地拍在地上。
然而,它被我和無雙阻攔,到底慢了一步。血鳳已經擺脫m•hetubook•com•com了蛇尾,飛速的沖了下來。
正在摸索的時候,我忽然感覺有一股陰風,從天上吹下來。速遞極快,自上而下向我的頭頂灌過來。
而血鳳看樣子並沒有打算放過它。它用兩隻爪子在蛇頭上面又抓又咬,然後,一顆珠子從裏面露了出來。
無雙問了一句:「為什麼?」
我憤怒的看著老鴇子,還沒來得及說話。旁邊的血鳳忽然向井口的方向啄了一下。如果剛才無雙沒有被踹下去,這一下,恐怕已經把她的腦門啄穿了。
我不放心的跟在後面跳了下去。一把拽住她:「你小心點。萬一傷著了……」
我忽然有一種預感。大蛇不是在發威,而是在垂死掙扎。
方丈一直躲在我們後面,他一聽到血鳳就氣不打一處來,高聲叫道:「血鳳?他還好意思來?不是讓它殺了大蛇嗎?它去哪了?是不是逃走了?」
無雙吐吐舌頭:「自己沒有長成人模樣,還不許別人說了?」
我忽然也想逃。但是血鳳沒有給我機會,它忽然飛起來。兩隻翅膀揮了揮,地面上颳起一陣旋風。
我這話還沒有說完,蛇頭忽然轉過身來。長大了嘴巴,朝我們兩個怒吼了一聲。
大蛇失去了內丹,一身修為一點不剩了。它身受和-圖-書重傷,再也堅持不住,幾分鐘后,就軟趴趴的躺在地上,不再動彈了。
我意識到大事不妙,這肯定是血鳳。
老鴇子解釋道:「我能感知到血鳳的情緒。剛才,它已經動了殺心了。」
大蛇脖子上的紅光忽然大盛。然後,它的身子從中間裂開了。確切的說,是斷為兩截。
極苗種植后,風定雲散。我看見周圍幾個人個個帶傷。他們都像我一樣。躺在地上裝死。
那蛇頭現在終於從地下抬了起來。它仰天大吼,但是這改變不了什麼。
我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。忽然,血鳳身上散發出濃重的殺氣。
無雙驚呼一聲:「是內丹。原來這隻鳥一直在哎找內丹。」
無雙站在坑邊,探頭探腦的向下面張望。這地洞雖然叫地洞,但是實際上很大,簡直像是一口井了。
啞巴一言不發的走過來,身上帶著濃濃的怒氣。邋遢道士忽然閉嘴了,我意識到,他是害怕了。
我們被颳得東倒西歪,迷住了眼睛。
我們定睛一看。果然,這條蛇的蛇頭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向底下鑽去。
我的桃木劍還在蛇嘴裏。這時候不適合逞英雄。我很沒面子的倒在地上裝死。
我悄悄地摸了一把肩膀。上面一陣火辣辣的疼,手掌上已經滿是獻血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