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九十五章 力挽狂瀾

第二百九十五章 力挽狂瀾

方丈被纏住之後,大呼小叫。招呼著我們去救他。
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領:「誰管你是不是故意的?你跟我來,幫著我把人救出來。」
說完這話,她就被蛇群覆蓋了。如同方丈一般,沒了聲音。
我惡狠狠地看著邋遢道士,邋遢道士畏懼的說道:「許由,你要幹嘛?」
我疑惑的問道:「那到底是不是?」
這時候,理智近乎于無情。我有理智,但是我不能狠下心拉回無雙,放棄方丈。於是我揮劍,跟在無雙身後,幫她清理掉身上的蛇。但是我顧得了她,就顧不了我自己,很快我的身上也爬滿了蛇。
可是我們人人自顧不暇。這時候四面八方都是蛇。我護著養父,幾次差點中招。
我一直焦頭爛額的和蛇群糾纏,一邊氣急敗壞的問:「怎麼樣?有什麼辦法逃出去嗎?」
我揪著他的脖子,把他往蛇群的方向拖。那裡的蛇很密集,而且越走越多。
這每一腳的力氣都很大,似乎和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。我被踹的居然向後退了一步。在這蛇群中,能向後退一步實在太難了。
我不顧一切的在蛇群中摸索。仔細尋找無雙的蹤跡。忽然,裏面伸出一隻腳來,一下踹在我的肚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子上。
我看他神態語氣有異,和平時大不一樣,不由得疑惑道:「你是不是方丈?」
然後,我聽見他招呼著邋遢道士要來拉我們。
我向他的方向望了一眼,他的全身都是蛇,已經包圍的看不清楚人形了。而且他仍然在被慢慢的拖走。拖到土裡面去……
站著的人身穿僧袍,手捻佛珠。寶相莊嚴,如同神佛一般。正是方丈。
她身上的蛇一點也不比方丈少。我們都能看出來,恐怕沒等她把方丈救出來,自己就得先搭進去。
我把她扶起來。我看著方丈說道:「你小子深藏不漏啊。這麼厲害的功夫不用,一直裝普通人?」
我們開始幫忙,手裡的桃木劍不停地揮舞著。
我一字一頓的說道:「都怪你,無雙沒了。方丈也沒了。」
我們頭頂上開始零星的掉下一兩條來。
一時間,我們已經到了地面上。我問方丈:「你是不是仙人?」
邋遢道士爭辯道:「怎麼怪我呢?我覺得這事應該怪啞巴,是他讓我們來這裏的。沒錯,應該怪他。他肯定知道這裏還有蛇,所以逃跑了,卻不提醒我們。」
身後的邋遢道士在和-圖-書我後退的一瞬間,伸手拽住了我然後拼了命的拉我。
瘦子無雙一邊砍殺,一邊埋怨道:「邋遢道士,都怪你,要不是你財迷,非要抬那口棺材,我們現在早就出去了,至於被蛇群圍攻嗎?」
幾秒鐘之後,蛇群四散奔逃。而那個方向,露出兩個人了。一個人站著,另一個靠牆坐著。
方丈說道:「也是,也不是。」
我抬頭看了看,外面的天已經要亮了。一個圓圓的光斑懸在頭頂,那就是出口。
無雙比我更著急。她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來。踉踉蹌蹌的向方丈的方向跑。摔倒了又爬起來,被蛇纏的走不動了就揮劍砍兩下。然後接著跑。
不知道為什麼,我看到方丈攀爬的身影,似乎很飄逸,大袖飄飄,像是憑虛御風的神仙一樣。
我疼彎下腰去。
方丈微微一笑,沖我合十說道:「日後,你自然會知道。」
忽然,我感覺有一隻手在拽我。
瘦子有些憂心的說:「恐怕已經晚了。」
無雙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。她伏在地上,咳了好一會,才慢慢的緩過來,睜開眼說道:「剛才憋死我了。」
瘦子說道:「方丈可能要完了。」
然而,他還沒跑兩步,就被纏住了。藏在和圖書地下的蛇,雖然比蛇王小上一號,不過,也已經遠遠超過普通的蛇了。
而坐著的,頭髮散亂,雙目緊閉,見者生憐,手裡仍然緊握著桃木劍。正是無雙。
眾人到沒有說話,反而傳來了方丈的聲音:「你們先把我救出去再說。我現在都不能……」
我感覺到脖子漸漸地有些憋悶,估計是被纏上了。我想伸手把蛇拽掉。然而手也纏上了。
我蹲在地上,拍拍方丈的臉:「你怎麼樣了?還活著嗎?」
實際上,確實已經晚了。
方丈微微一笑:「見笑了。」
邋遢道士沒有留情,在他們還沒落到地面上的時候,就揮劍將他們斬斷了。然而,漸漸地,那些小蛇越來越多。邋遢道士的速度漸漸地跟不上了。
我勉強揮了揮桃木劍,把蛇群驅散一點。這時候,我發現是無雙,他的情況比我還要嚴重,她正使勁的向外推我:「你走,你走……」
我連忙走過去,拍拍無雙的肩膀:「你怎麼樣了?」
無雙沖我笑了笑,然後輕輕地說道:「如果你出去了。去太原,找老黑。溫玉如果還活著,應該會去找老黑。」
我回頭看了看,邋遢道士在我們身後五步遠的地方。我拽住她:「在堅持幾秒鐘www•hetubook•com.com,邋遢道士就要來了?」
這時候,那蛇群裏面忽然泛出一道金光。這光芒像是有什麼巨大的威力一樣,凡事被它沾上的蛇,無不皮開肉綻,發出一股焦糊味。
邋遢道士底氣不足的爭辯:「我不是故意……」
方丈微笑道:「和你一樣。」
這時候,原本平靜的地面也開始涌動了。
瘦子已經瘋狂的揮舞著桃木劍,開闢了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。養父就站在這裏,一臉擔憂的看著我。這裏的蛇比較少。我們三個人足以應付了。
瘦子在我們身後幽幽的說道:「好厲害的陽氣。」
然後,他大踏步的從我們身邊走過,慢慢的向洞口爬過去。他所過之處,那些蛇群紛紛躲避。我們不敢怠慢,緊跟在他的身後。
方丈的聲音越來越小,到後面,幾乎已經聽不見了。
邋遢道士驚道:「他們怎麼忽然變方向了?」
邋遢道士一步步的後退:「現在太晚了。他們恐怕已經……」
我心中一動,頓時運用平生所學,聚攏天地之間的陽氣,開始向那些蛇壓過去。
那些蛇看起來很難受,不過,我的陽氣還是要弱了一些,遠遠達不到將他們燒焦的程度。
瘦子急道: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。他們數量太和-圖-書多了。咱們得走。逃上去。」
然後,他身上的金光乍斂。聚攏到手上的佛珠裏面去了。而方丈,則兩眼一翻,倒在地上,人事不省了。
這時候我才明白,恐怕無雙不是單純的想打人,她是想讓我活下來吧。
我有些悲哀的看著那個方向。手裡的桃木劍有一下沒一下的在腿上砍著。蛇被砍掉了,腿砍出血來。
邋遢道士欲哭無淚:「許由啊,你想死就自己死,別拉上我啊。」
方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,臉上又露出了平時的憨態。
方丈在洞底來回跳躍:「媽呀,我最怕這玩意了。」
這隻腳我認識,分明是無雙的。我想抓住它。但是無雙沒有給我機會。她出腳的速度很快,只是幾秒鐘,已經在我身上踹了十來腳。
我搖頭嘆息:「太高了,我們能爬上去嗎?」
實際上,這時候已經太晚了。我和無雙身不由己,被蛇群帶著向前涌過去。
我急的罵了一聲,向衝過去幫忙,可是剛走了一步,就被腳下的蛇群把腿纏住了。
我們兩個正在蛇堆裏面糾纏。忽然,那些蛇像是潮水一樣向我們涌過來了。
瘦子在我們身後驚呼:「許由,無雙,你們快回來。你們救不了方丈,他已經沒有聲音了,別把自己也搭進去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