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百九十七章 詭異來電

第二百九十七章 詭異來電

我再打過去,變成關機了。
瘦子點點頭:「是有點熟,不過,我不記得是誰的聲音了。」
無雙把針在司機面前亮了亮。說道:「這是什麼?」
無雙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問道:「這麼巧?李媽給你打過來了?」
司機感慨道:「你們還不知道吧?城西孤兒院出事了。」
我打開手機找了找,將剛才的錄音調出來了。
孤兒院的事就是我們幾個做下的,但是我們沒有打算承認。而是裝傻搖搖頭:「不知道啊。出什麼事了?」
我看看瘦子:「你有沒有覺得這個聲音有點耳熟?」
剛才我打電話的時候用的免提,我們的對話被眾人聽得清清楚楚。
我們點頭答應了。
這段錄音裏面的聲音略微年輕一些,而司機的聲音,則多了歲月的滄桑。如果不是刻意去比對,很難發現他們可能出自同一個人之手。
司機一直回答,不知道。沒什麼感覺。
我沒說話,向回撥了那個號碼。然而,裏面傳來嘟嘟嘟的忙音。再撥,已經關機了。
瘦子擺擺手:「你放心吧。這些針的位置不要人的命。」
我湊過去摸了摸。這三個痣有點硬。不像是肉。
我問:「李小星醒了嗎?還有胖子?」
司機很神秘的說:「這話我只告訴你們幾個,你們可別往外傳。」
我點點頭:「我明白。」
無雙被這個人的爭辯說的有點拿不定主意了,她回頭看看我們幾個:「你們覺得呢?」
我在衣和-圖-書兜里找了找,將那張名片找出來了。然後撥通了他的電話。
我套他的話:「在孤兒院,你都知道什麼?」
司機說道:「孤兒院讓人給炸了。也不知道誰和孤兒院有深仇大恨。把那裡炸的出來一個大坑。人全都死了,血肉模糊的。」
無雙冷冷道:「這錄音裏面的聲音,應該是你自己吧。」
李媽說道:「醒了。他們兩個都醒了。」
司機點點頭:「記得,記得。」然後他發動汽車,拉著我們在路上一路疾馳。
我把手機拿出來,把那段錄音找出來,重新放了一遍。
我若有所思的看著司機。想了想說道:「難道說,他曾經被人控制住了?」
我自己的聲音被電話放出來,感覺很怪異。像是有個陌生人在極力模仿我自己說話一樣。我聽得毛骨悚然。
裏面除了李媽的呼喊聲之外,似乎還有另一個人的聲音。正在大聲的呵斥。
我鬆了一口氣,默默說道:「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。看來啞巴比較講信用。」
瘦子想了想,說道:「看他的樣子,不像是說謊。但是我總覺得,這說話的人肯定就是他。對了,他剛才不是說,以前的事都記不太清楚了嗎?會不會說,他做了這些事,然後又忘記了?」
我們家的樓很偏,想打到車很不容易。我們在太陽底下曬了一會,仍然沒有出發。
李媽有些猶豫,聲音忽然變得很低:「我也不知道他算不算是人。不和_圖_書過,看起來像是……哎呦……別……」
想到這裏,我猛地撲過去,一把將他的后衣領揪下來了。
司機慘叫一聲,連連喊疼。然而,無雙不管不顧,她咬著牙,慢慢的從司機的脖子上抽出來一根針。白光閃閃,把我們都嚇了一跳。
司機的脖子露出來,上面光禿禿的,沒有符咒的痕迹。難道我猜錯了?
這時候,醫院的救護車也開來了,我們幫著養父把養母抬了下去。
方丈後知後覺,不知道我們究竟要做什麼。不過,他也猜出了端倪。戰戰兢兢的把身子向後縮了縮,唯恐誤傷到他。
我正要接通,邋遢道士著急的說道:「錄音,別忘了錄音。」
他茫然地看了看汽車,又茫然的看了看我們。
我茫然的看著眾人:「他掛了。」
無雙出主意:「咱們來的時候不是坐了一輛黑車嗎?我記得他當時給你名片了。」
無雙忽然伸手揪住其中一個,用力的向外一拽。
這期間無雙一直問他。這三根針是做什麼的。針被拔出來之後有什麼感覺。
我點點頭:「是啊,第二次坐你的車了。你還沒把我記住?」
我聽這話似乎有什麼事,於是問道:「怎麼了?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」
無雙一臉好奇的盯著他:「你感覺怎麼樣?有沒有什麼想法?」
無雙說道:「你們在這裏瞎猜有用嗎?想知道是誰,直接回去看看不就行了嗎?走吧,咱們趁早回去,沒準能把李媽救和_圖_書下來。」
我奇怪的問道:「來了一個人?誰?」
司機說道:「這事能亂說嗎?就算新聞裏面報出來,也沒這麼嚴重。不過,我的消息絕對是真的。我有一個好兄弟是警察。他就去過現場。今天早上還打電話問過我呢。畢竟我曾經在孤兒院住過……」
司機口中所說的可怕的聲音,自然是指李小星手機裏面的錄音。當初我們只顧著聽錄音裏面的內容,倒沒有想太多。這時候聽到司機這麼說,忽然我腦子裡一激靈。司機的聲音,和手機裏面的錄音似乎有一點像啊。
方丈惋惜的嘆了口氣:「許由,你這手也太慢了。現在給他打回去吧。可惜了,這主動權可是讓你給浪費了。」
五分鐘之後,司機果然開著車過來了。
無雙和瘦子一不做二不休,伸手把司機脖子後面的針全都拔了。
我撓撓頭:「我也不記得了。」
司機把頭搖的像是卜楞鼓一樣:「姑娘,上一次剛開始的時候,我也聽愣了,以為這裏面的聲音就是我。可是我轉念想了想。這不可能啊。您看看我,慈眉善目,平時連殺雞都不敢。您再聽聽這錄音裏面的聲音。兇巴巴,惡狠狠。怎麼聽都不是我啊。我覺得,很可能是有個人和我說話聲音特別像……」
李媽在那頭沉默了一會,然後說道:「許由,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?」
司機疑惑的搖搖頭:「想法?沒有啊。」然後他看了看我們,目光閃爍,指著https://www.hetubook.com•com我說道:「你是許由?」
我正要放棄的時候,無雙指著司機脖子上的三個痣說道:「我總覺得這三個疙瘩不大正常,你們來看看?」
無雙把桃木劍放到司機的脖子上,低低的說了一聲:「兄弟。」
司機搖了搖頭:「什麼也不知道,不瞞你說,我小時候記性差得很。孤兒院那段時間的記憶,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。只是朦朦朧朧記得吃飯上廁所。還有就是那個可怕的聲音。」
無雙問了一會,覺得無聊。也就放棄了。
我故作鎮定的問:「真的假的?我怎麼沒見新聞裏面說?」
這時候,瘦子輕輕地捅了捅我。然後目視前方,像是在看外面的風景。但是他的嘴在極輕微的顫動,小聲的說:「司機有問題。這不是去車站的路。」
連日的奔波讓我有點神經兮兮的,一聽李媽的聲音,馬上條件反射似得問道:「李媽,你沒事吧?」
我本來想給李媽打電話,問問李小星的情況。然而,我還沒來得及撥號。電話就已經響了。
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司機都有這個習慣,在計程車上喜歡天南地北的海侃。說著說著,不知道怎麼的,他就講到城西的孤兒院了。
我們互相遞了一個眼色。然後把桃木劍抽了出來。
我擺擺手:「算了。先給李媽打電話。」
方丈撓撓禿頭:「這小子挺機警啊。咱們怎麼辦?」
我和李媽的對話慢慢的放過去,然後到了最後那一段混亂的聲音和*圖*書。剛才我們都在思考那個人是誰,沒有注意這段聲音的異常。這時候刻意去聽。馬上發現這聲音的不對勁。
在樓門口到了個別,我們就分開了。養父母去了醫院,而我們則站在路邊等車去車站。
我搖搖頭:「不是李媽,是另一個號。他的手機上沒有保存,但是我見過這個號。李小星出事之前,曾經頻繁的和這個號聯繫。」
李媽沉默了一下說道:「家裡來了一個人。好像認識你,看樣子,是衝著你來的。好像沒有安什麼好心,兇巴巴的……」
我無奈的看著眾人:「關機了。」
李媽的電話很順利的接通了。只不過。她的聲音有些緊張。
司機叫的撕心裂肺,我聽得都疼。不由得勸道:「你們輕點,別把他弄壞了。」
瘦子皺著眉頭想了一會:「我總覺得最後那一陣混亂的聲音裏面,似乎有個人在說話。你有沒有錄音。」
我正要接通電話。拿手機忽然掛斷了。
李媽說到一半,忽然驚呼了一聲,然後電話裏面一團糟亂。幾秒鐘之後,掛斷了。
無雙很肯定的說:「李媽估計有危險了。」
我點點頭:「沒錯沒錯,你提醒我了。」
這小子很痛快,答應我們五分鐘之內趕到。
他們把三枚針拔出來之後,司機居然不喊疼了。
司機捂著脖子一個勁的喊疼,根本不答話。
李媽在那頭說:「沒事啊。」
那司機嚇得一踩剎車。戰戰兢兢的說道:「姑娘,我快四十歲了,別叫我兄弟了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