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零一章 舊相識

第三百零一章 舊相識

樂完了又有點疑惑:「他們是誰?怎麼也在找我?如果是朋友就好了,我可以讓他們幫忙救人。如果是敵人……那就暗中將他們除掉。」
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:「我們不管,反正你得把他找出來。」
水鬼叫來了朋友,幾隻鬼嘀嘀咕咕。而我百無聊賴的坐在地上。幾分鐘后,水鬼說道:「可以了。」
那邊有三個人影。領頭的一個是李媽。後面跟著兩個人。這兩個人,越看感覺越熟悉。
然後我不甘心的問:「為什麼?難道無所事事就好了嗎?」
我坐在河邊,有些惆悵的想到:「我這一趟出來,不是幫張元舉賢任能的。是為了搬救兵,把無雙救出來。但是紙紮吳被抓起來了,我少了一個信使……」
水鬼點點頭:「有幾個陽壽到了,該投胎轉世了。哎,他們都是好死的。不像我,找不到替身就不能投胎。」
他一連說了三個難字。每說一個難,我心裏面都要緊張一分。
我聽老水鬼說的頭頭是道。不由得問道:「你到底是什麼來頭?我覺得你的來歷必定不凡。」
張元畢竟是我的師父。而他當了冥王之後,我下意識的覺得冥界是無雙家的後花園了。
hetubook•com•com鬼神色忽然激動起來:「好啊,好啊。沒想到我死了之後,反而有了用武之地。」
我一臉詫異的看著這個老水鬼,心裏暗暗的想,這小子是什麼來頭?說的頭頭是道的。
也不知道是剛才的一番交談激起了老水鬼的豪情壯志還是怎麼回事。他一掃之前的萎靡之色,神采飛揚的說道:「在下的名諱不值一提。但是我曾經在南海聖人開辦的學堂念過幾天書。先生壯志未酬,我們這些做學生的都替他憤憤不平。後來天下搜捕,我等惶惶逃竄,流落到這荒郊野外。一日大醉,跌落河中。於是做了水鬼。」
我一聽這個名號,心中瞭然。不由得點點頭說道:「怪不得,怪不得。」
水鬼嘆了口氣,連連說道:「難,難,難。」
水鬼說道:「我跌落河中的時候,手裡是抓著酒壺的。那酒壺很特別,是一隻白玉葫蘆。當年聖上賞給我家先生的,被我帶了出來。你只要在葫蘆里裝上一點河水。將我的魂魄引到這河水中。也算可以了。」
河水已經沒有剛才那種刺骨的寒冷了。看來,冥界的人已經走了。
這人的話差點把我聽樂了。和-圖-書這個人的嗓音至少也得有七八十歲了,怎麼說話像是七八歲的孩子呢?
水鬼說道:「無所事事自然不好。但是新冥王的做法,我卻不贊同。他確實很用心。但是恐怕到頭來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他的確法力高強。可是冥界的鬼魂,何止千萬。冥界的陰差,又有多少?他再怎麼勵精圖治精力始終有限,也不可能把這些人都管好。而且,我最擔心的還不是這個……」
水鬼微微一笑,說道:「我自然知道。實際上,現在冥王要做的,不是抓壞人。而是立一套抓壞人的方法。不是埋頭苦幹,而是創立一套讓陰差不得不苦幹的制度。不是大全緊握,而是分權。商鞅雖死,而秦卒行其法……」
我心中疑惑:「李媽怎麼會在這裏?該不會是來找我的吧。他來找我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?」
我好奇地問:「你最擔心的是什麼?」
我心裏記掛著無雙幾個人。但是冥界的情況同樣讓我很是憂心。
這時候看見這老水鬼高談闊論,不由得心生好感。於是我問他:「你覺得張元會成功嗎?冥界被他管轄著,會吏治清明嗎?」
老水鬼勸我道:「大師,你放心,我在這裏m.hetubook.com.com還有幾個朋友。我交代他們兩聲,讓他們幫忙傳個話就行了。」
我點點頭,正要帶著他上路。忽然,我聽見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:「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,電話也不通。」
水鬼指了指河水:「在水底。」
這聲音很熟悉,分明是李媽的。
他欣喜若狂的在岸邊歡呼了一會。之後,又有些為難的說道:「大師,還有一個為難的地方,我是水鬼。死在這裏,除非有替死鬼,不然的話,一般不能離開這裏。」
然後我向他拱了拱手:「老先生。實不相瞞。現在的冥王是我的師父。你願不願意跟著我?等我辦完了這裏的事,把你舉薦給他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話,幫他建立一套你剛才說的那些制度。」
我警惕的問他:「什麼辦法?」心裏卻想著,只要這小子敢提「血契」兩個字,我就把它踹到河裡去。
那個蒼老的聲音說:「姐,你到底有沒有準?咱們都從太原找到鄭州了……」
我向水鬼輕輕招呼了一聲。然後把葫蘆藏在身上。然後向剛才說話的地方張望過去。
水鬼在我身邊引導著。我果然摸到了一隻葫蘆。然後按照水鬼所說的,把他的魂魄封在了葫蘆中hetubook.com.com
我聽這對話有點摸不著頭腦了。這女人的聲音頂多二十歲。怎麼這老頭反倒叫她姐呢?
我想到血契,身體打了個冷戰。我這輩子訂了不少血契,對這種東西實在是沒有興趣了。
我一摸兜才明白了,剛才下水比較著急。手機早就進水了。
我有些驚奇的看著老水鬼:「聽你這意思。似乎知道該怎麼做?」
我沒有反駁他,只是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我悄悄地跟在他們後面。忽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:「我總感覺許由就在附近。但是走到這裏,卻感覺他一會在前面,一會在後面,找不到具體的方向了。」
我點了點頭。諒他也不敢使什麼陰謀詭計暗害我。然後慢慢地下河,去找那隻玉葫蘆。
水鬼接著說道:「其實,就算新任的冥王是這萬中無一的好人。但是你能保證他永遠在這個位子上嗎?萬一哪天他也被推下去呢?冥界恐怕還是要恢復老樣子。那些勤奮的判官和陰差會重新懈怠下來。我們這些小鬼的生活則繼續暗無天日。」
水鬼見我眉頭緊皺猶豫著說道:「大師,實際上有一個辦法。」
我悄悄地跟在後面。聽見李媽央求道:「你們把我放了行不行?我真的不知道許和-圖-書由在哪。我們家小星剛剛醒過來,我還得照顧他呢。」
我點點頭想到:「這個辦法倒也不錯。」然後問道:「那葫蘆現在在哪?」
我有些奇怪的看著他:「還有這麼一說?」想當年瘦道士在河邊招水鬼。那隻鬼,不也照樣從裏面爬上來了嗎?難道是因為血契?
水鬼悠悠的說道:「新任的冥王一邊勵精圖治,另一邊在收權。將冥界的生殺大權,一點點全都緊握在手裡了。而判官和陰差,卻漸漸地被閑置了。不錯,他現在是明主。這麼乾的話,方便行事。可以保證做什麼事都比較順利。可是萬一有哪一天,他性情大變。不再勵精圖治了怎麼辦?開始胡作非為怎麼辦?當年奇才在任上的時候。十八大判官還可以進諫一下。而現在,眾判官完全變成了傀儡。一旦有什麼變故,慘的還是我們這些小鬼。」
我詫異的看著他:「他們能去冥界?」
水鬼見我沉默不語,居然來了興緻,他開始慷慨陳詞:「我看你似乎和冥界的人比較熟識,又或者認識冥王。你可能覺得,冥王會一直勵精圖治下去。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這樣的人太少了。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。一旦到了那個位子,想禁得住誘惑是很難的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