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一十四章 五極

第三百一十四章 五極

只有方丈,微微一笑,說道:「咱們被妖道殺了,不過,又重新活了過來。」
我掙扎著坐起來,摸了摸自己的身體。我發現我活過來了。魂魄回到了身體裏面。似乎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,妖道沒有剜開我的身體。我也沒有丟失器官。
忽然,我想起一個人來。在身上摸了摸,把那個玉葫蘆找了出來。
我依言睜開眼,果然,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。
我詫異的看著他們:「咱們怎麼樣了?」
終於,有人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:「好了,睜開眼睛吧。」
我看見他手裡我這一塊肉,毫無疑問,這塊肉是我的。
我心中一震,扭頭看到瘦道士慢慢的睜開了眼睛。他的目光很清明,一臉親切看著我。
我笑了笑,拍拍他的肩膀:「你被這樣。有句話說得好,江東弟子多才俊,捲土重來未可知。沒準有一天,你能再召集死士,東山再起呢?」
無雙皺著眉頭說道:「你就打算把這麼個東西舉薦給我爸?怎麼膽子比你還小?」
然後,我死了。
然後,我感覺妖道的手伸到我的肚子裏面去了。他在裏面摸索。
曹操一臉陰沉,沒有說話。無雙忙忙碌碌,也沒有搭理我https://m•hetubook•com•com
妖道咧嘴笑了笑。然後用力一捏,把我的脾捏破了。裏面露出一顆黃色的珠子來。
我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,忽然,有人在我後腦上拍了一掌,喝道:「還不快回去?」
我苦笑一聲:「這小子怎麼回事?怎麼嚇成這樣?」
我曾經很多次魂魄出竅,卻沒有死過,直到這時候,才終於嘗到了死的滋味。我周圍的世界混混沌沌,分不清天,看不到地。空氣像是一鍋粥,混混沌沌,視野模糊。我的魂魄在這裏飄蕩,像是行走在大霧中一樣。
我搖搖頭:「那倒沒有,不過,這個水鬼很有水平,我打算把他舉薦給師父。」
漸漸地,周圍的霧氣散去了,世界恢復了一片清明,而我的魂魄也有些發重,慢慢的掉落下來。
瘦道士微笑的看著我,臉上又是喜悅,又是懺悔:「這幾個月我被妖道控制,害了你們很多次,希望你們不要介意。」
曹操一副心灰意冷的樣子,簡單答道:「不知道。」
我看看周圍的幾個人。無雙,方丈,曹操,他們都已經醒過來了。只有瘦道士正盤腿坐在地上,而無雙在他背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後忙碌著,不知道在做什麼。
我們正在討論水鬼,忽然,耳邊響起久違的一聲:「許由。」
我怔怔的望著他,感覺到生命的流失。卻沒有回答他的話。
我的魂魄從身體裏面飄出來。輕飄飄的,在天地間發晃。
我驚恐地望著他。終於,我感覺到一陣劇痛。隨後,妖道滿手是血的從我身上抽了出來。
瘦道士連忙擺手:「當然不是。只是,我並不知道妖道是什麼人。」
無雙笑道:「想不到你還這麼有心。水鬼在哪呢?讓我看看。」
我點點頭:「看來妖道很謹慎。即使你,也打探不出什麼來。」
我有些詫異的看著他:「你該不會是顧念師徒之情,不肯說吧。」
瘦道士點點頭:「妖道生於此世,似乎有什麼了不得的來歷。他已經活了幾百年,一點一點的尋找當年留下的線索,好證明自己的身份。我感覺,他似乎是失去記憶了。」
我問他:「你都看到了?」
水鬼點點頭:「可不是嗎?全都看到了。哎呦,太可怕了,那個道士把你們一個個開膛破肚……」
這下,瘦道士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來。
瘦道士點點頭:「他活了七百年。m•hetubook•com.com
我擺擺手:「先別說這個了。是誰把我們救活的?」
我瞪著眼,鼻子里全是血腥味。一陣陣的想吐。
我心中一喜,問道:「是不是冥界的人來了?不然的話,咱們怎麼能死而復生?」
模模糊糊,飄飄渺渺的,我聽到無雙在咒罵,方丈在慘呼。他們,估計也已經遭了毒手了。
瘦道士說道:「實際上,妖道並沒有提防我,他對他自己的道術很自信,知道一旦把我控制住,我就不會背叛他。所以,做事並沒有刻意瞞著我。我之所以不知道他的來歷,因為不僅僅我不知道,妖道自己也不知道。」
我拔開塞子,沖裏面喊:「水鬼,你還在不在?」
瘦道士點點頭,沖我說道:「好久不見。」
妖道把那塊肉拿到我面前,像是展示給我看一樣:「許由,你知道這是什麼嗎?這是脾。人體就是一方小天地,陰陽五行,生生不息。而這脾臟,就是土聚集的地方。你是天地間五極之一,而你的脾,是五極中的極致。你猜,裏面會生出個什麼東西來?」
我坐在地上,身子被利刃釘著,而五臟六腑,被妖道的桃木劍劃開了。
然而,妖道很快吧這顆黃色的珠子收到一尊香爐裏面。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
我興奮地搓手:「好久不見,好久不見。兄弟,這都多久了,你終於醒過來了。」
我抓住瘦道士的話:「他已經活了幾百年?」
曹操冷笑了一聲。沒有說話。
我詫異的看著他:「妖道自己也不知道?」
香爐的蓋子蓋上了。這股溫熱被隔絕開來。
我看看其餘的幾個人,他們也都搖搖頭,說道:「我們也感覺很奇怪,明明重傷死了,但是忽然活了,而且身上的傷口正在迅速的愈合……」
我喜道:「快告訴我們。妖道是個什麼樣的人?他為什麼總想著和我們作對?」
說話的工夫。那水鬼從玉葫蘆裏面飄了出來。他一臉緊張的看著我們:「幾位,你們可算活了啊,剛才嚇死我了。」
無雙瞟了我一眼:「你又和鬼訂血契了?」
我感覺我的魂魄被人拽著,塞到了什麼東西裏面。我驚慌失措的掙扎,但是根本動彈不得。
我看無雙正在小心翼翼的處理瘦道士脖子後面的符篆,於是沒有打擾她。我扭扭頭,看了看一臉落寞的曹操:「曹將軍,你知道是誰救了我們嗎?」
水鬼說道:「你們不知道,就是……」他的話說道一半,忽然目光畏懼,連連擺手:「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」隨後,www.hetubook.com.com縮回到玉葫蘆裏面,再也不肯出來了。
他沖我咧了咧嘴,做出一副故作親切地樣子來。
我喜道:「你還記得被控制時候的事?」
我心中一喜:「你想起我來了?」
我嚇了一跳。整個人一哆嗦。然後,眼前一黑。
然而,我扯開衣服看了看,發現肚子上一道觸目驚心的長口子。它已經愈合了,結了痂。但是至少是一個證據,證明我真的被人割開了肚子。
我發現我躺在地上。這裏仍然是那一方小小的空間。
這顆珠子一出現,我馬上感覺到一股暖流,流遍全身。似乎又一股力量,灌注在這一方空間裏面。
方丈搖了搖頭,說道:「那我就不知道了。」
我沒有了支撐,身體像是被抽幹了一樣。然而,耷拉下腦袋來。我已經看不到東西了。只剩下一點點聽覺。
我感覺自己像是案板上的豬羊。被開膛破肚,清腸洗胃……這時候,最痛苦的不是疼痛。而是恐懼。即將被分屍的恐懼,和不知道妖道下一步將要做什麼的恐懼。
我有些詫異這種景象。因為這和傳說中的盤古開天闢地之前,頗為相似。
我躊躇的念叨著這個時間段:「又是七百年?七百年前,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
瘦道士點點頭:「記得,全都記得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