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一十六章 刑罰

第三百一十六章 刑罰

張元還沒有說話。忽然,有一個聲音響起來了:「天子犯法,與庶民同罪。世上無法外之法,又無法外之人。規行矩步,天下太平。冥王真乃萬事難逢之明主。」說完這話,他跪在地上,磕頭如搗蒜。
然後,他威嚴的喝道:「許由,你們幾個,以肉身私闖冥界,我沒有冤枉你們吧?」
我心想,莫非張元現在心情不好?可別再惹他了,直接說正事吧。於是我說道:「師父。當年的那個妖道來冥界了。」
果然,有兩個判官轉身出門了。
瘦道士見張元說起以前的事,似乎氣氛有所緩和,連忙上前說道:「張……張大師,你還記得我嗎?我是瘦道士,當年在大聖廟,曾經想拜你為師。」
張元冷冷的說道:「今天有小鬼舉報。說冥王夫人,以權謀私,夥同判官吳天正,干涉陽間事物。所以,本王抓他們兩個來審一審。」
無雙高聲喊道:「我是無雙,是冥王的女兒。」
然後這些陰差就要衝過來。
張元點點頭:「好,你們承認就好。來人,給我打。」
瘦道士的話把無雙說的一愣一愣的,她有些不信服的問道:「你說的是真的?」
張元的聲音有一絲掩飾不住的和圖書滿意,他問道:「這又是誰?」
瘦道士解釋道:「他是用畢生的道術,封印了地獄。可能只是幾個小時。但是這恐怕也已經很是了不得了。」
現在我們幾個的陣營,可是比當初攻打冥界差了十萬八千里。不過,好在我們肉身尚在,可以使用道術,桃木劍和鎮鬼符結合起來。居然能抵擋得住兩隊陰差的攻勢。
十八判官似乎早就知道我們的身份了一樣。並沒有絲毫的驚詫。只是對著我們淡淡的說道:「冥王有請。」
當年張元當冥王,接受萬鬼朝拜,我們幾個都是在場的。然而,這些陰差似乎不認識無雙了一般,個個冷冷的說道:「你是誰?竟然以肉身闖入冥界?奉冥王令,當斬。」
一句話說的瘦道士很是尷尬,然後他硬著頭皮說道:「我這次來,是為了報信。妖道真的已經來的了冥界。而且,用道符把十八大地獄都封住了。」
無雙有些不高興的喊了一聲:「爸。」
無雙不解的看著瘦道士:「為什麼不允許我毀掉這道符?」
張元點點頭:「不錯,不錯。果然有見識。你就在我這裏做一個軍師吧。」
無雙不滿的說道:「爸,我讓你去救我www.hetubook.com.com們,你怎麼不去啊。」
瘦道士無奈的說道:「我有必要騙你嗎?」
那水鬼極興奮,說道:「我這裡有一套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。只要讓冥界的小鬼分成兩派,互相……」
張元坐在座位上,那座位距離我們很遠,他的面目有點模糊不清。
我提醒張元:「他是以肉身進入冥界的。」
無雙心中焦急,走的很快。他急匆匆的衝到冥王的宮殿前面。遠遠地,兩隊陰差正在巡視。
張元淡淡的說道:「你們私闖冥界,犯下大錯,打算編出來個妖道轉移視線嗎?如果妖道當真要對付冥界,為什麼現在還沒有殺上殿來?」
瘦道士說道:「因為他所布下的符咒極耗體力。現在,他恐怕藏在某個地方恢復精神。等他緩過來,很定會對付冥界。」
張元不耐煩的揮揮手:「你的事以後再說。現在,我先要審幾個犯人。」
我還沒有回答,冥王又喝道:「你們幾個,私通判官,我也沒有冤枉你們吧?」
這些陰差見我們過來,個個如臨大敵,喝道:「什麼人?居然敢擅闖冥界?」
然後,我聽到張元陰沉的聲音:「你們來了?」
無雙若有所思的想:hetubook•com.com「想不到,妖道還有這樣的本事。不過,瘦道士,為什麼你脖子後面的符咒沒有反噬?如果當初妖道在你脖子後面用上這一手,我怎麼會輕易將你的符咒毀了。」
我們聽了這話,心都寒了一半。無雙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。而我則望著他,又是規勸,又是埋怨:「大家都是親人啊,一定要這樣嗎?」
張元陰沉的冷笑了一聲:「和你們一樣?」
瘦道士說道:「因為要畫下這道符,會損耗相當多的體力。當初妖道的道術不像現在這麼厲害。畫這樣一道符,肯定會元氣大傷,足夠他歇上兩三個月的。可能是因為這樣,所以他一直沒有動手吧。而我也因為這個逃過了一劫。」
冥王冷笑一聲:「荒唐,十八大地獄是多麼險惡的所在?他一個道士能封住十八大地獄,簡直可以上天入地了。」
那態度略顯冷淡,絕對說不上熱情。
瘦道士說道:「我曾經見過這道符。妖道畫這種符的時候,用了畢生的道術。如果我們的道行高過他,自然可以抹去。但是如果不如他高強的話,很容易被符咒反噬。到時候,不死也得重傷。」
張元沒有說話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張元擺和_圖_書擺手:「來人,去搜查一下。此人既然能肉身進入冥界,應該能很容易找到。」
無雙喝道:「是我,連我都不認識了嗎?」
大殿依舊很空曠。現在裏面多了一個座位。多了十幾隻火把,將這裏照的火光熊熊。下面跪著兩個人。這裏似乎是在審案。
張元嗯了一聲,說道:「他來自投羅網了?正好,正好,這次將他拿下。」
隨後,過來幾個陰差,將我們按倒在地,噼里啪啦就要打。
我啞然:「要治我們的罪?」
張元冷笑:「諒他一個修道之人,怎麼能敵得過我冥界百萬雄兵?許由,你還像以前一樣,膽小怕事。」
我們一路看過去,發現十八大地獄都被符咒封住了。小鬼們被關在裏面,鴉雀無聲,恐怕已經被符咒死死的壓制住了。
我嘆了口氣:「沒冤枉。」
這時候我們才發現,跪在地上,全身滿是傷痕的,不是別人,正是紙紮吳和張夫人。
我忽然覺得張元的聲音似乎不大友好,不由的心中惴惴,不過,這時候也顧不得這麼許多了。我說道:「妖道找到了打開冥界的大門。以肉身進入冥界。這樣的話,他的道術都可以用了。我擔心……恐怕會把冥界攪亂。畢竟,人間https://www.hetubook.com•com的道術正好是冥界的剋星……」
我們躊躇的在這裏等著。忽然,無雙驚呼一聲:「媽,怎麼是你?」
外面的騷亂終於驚動了裏面的人。我感覺一陣強大的氣勢向我們壓迫過來。即使有道符在手裡,我們也不好受。個個像是受了重創一般,不由得後退。
然後,我看見宮殿裏面走出來十八判官。我看了看,並沒有紙紮吳。
無雙又是生氣又是心疼,看樣子已經要哭出來了。她衝著前面的寶座大吼:「你是不是神經病啊。都是一家人,你在這幹什麼啊。」
無雙的意圖很明顯,她想抹去大門上的符咒。然而,瘦道士卻心急火燎的制止她了。看瘦道士一臉嚴肅,似乎這道符至關重要。
我們幾個人七手八腳的將他們兩個扶了起來。張夫人有些尷尬的看著無雙:「孩子,沒事,我和你爸鬧著玩呢。」
無雙不爽的哼了一聲:「真夠沒禮貌的。」然後,她帶著我們向大殿裏面走去了。
張元嗯了一聲,淡淡的說道:「許由告訴我,說你投靠了妖道。怎麼?你如今反反覆復,叛而又降嗎?」
我看了看毛遂自薦的水鬼,答道:「這是康有為的徒弟。淹死在河裡,始終不能投胎,被我遇見,打算舉薦給師父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