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一十八章 往事

第三百一十八章 往事

妖道看了看他的佛珠,淡淡的說道:「當年你和我對敵的時候,我曾經見過你的珠子。是一件寶貝。當我將你殺死的時候。這珠子散落在各地。估計有些人撿到了。用這珠子修道。人都有貪心,他們自然知道這珠子不止一顆。於是到處查訪,想把整串念珠湊齊。結果全都陷在陳家村了。珠子控制了他們,將他們串成了一串。最後你能把念珠找回來大概也是宿命吧。況且,你只有找到這串珠子,體內的內丹才會成型,為我所用。不過還好,你始終都沒有恢復記憶。而且,當年的神力,你也半點沒有繼承下來。」
方丈不由得擺手:「你說的我都不知道啊,千萬不要冤枉好人。」
妖道點了點頭:「你們是世上最有可能得道成仙的人。只不過很可惜,你們的內丹已經被我耗盡了法力,來打開那扇門。」
方丈說不下去了。而我卻想起表舅的話來。後來表舅抱著方丈的屍體,去拜祭那塊石頭,結果方丈就這樣活過來了。當時我們都稱讚這石頭神奇。然而,這時候看起來,哪裡是石頭神奇,分明就是當年那僧人借屍還魂。
然後他惡狠狠地瞪著我們:「都怪你們,都怪你們。我要你們給她陪葬。」
我對妖道說:「既然你是奇才,為什麼後來又失去記憶了?」
妖道看著方丈,淡淡的說道:「我不知道和*圖*書你是誰。你應該是我的世仇。我生下來之前,母親就已經死了,而我也受到了重創,眼看要一屍兩命。父親用極厲害的道術把我養在母親的肉體裏面。這一養,不知道過了多少年,我才能重新活過來。我只見過母親的屍體,而父親,卻臉面都沒有見過。根據他留下的隻言片語,以及多年的查訪。我知道,我父母修道,得罪了天上的仙人。他們先是害死了我的母親。然後,打算害我的父親。我父親一邊保護著我,一邊想辦法進入冥界,查找母親的魂魄,沒想到,被仙人偷襲,魂飛魄散。幾千年了,他的魂魄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我所知道的,就只有這些。至於方丈你。當年害我們一家,你也有份。」
妖道冷笑道:「你們都叫我妖道。如果我不做一下為非作歹的事,又怎麼配得上這個稱呼?」
我心裏暗道:「事情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啊。老黑居然也參与進來了。」
方丈撓撓頭,面露不解:「不對啊,我表舅說我有父有母,肯定是親生的。不過我後來死了,後來……」
妖道說道:「你當然不知道了。當時,我找到了你。要和你理論一番。結果你根本沒有給我這個機會。和我大打出手。不錯,當時你法術精深,簡直可以和天上的仙人相匹敵。我敵不過你,倉惶逃走。然m.hetubook.com.com後,我趁你不背,尋個機會暗算了你,將你打成重傷。」
我不說這個還好,一說這個,妖道忽然仰天嘶吼:「第一次,我見到她,把她做成了傀儡。第二次,我見到她,一掌將她打得魂飛魄散。第三次,我見到她,卻把她帶到我父親布下的陣勢中,被那些道士的屍體拖走了。為什麼?為什麼?難道這就是宿命?」
妖道點點頭:「不錯。你們既然知道我是曠世奇才,也就應該知道,我的道術空前絕後。即使這一縷魂魄,也比世上的修道之人強大得多。我的真身進入冥界了。而這縷魂魄,奪體重生,喬裝改扮,做了道士。千百年來,我一直在世上行走。一是方面尋找我母親,另一方面,尋找天地間的五個奇人。他們代表了天地五行,體內能孕育出內丹來。」
方丈似乎被妖道的目光嚇住了,他連連擺手:「我不是和尚,我是冒牌的。」
妖道忽然等著方丈,怒喝道:「還不是拜這位和尚所賜。」
我提醒妖道:「你別灰心。溫玉還活著。我們來之前,曾經親眼見過她的魂魄。」
妖道點頭:「我知道。她就是溫玉。我來到冥界的時候,才想起來,她就是溫玉。我曾經把她做成傀儡。沒想到,我和自己的母親呆在一塊,卻不能認出她來,等我把她認出來的時候,卻再也見不到和_圖_書了。」
他嘆了口氣,揮揮手說道:「老夫殺人無算,爭了一世,鬥了一世。現在才想明白,都是塵土。」
方丈怔怔的看著妖道,忽然雙手合十,來了一句:「冤冤相報何時了?不如咱們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…」
方丈摸著那串珠子,慢慢的說:「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你不說,我還真不知道。」我看見方丈一副傻頭傻腦,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,不由得替他惋惜。當年的仙人,怎麼混到這地步的?
妖道說道:「當時老黑氣勢洶洶,一副前來助拳,要將我殺了的樣子。我不敢怠慢,回身就是一劍。這一劍劈過去才發現,對方根本不是老黑,只是一道神念而已。我心裏知道事情不好,可是這時候已經晚了。你從地上跳起來,重重的拍了我一掌。」
無雙扶著我的肩膀,勉強站著問道:「我們五個人體內的珠子,是內丹?」
然後他繼續說道:「我將你打敗,逼問你為什麼要害我們。但是你死活不肯說。我正打算要殺了你的時候。忽然,老黑來了。」
然後,他像是把所有的事都看開了一樣,超然的望著妖道:「道長,你也不必執著了。希望你早日找到你的母親。當年的事,恐怕只有她才知道了。」
方丈這時候也不由得信了。他又掏出懷裡的佛珠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
妖道怔怔的說道:「我的母m.hetubook•com.com親,我的母親?我不知道她在那裡了。」
曹操被張元打成重傷,醒了之後,被我們扶著,一瘸一拐的走出來。他一直沒有說話,站在這裏聽了一會,這時候他也明白,走到今天這一步,是完完全全被人利用了。不過,面對著冥王、仙人、千年的爭鬥。他的那些王圖霸業,實在是太小打小鬧了。
張夫人有些於心不忍的看著妖道:「你的母親就是溫玉。」
妖道冷笑道:「不錯,你不是和尚,你是冒牌的。你喬裝打扮行走在這世上,已經幾千年了。你告訴我,為什麼要害我?」
妖道冷笑一聲:「你說的輕巧。這些漂亮話,恐怕你自己都不相信吧。我本來以為將你打得魂飛魄散了。可是我沒想到,你的魂魄居然依附在大聖村外面的石頭上。果然是仙人,倒也有些道行。」
方丈有些不自然的說道:「暗算偷襲,不算是光明正大的行為。」
方丈撓撓頭,有些憨厚的說道:「你的事情,你自己已經想起來了。可視我的呢?我是誰?」
妖道看看方丈:「我的命保住了,但是記憶卻沒有了,我零散的記著一些事情,卻始終串不起來。我記得我有一件大事要做,卻怎麼也想不出來這件事是什麼。我用了七百年的時間一點點查找線索。直到來到冥界,我才發現,原來我就是奇才,我要做的大事,就是找我的母和*圖*書親。」
這時候,我已經完全想明白了,我看著他說道:「你就是奇才分出來的那一縷魂魄?」
方丈一臉無辜:「我什麼時候害你了?」
妖道說道:「我被你打了一掌,但是我不甘心被你逃了。我掏出桃木劍,將平生所學都灌注在上面。一劍刺到你的心口上了。我聽見你一聲慘叫。整個魂魄爆裂開來,眼看是不活了。我的魂魄本來只有一縷殘魂,根本受不了這麼一掌。眼看將要散掉。幸好,我的魂魄昏昏沉沉飄蕩的時候,遇到一個出殯的隊伍。然後,我借屍還魂,總算把一條性命保住了。」
妖道長嘆了一聲,似乎充滿了惆悵與疲憊:「我在世上尋找了幾百年,始終沒有找到自己的母親。我的真身在冥界等了幾百年,也沒有等到母親的魂魄。她既然始終沒有進入冥界,那就應該長生不老才對,可是我幾乎訪遍了世上的修道之人,凡是有關長生的人,已經看遍了,始終沒有她的影子。直到七百年前,我才查出來,有一個妖僧,每隔一百年就要幫著一名女子轉世為人。而她的魂魄,自然也就不必進入冥界。有了這條線索,我才終於發現,一直是你在暗中搗鬼。幫我的母親轉世,讓我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她。真是可笑啊,方丈,你是在看我的笑話嗎?焦頭爛額,忙忙碌碌,偏偏一無所獲。」
方丈一臉激動的看著妖道:「後來呢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