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二十一章 搬屍

第三百二十一章 搬屍

瘦道士奇怪的問:「為什麼咱們下去的時候,沒有這些電閃雷鳴之類的?」
只不過,我沒有機會細想了。一道白光忽然把我們幾個籠罩在中間。然後,我感覺全身麻疼,像是被什麼東西鑽到身體裏面去了一樣。
說歸誰,我摸了摸腰間的玉葫蘆。水鬼已經留在張元身邊了,這個葫蘆則歸我了。
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。大多數時候,是方丈在領著我們走。
我伸出手,在水下摸了摸。這一摸,我像是觸電一樣,又把手縮回來了。
方丈這麼一說,我忽然想起來了:「沒錯。咱們剛才就是遭天譴了。地藏說過很多次,咱們以肉身出入冥界,本來就是在逆天而為。那些電閃雷鳴,本來就是衝著咱們來的。我猜,肯定是地藏護著我們,不然的話,我們早就已經灰飛煙滅了。」
他們幾個自然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誰。沒有人提出反對意見。我們開始一個個的向外面拽那些死人,從早晨到傍晚,最後累得胳膊都抬不起來了。
一般這種情況,無雙肯定會湊過來激烈討論,但是今天頗為不同。她站在旁邊,一言不發。
我皺皺眉頭:「直接喊他的名字了?」
我心中一涼:「完了,果然和圖書被天打雷劈了。」
無雙吃飽喝足,恢復了一些精神。她看著那些正在賣力幹活的村民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「許由,咱們這麼干,是不是有點太土匪了?」
過了一會,有兩個村民戰戰兢兢的跑過來報告:「老闆,這個,水都抽幹了,是不是能放我們走了?」
我盡量裝出一副兇惡的樣子來,打算以此服眾:「是啊,搬屍體,別磨蹭了,都快點。」然後我又許諾他們:「事成之後,好處少不了你們的。」
眼看距離那一片滾雷越來越近了。方丈又是念佛又是哭嚎。惹得人一陣煩亂。
我從地上站起來,看見其餘的幾個人也爬了起來。
我點點頭:「要不然你給他們發點工錢?」
他們想調轉車頭逃跑。但是被我的一臉兇相鎮住了。
我走到那泉水旁邊,把葫蘆伸到裏面灌水。
這時候,下面傳來張夫人的喊聲:「無雙,好好過日子,別再來了。」
剛說了這一個字。她就噴出一大口鮮血來。然後,身子頓時委頓在地。
那是一個死人,身上還穿著道袍。全身濕漉漉的,被我從水底拽上來了。
方丈走過來,看了看無雙,說道:「她像是受了重傷。」
和-圖-書果,那些村民紛紛踴躍報名。開著拖拉機,拉著設備,帶著乾糧,浩浩蕩蕩的跟著我們回來了。
它在我身子裏面急速的膨脹。終於,砰地一聲,爆裂開來。
忽然,我的耳邊傳來一陣水聲。我睜開眼。發現我已經回到地面上了。這裏鳥語花香,熏風和煦,太陽正從地平線上慢慢地生起。一切,都有別於冥界的死氣沉沉。
瘦道士沒有意見。而曹操自從冥界出來之後就變成了木頭人,一句話也不說,讓幹活就幹活。我們自然是當他同意了。
我在泉水旁邊猶豫了很久,終於大著膽子摸下去。那隻手靜悄悄的,沒有任何異動。看起來,應該是不是活人的。
我輕輕扶著她,讓她躺在地上。我問道:「無雙,你怎麼了?」
方丈想了想,說道:「這樣吧,我陪你去找吃的,找抽水機,讓瘦道士和曹操在這裏陪著無雙。」
我連忙走過去,關切的問道:「無雙,你怎麼了?」
隨後,我頓了一頓說道:「我想找到他們幾個人的屍體。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」
忽然,我想起來什麼,伸手在水下亂摸,很快,我又拽出來另一個死人。
最後,他們只得把工具卸下來m.hetubook.com.com,開始抽水。
過了片刻,無雙的臉色漸漸地好起來,她說道:「那些雷沒有劈中我,我受傷,大概是張元搞的鬼。」
無雙兩眼緊閉,虛弱的張張嘴:「讓我歇一會,全身都沒有力氣。」
如果我感覺沒有錯的話,水下面有另一隻手。
無雙擺擺手,抬抬眼看著我,說道:「我……」
我晃了晃腦袋,恢復了一絲神智。然後我看看虛弱的無雙:「我至少得找點吃的。咱們能餓著,無雙不行。」
我們不明所以的圍在無雙身邊,擔心她別剛才的閃電擊中了。
等他們到了這裏,一看滿地的屍體,瞬間傻眼了。
我們幾個人把村民帶過來的飯分了分,填飽了肚子。
瘦道士和方丈看我像是變戲法一樣從水底一會一個,一會一個摸出死人來,早就看呆了。
我拍拍她的手:「歇歇,你歇一歇,很快就好了。」
我擺擺手:「活還沒有幹完呢。反正你們來也來了。這樣吧,你們下去幾個人。把那些屍體都綁上繩子,剩下的人在上面拉。把所有的屍體都弄上來。」
我奇怪的看著這泉水,嘴裏嘟囔著說道:「怎麼忽然有泉水了?之前似乎沒有見到。」
我點點頭:「對對和_圖_書對,有道理。我現在就去。」然後我踉踉蹌蹌的在黑暗中亂走。
我驚懼不已,看著瘦道士小時的方向,再看看頭頂上不時閃現的閃電。不由得跟著方丈,一塊哭嚎起來。
然後我們找到了一個小村子。方丈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欺騙那些村民。把我描繪成房地產大老闆。要在這裏蓋樓,帶動經濟,造福鄉里。
方丈把我拽回來:「你去什麼啊,大晚上的,迷了路怎麼辦?找不到抽水機,回頭我們還得找你。」
我驚慌的看著他:「這下面怎麼會有死人?」
我站起來四處亂望。忽然發現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,有一股泉水,正從地下冒出來。
他剛剛說完這句話。一道閃電恰好劈在他的身上。我眼睜睜看著瘦道士灰飛煙滅了。
瘦道士罵道:「你能不能消停點?你哭喪呢?」
無雙咧咧嘴:「我哪有錢?人是你雇來的,還是你給錢吧。」
就在我把葫蘆放進去的那一刻,我忽然感覺下面似乎有什麼東西。
我咬了咬牙,一把抓住他,然後使勁的拽了上來。
無雙虛弱的點點頭:「是啊,歇一會就好了。許由,我聽見周圍有水聲。這裡是不是有水?你給我弄點來。」
無雙回頭喊了一聲:「由和圖書張元這麼個老東西在,你以為我想回來啊。」聽這話的意思,她似乎還在惱恨張元。
我指著這泉水說道:「這裏不是泉。是一眼井。就是咱們下冥界時候見到的那口井。現在這口枯井忽然流水了,而裏面的死屍,則跟著水漂了上來。」
那些村民哭喪著臉:「還要搬屍體啊?」
無雙一豎眉毛:「以後我就直接叫名字了。」她頓了頓說道:「剛才張元上我的身,用陰氣將妖道打退。他在冥界不知道怎麼修鍊的,力量大的出奇。我的身體沒有得到鍛煉,根本跟不上。所以,張元從我身上出來。我就感覺一陣陣難受。之前一直忍著,剛才實在忍不住了。」
我奇怪的看著她,卻見她面色蒼白,喉嚨在一動一動,似乎很難受的樣子。
瘦道士說道:「許由,這麼下去不是個事。我看咱們折騰了一天。這口井似乎不再出水了。咱們應該找個抽水機,把井裡的水抽乾淨,然後下去看一遍。有沒有人,一目了然。」
方丈拍拍心口:「我還以為咱們被雷殺死了呢。你說,這是不是遭天譴啊。」
我搖了搖頭:「這就不知道了。或許,是那個陣勢在護著我們吧。」
他們兩個湊過來問道:「許由,你幹嘛呢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