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三十七章 救人

第三百三十七章 救人

我想了想,轉身向寒冰地獄走去。我決定先把紙紮吳救出來,然後再商量下一步的行動。
冰塊是透明的。透過冰塊幾乎可以看到周圍的所有情況。周圍很安靜,也很安靜,似乎沒有人活動的痕迹,除了這串腳印。
上次妖道突襲冥界,絕大多數的小鬼都被他給禍害了,成堆成堆的扔進了化魂池。
我吃了一驚:「救他?水鬼說他……」
張夫人點了點頭:「你師父出事了。我得救他。」
張夫人快步的向外面走,一邊走,一邊著急的說:「不行,我得去找她。」
忽然,我心中一緊:「不好,這是個圈套。」
我謹慎的問張夫人:「師娘,我聽到水鬼說,師父最近好像……」
我點點頭:「我也是。」
這時候,我看見地獄外面走過一隊一隊的陰差。他們像是在搜捕什麼。
我不知道我自己在張元心目中有幾斤幾兩,如果現在貿然勸諫會不會落得水鬼一樣的下場。
張夫人惱怒的回過頭來,喝道:「我把你救出來,是讓你想辦法的,可不是讓你詆毀他的。」
水鬼告訴我,張元志不在小,恐怕會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動作。而這個大動作,則要比攻打冥界引人注目的www.hetubook.com.com多了。
我暗暗歡呼了一聲,然後快速地跑了過去。
我目瞪口呆:「吃了?」
眼看這兩個人吵得熱鬧,我連忙將他們拉開。勸道:「有話好好說,有話好好說。你們先告訴我,冥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我師父到底幹什麼了?」
我趴在那塊冰上,大聲的喊道:「紙紮吳,你怎麼樣了?」
張夫人說道:「我來救紙紮吳。」
一邁進寒冰地獄,我馬上感覺到一股寒意。然後,我呼出去的白氣瞬間結冰,在我的臉上形成一層白霜。
忽然,那些陰差齊刷刷的轉過頭來,沖我們喝道:「在這裏,他們在這裏。」
現在,十八大地獄變得空空蕩蕩。本來就不喧囂的冥界,變得更加安靜了。
我一臉沮喪的說道:「完了,陰差要把我們抓走了。」
我找了很久,什麼都沒有發現。正在垂頭喪氣的時候,我忽然看見一串腳印。這腳印時間不長,應該是剛剛留下的。
我苦笑一聲:「我還照顧她?我有那麼大的本事嗎?我也不想自己來這裏,是無雙自己溜了,把我扔在這地方了。」
我們就跟在張夫人身後,連忙跟著藏起來。
m.hetubook.com.com夫人苦笑一聲:「然後?然後張元將這些小鬼都吃了。吞到肚子裏面,像是吃肉一樣,將這些魂魄全都吃了。」
我這時候才看見,站在我面前的是張夫人。而她身後,站著衣衫單薄,面色蒼白的紙紮吳。
我繞過化魂池,來到了寒冰地獄附近。這裏已經沒有陰差了。我很順利的偷偷溜了進去。
紙紮吳一臉無辜:「想辦法?怎麼想辦法?」
張夫人點點頭:「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。可能是想變得更加強大。冥界的小鬼大半被妖道給禍害了。所以他去人間抓生魂……」
我記得紙紮吳被困在一大塊冰塊裏面。我開始漫無目的的亂走,到處的尋找記憶中的那塊冰。
身後的紙紮吳似乎很是不以為然,他說道:「你確定他是被控制了?我猜張元根本就是自己太貪了。沒有權利的時候想奪權,有了權力又想過把癮。你看看,連老朋友都不顧了,把我扔在這麼個地方。」
我詫異的看著那件外套:「裏面不是紙紮吳?怎麼是件衣服?」
我低著頭,慢慢的跟著這腳印向前走去。
張夫人反應特別大,她喝道:「無雙也來了?」
然後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:hetubook.com•com「許由?怎麼是你?」
話音未落,這些陰差已經蜂擁著沖我們衝過來了。
我喊了這一嗓子,紙紮吳並沒有回應。反而那塊冰,出現了一道裂縫。露出了裏面的人影來。
走了一會,我發現這個人的路線有些雜亂無章,有些路走了一半,又重新退回來,換個方向接著走。這一切都表明,這個人也沒有來過寒冰地獄,他走的很猶豫。
我問張夫人:「他吃了多少?」
我看著張夫人,問道:「然後呢?」
我的喉嚨有些發緊,我對張夫人說:「那麼,咱們快點走,去阻止他。去阻止他……」
張夫人沒好氣的說:「我如果有辦法,還會找你商量嗎?吳老頭,你最好彆氣我,不然的話,我把你重新封到冰塊裏面去。」
然而,眼看她就要走出寒冰地獄的時候,她忽然頓住了腳步,然後謹慎的藏了起來。
我也驚呼了一聲:「師娘?你怎麼在這裏?」
我捂著鼻子,慢慢的向前走。不斷有雪花飄落下來,很快,我已經幾乎變成了一個雪人。
經過化魂池的時候,我低頭向裏面看了兩眼。池水很平靜,沒有任何異樣,看不出來它曾經吞噬了成千上萬的冤魂,也看不出來,這魂魄https://m.hetubook•com•com中有奇才這種驚天動地的大人物。
張夫人說道:「我和張元在一塊幾十年了。他是什麼人我很清楚。他很勇敢,很堅韌。但是絕對不會漠視生命,把成千上萬的孤鬼弄得魂飛魄散。」
我直起腰來,向周圍望了望,我猜這個人是無雙,但是我不能喊她,不然的話,如果對方是故意引我上鉤。我這個舉動,很可能是在找死。
張夫人看了看我,說道:「你怎麼來冥界了?」然後她不等我回答,想了想說道:「來了也好,來了也好,反正現在世上也不安寧。在哪都是一樣的。」
這塊冰和記憶中一模一樣,絕對是困住紙紮吳的那塊。
我點點頭:「是啊,無雙也來了。」
張夫人說道:「張元從人間抓來了很多生魂。那些人陽壽未到,忽然被勾出來。陰陽二氣馬上就亂了。所以,怨氣很大。」
我心中馬上警惕起來,我抽出桃木劍,微微彎下腰。像是一個小偷,警惕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。
張夫人說道:「張元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控制了。現在的他,性情大變,身不由己。」
我聽了這話,心裏倒安穩一些了。被控制了倒好,總有辦法讓他恢復正常,如果是他自己想要爭名奪利,那可沒救了和圖書
然而,陰差似乎並沒有看見我們。他們在我們面前轉了一個彎,隨即,向另一個方向走追去了。
然而,我這樣一直腰,忽然發現當初看到的那塊冰就在眼前。
我點點頭:「對對對,咱們應該再等等無雙。」
我忽然想起來兩個判官的對話。我隱隱約約能猜到,這件事恐怕會攪得天翻地覆,最後生靈塗炭。
張夫人說道:「各地的魂魄加起來,恐怕得成千上萬。」
張夫人很著急的說:「無雙怎麼也來了?她在哪?怎麼沒有和你在一塊?」
這裏的雪太大了。我只能看清楚前後五米的範圍。而且到處都是巨大的冰塊,想要在這裏找到紙紮吳的蹤跡,實在太難了。
我問張夫人:「出什麼事了?」
然後她又開始埋怨我:「你這孩子,怎麼不照顧著她點呢?自己到這裏來了?」
張夫人搖搖頭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半透明的冰塊裏面有一道黑影,應該是紙紮吳,他已經被封在裏面了。
紙紮吳拽住我:「別輕舉妄動,你不知道裏面的情況。」
想到這裏,我扭頭就跑,然而,我剛剛回過頭來,一陣陰風朝我打了過來。我驚呼一聲,連連後退。那陰風力道很大,眼看就要拍在我的臉上。忽然,它在我面前停住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