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六十章 天譴

第三百六十章 天譴

我問瘦道士:「怎麼不走了?你在看什麼?」
我們詫異的走到橋上去。這時候,雨忽然停了。停的很是突然,上一秒還是大於瓢潑,下一秒就硬生生止住了。
我們幾個也沒有留戀。互相攙扶者,跟著瘦道士開始逃跑。胖子很有責任心的把小玉媽背在身後了。後者兩眼直勾勾的,一直發愣。今天發生了很多事,或者,她的心理已經被擊潰了。
我們猶豫著要不要把瘦道士救下來,忽然頭頂上的雲彩壓了下來。
胖子忽然說了一聲:「哥,這雲彩看著太低了。我有點憋氣。」
跑了一陣,我忽然發現瘦道士站在一座橋上。一動不動了。
水中的瘦道士背五花大綁,以一個彆扭的姿勢站著。我在看橋上的瘦道士,果然和水中的姿勢一模一樣。
我點點頭:「既然不是瘦道士,難道,是當年追逐他們的人?不過也有點不可能。他們已經追到這裏了。如果知道老道士在山洞裏面的話,應該衝進去才對。沒有道理在石頭上刻一道符咒,然後,轉身退去。」
妖道應該是在山上轉悠的時候遇到了兩個雙胞胎。他們的陽壽未到,不能投胎。於是妖道把他們的魂魄封在和_圖_書石頭裡面,刻上符咒。這兩個魂魄應該不是為了替老道士看門,而是為了看守山洞裏面的老道。他們不是門神,而是獄卒。他們存在的意義,是為了防止老道士逃出去。
瘦子點點頭:「很有道理。」然後他又疑惑道:「妖道既然找到了內丹,為什麼不直接帶走呢?」
總之,今天的雨有些不對勁。
瘦道士搖了搖頭:「不是我。我剛剛恢復前世的記憶幾個鐘頭而已。這個,我沒必要騙你們。」
實際上,不用無雙再指,我也已經看到了。我看到河水很清,瘦道士的影子倒映在河水中。只不過,這個倒影和他的真人有點區別。
雨越下越大。我們腳下開始有積水。這些水從山上留下來。隨著我們向前跑,這水也越來越多。漸漸地,幾乎匯成了一條小河。
這時候,天已經亮了。太陽剛剛出來,我們可以看清楚對方的臉。個個透著驚慌。因為聽剛才的聲音,對方似乎就是奇才。或者說,他自稱是奇才。
瘦子一拍大腿:「我明白了。當時,妖道就想找到天地五極,找到五顆內丹。然後進入冥界。他憑著感應來到這裏的時候,發現內丹已經和圖書被分成了兩半。這一半內丹,或許對於進入冥界,沒有什麼幫助。恰好在這時候,他發現附近村子的瘦道士。也發現了,他就是五極之一。或者,妖道曾經動過念頭,想要把瘦道士身體裏面的內丹取出來,把兩半內丹合二為一。但是他最後沒有這麼做。
我們知道,瘦道士恐怕是在劫難逃了。我們想退,但是小玉媽忽然瘋了一樣在胖子身上抓撓起來,叫道:「你們救他啊。快救他啊。」
我奇怪的看著瘦道士。他正俯著身子,趴在欄杆上。似乎在看水中的倒影。
或許,他看得出來,十幾年之後,瘦道士體內會孕育出新的內丹。或許,他打算利用這十幾年尋找另外的四極,所以不忙動手。總之,瘦道士師徒兩個逃過了一劫。
瘦子點點頭:「不錯,應該是這樣。但是這個仍然解釋不了,他為什麼不取走內丹。」
果然,無雙搖了搖頭:「不可能。老道士把自己封到山洞裏面的時候,已經沒有刻符的能力了。」
我這句疑惑剛剛出口,忽然有一個聲音說道:「我這不是來了嗎?」
緊接著,半空中一聲炸響,是雷聲。
忽然,我感覺到瘦道士神www.hetubook•com.com色有點不對。他的表情很恐懼,頭上正在大滴大滴的冒汗。那不是雨水,絕對是汗水。我看見他的眼睛瞪得特別大,而且額頭上的青筋都露出來了,似乎在和什麼東西較勁。
瘦子的解釋完全符合邏輯。而且將幾十年的事連貫起來了。我點點頭:「事情八成就是這樣。只不過,妖道既然知道這裡有半片內丹,總也應該取走才對。半片內丹到底也算是一股強大的力量。」
我想了想,說道:「這道符肯定是道士刻得。這個沒的說。當年追殺你們的,除了章信,還有一波道士。章信的人不會刻符。道士們個個都想把你們揪出來,也不會在這裏刻符。而你們兩個有沒有能力刻。這也就是說。這些人都沒有嫌疑,另外有道士到這裏來過,刻下了這道符。」
我一聽這話,頓時豁然開朗:「我猜,就是妖道了。你剛才說,內丹分成兩半之後,被妥善的隱藏起來了,沒有人可以找到。但是你們忽略了一個人。就是內丹的原主人。妖道就是奇才。他對於奇才的內丹,有天然的感知能力。所以,他追查到了這裏。」
瘦道士說道:「或許,這個問題知道。我曾和圖書經做過妖道的傀儡。他對於成仙,並不是十分的熱衷。他真正在意的事,是追查自己的身世。他總是按照線索一步步的走。」
正在這時候,我們頭頂上忽然罩起一層陰雲來。整個天空迅速暗了下來。隨後,陰風陣陣,在我們中間吹開。我感覺大有點冷。
北方的雷陣雨很常見。但是很少有大早晨開始下的。況且,早晨涼嗖嗖的,半點悶熱的感覺也沒有。
河中的倒影也是瘦道士無疑。只不過,他的背後插著一塊牌子,上面用硃筆寫著一個斬字。和古時候刑場上的死囚一般無二。
瘦道士悶哼一聲,掉頭就向山下跑去。顯然,他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勁了。
不過,雨雖然停了,太陽卻沒有出來。那朵雲彩仍然壓在我們頭頂上。
瘦道士也說道:「當時我們師徒兩個謀劃了很久。而且已經驗證成功了。把內丹分成兩半之後,只要小心隱藏,他的氣息就會變得很弱,那些道士應該找不到我們。」
我們一驚,紛紛抽出桃木劍,喝道:「是誰?」
我思考了一會,說道:「當時,妖道應該還不知道自己就是奇才。或許,他以為自己無意中發現了一顆內丹。」
顯然,她也看到m•hetubook.com•com水中的倒影了。
我們抬頭,看見天上的烏雲簡直壓在我們頭頂上。
無雙忽然在我身後叫道:「快走,快走,離他遠點。」然後使勁的拽我的衣服,把我往橋下拽。
邋遢道士在太原生活的時間最長,他搖搖頭:「應該不會。」
妖道解決了老道士之後,故意害了小玉。逼得瘦道士去學道術。或許,瘦道士在道術上的修為,有助於內丹的形成。」
我有些奇怪:「怎麼會有一座橋?這不是我們進山的路啊。難道瘦道士也迷路了?帶錯路了?」
瘦道士雖然不知道山洞裏面發生了什麼,但是他很快聽出了端倪。他心思很是縝密,略一思索,說道:「這十幾年,的確還有一個人來過這裏。就是妖道。」
我有些擔心的看著眾人:「這裏該不會有泥石流吧。」
我們跌跌撞撞的向前跑。大雨迷惑了我們的視線。我們甚至有點分不清路了。小玉媽木愣愣的,自然不能給我們帶路了。我們只要眯著眼睛,跟著前面瘦道士的身影。
然後,淅淅瀝瀝的雨下來了。
我撓撓頭:「要想在石頭上刻符。首先,得有身體。」然後,我看了看瘦道士:「是你乾的?」
山上靜悄悄的,沒有人搭話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