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六十六章 逃離

第三百六十六章 逃離

紙紮吳像是被踩住尾巴了一樣,連忙跳起來,捂住胖子的嘴,不過,這時候已經晚了。胖子的話,清清楚楚的傳入了那些村民的耳朵里。
紙紮吳憂心忡忡的看著那些人:「這些人快要餓瘋了。我估計,再過兩天,他們會吃死人的屍體。然後是活人……」
黑氣把我們包裹住了。我聽見裏面一連串的喃喃自語聲。有小孩驚恐的哭叫,有女人放蕩的笑聲,有老頭子憤怒的罵人聲,也有男人惡狠狠的威脅聲。
老黑神色傲然:「擋住?為什麼要擋住?那個小畜生不知死活,鬧出這麼大的事來,我得殺了他。」
老黑雖然被封,但是力量仍然很強大。想要保住周圍上百米的地盤,易如反掌,這也讓我們看到了希望。或許,老黑真的能殺了奇才。他這份自信,應該不是吹出來的。
胖子問道:「哥,咱們要不然給那些村民一人一張符咒,讓他們也逃出來好了。」
像是太陽將要升起來,黑夜要變成白天一樣。我們周圍漸漸地亮起來了。
前面的幾個人注意到我的異樣,紛紛回過頭來。然後,我清楚地聽見他們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紙紮吳的話讓我全身打了個寒戰:「這樣www•hetubook.com•com,和外面那些丟了魂的瘋子有什麼區別?」
我知道,胖子說漏嘴了。他的一句話提醒了村民。讓這場悲劇提前幾天到來了。
而我們身後的村民,已經開始有預謀的殺人了。一個年輕人對人群說道:「我是大學生,我是受過教育的。咱們不能像野蠻人一樣,自相殘殺,這樣吧,我們來投票怎麼樣?公平公正,少數服從多數,你想吃誰,就投給誰,怎麼樣?」
老黑油鹽不進,我們都有點犯難。瘦子小聲的對我們說:「關鍵是找到溫玉,如果溫玉到了。說不定能勸動老黑。」
無雙看了我一眼:「他是不是有點腦殘?」
大學生被村民淹沒了。而我們,也吶喊一聲,衝出去了。
瘦子答應了。我們拿著桃木劍,畫好了符咒,整裝待發了。
事實和我料想的一樣。大家都是附近的村民。互相之間沾親帶故,雖然這時候已經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了。但是冷不丁要指著對方說:我要吃你。當真是有點不好意思。
胖子捂著肚子問:「出什麼事啊?」
我搭著前面不知道誰的肩膀,一步步向外走。周圍那些聲音像是一把和*圖*書鋸,正在拉拉扯扯我鋸我的身體。
我苦笑一聲:「也有正常的……這小夥子理想倒是不錯。不過,實踐上面差了點。」
吸走這些怨氣的,正是我身後的人。他漸漸地露出形貌,分明是奇才。
大學生咧咧嘴:「我剛才忘記說了,我們投票的時候最好選肉多的,這樣可以少殺幾個人。我這個……哎哎哎,你們幹嘛?哎呦。你們這群瘋子,我不玩了……」
第二天。整個太原地區的黑雲差不多都聚集到這裏來了。遮天蔽日,漆黑一片。
我和老黑的恩怨,紙紮吳也有所耳聞。他謹慎地問道:「如果我們勸動溫玉,把你放出來。你能保證擋住奇才嗎?」
瘦子說道:「他們的體質,受不了鎮鬼符長期貼在身上。就算能從怨氣的包圍中逃出來,最後也是個死。」
然後,他的魂魄重新附在紙人身上。他吩咐瘦子:「把鎮鬼符貼在身上。一定要守住魂魄,神智堅定,千萬不能有半分的動搖。」
紙紮吳似乎早就料到了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。他疲憊的擺了擺手,說道:「你們留在這裏。見不到太陽,得不到食物。早晚是個餓死。」
我不由得搖搖頭,繼續向前走www.hetubook.com.com
胖子在紙紮吳身邊說道:「我師父說了,你們在這樣下去的話,早晚得把自己的同伴吃了……」
紙紮吳心不在焉的說道:「想殺就殺,反正我們也不太關心。不過,我聽說你和許由也有些過節。那你能不能保證,不殺許由?」
然而,黑雲擋住了陽光,這裏的溫度一直在降低。他們被困在這裏,畫地為牢。忍受著寒冷和飢餓,沒有一點辦法。
老黑說道:「當初你們進入冥界,想把那個什麼張元救出來。不就曾經這樣問過我嗎?我的答案不變。許由必須死。」
這裏什麼都看不見,但是這些聲音簡直比無間地獄還要恐怖。我的腦子裡出現各種各樣的畫面。我知道,奇才已經吸收了那些魄。現在,他正在利用這些魄,對付其他的活人。
瘦子問道:「師父,咱們現在怎麼辦?總不能在這坐以待斃吧。如果周圍的黑氣再多一些。就連咱們的都困住了。」
我一邊向前走,一邊努力的分辨那個人影。
然後,他帶著我們,走到那些村民面前。問他們:「有願意跟我們走的嗎?」
開始的時候,我們戰戰兢兢的。走了一段之後,我們發現這些人不過是黔之驢罷和*圖*書了。
我有些奇怪:「我身後明明沒人了。是誰在拍我?」
紙紮吳點點頭,說道:「咱們得出去。」
忽然,我感覺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那些村民仍然不說話。
我嚇得一哆嗦,差點摔倒在地上。
我回頭看了看,發現身後有一個淡淡的影子。這些怨氣本來普天蓋地,我們是很么都看不到。不過,這個地方似乎弱了不少。
那些村民畏懼的聚攏在大樹周圍,他們生了一堆火,用來照明和取暖。
我們在老黑的石像前坐了一天一夜,始終沒有辦法。這期間,我們曾經試圖強行打開石像,但是到底沒有成功。
不過,幸好有這個大學生站出來,於是槍打出頭鳥。大部分都把票投給了他。
地面上,聚攏在那棵樹周圍的村民越來越多。奇才打出來的黑氣似乎有神智一樣。它發現了這個地方,慢慢的蔓延過來。然而,始終攻不進來。
老黑說的很堅決,似乎沒有商量的餘地。那意思很明顯,即使他被困在這塊石頭裡面,也不受我們的脅迫。
紙紮吳看看胖子,嘆了口氣:「算了算了。咱們走吧。這些人,已經無可救藥了。」
我閉上眼睛,全神貫注的向前走。我感覺有人在拉扯我的靈魂。和_圖_書不過,我身上貼了鎮鬼符,他們奈何不了我們。
外面有一些身體不好的已經被凍死了。他們的魂魄只要走出老黑控制的範圍,就會被黑氣吞噬。所以,他們全都呆在這裏。活人與死人混雜。人與鬼不分。
我們是修道之人,體力比普通人要好很多。不過,飢餓同樣在困擾著我們。我們盤腿坐在地上,盡量減少了消耗。
村民全都搖了搖頭。
紙紮吳憂心忡忡的說:「不能這樣了,咱們得走。這些人呆在這裏,早晚得出事。」
紙紮吳嘆了口氣:「有什麼區別?魂善魄惡,人本來就是善惡的混合體。和善可親的時候是他們,凶神惡煞的時候也是他們。」
紙紮吳又退了一步:「那你告訴我,你和許由有什麼恩怨?讓我聽聽,看看能不能幫你們化解。」
我們點了點頭。然而,溫玉又到哪去了呢?
那些村民先是面露驚恐,驚慌的看了看周圍的人。然後,他們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來貪婪和食慾。
老黑冷笑一聲:「這個問題,我同樣已經回答過了。如果你們想知道,那就等我把許由殺了吧。」
這時候我才發覺,怨氣的確在減弱。不過,減弱的原因是因為,有人在將他們吸走。
我們開始放鬆下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