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六十九章 反目

第三百六十九章 反目

我長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但願,一切順利。能有驚無險的度過這場災難。」
瘦子點了點頭。
奇才搖搖頭:「不行。父親是被仙人們害死的。我得為他討回公道。」
奇才生硬的說道:「沒有人能阻止的了我。」
我點點頭:「這倒也是。」
瘦子搖搖頭:「萬一不成功,咱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。」
瘦子好要再說話。原本和溫玉對視的奇才忽然喝道:「都閉嘴。」然後他一揮手。我感覺一陣狂風席捲而來,颳得人站不住腳。等我再睜開眼的時候。瘦子和邋遢道士已經倒在地上了。
冒牌貨默默地跟了出來,一副盡心儘力保護我們的樣子。我看著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盟友,心裏面不由得感慨萬千。
我這話簡直有些自欺欺人,因為即使我自己,也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。
然而,我又仔細看了兩眼,漸漸發覺不對了。大蟒蛇根本沒能困住奇才。它昂著頭,一直向遠處看著。那樣子,分明是想逃離。到那時奇才將它禁錮住了,它根本逃不掉。
瘦子想了想說道:「以後,有時間了多收幾個徒弟。你這身本事不怎麼樣,但是沒準遇到個聰明徒弟,能把這身道術發揚光大。」
然後,她轉身向我們走過來。
溫玉這麼一說,我也感覺到了。就在前面,一陣陣的殺氣涌動,向我們飄了過來。
溫玉點點頭:「你好自為之吧。」
瘦子點點頭:「真的。www•hetubook•com.com
溫玉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:「放心吧,我肯定會回來的。」
胖子撓撓頭:「好,我盡量。不過,你要是想教徒弟,還是親自收的比較好,你比我厲害多了。」
我看著急沖沖的溫玉,不由得想到;「如果這事攤到無雙身上,她八成會大手一揮,說道:『什麼兒子?我又不認識他。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。』而溫玉就不同了。我不相信她和奇才有什麼親情,但是這份道義上的責任感,就足以讓她坐立不安了。」
溫玉兩眼水汪汪的,看著奇才。嘴唇哆嗦著說道:「你……你能不能別害人了?」
溫玉遲疑了一會,說道:「你一定要攻打仙界嗎?」
邋遢道士說道:「富貴險中求,咱們乾的就是刀尖上的活,怎麼能畏首畏尾呢?」
胖子雖然不明白瘦子的心思,我卻明白。前面那陣殺氣,很可能是奇才發出來的。我們這一趟,當真是生死未卜。瘦子讓胖子回去,或者,是在保護他吧。
瘦子說的很悲傷。我倒不知道,他居然有這樣的情懷。於是我問道:「所以你祝福胖子收徒弟,好給道術留下一點火中嗎?」
內丹眼看就要飛到奇才手心裏面了。忽然,一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奔過去。一招手,將內丹取走了。
奇才又問:「你不想為父親報仇了嗎?」
溫玉將內丹還給了蟒蛇。柔聲說道:「你www.hetubook.com•com快走吧,這種事不要再攙和了。」
無雙沖我眨眨眼,說道:「你是不是嫌死的不夠快?把老黑放出來,他能放過你嗎?」
溫玉有些著急了:「你知道你父親為什麼被仙界害死嗎?知道他和仙界有什麼過節嗎?」
且不說瘦子和邋遢道士。溫玉和奇才也終於說話了。
我想了想,說道:「奇才在哪?咱們應該找到他吧。」
我看的一陣心口疼。奇才冥界救母,多麼偉大的孝行。可是沒想到,真的和自己的母親開始說話了,卻是這幅德行。看來,叛逆心理是人類的天性啊。
溫玉嘆息了一聲:「看來,我也阻止不了你了。」
奇才有些不滿的看著溫玉,他猶豫了一會,估計始終無法叫出來一聲「母親」,只是感慨萬千的說道:「你總是這樣婦人之仁。」
瘦子爬起來,未開口先吐血。等他順了順氣,然後執著的問邋遢道士:「我沒說錯吧,如果偷襲奇才,咱們現在已經死了。」
我回頭看看無雙,小聲的問道:「咱們是不是應該先讓她把老黑放出來?不然的話,奇才太危險了。」
奇才急道:「你不和我走嗎?」
奇才搖搖頭:「你畢竟是我的母親。這件事,我可以答應你。不過,如果是他們幾個找死,要來壞我的好事。那可就由不得我了。」
瘦子看了他一眼,居然很難得的說道:「你本事不怎麼樣,要不然,回到木屋裡hetubook•com•com面,和小山魈呆在一塊吧。小山魈比你機靈點,有什麼事要聽他的。」
我們已經很接近那陣殺氣了。那條大蟒蛇正在圍繞著奇才轉圈,奇才站在地上,被蟒蛇巨大的身軀環繞著。這景象看起來,像是大蟒蛇把奇才困住了。
溫玉想了想,說道:「就算攻打仙界,也沒必要殺了無辜的人。」
我不解的看著瘦子:「你讓他收徒弟做什麼?」
胖子站住腳步,回頭問道:「哥,怎麼了?」
他們兩個都沒有死,但是顯而易見都受了傷。
溫玉搖搖頭:「你太讓我失望了。」
瘦子抬起手來,猶豫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兄弟。」
小山魈留在木屋內,沒有跟出來。他現在能勉強保持人形已經很不容易了。參与到這種事情中去,除了當炮灰,基本上沒有別的下場。
正在糾結的時候,忽然,溫玉指著前面說:「那邊是不是有人?我感覺有殺氣。」
蟒蛇吃痛,痛苦的昂起首來,向天哀嚎了一聲。隨後,一顆珠子從它身體裏面掉落下來。正是蟒蛇的內丹。
溫玉淡淡的說:「事情已經過去了幾千年,滄海桑田,我已經忘記了。孩子,你也放下吧。」
溫玉聽說奇才是她的兒子,自然是震驚無比。等聽見她這個橫空出世的兒子攪得冥界和人間大亂,自然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,又是跺腳,又是嘆息。
蟒蛇失去了內丹,身子重重的掉在地上,激起一片落葉和灰塵。而和圖書奇才招招手,那顆內丹向他飛了過去。看樣子,他剛才和蟒蛇糾纏這麼久,是為了完整的剖出這可內丹,不然的話,以奇才的實力,殺死蟒蛇根本不需要這麼長時間。
瘦子說道:「幾千年前,仙人絕跡,再也沒有道士修鍊成仙,我猜,這事和奇才的父親脫不開關係。兩千年前,長生之術絕跡,再也沒有人長生不老了,究其原因,是奇才攻打冥界,世上有些能耐的修道之人,死傷殆盡。近幾百年來,道術也在漸漸的沒落,道士的力量在不停的減弱,道士的數量,也越來越少。因為只要是道士,死後就要進化魂池。現在,我們又要面臨一場大戰了,我有些擔心,這一戰之後,薪火相傳幾千年的道術,就此斷絕了。」
邋遢道士點點頭,服了軟:「沒錯,沒錯,你說得對。」
邋遢道士小聲地說道:「趁現在奇才分心,殺了他,咱們就大功告成了。」
胖子有些畏懼的說道:「我能不能不去了?」
我暗暗驚異:「這條蛇有這樣的威力?居然能困住奇才?」
小山魈不傻,顯然已經意識到什麼了,然後瞪著大眼問道:「姐,你還回的來嗎?」
溫玉問我們:「咱們向哪走?」
溫玉臉色鐵青:「所以,你打算拒絕我了?」
胖子第一次獲准臨陣脫逃,有些詫異的看著瘦子,似乎不相信有這種好事,他問道:「哥,你是說真的嗎?真的放我走?」
這話我說的很猶豫。因為我不確定溫www.hetubook.com.com玉能夠勸服了奇才。萬一奇才一怒之下,把溫玉給殺了。那樣的話,老黑也就放不出來了。
緊接著,我看見奇才伸手一指。有一道黑氣像是利刃一樣斬在蟒蛇的蛇腹上。
溫玉像是放棄了,她回頭看了看我,報之以歉意的微笑,然後她回頭對奇才說道:「那你答應我,放了我身後這幾個人,行不行?」
說完這話,胖子一晃一晃的走了。
溫玉想了一會,對小山魈說道:「你在這裏等我。我辦完了事,就會回來。」
奇才點點頭:「一定。」
奇才的回答很乾脆:「不殺這些人,我的力量不足以攻入仙界。」
奇才有些不快的說道:「這幾個人的魂魄很特別,如果我能將他們化掉,實力肯定會更上一層樓。」
奇才雙手微微發抖,看得出來,他心中有一團怒火。他點點頭,說道:「好,好,好。這番話,我替父親收下了。」
胖子和我們道了別,喜滋滋的向回走。
奇才看見溫玉,先是一愣,緊接著,也激動起來,說道:「你……你是,你是……」
我定睛一看,這人不是別人,正是溫玉。
然後,她沖我們招招手:「咱們走吧。」
那條蟒蛇一臉不信的看著溫玉。它遲疑了一會,扭頭爬走了。
奇才淡淡的說道:「我不知道,但是等我將他們打敗,自然能逼問出來。」
溫玉看看奇才,神色也有些尷尬:「難道要像你一樣,雙手沾滿鮮血嗎?你別再害人了。咱們好好地過日子不行嗎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