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八十章 燒紙

第三百八十章 燒紙

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。正要說話,無雙踹了我一腳:「你又要幹嘛?」
我聽得目瞪口呆:「這……這算什麼?你怎麼不勸勸她?她不懂這些,你應該懂啊。」
無雙指了指我媽,說道:「你看她蹲在地上,燒紙錢的樣子,和平時一樣嗎?」
這人頭髮花白,說話帶著濃重的河南口音。正在和我媽道別。然後,他走了。
無雙說道:「你媽開始燒紙,確實是在幾年前。就是咱們從仙界回來,從南方把他們接回鄭州開始。」
無雙這麼一說,我忽然也有這種感覺了。我點點頭,說道:「對方應該認識我們。」
無雙點點頭:「這個我知道,你放心吧。」
無雙朝我招招手,然後躡手躡腳的走過去,把耳朵貼在了門上。
我和無雙心照不宣的對視了一眼。誰也沒有開口詢問。
我們都沒有帶鑰匙的習慣。於是敲了敲門。
我問道:「她說什麼?」
我們兩個吃晚飯之後,很主動的把碗刷了。這時候已經將近十二點。我媽早就已經燒完了紙。回到屋子裡面了。
眼看一切如常。她對我們說道:「飯已經做好了,你們兩個趕快吃吧。」
我搖搖頭:「不知道。」
www.hetubook.com.com點點頭,嘆了口氣,說道:「也不知道她怎麼回事。自從幾年前開始,就總是燒紙。每天一回家都是一鼻子的紙錢味。有時候半夜醒過來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屋子裡還是在墳地里。」
無雙說道:「看來這件事,她並沒有告訴你。」
無雙翻來覆去的看那些冥幣,然後說道:「我們兩個的實力,應該算是人間最強大的了。對方這麼做,應該不是在挑釁我們,倒像是在跟我們開玩笑。」
然而,緊接著我又意識到:「不對,應該不是小鬼,我沒有感覺到一丁點鬼氣。」
無雙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:「你想知道為什麼?回家問問你媽不就行了?」
我想了想,似乎還真是這麼回事。
無雙說道:「這就是關鍵了。所以我猜,你媽今天很反常,而這個反常,應該和神鬼有關。」
照這麼說來,我媽或許真的有什麼事。
我把耳朵放在門上,使勁的聽裏面的動靜。很快,我聽到一聲嘆息。是我爸的。然後是低聲的啜泣,這是我媽的。
我小聲的說道:「平時燒紙錢也就算了。這時候都快半夜了。忽然燒紙錢幹什麼?我去制止m•hetubook.com.com她啊。」
無雙笑道:「你還不如我了解你媽。你知道她為什麼總是燒紙嗎?」
我和無雙答應了一聲,洗手吃飯。正吃到一半,鼻子裏面又飄過來一陣燒紙錢的味道。
我回想了一下,平時我媽在火盆裏面燒紙錢,總是坐在一個凳子上。一副很悠閑的樣子。而今天,她沒有坐著,反而蹲在地上,胳膊抱著兩條腿,身子幾乎縮成了一團。
無雙搖搖頭,說道:「你不懂,這一次和以往都不一樣。」
我驚訝的看著她:「這話什麼意思?」
我咧咧嘴:「偷聽……這也太猥瑣了。」
我第一反應就是:「有髒東西來了。這是太歲頭上動土。」
無雙在黑暗中看了看我,然後一臉笑意:「你媽有外遇了。」
不過,看無雙的表情很豐富,似乎門後面真的有什麼內容一樣。於是我也緩步走了過去。
然後,我們兩個上樓。走到家門口。
沒想到,防盜門以極快的速度打開了。嚇了我一跳。
無雙說道:「我勸了,我怎麼沒勸?我對她說:『那些人不是我們害死的,相反的,我們把他們給救了,不然的話,他們死的更多。而且,他們的魂魄都沒和*圖*書了,你就算是燒紙,他們也收不到了。』我這番話說完,你猜你媽說什麼?」
無雙得意的說道:「我當然知道了。你和你爸媽雖然和好如初了。但是你們自覺不自覺的,整天端著架子。有什麼心裡話,你媽寧願跟我說。」
倒是我媽有些慌亂的看了我們兩個一眼,似乎在觀察我們是不是一經發現了她的秘密。
我詫異的看著她:「你知道?你怎麼會知道?」
我擺擺手:「還是別問了,萬一是真的,那得多尷尬?」
我一聽這個,頓時來了精神,小聲說道:「哪個小鬼這麼不長眼?捉鬼拿妖是咱們的老本行。他們這是撞槍口上了。對了,白天紙錢的那些事,就別跟我媽說了。我擔心她承受不住,再嚇出病來。」
我略一思索,馬上反應過來了:我媽和剛才的中年人道別之後,雖然關上了門,卻沒有離開。她肯定是站在門口想事情。忽然聽見門響,以為是那中年人又回來了。這才趕快開門,結果發現是我和無雙,所以有些驚訝。
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我媽半輩子與世無爭,向來不跟人吵。如果是受了委屈,蹲在這裏,完全合情合理。不過,為什麼要燒紙呢?
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和無雙關了客廳的燈,準備回屋睡覺。這時候,發現有點不對。我爸媽屋子裡的燈,居然還在亮著。
我正在想著。門已經開了。然後從裏面走出來個長相平庸的中年人。
無雙看看我,說道:「你媽又在家裡燒紙了。」
我搖搖頭:「我感覺他做事很隱蔽。似乎不想讓我們找到。但是與此同時,他又故意露出馬腳,似乎想要被我們發現,到底是為什麼呢?」
無雙嘆了口氣,說道:「你媽之所以這麼干。主要是因為當時她看見只有咱們兩個回來了。其餘的人,生死未卜。而且人間出了這麼大的事,死的人更加數不清了。她心裏面總覺得是咱們幾個做了孽。燒紙錢,是為了祭奠那些小鬼,給咱們贖罪。」
我和無雙現在的修為都不錯。很容易就聽出來這腳步聲很陌生,不像是我們家的人。
我媽看見我和無雙,神色顯然也很詫異。
我點點頭,說道:「既然她想求個心安理得,我們就別再干擾了。」
我和無雙商量了一會,始終沒有頭緒。這時候眼看天色已晚。我們兩個開始慢慢的向回走。
我們兩個說著話,忽然聽到屋子裡面有一陣腳步聲,似乎要開門。
無雙小聲和圖書的說:「你們男人不懂。一旦女人做出這個姿勢來,肯定是受了什麼委屈,或者是心裏難過又不想說出來。」
我媽目送這人下了樓。然後憂傷的嘆了口氣,轉身回房,把屋門關上了。
無雙點點頭:「我也是這麼想的。」
我擺擺手:「不可能。她的為人我清楚地很。一輩子老實巴交,怎麼肯能有外遇。再說了。你看看這小子,既不年輕,也不像是有錢的,我媽為什麼要找他?」
我點點頭:「不錯。」
無雙點頭:「沒錯。」然後,她站起來,說道:「這個人是誰?咱們去哪找他們?」
他們夫妻兩個一直都很循規蹈矩。這個時間還亮著燈。實在不太正常。
我們兩個站在樓梯拐角處,且不忙進去,我問無雙:「我媽都怎麼說的?」
我聽見他的呼吸聲很沉重,腳步也不輕盈。很顯然,這個人是普通人,不是小鬼,也從來沒有修習過道術。
無雙學著我媽的口氣和手勢說道:「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懂。燒紙燒紙。不單單是給活人燒的。更是給死人燒的。我們老百姓都是凡人,誰見過鬼了?還不是想求個心理安生。」
等走到家門口的時候,我鼻子裏面聞見一股燒東西的味道。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