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八十三章 停屍房

第三百八十三章 停屍房

無雙想了想,然後搖搖頭:「陰間和人間不一樣,我感覺不到。」
我疑惑的看了一眼,展開那衣服一眼,果然是一套壽衣。
我心裏默默地想到:「難道,這小鬼真的是陰間來的?陰間真要對付我媽了嗎?」
我盡量做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來:「我也是受害者啊,你脾氣這麼火爆,萬一……」
我聽無雙這麼說,不由得嘆了口氣,沒有再說話。畢竟,人活著有點盼頭是好的。
然而,無雙卻叫住了我。她有些鄭重的說道:「晚上睡覺的時候機靈點,我去找你。」
無雙說道:「我看到一處停屍房,裏面有很多具屍體。但是全都沒有魂魄。」
無雙還蒙在鼓裡,可是我卻明白。張元已經死了。我看看她,想告訴她實情又有些不忍心。
爸媽說了之後,無雙在客廳裏面喋喋不休,一副不滿意的樣子:「我聽說結婚什麼的,至少要表白求婚送戒指。玫瑰花小轎車什麼的。你們家這算是什麼?霸王硬上弓,稀里糊塗就把我騙走了啊?」
我點點頭,然後問無雙:「所以,你想幹什麼?」
後來,那些屍體雖然處理乾淨了。但是停屍房卻沒有撤去。一些比較高級的,隸屬於m•hetubook.com•com公安局,做了刑偵科的停屍房。一些破破爛爛的,則留在那裡。今天拆一個,明天拆一個,直到現在都沒有拆完。
無雙搖搖頭:「不是公安局的,是一處廢棄的停屍房。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那裡有不少的屍體。而且,大多數是最近才死的。」
我越想越有這種可能。畢竟今晚我們兩個都心照不宣的答應了我爸媽,聽他們的意思,儘快挑個黃道吉日結婚。這樣一來,無雙想要做點什麼事,也完全合情合理。
我的話還沒有說完。無雙就一腳踹過來:「滾蛋。」
我看無雙醒了,連忙問道:「怎麼樣了?找到什麼沒有?」
無雙說道:「今天晚上,我搜索那魂魄的時候。發現有點不對勁的地方。」
幾秒鐘后,我聽見極輕微的敲門聲。我幾乎是撲過去的。伸手把房門拉開了。
一陣風吹過來,這電燈左搖右擺。是不是撞到門框上,發出砰砰的聲音。我真擔心它什麼時候會爆掉。
我順勢撲到門邊。打開房門打算去睡覺。
我坐立不安的在屋子裡面亂走:「晚上來找我?無雙這是打算幹什麼?該不會是要便宜了我吧。」
我問無雙:「和_圖_書你打算要幹什麼?」
我心中大喜:「來了。看來是無雙來了。」
我一聽這話,腦子一激靈,問無雙:「你有沒有感覺一下那裡。」我一邊說這話,一邊指了指腳下。
在路上,無雙輕輕地說道:「我總覺得,咱們現在經歷的一系列的事,和冥界有關係。或許,咱們能順藤摸瓜,找出張元的下落來也說不定。」
我雖然心裏有這種疑惑,但是並沒有說出來,只是和無雙儘力的勸慰我媽一番,然後回家了。
無雙說道:「咱們兩個去裏面轉一圈,看看到底有什麼貓膩。我就不相信,那麼多屍體,一個魂魄都沒有。」
拉開房門的那一刻,也不是知道是太激動了,還是被那啥沖昏了頭腦。我居然不分青紅皂白的抓住無雙,一邊拉她,一邊滿臉淫笑的說道:「快進來,快進來。」
為了避免無雙看到我的臉色,我連忙轉過身去,含含糊糊的答應了一聲:「嗯。」隨後,關上了房門。
停屍房不是醫院的太平間。是幾年前奇才一場毀天滅地的大戰之後才出現的。當時世上有大量的屍體。無主的屍體來不及焚燒,有主的屍體來不及被認。又不能把他們仍在大街上發臭。hetubook.com•com於是開始建了一些簡易的停屍房。
我聽到無雙提起停屍房,問道:「哪的停屍房?公安局的?」
無雙想了想,說道:「沒道理啊,在十幾分鐘內逃出鄭州,這個速度也太快了點。」
忽然,他眼珠一轉。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事一樣,大怒道:「你想什麼呢?」然後從腰間拔出桃木劍,就要向我刺過來。
我心裏一陣失望:「原來是我想多了啊。」
過了一會,無雙指了指路邊的一間屋子:「到了,就是這裏。」
我滿頭大汗的後退了兩步。伸手把牆上的燈打開了。
我看了看周圍的環境。這裏已經是郊區了。沒有路燈,也沒有什麼人煙。只有這間屋子的房樑上,掛著一盞昏暗的電燈。
我們兩個沒辦法。只得應承下來。答應聽他們的安排。
我想了想,說道:「不對啊。今天的事肯定是有小鬼在搗亂。這一點錯不了。難道它逃得這麼快?」
無雙搖搖頭:「不是捉鬼,是騙人。」
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。無雙的態度怎麼這麼冷淡呢?一點回應都沒有啊。
無雙不屑的看著我:「一身壽衣就能把你嚇成這樣?我說你這身手也算是可以了,怎麼膽子不見長呢?」
https://www.hetubook.com•com然後,我一臉曖昧的看著無雙:「你怎麼穿成這樣就過來了?你不怕留下心理陰影嗎?」
無雙忽然扭頭,朝我微微一笑:「我知道你要說什麼。是不是想說他們兩個已經死了。我再也找不回來了?你的那些道理我都知道。可是我總覺得,他們還在,還活著。正在等著我把他們找到。」
然後她扔過一包衣服。說道:「你穿上。」
我們兩個正有些疑惑的在這商量。忽然我媽來了句:「到底是不是陰間的?」
我在床上躺下來。盡量調勻了呼吸。但是心裏仍然亂糟糟的:「我要不要去洗個澡?」
我坐起來,正要動身。忽然,聽見客廳裏面一陣輕輕地腳步聲。而這腳步聲,也慢慢地向我的房門靠攏過來了。
我問道:「怎麼說?」
我一聽這話,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。
我在屋子裡面來回踱步,走了一會自己都覺得可笑:「我怎麼這麼不鎮定呢?簡直像是等著掀蓋頭的新娘子。」
無雙瞪著眼睛,有些無辜的看著我:「什麼心理陰影?我該穿成什麼樣?」
我一邊忙不迭的給自己找借口,一邊四處逃竄。無雙追了一會,也停了下來。鄙夷的看著我:「現在沒工夫和你亂攪合和*圖*書這些事。我要你和我去一個地方。」
無雙搖搖頭:「我幾乎把整個鄭州搜了一遍。什麼也沒有找到。幾年前一場大戰之後,稍微有點怨氣的厲鬼都被奇才吸進身體裏面了。剩下的老弱病殘,人畜無害,根本不敢和我們叫板。」
我無可奈何的套上了衣服。準備跟著無雙出發。
屋子裡的燈已經關了。黑乎乎的一片。我熱情的把無雙邀請到床上。
我看看無雙身上的壽衣,問道:「去哪?該不會是捉鬼吧。以咱們現在的本事,捉鬼還用得著穿壽衣嗎?直接收斂氣息,他們就看不出來。」
那意思再清楚不過了。我懷疑那小鬼逃到冥界去了。
我擺擺手:「你懂什麼?我剛才猝不及防,沒有防備,所以才被嚇了一跳。你現在再想嚇我可不容易了。」
屋子裡一亮燈,我這才發現。坐在我床上的確實是無雙。她身上穿著寬大的壽衣。正在一臉不解的望著我。
我鎮定下來,稍微鬆了一口氣,質問道:「你怎麼穿成這樣?故意在半夜三更嚇唬我?」
我藉著外面的星光看了一眼。頓時魂不附體:這哪是無雙。明明是個死人。身上還穿著壽衣。
吃過晚飯之後,我媽又開始催促我們倆的婚事。最後我爸也加入進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