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八十九章 冥界來信

第三百八十九章 冥界來信

我點點頭:「對對對,有道理。」
我點點頭:「對,你說的沒錯。我們得回家,趕快回家。」
我撓撓頭,看來她在我們家住了幾年,已經完全把這裏當自己家了。
我抖了抖紙條,說道:「這不是來要賬的嗎?這是典型的要賬台詞啊。」
我媽嘆了口氣,說道:「還不是因為你?」
現在一個環節出了問題。我發現所有的東西都亂套了。再也沒有可靠的人了。
我媽看見我回來了,抬起頭來,說道:「你回來了?」
我急沖沖跑過去,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我忽略了我媽的問題,反問道:「這個人到底是誰?你怎麼認識他的?」
直到這時候,我心裏才有了一絲緊張:「我要結婚了?」
老薑連連答應:「願意,當然願意。」
我著急的站起來:「用得著這麼著急嗎?什麼都沒準備,怎麼就要……」
我媽的臉色也好了一些,容納后她又緊張地問:「可是,好端端的,陰間的人為什麼要給我錢啊。我也從來沒有借給過他們錢。」
老薑連聲說道:「不說,再也不說了。」
我爸指了指我媽,又指了指滿地的紙錢:「家裡亂成這樣,哪還有心思準備?不過你放m.hetubook.com.com心,我已經通知親戚們了。三天夠咱們布置的了。」
但是我被無雙勸住了。她對我說:「即使拜了師也沒關係。地藏王實力雖然強大,但是咱們也不弱。或者,咱們現在沒有能力殺了他。但是想要攔住他,應該可以做到。而且,那些紙人對於普通人來說很可怕,但是對於我們,只是小菜一碟。」
我們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,天已經亮了。
我沒等他說完,一拳打在他下巴上。他的嘴也歪了,流出血來,再也說不清話了。
我在他耳邊小聲的說道:「我和無雙的實力,你看到了吧?」
剛才我媽坐在地上,視線被我們擋住了。現在她站直了。有些緊張的盯著那人,說道:「你,你怎麼來了?」
我爸低下頭,重重的嘆了口氣:「你媽的情況有些不太好。」
眼看事情都辦完了。我正要吃點東西,睡個回籠覺。沒想到那所謂的遠房親戚,撲通一聲,跪下來了:「大姐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也是別逼無奈,我……」
我嚇了一跳:「怎麼因為我了?我幹什麼了?」
經過無雙和曹操這麼一分析,我居然有些放下心來了。或許真像hetubook•com•com他們所說的。冥界的人是在還錢,他們並沒有惡意。
這話被我聽到耳朵里,有點於心不忍,又看見我嗎傷心,只得說道:「我們不是答應了結婚嗎?讓你們選日子。日子呢?選好沒?」
我把一身壽衣扯下來仍在垃圾桶。
我問她:「怎麼回事?」
我媽說:「一傳十十傳百,我從別人那裡打聽來的。我只知道大家都叫他老薑。」
這話當然是信口胡謅。不過,好在能圓過去。我媽也就信了。
我爸看見我,神色一喜,說道:「我還以為你出事了,一晚上沒有回來。」然後他又詫異的看著我:「你怎麼穿成這樣?太不吉利了。」
曹操說道:「如果真是冥界的人。他們說話辦事,自然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衡量了。」
我不想刺激到他,盡量輕描淡寫的說:「放心,我能出什麼事?我媽呢?」
無雙疑惑的說:「我怎麼覺得,這一行字,不是來要賬的?」
我回到家之後,一眼發現我媽坐在客廳。
我恍惚間甚至以為來到了李曉星家。而我媽變成了賣紙錢的李媽。
我聽說我媽也加入了拜師的隊伍,其震驚程度,可想而知。
她沒有坐沙發,而m.hetubook.com.com是直接坐在地上。她的身子周圍有很多的紙錢。亂七八糟的碼成一堆一堆。
我爸點點頭:「選好了。下星期二就不錯。」
我看她一副又要說謊的樣子,打斷她:「我已經知道了。你入了那個什麼延年益壽會。我只想知道為什麼。你以前從來不信這個。」
我匆匆的往家走,一邊走,一邊嘀嘀咕咕的盤算著接下來要做的事:「我們得先把地藏王的實情弄清楚。還要把你爸媽救下來。奇才和溫玉還有老黑。他們跟了地藏王。現在他們在哪?方丈呢?」
我心裏咯噔一下,問道:「咱們欠人家錢了,被人家追債了?」
然後,他轉身帶著我們回家。
我見她神色好多了。於是伸手把她攙了起來。這一次,我媽沒有抗拒,順從的站起來了。
我媽說到後來,居然哭了起來。
然後,我指揮著老薑和他的徒弟把客廳打掃了一遍。然後吃了點飯,睡下了。
我說道:「你完不成任務,那些紙人會四處找你。但是我們兩個能幫你。那些紙人不敢惹我們。只要你乖乖的留在這裏,就不會有危險,你願意嗎?」
我看了看無雙。後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:「我怎麼樣都行啊。」和圖書然後她走到廚房裡找吃的去了。
他連連點頭。
老薑連連點頭,忍著疼,模糊不清的說:「看到了。」
無雙的話讓我一愣,仔細想了想,這樣的話也說得過去。不過,正常人會這樣說話嗎?
我蹲下來,看著跪趴在地上的老薑:「你叫老薑?」
我看見大門口站著一個人。看身形,分明是我爸。
我爸說道:「是啊,三天。」
無雙接過紙條看了看,說道:「我怎麼總覺得,這張紙條的意思是說,冥界欠你們家錢。然後現在是來還賬了?」
我媽緊張的四處亂瞟:「他,他是……」
我一拍腦袋:「冥界,是不是咱們欠冥界的錢?」
隨後,他遞給我一張紙。我看見上面用毛筆寫著幾個繁體字:「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。」
這一覺睡得很踏實,等我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了。
我點點頭:「好,願意就好。」然後我說道:「至於什麼紙人之類的。以後不許再提。萬一讓我媽聽到了,嚇出個好歹來。我就把你交給那些紙人。」
那人還沒有說話。而我先說到:「媽,我已經問過了。這個人根本不是我們家的親戚。他到底是誰?」
我想了想,說道:「或許,是之前你總給那些小鬼燒紙。hetubook•com•com要知道,那些小鬼的魂魄早就已經沒了。你的那些錢,被冥界用了也說不定。現在他們打算還錢了。」
我把這意思和我媽說了一遍。
我媽詫異的看著我:「你這是幹嘛?你打他幹什麼?」
我點點頭:「星期二啊,好……哎?還有三天?」
我推開門出來,卻發現家裡面煥然一新。我爸媽正在和老薑師徒還有曹操布置屋子。掛上了綵帶和紅色的喜字。
她一站起來,馬上就發現了站在我們身後的那個遠房親戚。
我媽看看我,又看看無雙:「你們兩個在一塊也有幾年了。我看你們情投意合,也該成家立業了。我想看著你們結婚,有個孩子。但是這個月一直收到紙錢,我覺得我活不了多久了。我發愁啊,心愿未了,恐怕死也不能瞑目……所以才打聽到了這麼一個會,想進去,拜拜神仙,讓我多活幾年。」
我媽搖搖頭,哭道: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早上我剛剛起床,就看到屋子裡面堆滿了紙錢。而且,還留了一個紙條。」
我媽搖搖頭:「沒有,咱們從來沒有欠過別人錢。」
我氣急敗壞的砍路邊的桃木劍,有那麼一陣子,甚至想殺了這個所謂的遠房親戚泄憤。
她的眼睛亮晶晶的,顯然是剛剛哭過了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