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九十一章 鬼使者

第三百九十一章 鬼使者

我媽看了看那幾個正在瘋狂吃菜,連連喝酒的老頭,說道:「你在外面上學,不經常回來,可能不大清楚。這幾個老頭是小區裏面的老住戶,平時在家不出門。但是誰家有什麼紅白喜事,他們一場不落的來蹭飯,倚老賣老,吃的比誰都不少,但是從來不給份子錢。」
我有些不相信的看著他:「就算你來自冥界。你的實力還不夠。如果是鬼上身,我和無雙肯定能察覺到你身上的鬼氣。但是在婚禮上,這股氣息卻被隱藏起來了。」
我嚇得猛地向後退了一步。這時候才發現,老頭的脖子已經爛的差不多了。
我們趕到老頭家,也沒有廢話,直接踹門進去了。
然後,他重新給自己倒了一杯。一仰脖,將這杯酒喝乾了。
我湊過去,和他碰杯的時候,輕輕地說道:「冥界的鬼已經這麼厲害了嗎?居然可以隨心所欲的掩飾自己身上的鬼氣。」
我不想驚動太多人,尤其是我媽。所以我壓低聲音,冷漠的問道:「你到底是誰?你想來幹什麼?這些天出現的紙錢,是不是你乾的?」
這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了。紅日西墜,霞光萬點,說不出的好看。但是我卻沒有心情欣賞。hetubook•com•com我的心裏只有燥熱。摸不著頭緒的燥熱。
然後她叫住一個小孩。這小孩是我姥姥家一個後輩。這時候客串了服務員,正滿頭大汗的上菜呢。
雖然家中的長輩都告訴我,那桌老頭不用去。但是我還是端著酒杯,笑眯眯的走過去了。
我媽不爽的甩甩手:「有點也不能這麼糟蹋啊。不給這幾個老頭點顏色看看,還以為我們是二傻子呢。」
我有些奇怪的看著她:「八竿子打不著?那這幾個老頭是怎麼回事?」
我看著他,一臉陰鬱的問:「剛才是你鬼上身?」
這老頭喝了很多酒,但是臉色一點也不發紅。我仔細看了看,才發現他的臉上抹了不少的粉。
我看著她不由得想笑。誰又能猜到。我媽一向平易近人,居然會被這幾個能吃的老頭逼得精打細算,刻薄起來。
我一趔趄,差點栽倒在桌子上。
老頭很坦誠的點點頭:「沒錯,是我。這個老傢伙死了幾天了,天氣熱,爛的很快。他的兒孫都不在身邊。甚至不知道他已經死了。我用了用他的身子,剛才順便給他的子孫留了句話,應該有人替他收屍了。」
小孩疑惑的看著我媽https://www.hetubook.com.com:「大姨,一桌一瓶是不是有點少。」
無雙伸手向前指了指。我看見那老頭正坐在椅子上,背對著我們。
我這一轉身,看見身後站著一個老頭。這老頭一身的鬼氣。應該是婚禮上的鬼物了。
老頭點點頭:「是啊。」
我的話剛剛問完,就聽見一個人在我身後介面道:「是鬼上身。」
我媽說道:「你兌上水不就多了嗎?」
這些粉像是糊牆的膩子,不僅填平了皺紋,堵住了毛孔,也遮住了臉色。
實際上,我們這的婚禮,一般上午開始,下午就漸漸地散了。不僅僅是那一桌老頭走了,其餘的親戚也正在離場。
我媽對小孩說:「記住了啊。看見那一群老頭沒?他們的酒,一桌上一瓶就行。」
我媽又吩咐道:「給他們上菜上慢點,免得吃的多。」
我站起來,說道:「這麼說的話,剛才咱們在婚禮上看到的是……」
我這話一出口。那老頭的手一哆嗦,把一杯酒全都灑了。
我伸手摸了摸,想要拿出桃木劍。但是卻摸了個空。這時候才想起來,桃木劍被我媽拿走了。
我現在恨不得馬上把老頭揪出來,揍他個鼻青臉腫和-圖-書。但是我和無雙已經在這裏逗留的時間夠久了。周圍的人都在看著。我打算息事寧人,秋後在算賬。
我猛地轉身,喝道:「是誰?」
我看著老頭說道:「是你乾的?」
裏面很臭。像是一百年沒有打掃衛生了。我每走一腳,都感覺踩碎了什麼東西一樣。
我對那群人不放心,決定看個究竟。
我一邊喝下一杯酒,一邊小聲說:「忍著吧,等你當了婆婆也得這樣。」
我媽有些不快的說:「誰也不是,八竿子打不著。」
等把爸媽安頓好了之後,我和無雙換了衣服就下樓了。
老頭並沒有轉身,反而晃了晃腦袋,緊接著,啪的一聲,整個頭掉了。
之後的敬酒,都是一瘸一拐的過去的。
我本以為他被我識破之後會匆匆逃走,或者惱羞成怒,跟我打上一架。然而,他居然哈哈大笑起來:「沒想到,讓你給看出來了。來,我們幹了。」
我蹲下來,仔細研究他的臉。剛才在婚禮上是他沒錯。臉上的膩子還在。
小孩答應了。
老頭點點頭,很坦然的說道:「好啊。」
無雙和我一樣的心思,我們兩個走過去。挨個敬酒。直到最後一個老頭的時候。我發覺出不對來了。
和圖書雙脾氣上來了不看場合,直接一腳踹在我小腿上了。
我和無雙又被人領著做各種各樣的事。先吃這個水果,再咬哪個饅頭。這一套程序下來,我已經被折騰的精疲力竭了。
無雙捂著鼻子說道:「這老頭應該死了很久了吧。你看看,都爛成什麼樣了。」
於是在明知道這老頭不對勁的情況下,我還是決定放他一馬。我惡狠狠的說道:「你別走。過一會我回來找你。」
老頭嘿嘿笑了一聲:「原來你是懷疑這個。說起來,這個還要感謝無雙呢。」然後,他從懷裡拿出來一樣東西。這東西,正是鎖魂環。
我聞了聞,他身上一股濃重的花露水味。這老頭要不然是特別能招蚊子,要不然,就是在掩飾什麼。
我媽吩咐完了小孩,忽然一扭頭,看見我和無雙,又是一同數落:「你們兩個怎麼還不去敬酒?剛才的事我還沒有說你們兩個呢,敬酒得按順序來……」
等我終於有時間回頭看一眼的時候。我心裏咯噔一下,發現那一桌的老頭已經散了。人全都不見了。
然後他又很不滿的說道:「這身子爛的太快了。剛才我在喝酒的時候一直不敢太用力。真擔心胳膊腿什麼的掉下來。」
我悻悻然的返和*圖*書回來。小聲的問我媽:「這群老頭是誰?」
我低頭,看見是泥土,地上的泥土和髒水混成了稀泥,在地上像是結了一層痂,又被這幾日的高溫蒸的很脆。我們踩上去,將它踩成了碎片。
我媽一臉疲憊:「行了。人都走了。咱們也歇了吧。那個誰。老薑,還有曹操。你們幫忙收拾一下,我不行了,我得去收拾一會。」
我走過去,輕輕拍了拍老頭的腦袋:「哎,我們來了。」
無雙愁眉苦臉地說:「你媽當了婆婆,好像比以前嘮叨多了。」
我和無雙一邊一個,把我媽扶上樓了。在路上的時候。我問明白了那老頭的地址。
我拍拍她的肩膀:「行啦,咱們也不差那幾個錢,這兩年開遊樂城,咱們家快成暴發戶了。」
小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我和無雙逃也似的跑走了,端著酒杯開始挨個敬酒。
那股鬼氣出現的時候,我能夠清楚地感覺到,就在這一群老人中間。但是等我和無雙走近他們身邊的時候,卻又感覺不到了。
他沖我拱了拱手:「在下不過是一隻小鬼。確實來自冥界。不過,我這一趟,完完全全沒有惡意。至於我來的目的。等婚事結束了再說吧。今天畢竟是你們大喜的日子。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