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九十四章 戒嚴

第三百九十四章 戒嚴

鬼吏搖搖頭:「那就不知道了。」
他這話剛剛說完,原本走在最前面的陰差忽然站住腳步。
然後他偷偷看了陰差一眼,見後者沒有注意到他,這才敢說道:「這種情況,前所未聞,而且我看這陰差也不大對勁。我擔心,他是要對我們不利呀。」
無雙一臉質疑:「以他們的實力,恐怕即使是偷襲也沒辦法傷的了你啊。」
地藏王點點頭:「他們三個,不是一條心。互相之間有仇怨。我將他們困在一個身體裏面,一方面是為了幫著他們化解深仇大恨,另一方面,也是為了讓他們互相牽制,以免生出禍亂來。只不過,沒想到他們三個居然能達成一致,將我打傷,逃出去了。你說的沒錯,他們三個遠遠不是我的對手。可是昨天晚上,我的一舉一動,都在他們的算計當中,我無論怎麼出手,他們都有相應的對策。所謂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。他們能料到我的出手方式,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。」
我和無雙奇怪的問道: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
無雙問鬼吏:「冥界被禍害成這個樣子了嗎?怎麼到處都是白紙?裏面在搞建設?」
然而,陰差卻沒有動手。他指了指身前的和*圖*書大門,說道:「咱們到了。」
這下我和無雙更驚訝了:「是方丈?」
十幾分鐘后,那陰差回來了。他看了看我們,稍微恭敬了些。說道:「菩薩請你們進去。」
我和無雙在陰差閃出的小路上向前走。
我攔住前面的陰差,問道:「什麼意思?冥界出什麼事了?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?」
地藏王搖了搖頭:「不是他,是我的另一個徒弟。三頭神獸。」
我和無雙並肩走到廟裡面。跨過寧靜的院子。正前方一座大雄寶殿。一個蒼老的僧人,正背對著我們坐在蒲團上。
我和無雙看了地藏王一眼,隨後,齊聲驚叫起來。
當大門打開的那一剎那,我才明白為什麼用紙門。
鬼吏疑惑的看著路旁的白紙和蠟燭,然後搖搖頭:「沒道理啊,我離開的時候還沒有這些東西。」
無雙捅捅鬼吏,有些幸災樂禍的說:「老頭,是不是你離開了兩天,這就失寵了?」
我們驚道:「是誰乾的?世上還有人能上的了你嗎?」
地藏王緩緩的從蒲團上站了起來,然後轉身,面對著我們。
我們還沒有開口,地藏王菩薩先說道:「你看,我這座廟怎麼樣?是和-圖-書不是很安靜?」
陰差看到我們以後,自動分成了兩列,把我們讓進去了。
我得意的解釋道:「這是一個典故,唐代大詩人賈島……」
那扇紙糊的大門,根本就不是為了防賊。
鬼吏想跟著我們,但是他同樣被攔住了。這讓他一陣惶恐,但是又無可奈何。
陰差看了看鬼吏,滿臉嘲諷:「就你這點膽量,也配在冥界當差?」
我們三個人點點頭,跟著他進去了。走了一段路之後,我發覺有點不對勁。冥界多了很多白紙,像是一個個巨大的鏡子,立在地上。而這些白紙前面都燒著蠟燭,把我們的影子投射在上面。
陰差看看我們,猶豫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這裏的事,你們還是自己問地藏王菩薩吧。」
隨後,他問那陰差:「兄弟,我也是在這裏當差的,上兩天作為地藏王菩薩的使者,被派到了人間。怎麼回來之後,變成這樣了?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」
鬼吏苦笑一聲:「我自己都被這陣勢嚇得魂不附體,哪還有心思嚇唬你們兩位?」
我們受邀來到冥界。然而,在大門口被陰差擋住了。
我點點頭:「很安靜。」
鬼吏惶恐的看了看我們,那意思和_圖_書不言而喻:「完了完了。這小子發現我們了。一會他要殺我,你們可得幫著我點啊。」
這聲音正是地藏王菩薩的。隨後,那兩扇門自己打開了。
因為門後面密密麻麻,站著無數的陰差。他們人數很多,很密集。即使是我和無雙,如果想在這裏鬧事也得掂量掂量。
現在的冥界變成了一個大迷宮。被白紙和蠟燭隔開的迷宮。我們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,一直跟著陰差轉圈子。
我們之所以這麼震驚,因為地藏王的胸口凹進去了一大塊。而且他面色蒼白,顯然是受了很重的傷。
隨後,他不再理我們,只是帶著我們向前走去。
我忽然想起來了。這三頭神獸,恐怕指的就是溫玉、老黑和奇才。
我看著這扇門,它完全是紙糊的。顯得很滑稽。
鬼吏沒留神,差點撞在他身上。
於是我們只好在門口等著。
無雙驚道:「你受傷了?」
我和無雙對望了一眼。我們幾乎同時說出:「地藏王菩薩住在這裏?」
我問地藏王:「是不是奇才幾個?」
有時候,我們透過白紙之間的空隙。偶爾看到宮殿的一角,或者是大門的一個輪廓,才能勉強分辨出來:「這裡是閻羅hetubook.com.com殿,那邊是餓鬼地獄。然而,再向前走兩步,就什麼也分辨不出來了。」
鬼吏嬉皮笑臉的和守門的陰差商量。雖然抬出來了地藏王菩薩。然而,守門的陰差並不太買賬。他斜著眼看了看我們幾個。然後大著嗓門說道:「等著。」
我還沒有說完,無雙一臉無語的看著我:「你是不是有病?這都什麼時候了,還想著背詩?趕快把這門打開是正經。」
這座廟和人間的古寺沒有任何區別。但是在陰森的冥界,它是唯一讓人感覺到光明的東西。
地藏王的話讓我和無雙十分驚訝同時又十分的擔心。我們不知道這三個人從冥界逃出去之後會做什麼事。
地藏王面容平靜,合十道:「眾生平等,想要傷到我,並不是什麼難事。至於傷我的人。是我新收的徒弟。」
我們正在門口說話。忽然裏面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「是許由和無雙嗎?」
我看他說的認真,不由得一陣緊張:「老頭,你可別嚇唬人啊。」
鬼吏面色尷尬的等了一會。見這陰差沒有搭理他的意思,只好把頭縮回來。
這時候,冥界一派戒備森嚴的樣子,一隊隊陰差往來行走著。
這時候氣氛緊張的要命。我們兩個很想www.hetubook•com•com拔劍,但是當著這麼多陰差的面做這件事,挑釁的意思太明顯了。
拐了幾個彎之後,我們走到了盡頭。盡頭沒有陰兵。只有一間古樸的廟宇。
隨後,他拿出一隻蠟燭,在我們身後照了幾照,讓我們的影子映到那張紙上。幾秒鐘之後,裏面的人似乎確定了我們的身份。門,開了。
鬼吏拜拜手,面色凝重的低聲說道:「兩位,對不住了。我可能害了你們了。」
地藏王長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現在你們看起來很安靜,可是昨天晚上,可是喧囂的很吶。」
我們走進大殿,站在地藏王菩薩身後。
那陰差連頭也不回,像是根本沒聽到鬼吏的話一樣。
此情此景,我忽然想起賈島來。於是情不自禁說道:「鳥宿池邊樹,僧敲月下門。」
把我們一路帶過來的陰差沒有跟進來,只是說了句:「請。」
地藏王點了點頭。
無雙回過頭來,一臉奇怪的看著我:「你說什麼呢?」
地藏王點了點頭。
這一套工具很熟悉,我一眼就看出來,這是在照魂。
我上前敲了敲門,木門發出嘭嘭彭的聲音。在空曠安靜的冥界傳出去老遠。
無雙晃了晃桃木劍:「你可別唬我,以我們兩個的實力,誰敢對我怎麼樣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