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我的師父是棺材

作者:西西弗斯
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三百九十七章 陣法

第三百九十七章 陣法

無雙也急了:「剛才不是已經殺了他們了嗎?」然後,她拽出桃木劍,一劍一個,將他們結果了。
我和無雙拖著鬼吏向下跑,一邊跑一邊說道:「什麼陣法?我根本沒有看到啊。」
無雙聽了我這話以後,居然有些詫異:「我也是這種感覺。剛才我從沙發上醒了,聽到你說話,本來想馬上趕過來,可沒想到身子虛的要命,像是大病一場一樣。」
無雙的話還沒有說完,我忽然聽到腳下的深淵里傳來一聲聲怪響。
我吸了吸鼻子,疑惑道:「沒道理啊,應該就在這裏。」
忽然,我們三個活生生頓住了身子。因為再向前走一步,就是萬丈深淵。
我抽出懷裡的桃木劍,想要反抗。然而,頭頂上的無雙突然掉落下來,看樣子,馬上就要墜落到樓下去。
我一聽這話,馬上反應過來,問到:「難道是老薑?」
鬼吏嘆了口氣,說道:「過一會你就看到了。」
無雙一邊說著,已經抬起腳來,開始拳打腳踢了。
我們被鬼吏說的緊張無比,兩條腿不停的踢踏著向下跑。
我睜開眼,看見無雙提著桃木劍站在窗外。一臉不屑得看著我:「你怎麼回事?連這兩個小鬼都對付不了?」
m.hetubook.com.com無雙沒有回答,我卻感覺到一雙冰涼的手抓住了我的腳腕,把我向樓下推去。
雖然我知道,我和無雙都只剩下了魂魄,但是出於本能,我還是伸手去接她。
無雙勃然大怒:「所以你就偷偷溜走,不管我們?要不是你撞倒了茶几,我還不知道你要跑呢。」
鬼吏急得直翻白眼:「走,快走。」
眼看老薑和他的徒弟魂飛魄散。我們總算鬆了一口氣。然而,下一秒我看見他們兩個魂魄消失的地方開始出現淡淡的煙霧。這些煙霧正在慢慢的聚攏成型。他們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可想而知。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。我越來越疲憊,然後,脖子一歪,倒在沙發上了。
我本能的拉著無雙和鬼吏向旁邊讓了一讓。然後轉身給了他們兩個一腳。
我們商議了一番,得出一個結論。溫玉,老黑,奇才。他們三個人已經從鎖魂環幻化成的身體裏面逃走了。
鬼吏解釋道:「有人在樓外面繞著這座樓布了一個大陣,把咱們困在裏面了。這陣法估計只對於魂魄有用。」
無雙眨眨眼:「就這麼簡單?我怎麼聽著有點不靠譜呢?」
而現在這些碎屍出現在https://www•hetubook.com•com我家。顯而易見,我爸媽都被他們三個擄走了。
回答我的是兩把桃木劍。一把自上而下,一把自下而上,插在我的身上。
我很累,但是根本睡不著。我坐在沙發上,瞪著眼,死死的盯著著大門。
他正在猶豫,我聽見身後一片鬼哭狼嚎的聲音。我回頭,看到老薑師徒兩個已經衝過來了。
忽然,我們聽到客廳裏面的稀里嘩啦一陣亂響。
正在這時候,我頭頂上忽然傳來陰慘慘的一個聲音:「許由……」
然而,屋子裡面空空蕩蕩的。除了濃郁的鬼氣之外,什麼都看不到。
鬼吏很無聊的在屋子裡面轉來轉去。過了一會,他找了一本書,坐在椅子上看了起來。
無雙猶豫著說:「那咱們怎麼辦?」
無雙停下手,喝道:「你還有什麼可說的?」
我不由得說道:「在樓外布陣?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?不可能啊。除非對方的實力比我們高的多。」
我急道:「這兩個傢伙怎麼又上來了?」
剛剛跑出大門口,正要下樓的時候。我感覺一雙冰涼的手抓住了我的脖子,我回頭,看見是老薑。而他的徒弟正從後面撲上來,似乎要助拳。
老薑師www.hetubook.com.com徒兩個撞成一團,向那深淵裏面跌落下去。
我正在掙扎,忽然又感覺到一雙手從外面卡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使勁的向下拽。
他們的哭嚎聲越來越小,漸漸的,再也聽不到了。
我的眼睛剛剛閉上,忽然感覺到一陣鬼氣。我心中暗道一聲不好。連忙睜開眼。
桃木劍是魂魄的死敵,即使我現在這樣強大了,仍然抵受不住這種痛苦。
但是臉上的一陣陣生疼讓我很快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我們回到家之後,發現家裡出現了大量的碎屍。這些碎屍拼起來之後,卻不是我父母的。而是三頭怪獸的。
我一下就慌了,連忙問到:「無雙,你怎麼了?你在幹什麼?」
鬼吏擦擦額頭上的汗,說道:「沒關係,這種陣是專門對付你們兩位這種實力超凡的仙人的。」
我們到家的時候是黃昏。拼好碎屍的時候是晚上。這時候,已經是半夜了。
我掙扎著想要拜託那兩雙手,這時候,聽到他們惡狠狠的說道:「你答應我們,要保護我們。可是根本沒有管我們。我們就是被你害死的。」
鬼吏也有些魂不附體的說道:「看樣子是真的。」
我的腦子亂的要命,心裏只有兩個字不斷的盤旋:「陰謀,這hetubook.com.com是陰謀。」
鬼吏還在掙扎,兩手亂撓,似乎想從屋子裡面爬出去。
我嚇了一跳,連忙和無雙一人一邊,摻著鬼吏向外跑。
鬼吏連連告饒,說道:「你先聽我說完。」
我站起身來。循著鬼氣走過去。客廳沒有,卧室沒有。很快,我發覺鬼氣是在窗戶外面。
鬼吏翻著白眼說:「有人在這裏布陣。快走,不然就走不了了。」
鬼吏說道:「因為這陣法是為了困住你們。所以需要的力量很大。催動這個陣法的人不可能堅持太久。就算是仙人也不行。所以咱們鎮定一點。就在這等著。等他精疲力盡,自己把陣法撤去的時候,咱們就得救了。」
我扭頭看看鬼吏,這是幻覺?
無雙四處張望了一番:「不知道啊。剛才還在這睡。」
我聽從了鬼吏的建議。呆在家裡等著他們三個來和我談條件。
我晃了晃腦袋爬起來。說道:「我總感覺有些昏昏沉沉的。好像腦子有點不夠數。」
我一激靈,連忙向頭頂上看過去。這時候,我看見無雙面色慘白,倒吊在樓外。腳上頭下,正瞪著眼看我?
我跳到屋子裡面,晃晃腦袋站起來:「鬼吏呢?」
跑出大門口,跑下樓梯。眼看到了樓梯口。
就在我難受的掙扎的m•hetubook•com.com時候,老薑和他的小徒弟哀嚎了兩聲,煙消雲散了。
我和無雙把茶几扶起來,問他:「你怎麼樣了?」
無雙被我接住的時候,身子迅速的枯萎,變成了一個紙人。
我打開窗戶。探著身子向下望。
我揉揉臉:「該不會是在做夢吧。」
然而,鬼吏拽住我,連連搖頭:「我見過這個。他們兩個不是被人控制了。根本殺不死。除非把控魂的人殺了。咱們快走吧。再晚一點,陣法越來越堅固。我們就是想走也不能了。」
鬼吏也有點拿不定主意了。這個……
我有點著急了。大吼一聲:「我們這麼大的本事,還弄不死這兩個人嗎?」
我們家是在四樓。老舊的小區並沒有多少燈光,樓下是黑乎乎的一片。
這兩個人的意思,似乎是要把我從窗戶裏面推下去。
他的惡念,是唯一一個能布成這種大陣的人了。
我說到這裏,忽然不再說話了。因為我們同時想到了一個人:「地藏王菩薩。」
我急得頭上有些冒汗:「我怎麼不記得我們家門口有這麼個東西?」
我嚇了一跳,連忙跑出來看的時候,發現是鬼吏。他倒在地上,被茶几壓著身子。
我們奇怪的看著他:「怎麼了?」
我驚慌的看了鬼吏一眼:「這深淵是真的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